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天意民意

阳神 1 作者梦入神机 全文字数 3429字
深秋过后,虽然没有下雪,但寒气却一天比一天的重起来。 这从玉京城里面家家户户屋檐下那一长溜,粗似儿臂,晶莹剔透,如刀剑一般锋利的冰棱就足可感觉到冬天的严酷了。 玉京是大乾王朝的都城。 大乾王朝鼎盛繁华,地大物博,辽阔宽广,人口数万万,是天朝上榜。 而今年正是立国六十年。定鼎天下一甲子! 这六十年,大乾王朝四代皇帝励精图治,已经到了一个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盛世。 “武温侯”府就在玉京城的东南面,占地百亩,地势开扬,大门口一对足足有三人高的红漆石雕麒麟,朱红大门,闪亮铜钉,铜环,门口衣衫鲜亮,中气十足,眼神锐利的家丁等等,都可以显示出武温侯的地位。 “武温侯”是大乾王朝的显赫人物,姓洪,名玄机。 此人不但爵位隆重,而且位极人臣,官居内阁大学士,太子太保。文武双全,年轻时能开九石强弓连射,骑大马冲杀数百人敌军如若闲庭信步。{大乾王朝一石是一百斤,九石相当于九百斤}。 二十二岁立下赫赫战功之后,又弃武习文,金榜题名,高中探花。授予官职,参与朝政。曾经得到过大乾王朝四代皇帝“上马能治军,下马能安民。”十二字最高评价。 ………………………………………………………………………………….. “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 一大清早,在武温侯府邸的西北角偏僻小院落里面就传来了读书的声音。 洪易他打开一半窗户,在屋子里面生了一盆炭火,正在桌子边上读书,一副准备应付科考,揣摩经义的架势。 他身穿着青衫,眉清目秀,年纪在十五六岁之间,身体略微单薄。 房间里面很简陋,烧火的盆是铁盆,炭也是普通的炭,并不是侯门大户生火用的精致鼎脚铜盆,雕刻出各种野兽形状的“兽炭”。 他读书的时候,身边也没有书童,婢女研墨铺纸。这一切都显示出了洪易在侯府之中地位并不高,但却还有时间读书,不是那种奴仆之流。 “能不能为死去的母亲正名分,就看开春的恩科和秋天的会考了。先靠中举人,再中进士,金榜题名,加封三代…..朝廷会下旨册封我母亲为夫人。母亲的坟就能牵进洪家的祖坟,灵位也能在祠堂中供奉着。” 洪易翻开一本书,读了两句,心中却想起了自己在七岁那年死去的母亲。 洪易的母亲嫁给“武温侯”之前,是玉京城有名的才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诗词歌赋更是文采横溢,卖艺不卖身,和武温侯在一次堂会的时候,对唱诗文而认识,后来就嫁入了侯门。 说是才女,其实是青楼“贱籍”。加入豪门之后,地位非常之低。 更何况,洪易母亲在嫁入侯门的时候,武温侯已经有了正妻平妻,她是做为小妾的身份。 大乾王朝法律,一发妻,二平妻,四小妾。妾的地位非常之低,有些豪门贵族,士大夫之间,还互赠小妾以玩乐。 妾在吃饭的时候,都不能坐下,要和婢女一样站着。 洪易作为妾的儿子,根本没有继承爵位和家产的权利。唯一的出路,只有通过科举考出去。 洪易心中也很清楚,自己若是能考中进士,不但可以脱离这个侯府做官出人头地,最重要的是可以为母亲加个“夫人”的名分。 大乾王朝重科举,一旦金榜题名,则有可能加封三代。 “夫人”这个名分可不简单。现在侯府之中有三位夫人。这还是温武侯洪玄机屡立大功,朝廷特别的恩赐。 一般的豪门贵族之中,也只有发妻是“夫人”。 在达官显贵之中,朝廷赏赐家里妻子为夫人,可是莫大的恩荣,比加官进爵更为有恩德。 “若是我中了进士,我若是中了进士,朝廷会加封我母亲为夫人。到时候,不知道那位正房,赵夫人是个什么样的表情?” 洪易喃喃念了两句“赵夫人,赵夫人…”眼神里面闪烁出了恨意。 洪易永远也忘不了,自己七岁那年刚刚懂事的时候,侯府里面中秋赏月举行的宴会,济济一堂的时候,自己父亲和客人呤诗,就因为母亲对和了一句,立刻遭到正夫人的当众训斥,“举止轻佻,不守妇道,青楼习气不改。”
那天晚上回去之后,自己的母亲就气得血脉郁积,吐血伤身,两个月后就病死了。气死的时候,自己母亲才二十五岁。 “这次开春之后的考试,我都准备得差不多了,不过还是要揣摩揣摩。” 洪易心中想着,合上经义策论,翻开了一本《草堂笔记》。 这本书封皮很新,但是纸质很旧,显然是没有人看的老书。因为《草堂笔记》并不是读书人科考的经义,礼法,策论,而是属于荒诞不羁的神怪笔记。 读书人不说怪,力,乱,神。这种书,准备科考的人是不看的。 不过洪易看它,正是为了准备科考。 因为这本书,是前朝宰相李严的一本笔记,写的是妖魔鬼怪,道士神仙,才子佳人,女仙狐仙。 “这本草堂笔记虽然满篇都是讲神怪狐鬼,才子佳人和女仙,女狐,但其实每篇都是一个寓言,不愧是上一朝的宰相,李氏学派的创始人。” “现在李严虽然已经做古,但朝廷之中大部分科考出生的官员,都是他的门生,这次主持考试的主考官,也肯定是他李氏学派的人。好好揣摩这里面李严借助狐狸鬼怪而表达的寓言思想,迎合他门人的口味,必然能都高中。” “那些宗学的书生,就算是优秀的,也只知道死读书,却不知道人情练达即文章,你的卷子就算妙笔生花,和考官的学派不合节拍,也肯定会把你刷下来。” 考试之前,揣摩考官的学派,思想,喜好而做文章,那是极其重要的。洪易虽然年纪小,但心中却是雪亮。 “好一个天意即民意,原来还有这样的解释。” 洪易突然看到一则故事,细细读了一遍,惊讶起来。 故事是这样的: 民间一个媳妇和婆婆晚上睡觉的时候,墙壁突然倒塌了,媳妇睡在里面,死死的支撑起倒塌的墙壁,让婆婆逃出去,自己被压死了。媳妇死后,婆婆很伤心。于是村里的人都安慰她,说是做了个梦,梦见媳妇被上天封为了城隍神。 当时李严和一群士大夫议论这件事情,一群士大夫认为媳妇的孝行可佳,但是封神的那些语言,都是村夫野语。 但是李严却力排众议,说那个媳妇是封神了,因为圣贤书里面有“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百姓认为那个媳妇成神了,也就是天意,那么她就成神了。 众士大夫都笑李严读书太迂了,但是李严说出了一番大道理来:“其实神不过是人的念头所化,庙宇里面的神佛,之所以能屡屡显灵,是因为承受了人们的香火供奉和信仰。本来这个世间是没有神的,信仰的人多了,人们的念头聚集起来,神佛就诞生了。要灭神佛也简单得很,只要拆毁它的庙宇,使人们不再信仰它,用香火供奉它,它久而久之,就自然的消失了。” 其中有士大夫点了点头,又问道:“拆毁神佛的庙宇,使人不再信仰它,那万一神佛报应下来呢?” 李严又道:“圣贤书说,正直聪明为神,读书人只要内心刚正,严明,念头就自然和神一样的强大,神佛又岂能报应你呢?” “读书人刚正严明,自身念头强大纯净,已经近乎道家中的阳神天仙了。比起那些不能显形,只能托梦,报应的阴神要强大得多。” 众士大夫听见李严侃侃而谈,都心生敬仰,于是问他道家修炼天仙阳神的道理。 李严道:“阴神能脱壳出游,人目不能见,无形无质,魂魄一团,只能依托外物显示灵异,而阳神则与生人无异,显化种种法相,飞天遁地,长生不朽。” 当众士大夫正要进一步发问的时候,李严却正色道:“读书人只谈民生朝政,仁义礼法,神鬼之事完全抛开,今天已经是过头了。” “神佛本来是没有的,是人的念头信仰所化生出来?书中所说的‘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天意自我民意’,还有这样的解释?正直聪明为神?阴神阳神?” 洪易觉得耳目一新,这则故事好像是为他打开了神秘的大门。 砰砰砰! 正当洪易沉思的时候,突然门外传来了敲打的声音。 是有人敲门,但是声音很大,是用脚在踢。 洪易眉头一皱,起身打开了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