六二、暴发户,逛红楼!

作者 全文字数 2965字
正文]六二、暴发户,逛红楼! ------------ 62、暴发户,逛红楼! 望着面前的“小山”,叶恕顿时生出一种暴发户的感觉…… 但是那散落一地的上品yù石,大略一看就不下数百枚,这该能布置多少座“聚灵阵”,炼制多少可用来保命的灵符啊?!要知道,单单一枚“雷火yù符”,人家无为子可就宝贝似地藏了几十年呢! 就算自己不用,拿去换一些法宝灵丹之类的也行啊,在修道界中,这些上品yù石可是最佳的置换之物了,只要你有足够的yù石,几乎什么稀奇古怪地东西都可以换到,甚至包括仙器! 另外还有许多金灿灿白huāhuā的金银元宝,这些黄白之物对修炼者没什么用处,对于一个懂得炼器的修道者来说,这些不过都是炼器中的副产品,连最基本的炼器材料都算不上。 不过这些金银在叶恕眼中却不一样,前世不得不为五斗米折腰的他深知讨生活的不易,就算现在他用不上,但有了这些至少也令他多了些底气,以后不论是在外面行走历练还是周济有困难的人,他都不至于去为一点小钱伤脑筋。 其次就是一些各式各样地兵器铠甲了,其中只有一小部分算得上是法器,但品级也只在地器与灵器之间,其他的则只能算是凡器,大概是给那些妖魔联军中的炮灰准备的吧。 不过这些凡器若是拿到凡人之中,每一件却可称得上是神兵利器,而这种档次的凡器这里几乎有不下千套,若是以之装备起一支队伍,其恐怖程度可想而知…… 而“小山”中最多的东西,也是最没用的东西,却是一大堆huāhuā绿绿的衣服首饰、胭脂水粉……看到光这些东西就占了纳虚手镯的一半空间,叶恕再次深刻明白nv人们那种“购物狂”的恐怖属xìng…… 剩下的,也是叶恕最关注的,却是一个玄金丝线制成的百宝囊,这枚百宝囊上流光溢彩,闪烁着淡淡的法力光晕,一看就知不是凡品,比起叶恕那个品级至少要高了好几个档次;而能被悠悠单独存放在这枚百宝囊中的东西,叶恕猜测绝对不是外面这些寻常货sè能比的! 心情有些jī动的输入一丝法力到那枚百宝囊中,金光一闪,几件东西立刻出现在叶恕眼前,而其中两件物品立刻令叶恕一怔。 那是一把通体碧绿如纯净美yù,其中却隐隐有一道水光缓缓流动地三寸小剑;以及三十六枚金光闪闪,两枚一对虚虚构成一条不停盘旋游动地蜈蚣模样的细小金针…… “碧水剑”!“金蜈针”! “这不是袁师姐的东西吗?怎么会在悠悠手上!”叶恕脸sè一变,细细一想才记起袁思月之前曾被青羊宫的商离擒住,这两件法器应该就是那时候被商离搜去的,想到那个无耻小人叶恕就有点生气,抬头对风铃问道:“这两件法器怎么会在悠悠手中,青羊宫的那些人现在又怎样了?” “这两件法器是青羊宫的一个弟子为了讨好悠悠才送给她的,可惜那人选错了讨好对象……”风铃轻叹一声,幽幽道。 “他以为悠悠是这次的主事者,所以把从你们天剑mén和天师道弟子身上搜到的东西都送给了悠悠,却忽略了黑风魔君……其实悠悠一开始就没想对青羊宫的弟子怎样,但黑风魔君此人素来小气,因为在这件事上感觉被轻视而心怀记恨,在离开去追你们二人之时便吩咐了下去,灭杀青羊宫的所有弟子,彻底抹去青羊宫的存在……” 竟为了这么点小事灭了青羊宫,黑风魔君果然狠辣,叶恕听了不由阵阵心寒,想起自己之前也曾戏耍过他,当即暗暗祈祷日后不要再让自己撞上这个凶人。 至于青羊宫弟子,他们助纣为虐,设计陷害天剑mén与天师道数位弟子,被灭mén也是咎由自取,不值同情!
这时岳惊雨口中发出一声闷哼,叶恕当即一惊,也没仔细看另外两件东西,只是知道是一条锦帕和一对奇形飞鈎,便将几件东西直接收进了自己百宝囊,那金丝百宝囊却和其他东西一起全部被他收入了纳虚手镯,当然,那对服饰除外。 那金丝百宝囊太扎眼,带着身上恐怕会惹麻烦,倒不如自己原来那个用的方便。 扫了那对huāhuā绿绿的衣服山,叶恕的视线又移到悠悠身上,目光一亮,对风铃笑道:“风铃姑娘,麻烦你把悠悠身上这件‘七彩霓裳’给她换下来吧,我记得她说过这也是一件法宝。” 风铃一怔,却随即了然,衣袖一挥之下数件衣服就飞到了叶恕面前,形成一道屏风将他挡在了另外一边,片刻之后几件衣服飘落在地,风铃已经为悠悠换上了另外一套衣服,手中的“七彩霓裳”也已叠的整整齐齐地递了过来。 直接将“七彩霓裳”收入自己的百宝囊,再次望了悠悠一眼,叶恕脸sè一动,有点奇怪的道:“不知道怎么回事,之前悠悠这小魔nv做了那些可恶的事,但我却一点不觉得她可恨,也从未想过要杀她,怎么现在看着她就越看越生气呢?” 风铃无奈的眨眨眼,淡淡道:“那都是因为‘七彩霓裳’的缘故,除了可以完全将对方的攻击系数奉还,‘七彩霓裳’还会对人产生魅huò作用,令人对穿戴者完全生不出敌意……悠悠现在没了‘七彩霓裳’,你的判断力自然不会再受到影响了。” 叶恕目光连闪,这件宝衣还真是够yīn险的,竟然还有这种作用,不知不觉中就改变了人的判断力,这简直就是仙侠版的“天使光环”嘛,而且作用都是一样的恶心! 岳惊雨又发出一声闷哼,嘴角更渗出丝丝血迹,叶恕一见再不敢耽搁,依照风铃的建议,架起岳惊雨向东飞去。 没过多久,叶恕果然看到前方出现了一片人烟聚集的城镇,心中不由一喜,不过为了避免惊世骇俗,远远地他就降落了下去,纯靠轻功朝那城镇奔去。 很快叶恕就赶到了那处城镇,只见城mén上刻着两个大字: 屈阳。 叶恕架着岳惊雨进入城中,只见街道上行人络绎不绝,颇为热闹,一眼望去街道两旁开满了各种mén市店铺,叶恕初来此地根本不知道这城中的青楼妓院开在何处,不由低声问道: “风铃姑娘,你知道青楼怎么走吗?“ 百宝囊中顿时传来风铃有点恼怒地回答:“我跟悠悠上次来此是买胭脂水粉的,没去过青楼!” 叶恕这才警醒这个问题问错了人,不由讪讪一笑,随便找了个面貌有点猥亵的男子一把扯住,低声问道:“这位大哥,小弟打听点事,请问城里的青楼怎么走?” 那男子一怔,随即望着叶恕立刻嘿嘿笑了起来,眉目间一股是男人都懂的古怪表情,配上他那张本来就有的猥亵的脸,顿时令叶恕生出股一脚拍上去的冲动…… “兄弟,这一大早的就忍不住了?不过你还真算问对人了,这屈阳城里的青楼我可是最熟了,最有名气的当然要数‘红楼’了,那里的姑娘要模样有模样,要气质有气质,要才艺有才艺,要技术有技术……其次便是‘红袖招’了,不过‘迎院’也不错,但是我还是建议你一定要去光顾一下‘百huā坊’……” 叶恕听得满头大汗……“我的妈呀!这一个小小的屈阳怎么这么多青楼啊?难怪这里叫‘屈阳’,男人们来到这里不屈服才怪!” 赶紧打断这位仁兄的热情介绍,叶恕问清那最“著名”的红楼所在,逃命般一溜烟地跑远了。 这位仁兄望着叶恕的背影,一脸理解地摇摇头叹道:“哎,现在的年轻人呢,一大清早的就这么不矜持,真是‘世风日日下,红楼夜夜忙’啊!”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