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 兔母大人

药剂师的修仙生活 279 作者茴音 全文字数 2307字
穿过一段狭窄的洞穴,终于越走越宽敞。 沿途开始有三阶的兔妖,百米一只,充作守卫。 袁启通过契约传音陶紫,斩钉截铁道:“这群小兔子,极有天赋!” “怎知?”陶紫问。 袁启自信道:“我的眼睛可不是只能看阵法。” 越往前走,地势越开阔,渐渐有水声传来,空气中也湿润了起来。 陶紫屏住呼吸,心跳却不由加快,这湿润不是水汽的湿润,是灵气的浓郁度,灵气化液啊! 浓稠的灵力争先恐后往身体里钻,不说陶紫,便是袁启和陶翎都一阵激动。 能有这般灵力供养的,该是何等的天材地宝? 一路蜿蜒曲折,它们来到了开阔的地势前,与之前所见的各种洞穴不同,这块儿开阔的平地上,有一面足足两人高但上面不封顶的土墙。 土墙将里面完全遮住。但,没有封死的顶部和侧面,竟隐隐有五彩的流光从里面透射出来。 便是陶紫这般远的距离,能都感受到那里面的吸引力! 不必说,那宝物应该就是在其中。 呲呲!呲呲呲呲! 还尚显懵懂的众小兔子们,忍不住欢呼起来。 它们刚刚入道,却也知道灵气是好东西! 几只兔妖连忙安抚它们,却并不敢永强,这群小兔子未来的身份,都比它们贵重。 其中一只黑毛兔妖越众而出,对着土墙大声道:“启禀兔母大人,族中天赋最好的后辈已经带到了。” “嗯,带进来吧。”声音柔和,如三月烟柳,温柔又撩拨。 可陶紫忽的就是一滞,因为那声音就敲在自己的耳边。 这兔母大人什么修为,会不会已经察觉到自己了? 陶紫愈发不敢动弹,只远远的看着土墙,听那土墙里传出之前那黑毛兔妖的声音:“一共是十八名后辈,还请兔母过目。” 兔母虽然私行不堪,但抚育整个族里的潜力后辈,却只有兔母能办到。是以,它对着高高在上的兔母,面上做到了十二分恭敬。 那兔母柔和道:“放心,未来的王就要从这群小家伙们中选出了,我自会悉心教导的。” 得到承诺,黑毛兔妖放下心来,躬身应是。 那兔母道:“先大王可已安葬妥当?” 提到此事,那黑毛兔妖神色顿时悲切起来:“是,已安葬于王陵。” 那兔母叹一口气,才道:“嗯,从今而后,万望小心呐!我不能去前堂,若是能去,早就劝先王不要同那爬虫老匹夫作对了,如今,虽说我们得到了全部的灵珠,但大王的命也没了啊!” 那黑毛兔妖激愤的想解释,大王是被人修杀死的,不是那老蚯蚓,可看到兔母正时不时的,看向自己身后那白色的影子,它只得压下心中的复杂,终究只道:“兔母教训的是!我等已经加强防范,以后再有敌人,必叫他们有来无回!” “嗯,既如此,你便去吧。” 兔母摆摆手,示意黑毛兔妖离开。黑毛兔妖并不敢忤逆,乖顺又恭敬的躬身离开。 小兔子们呲呲的叫声又再次想起,那兔母笑骂道:“肃静!” 可是她语气温柔、态度和软,那些小兔子们不但不惧怕,反而有许多已经攀爬到了它身上。
兔母无奈,扬声道:“红婆,将它们带走!” 陶紫听到又有年迈女声应是,伴随着兔母的嘟囔:“先让它们学好规矩,三日后再带来此处。” “是。”光听声音,陶紫都想象的出这红婆的沧桑苍老。 它又是几阶?这里看上去隐秘异常,护卫都不能近前,但除了这兔母外,是不是还有其他高阶兔妖?有几只? 陶紫盘桓不定,若是进一步打探,对方实力不明的情况下,实在是有些冒险;但若是就这般退走,下次再寻机会,又不知会有多少变数。 “回来了,怎得不现身?”陶紫正举棋不定间,却听到那兔母如此说,她险些以为自己暴露了,随即才品味出这兔母的语气,这分明…… 是在等情人! 果然,不多时,便有一五阶白兔妖去而复返,因为它也是刚才护送那小兔子们的一员。 “阿缇,我来了。”它还未走到土墙内,便开口道。 “小嘉!你有多久没来了!”言语急迫,隐露埋怨,又饱含关切。这还不算,随着话音,那兔母竟然亲自迎到土墙之外。 早已收回神识的陶紫,终于看到了这兔母的长相! 同那个香香一样,这兔母的耳朵和尾巴还是兔子的模样,但容貌比那香香更加魅惑,那是一种成熟女人才有的韵致。 它披着一件霜白色的华丽大氅,大氅下的衣服却比那香香穿的还少。 那个“小嘉”并不说话,只走上前,一把就解开了兔母大氅的衣带,大氅滑落,看到兔母饱满的身材完全展露出来,那小嘉才笑道:“不热么?穿这许多?” 边说边笑间,它也变成了一玉面赤目的“人”,只不过尾巴和耳朵依旧还是原本模样。 没了大氅的遮盖,兔母*****眼看就呼之欲出,它的芙蓉面上透出薄红,忍不住嗔那白兔妖一眼,轻柔的声音更兼急迫:“明知故问,还不是迎接那老黑子!” 小嘉大笑,它当然知道兔母口中的“老黑子”是谁,他近前一步,居高临下的看着兔母的急不可待的神色,才笑着将手探进了那兔母的衣襟,开始上下其手起来:“阿缇,春宵一刻,何必再管旁人?” 那兔母早已被他撩拨的面泛桃花,口中支离破碎的道:“别……别在这里……” 白兔妖一把将兔母拦腰抱起,笑道:“放心,我已将这周围都清理干净了!阿缇不必再压抑!” 听它这般说,那兔母才彻底放浪起来,两兔身形彻底消失于土墙之内。 土墙之外,远远观望的陶紫,面红如血,今天可是带着两个小朋友一起来的…… 陶翎不能发出声音,便通过契约表达了好多疑问。陶紫却只能告诉它,那是不好的事。 她尴尬的想,幸好彼此之间都是隐身…… 里面渐渐有更加不堪的声音传出来。 若不是担心动用灵力会暴露行迹,陶紫真想将袁启和陶翎的耳朵都封住! “啊!你……”正在这时,原本那兔母的叫声由欢愉变成凄厉。 发生了什么? 想到那白兔子的修为,陶紫再也忍不住向着土墙冲去。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