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乱世儿女

作者孙晓 全文字数 10197字
“呼……好热啊……” 溪水淙淙,盛夏中就属溪水最能消暑了,水花湍急,冰凉沁心,把那高山积雪化成的溪水往脸上泼一泼,嗯……睡意全消了,真个凉爽哪…… 他发出了这样的赞叹,伸出袖子往脸上抹了抹,原本泥黑的脸颊给这么一擦,登时露出下头雪白的肌肤,他眯起了眼,嘴角泛起了笑,忽然之间,从溪水中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嗯,这个老兄年纪不小了…… 与脸上的稚气全不相称,这个倒影鬓角霜白,一双眼瞳又黑又亮,看来好生精神,雪白脸蛋上长了一对凤眼,眼儿长长媚媚,望来有点像是女孩儿,怪秀气的。 要不是头上那顶傻里傻气的花冠,这个倒影真算是美男子了。 哎呀一声低叫,他怪里怪气地翻起白眼,跟着便要拿下头顶的花冠。 “阿傻!你在干什么?” 他吃了一惊,急急把双手放落,规规矩矩摆在腿上,脸上做出正经八百的神情。跟着偷偷回眸,打量背后少女的动静。 “哼,稍不留神,你便想把花冠拿下来了,对不对?” 他慌忙摇手,惨然道:“没有啊,我头痒想抓抓,不是要把娟儿姊姊的花冠摘下啊!” ※※※ 眼前的小女孩长得一张漂亮鹅蛋脸,酒涡儿明艳讨喜,不正是自封“玉女神剑小精灵”的小淘气娟儿么?焦不离孟,孟不离焦,这个娟儿向与傻大个形影不离,那名痴呆中年男子必是阿傻无疑了。 娟儿大剌剌走到阿傻身边,故做俨然道:“你们男人啊,全没一个好东西,姑娘我好心替你做了顶花冠,你却拿来当笑话看,不要就算啦!”说着气鼓鼓地,作势去摘阿傻头上的花冠。阿傻闪了开来,呵呵傻笑道:“娟儿姊姊,你说话好生难懂,什么叫男人不是好东西?” 娟儿听他装傻,登时在他脑门上打了一记,笑骂道:“连这句话都听不懂?你的疯病还没那么厉害,当姑娘不知道么?”阿傻嘻嘻一笑,眨了眨眼,神色装得更加茫然。 娟儿闹了一会儿,却也有些倦了,她挨着阿傻坐下,两人背对着背,同时打了个哈欠。娟儿懒洋洋地道:“你干什么?我打哈欠你打呼,样样事都学我?” 阿傻哈欠连连,摇头道:“没有的事,我刚才放屁,你便没放,我哪有学你啊?” 娟儿噗嗤一笑,捏了阿傻脸颊一把,道:“贫嘴。” 此时犹在午后,阳光晒过树影,洒在溪水上,远处绿影幽幽,伴着石上清泉,更让人懒性大发,夏日炎炎正好眠,二人相倚,慢慢要睡着了。 阿傻睡眼惺忪,低声问道:“娟儿姊姊,你不练剑了吗?” 娟儿听了这话,睡意尽失,陡地跳了起来,惊道:“哎呀,你不提,我倒忘了,晚上师父要考剑法哪,这可怎么办?” 这个娟儿长到十五岁大,每日里还是糊糊,她状似鬼灵精,其实心思全都摆到杂事上,真要练武练剑,她小姑娘可是一个心眼都没开,打死动不上半点脑筋。 想起师父平素温文儒雅,但打起人来着实厉害,娟儿吓得泪眼汪汪,哀求阿傻道:“阿傻,你可得帮个忙,赶紧替我温习一下,不然晚上没饭吃了。” 阿傻哦了一声,眯着眼道:“没饭吃打什么紧,咱们吃肉丸啊!”说他傻,他又不傻,这阿傻每回遇上旁人求他,老有奇形怪状的话儿推搪。娟儿想起皮肉之苦,哪来的心思斗口,忙哀告道:“好啦,帮姊姊一个小忙,明儿个我买糕儿给你吃。” 阿傻双目喷出精光,冷笑道:“不行,我要上镇赌博,你得帮我遮掩。”娟儿急得跺脚,苦苦告饶道:“随你吧……快帮我把“倒卷珠帘”使上一遍,这招是飞濂剑法第七式,上回师父教我时,你在旁边见过的。” 阿傻嘻嘻一笑,道:“说好啰,明儿个你得带我上镇去赌。”娟儿颔首连连,道:“成,你快些把……”话声未毕,阿傻巨大的身子一个回旋,刹那间便将娟儿的佩剑抽了出来,动作快捷无比,但见剑光霍霍,阿傻刷刷刷三剑出手,霎时之间,已将“倒卷珠帘”连使三遍。这招剑法本有女子阴柔之气,阿傻虽然身材高大异常,但他外貌俊美,乍然使出,却也有些脱尘之态。 娟儿揉了揉眼睛,嗔道:“太快啦!你下手慢些,使得这般快急,谁看得清楚?”阿傻嗯了一声,缓缓使出剑招,他将手腕一抖,先把剑花晃过,尔后右脚向前一伸,左手捏住剑诀,弯身回腰,提剑倒劈而下。正是这招“倒卷珠濂”的精华所在。 娟儿看得心旷神怡,当下抢过长剑,笑道:“这个容易,换我啦!”说着依样画葫芦,也来模仿一番,她将手腕一抖,那剑花只开了半朵,右脚前跨,剑诀却忘了捏,倒劈那记倒是做得煞有介事。她还剑入鞘,笑道:“你来品评一下,我做得道地么?” 这招“倒卷珠帘”有两大要诀,第一样在剑花,那是练武人的基本功,腕力不到,剑花自然展不全,急也急不来。再一样要诀便是左手的剑诀了。这剑诀绝非摆着好看的,出手拿捏,远近方寸,全靠左手剑诀的指引,便似火枪手的准星一般,娟儿连剑诀都忘了捏,却要如何使得全招式? 阿傻茫然睁眼,摇了摇头,他口齿不佳,也不知该怎么点出症结。娟儿见他不语,当即笑颦绽放,先前剑花绽不全,这下春花绽放,反倒全了。也这么一笑,就衬出娟儿日后定是美人胚子无疑。她此时年纪还幼,但几年过后,定如出水芙蓉,当不在她师姐艳婷之下。 只听她拍手欢笑,雀跃道:“太好了!我练成啦!这下可以睡觉了!”说着把长剑往地下一扔,又开始歇息了。似她这般疲懒怠惰,今晚一个不巧,说不定会给青衣秀士活活打死。 娟儿练过剑后,便在溪边午睡打闹,一会儿泼水为戏,一会儿拍手唱歌,真把阿傻当玩伴一般。两人直到天色全黑,这才回去吃饭。 二人沿道回山,月轮初生,银光闪耀,映得路上雪白一片。娟儿不是多愁善感的人,倒也没什么诗意,她一蹦一蹦地回家,行到练武场旁,只见里头黑漆漆地空无一人,想来艳婷早已回去吃饭。娟儿做了个鬼脸,笑道:“讨厌的师姐,自己还不是个懒鬼,还敢说我?” 自张之越死后,艳婷越来越有掌门人的架式,原本还和娟儿有说有笑,但自长洲归来以后,平日里老板着一张俏脸数说师妹,娟儿听了教训,自是掩耳急奔,这几个月除了游逛市集之外,两姊妹从不一起出门,否则路上老是拌嘴吵架,那也真没意思。 此时已在晚饭时分,娟儿自然饿坏了,她携着阿傻的手,便往观里行去。走到观门不远,已听得里头传来说话的声音,那声音好重,似在骂人一般。娟儿心下大喜,低声笑道:“太好了,师姐做坏事给抓到啦!” 艳婷平日乖巧听话,行事益发稳重,难得可以看她挨骂,娟儿自然乐到心坎里了,当下忍着腹饥,拉着阿傻,两人偷偷摸摸地躲到了柴房,隔着窥孔偷看堂上情状。 娟儿凑眼去望,第一眼便看到了师姐,只见她立在堂上东首,秀眉紧蹙,似在烦恼什么。娟儿暗暗偷笑:“姊姊啊,都叫你每天和我一起玩,你却不听,唉……还不是一样落得挨打?”武林中人高手不多,若要找懒鬼,不分男女老幼,随时可以叫出一大排来,只是懒人虽多,却少有人能与娟儿相比。看她这般能耐,多半能在八大门派中名列前矛了。 娟儿眼瞳溜溜直转,便朝堂上师父惯坐的位子瞧去,果见他老人家端坐不动,脸上戴着一幅人皮面具,却看不到脸上神情。娟儿原本嘻皮笑脸,待见师父戴着面具,忍不住微微一惊:“怎么搞得?只师姐一个人在,师父干么戴面具?难道有客人么?” 正看间,阿傻凑过头来,不耐地道:“娟儿姊姊,我肚子饿啦!”娟儿向他摇了摇手,低声道:“别说话,里头好象有客人,咱们看看再说。”不知为何,她一见师父戴上面具,心里便有些不舒坦,当下便要阿傻忍耐则个,先把状况查明再说。 ※※※ 娟儿正自猜疑,忽听隔墙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说道:“青衣掌门,你考虑得如何了?” 这人声音好生难听,有如乌鸦一般,娟儿心下一惊,忙又凑眼去看,只见说话那人是个中年男子,这人在堂上踱来走去,面色蜡黄,长得着实丑。娟儿凝目再看,只见厅上另有三人,一个青面皮老头子,一个庄稼汉子,另一人却是个油头粉面的少年,约莫十五六岁大小。看那少年不住眼地偷看艳婷的丽色,神色却是有些轻浮。 青衣秀士一向少与武林人物往来,此时忽有三名客人到来,已算今年难得的盛会。娟儿心下暗暗奇怪,想道:“明明有人过来作客,师父昨晚怎不先说?” 平常若有客人过来,师父多会请饭馆的师傅上山开伙,整治几桌宴席出来,自己也能趁机大快朵颐,娟儿心下纳闷,眼珠转了转,想道:“真是怪了,到底怎么回事……难道……难道这些人是忽然上山的,连师父事先也不知情?”她平日虽然调皮,人却非常机警,一见情况有异,立时留上了神。 正想间,那黄面男子咳了一声,又问道:“青衣掌门,你究竟考虑得如何?可愿意跟我们走么?”青衣秀士听了问话,只低头不语,一旁艳婷接口道:“这位宋二爷,您说的话好难明白。家师好端端的在山上修道,碍得着你们神刀门么?为何非要家师迁住京城?难不成九华山掌门是个三岁小孩,连住哪儿也不知晓,却要你来越俎代庖?” 艳婷这两年来颇经历练,与武林大豪对面说话丝毫不惧,看她有模有样,字字清脆,更把“越俎代庖”四字拖得极长,自在讽刺神刀门行事不当。 娟儿凑眼去看,只见那宋二爷给艳婷抢白几句,脸色变得更加难看,寻常人若是恼羞成怒,脸色定然红涨,但这宋二爷好似生了肝病,心下气愤,脸色却更加黄了。娟儿却不知道,这人姓宋名德光,外号叫“黄面鬼”,只因练功不慎,误伤内脏,才成了这等蜡黄模样。 宋德光想要出言反驳,却又想不出什么话来说。正气躁间,厅上一个稚气的声音响起,只见一名少年站起身来,笑道:“艳婷师妹责备得是,宋二爷确实说话不当。咱们此番长途跋涉过来九华,一片诚心,只想邀请掌门下山游玩,哪知宋二爷说话太过直爽,自然让人反感了。艳婷师妹,我这里替他致歉,还请你海涵则个。” 艳婷芳年十九,这少年年岁甚轻,看模样尚比她小了两岁,哪知他说起话来老气横秋,口口声声把艳婷唤成师妹,躬身弯腰时目光更是一瞬不瞬,只盯着艳婷的秋水双瞳,做得十分俊俏身段。娟儿看在眼里,心下却是暗暗冷笑:“哪里来的小白脸,真当自己是潘安再世么?人家伍制使喜欢师姐,连性命都可以不要,你想讨我师姐欢心,那可差得太远了。” 那少年代人道歉,用意只在讨好艳婷,但这番言语说出,却不免开罪了宋二爷。果听他怒喝一声,大声道:“好你个小鬼祝康!什么叫做说话太直?你这黄口孺子如此这般分派是非,眼里还有我家宋大爷么?”话声未毕,那少年身边站起一人,正是先前看过的庄稼汉,只听他微笑道:“二爷别动气,我家小少爷没有恶意的。你神刀门与我祝家庄本为世交,何必为一句话犯火?” 那宋德光听了庄稼汉的说话,面上黄气更加浓浊,冷笑便道:“好,看你鲁教头的面子,我便不再多言吧。”那庄稼汉自居仆佣,彷佛是祝家的伴当,其实却是祝家庄的武功教头,此人姓鲁,单名一个裕字,正因祝家受过朝廷册封,主人爵位在身,乃是非同小可的大户人家,鲁裕这才甘心为用,甚且自居下人了。 鲁教头向青衣秀士微微一笑,道:“青衣掌门,我家少爷歉也道过了,场面话也交代了,算是给足您面子。这就跟我们走吧。” 这鲁裕语气轻松,其实说话的霸道更在宋德光之上,艳婷听在耳里,如何不怒,正想出言讥讽,青衣秀士却轻叹一声,挥手道:“各位别再说了。在下接任掌门以来,始终专心求道,教化弟子,不再过问朝廷之事。这趟京城之旅,还是免了吧。”说着缓缓起身,拱手道:“诸位高贤,恕我待客简慢了。” 耳听青衣秀士下了逐客令,再无转圜余地,鲁裕缓缓站起,双手叉腰,微笑道:“青衣掌门,不看僧面看佛面,铁枪祝老夫人的面子,掌门真不愿理会么?” 青衣秀士听他语带威胁,淡淡便道:“祝太也好,宋大也好,来者既然是客,焉有强要主人离山之理?还请鲁教头把我这几句话带回去,祝家庄的面子虽大,却大不过九华山的祖宗牌位,倘若老夫人还一昧怪罪,青衣秀士不敢失敬,随时候驾接招。”他话声平静,却把鲁裕的话原封不动地挤了回去,登让他发作不了。 眼看鲁裕语塞,祝康是他的小主人,已是不能不出面。他离座站起,微笑道:“青衣掌门别生气,其实祝家庄这回请您下山,也是一番好意。这样吧,既然您嫌京城太远,反正祝家庄也在陕北,与您隔不寸许,不如咱们好好摆上一桌酒,向您道个歉、行个礼,您说好么?”
耳听这帮人一股脑儿地要师父下山,反而更让人心存疑窦。厅里的艳婷、厅外的娟儿,姊妹俩心中暗暗诧异,不知这帮人打的是什么算盘。 祝康自信满满,嘴角含笑,只等对方回答。青衣秀士毫不领情,摇头便道:“几位的诚心,本座已然收下。至于那杯水酒,还是不必喝了。天色已晚,本山人丁单薄,未替贵客准备酒饭,还请早些下山吧。” 青衣秀士待人一向平和,甚少露出不悦之情,似他这般说话,已算难得的大怒,艳婷、娟儿见了这情状,心下更感纳罕。不知这些人到底所欲为何,竟让师父如此不快。 宋德光怒道:“青衣秀士,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大伙儿是看你无所作为,有心向善,这才饶过你,你可别自找死路,成了武林公敌!”这几句话说出,已近破脸,青衣秀士修养再好,也容不得有人这般上门放肆,当下冷冷地道:“艳婷,替师父送客!” 宋德光冷笑一声,露出了强凶霸道的神气,便在此时,堂上缓缓站起一个矮小的身影,看这人面皮发青,入厅以来始终一言不发,但此时稍一起身,便生一股威仪,看来当是门户宗师,绝非祝康、鲁裕、宋德光之流可比。 青衣秀士见了这个矮小的身影,身子微微一震,但语气仍是平淡如常:“高庄主,你十二天将也要逼我下山么?”那矮小老者摇头道:“青衣掌门,高天威坦白说了。你与那帮匪人的事情,江湖尚未传开。烦请你看在朝廷的面子上,随我等赴京一行,免惹大臣猜忌。否则……你也知道下场如何。” 这矮小老者双目神光湛然,说话语气更是自信之至,正是天将府的头牌硬手高天威。 青衣秀士深深吸了口气,道:“我方才说过了,在下不问世事已久,无论天下是否乱起,我也不会背离九华。阁下要是不信,我也没法子。”高天威冷冷地道:“我再劝你一次,跟我们走吧。倘使九华山给正道人士除名,你要如何面对列祖列宗?” 眼看已无转圜余地,青衣秀士登时摇头叹息,道:“往日卓凌昭横行江湖,说话也比不上阁下霸道。艳婷,取我剑来。”艳婷又惊又喜,知道师父已要动手,青衣秀士名列武林八大掌门,武功仅逊卓凌昭、方子敬一筹,若真发怒动手,定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势。 艳婷送上长剑,烛光影动,鞘上“九华山龙吟阁”六字篆文更显古拙。青衣秀士手提长剑,缓缓离座,道:“今夜良兴,以武会友,青衣秀士蒙诸位高贤赐教,荣幸之至,哪位朋来赐教?”说话间缓缓抽出长剑,嗡地一声响,剑尖微微摆荡,彷如蛇信一般。 天下剑法何止一端,昆仑剑气雄浑,武当剑走轻柔,华山剑法灵飘,九华山则以轻功快剑搭配,江湖上独具一格,青衣秀士手腕一颤,但见长剑摆动,已如盘蛇般旋绕一圈,莫名间厅上便生一股寒气,娟儿虽然躲在隔房,仍感心头惴惴,艳婷人在堂内,更是满身冷汗。 宋德光嘿嘿笑道:“高天威,你上还是我上?”那矮小老者便是高天威了,他听了宋德光的说话,忍不住皱起眉头,道:“青衣掌门,咱们这边四人在场,一会儿动手时,你还要分心保护徒弟,说来没有胜算的……” 这个“的”字一出,陡地青光一闪,长剑直往梁上飞去,众人错愕之下,都是抬头急看。便在此时,一个身影如鬼魅般闪过,已在宋德光面前一尺! 这下身法疾如飞箭,快得匪夷所思,正是青衣秀士出手。宋德光满心注意全在梁上长剑,大惊下不及防备,慌忙间提起双掌,便向门面护去,却在此时,脚下给绊了一记,霎时身子斜倒,便朝高天威倒下。 青衣秀士武功卓绝,出手时更以心机见长,此时先以长剑扰敌,之后再选宋德光动手,定有什么奇谋妙计。高天威临危不乱,左手扶住宋德光,右掌提起,护住身前,正待去看敌人动静,猛听嘿哈两声传过,跟着传来轰然大响,一名男子撞破了窗格,已然倒飞出厅,正是祝家庄的教头鲁裕。 看他壮硕的身子竟在一招之间给青衣秀士震飞,高天威不禁又惊又怒,喝道:“青衣掌门,你真要干了么?”说话间全身发劲,真气鼓荡之下,衣衫已然涨起,好似皮球一般。 青衣秀士见了这等异状,却是无忧无惧,他伸手拉过一名少年,温言道:“高兄说话恁煞难听了。兄台既然信不过我的话,那便让祝家少爷来和阁下说,可好?” 眼看祝家少爷落入敌手,高天威恍然大悟,一时气得全身发抖,心道:“都说此人智谋百出,果然是条老狐狸!” ※※※ 青衣秀士智谋远虑,动手前早把场内情势看得明白,堂上四人以高天威武功最高,祝家少爷地位最尊,宋德光性情最躁,青衣秀士适才扔出长剑,只为移转众人注意,之后假意攻向宋德光,以这人的暴躁性情来看,若遭暗算,定会不加闪避,反会出手硬拼,青衣秀士武功本就高出此人一大截,一看他拼出双掌,瞬间便以脚法将他扫倒,跟着踢向武功最强的高天威。高天威给这么一阻,青衣秀士便趁机攻向教头鲁裕,伴当保镖一倒,最最要紧的祝家少爷便在掌握之中了。 三名好手合围,高天威更是江湖罕见的硬手,哪知青衣秀士从容不迫,转眼间便已扭转劣势,此战胜得如此轻松,除开青衣秀士身形如电,最重要的便是他过人的机心妙算,高天威输得心服口服,只能嘿嘿干笑。 青衣秀士伸手按住祝家少爷的头顶,语气宁和,道:“请高庄主带着几位不速之客,赶紧下山吧。”宋德光大声道:“你……你要拿祝少爷怎么样?” 青衣秀士道:“我先前说了,在下早已不问世事,谁造反,谁当权,一概与我无涉。只是你们硬不相信,我自得找些东西质押典当,免得说话没份量,老是让人取笑。” 他话中之意甚是明白,自是要扣留祝少爷为人质了。那祝家少爷一张面孔惨白无比,原本老对艳婷眉目传情,此时却面无血色,比僵尸还要难看许多。 这模样本来十分好笑,娟儿看在眼里,自该放声嘻笑。只是她见师父无端与那么多客人动手,心中隐隐觉得不对劲,惊怕之间,只睁着一双清澈大眼,在那儿怔怔看着。 ※※※ 情势逆转,高天威却不慌张,森然便道:“青衣掌门,恕在下劝你一句。你若想扣留祝家少爷,不免招惹我四大家族。日后四族长上联手出马,一同上山向你问好,你难道不怕么?” 青衣秀士叹道:“我怕。”宋德光打蛇随棍上,喝道:“那还不把人放了?” 青衣秀士忽道:“婷儿,赶紧收拾细软,咱们要下山。”宋德光嘿地一声,道:“你这是搞什么?早些答应不就成了,干啥和咱们破脸……”青衣秀士微笑道:“宋二爷,我此番离山,不是要去京城。” 宋德光愣道:“那你要去哪儿?”青衣秀士微笑道:“一个看不着你们的地方。”那个方字甫出,猛听一声惨叫,祝少爷的身子已向宋德光撞去,此人身分要紧,不能有所闪失,宋德光不敢去挡,只能以双手去抱。高天威看在眼里,已知他要故技重施,登时冷哼一声,心道:“好个青衣秀士,你想声东击西,趁机暗算宋德光?没那么容易!” 青衣秀士仅孤身御敌,堂上还有一个娇弱可欺的艳婷,高天威冷笑一声,运起双掌,便要往艳婷打去,打算以围魏救赵之策,破解青衣秀士的声东击西。 正要动手,忽然面前青影一闪,青衣秀士已至身前三尺,高天威大吃一惊,万没料到此人竟是冲着自己而来,此时两大高手相距太近,二人内力相互挤压碰撞,一时气流四窜,高天威呼吸困难,慌忙欲退,便在此时,胸口**道微微一麻,竟已着了敌人的道儿。 高天威武功高强,景泰初年声名远播,哪知竟会着了敌人的暗算?他又惊又怒,急运内力冲破玄关,也是他功力深厚,不过眨眼间,便已打通**道,正要发怒出招,猛听“啊”地一声惨叫,那宋德光已与祝康一同滚倒堂上,看两人动弹不得的模样,当被青衣秀士下手偷袭,制住了**道。 高天威脸色难看,才知自己一个粗心大意,又着了人家的阴谋。 此时祝家教头鲁裕倒在厅外,死活不知,少爷祝康也给人擒拿在地,便连神刀门的宋德光也无力再战。堂上除高天威一人以外,所有好手已被剪除。适才敌方四人倘若同时出手,青衣秀士要分心保护艳婷,绝难全身而退,也是为此,他便低声下气,只在伺机出手,循序渐进剪除羽翼,待到高天威孤身一人,已是单打独斗的局面。 青衣秀士叹了口气,道:“高庄主,九华山这个地方,我们是不能待了。我想请你传个口信,便说青衣秀士带着徒弟自杀了,您说好吗?”高天威冷笑道:“你想装死,法子还不多么?干啥要我当人证?难不成你怕我通风报信么?” 青衣秀士深深吸了口气,道:“高大爷,我不想杀人,你别逼我动手。”说着往前站上一步,双手缓缓举起。 高天威审度局面,青衣秀士轻功天下无双,廊庑进退如鬼如魅,自己若在屋内与他打斗,已然输了一半,他身为淮西天将府第一高手,应敌火候远非常人可比,心念甫动,脚下便是一个急点,背上用力,轰地一声,已然破墙倒飞而出。 眼看青衣秀士不曾追来,高天威松了口气,正要立定身形,忽然背后一股柔和力道推来,登时止住后退之势。高天威大惊失色:“有埋伏?”他喉头干渴,面色铁青,颤巍巍地转过身去,只见一名高大老者站在背后,看他体魄威武,高天威冷汗涔涔而下,嘶哑地道:“您……您也来了?” 便在此时,厅外教场传来豪迈笑声,一时无数人影现身,高天威又惊又喜,慌忙拱手道:“惭愧,惭愧,几位宗主同临九华,我居然事前不知,可真让我无地自容了。” ※※※ 高天威破墙离开,说来强敌已然退却,艳婷松了口气,正要询问师父内情,忽听门外传来雄浑笑声,却不知又是何方高人驾到。 艳婷脸上变色,正要提声喝问,师父听了笑声,却是目光黯淡。他拉住了徒弟的手腕,轻声道:“婷儿、娟儿,分别的时候到了。日后不管你们身在何处,别忘了师父给你们的锦囊。”说着走到墙边,敲了敲壁板,墙外的娟儿听了这话,珠泪已是盈盈欲坠。 双姝心下明白,每逢过年时,师父总会发给她们师姐妹一个红包,另带一个绣花锦囊,言道他身死之日,便要两姊妹开启来看。娟儿大悲之下,只想出声叫唤,忽在此时,门外传来一声大吼,道:“青衣掌门,在下山东宋公迈,这里给您问好了。” 艳婷见一名老者走入门来,此人身材高大,入堂时尚须弯腰,体魄着实骇人。她正想缩到师父身后,又听窗外响起笑声,一个尖锐的嗓音道:“掌门啊,我那祝康孩儿着实无用,可真让您笑话了。”艳婷急忙转头,只见一个人影在窗格外隐隐闪动,好似鬼魅一般。 脚步声杂沓,大批好手奔入厅来,艳婷又惊又怕,颤声问道:“师父,这……这是怎么回事……”青衣秀士凄然一笑,摇头道,“孩子们,你们要吃苦了。” 艳婷心下大惊,眼看厅里厅外挤满虎豹,个个不怀好意,只盯着她的娇躯猛瞧,那眼神好生贪婪,艳婷生来貌美,对那种目光自不陌生,那是狼,是饿狼的眼色……她尖叫一声,紧紧抱住师父,乞求他的庇护。 朝廷官府,便是天下最大势力,即使强如卓凌昭,雄如怒苍山,若与之正面碰撞,谁不飞灰湮灭?青衣秀士微微苦笑,轻抚爱徒的秀发,眼中露出一丝凄苦。 正教好手合围,饶他聪明百变,却要如何脱身?难不成真能化作一只凤凰,冲天遁地而走么? ※※※ 月升中天,凄冷的月光照入空无一人的大堂,几上烛火兀自未熄,只在随风飘摇,望之更为凄清。 一名少女奔入了大堂,哭叫道:“师父!师父!”先前师父师姐给人包围,娟儿又惊又怕,却又不敢出声,只能压抑声息哭泣,眼睁睁看着至亲挚爱给人带走。 几个时辰前,这堂上还是自己撒娇依偎的地方,现下却再也见不到亲人的影子了。此时此刻,哪怕是师父的责备也好,师姐的奚落也好,她都愿意听上千百句。娟儿心悬亲人的生死,心酸难忍间,坐倒地下,双手掩面,已然啜泣起来。 泪眼朦胧间,忽然想起师父方才的嘱咐,娟儿心中生出希望,忙从腰间摸出锦囊,急急打开去瞧,但见里面放着字条,上头写着八个蝇头小字:“缘尽爱灭,速投怒苍。”娟儿看不懂上头的意思,更不知怒苍山在什么地方,惶惑之间,再也按耐不住,终于大哭起来。 便在此时,一个傻呼呼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娟儿姊姊怎么了?有谁欺侮你么?” 娟儿听了这话,心中忽感宁定,还有他,还有他能保护自己…… “阿傻!” 她纵身入怀,紧紧抱住阿傻,泪如雨下间,即使幼小如她,也知前所未见的大难已然降临……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