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壮士十年归

作者孙晓 全文字数 9674字
二十八岁立志做大事,于是孤身挑了这幅面担,来到京城,过那餐风露宿的日子。两年过后,承天门下历经千辛万苦,终于踌躇满志,成了个精忠报国的朝廷命官。 十年了,远走天涯的朝廷命宫,总算返京述职了。他东瞧瞧,西望望,他没有见到亲人故旧,也没见到欢迎人潮,背后是堵发寒破壁,面前有盏黯淡油灯,浑浑噩噩,朦朦胧胧,耳里依稀听到了叹息:“十年了……总算能够……” “抓牢你了。”卢大人眨了眨眼,面前蹲来了一位姑娘,她噙着泪水,紧紧握住自己的手。 胡媚儿来了,十年前白水河畔生死战,她曾是自己的伙伴。当年百花仙子人在崖上,卢状元悬身万仞,两只手掌费尽气力,却怎么也握不到一块儿,最后一个升天,一个坠地,就此分道扬镳。如今双掌轻而易举地相握,眼前悬崖不见了,坏人不见了,追兵一发不见踪影,可是卢云已经老了,他已经四十二岁了。 新朝代、新天下,正统十一年元宵夜,老状元默默坐地,此时无声胜有声,连泪也不该流。 没有大恶人了,江充已经死了,也没有主上了,柳昂天早给抄家了。该死的全死了,不该死的也死光了,如今连悲愤也可以省了,景泰朝早已落幕,江刘柳三大派也已宣告烟消云散。如今还见证过那段辉煌岁月的,仅剩下这两个残兵败将,他们相互依偎,彼此取暖…… 没人说话了,纵使万般思绪涌心头,可谁也不想开口。只有油灯的蕊心替他们叹着气,”劈劈“、”“。 也不知过了多久,卢云总算开口了,听他轻声道:”胡姑娘,这些年还好么?“胡媚儿听得问候,却只耸了耸肩,笑了一笑,反问道:”你呢?你好吗?“ 十年不见,什么都变了,看卢云的那双手满布骨折伤痕,好似地狱来归,连胡媚儿也不一样了,她红妆淡了、衣装素了,昔时那身杏黄战袍早已褪下,换上了粗布裙围,路上拧肩而过,怕还以为来了个菜婆子,谁晓得她便是那高高在上,叱咤风云的”百花仙子“。 景物不再依旧,人事更已全非,许多往事便如景泰朝一般,只能望梦里寻了。胡媚儿终于叹了口气,她挥了挥拂尘,扫开地下泥灰,便与卢云并肩坐下。 卢云默默怀想往事,轻声道:”胡姑娘,你怎知我回京了?“ 胡媚儿道:”有人在红螺寺里撞见了你,便请我连夜过来,在这儿等着你。“ 卢云叹了口气,自水瀑归来,他始终隐匿自己的行踪,一不愿透露身分,二也不想再与故人相见。直琼芳将他引到了红螺寺,这才让他撞见了正统朝人山人海。卢云默默颔首,道:”是谁差你来的?可以告诉我么?“ 胡媚儿微微苦笑,摇头道:”还是别说吧。你听了会不高兴的。“ 此言一出,反让卢云醒悟过来。他慢慢后仰身子,倚到了墙上,颌首道:”是杨肃观差你来的?“胡媚儿没有承认,却也不见否认,只双手抱膝,默默瞧着自己带来的那盏油灯。 房里幽幽暗暗的,油灯的光辉虽说微弱凄凉,却还是照亮了观海云远的座席,卢云怔怔瞧望杨肃觊的大位,轻声道:”他想见我,为问不自己过来?“ 胡媚儿摇头道:”这还要我说么?卢云,你扪心自问,你想见到他么?“ 卢云凄然一笑。确实不必胡媚儿说,他不想见杨肃观,而杨肃观也不便贸然见他,个中道理如何,天下间就属他俩人最为明白。 从过去至现下,位高权重的杨大人,总是无所不能、神通广大。无论他是从琼芳口中套出话来,还是他在红螺寺见到自己,卢云都不想追问了。胡媚儿顺着他的目光去瞧,却也见到了那四张椅子。轻声便问:”卢云,你过去坐哪个位子?“ 卢云以手支额,低声道:”柳门中人,依官阶排座。“ 胡媚儿点了点头,自知杨肃觊坐了第一张大位,其次则为怒苍之主秦仲海,最未了是伍大都督的座席。她依序去望,却见第三张椅子断了条腿,早已毁烂在地,她啊了一声,待要上前去扶,卢云却拉住了她,摇头道:”不必立起来了,这样挺好。“ 眼见卢云目光寂然,胡媚儿自也知晓他的心事,低声道:”卢云,你还惦着顾小姐?“ 此问实属多余,卢云当然不会答。他后背靠墙,侧着头,望着那蒙蒙的油灯,嘴角挂着淡淡的笑。胡媚儿在旁静观,只觉卢云变了好多,十年不见,他的神情平淡了,言语沉默了。一无忿恚,二无悲伤,好似看穿了无尽世情,全都习惯了,胡媚儿把他的情状看入眼里,心里反而更难过,她叹了口气,默默解开了一只包袱,取了张红帖出来,道:”来,先瞧瞧这个。“ 卢云伸手接过,手上却来了张喜帖,望来有些朽旧了。他也没心思多问什么,只随手展帖来读:”皇家有喜,普天同庆,谨詹于正统二年正月初八,为五军都督伍定远、义女艳婷行迎亲大典,御赐华筵、东阁暖酒,特宣一甲进士状元卢云入宫观礼,共贺新喜……“ 念到了此处,卢云不禁轻轻”啊“了一声,道:”是定远的帖子。“ 手上是张迟来的喜帖,这是伍定远与艳婷的婚帖。眼见卢云颇有惊讶,胡媚儿便来婉转解释:”那年你失踪了,可伍大人却坚持要写这张帖子。他盼望有朝一日,终能亲手交给你,“ 大红喜帖,染色却有些脱落了,这说明定远并未忘了自己。卢云默默读着帖子,只见内页还清楚写了当日的菜色,”金鱼戏莲“、”龙肝烩鲍“、”八宝海参“……想来这必是定远家乡的土习惯,喜帖不忘附上菜名,就怕宾客血本无归了。 卢云望向屋中陈设,但见伍定远的座席依然如故,只老老实实搁在最后一位,便如当年一个土模样。卢云低头读着帖子,想象当日婚礼的热闹,脸上慢慢浮起了温情,胡媚儿察言观色,便又道:”那年他完婚前已是五军大都督,消息传出,贺客盈门。非只文武百官诚心替他张罗打点,连皇上也破格收了艳婷做干女儿,好让两家门当户对。“ 古来帝王家多有赐姓之举,如唐朝的李姓、宋代的赵姓,受封者若非是异族王公,便是国之功臣,想艳婷不过一介民女,如何能让皇帝破格赐姓?想当然尔,定是爱屋及乌了。 卢云闭起眼来,遥想那冠盖云集的大场面,看新郎是本朝大都督,新娘更是皇帝义女,天子还将喜筵设于皇宫东阁,这场婚礼必定盛况空前。一时之间,卢云好似也瞧见了伍定远,看着他身穿着新郎红袍,自在宾客中忙碌穿梭,那国宇脸八成也是紧绷绷的,既腼腆、复老土……卢云想着想着,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难得见到卢云开怀而笑,胡媚儿自也稍感安心,便又劝道:”过去十年里,不只伍定远惦着你,整个北京、整个天下,都有好多好多人记挂着你的下落……“她凝视着卢云,轻声道:”卢云,你想不想和大家碰个面?“ 听得此言,卢云转过头去,目光在胡媚儿脸上一扫,微笑道:”大家?“不知怎地,卢云的目光有股莫名威势,竞逼得胡媚儿低下头去,怯怯地道:”大家就是……就是伍定远、艳婷……还有……还有……“ 胡媚儿嚅嚅嚿嚿,就是说不出那对夫妇的名字,却是怕卢状元伤心了。眼见她难以为继,卢云却只笑了笑,说道:”胡姑娘,没关系的,全都过去了。“胡媚儿听他说得豁达,反而不知该说什么,只得低下头去,细声道:”你……你答应了么?“ 卢云淡淡一笑,自管伸出手指,朝喜帖最末的署名处点了点。胡媚儿顺着指端去瞧,眼里见到了帖末的一方印记,六大篆字入眼,却是”皇帝正统之宝“! 乍然见到这方玉玺,胡媚儿忍不住扼腕而叹,自知这番苦心劝说,全都要付诸东流了。 当年谋害柳昂天的凶刀,便是”正统之宝“。这方玉玺改变了天下人的命运,也毁掉了卢云的一生,只是事过境迁,心里也没什么好恨的。既然事以至此,夫复何求?自今往后,”道不同、不相为谋“,人生形同陌路,如此而已。 一切都结束了。人生如戏,戏若人生,剩下的这场戏却连开锣也不必了,视逝友散仁义尽,台下人潮既已散去,往事俱往,自己孤零零登上这空荡荡的戏台,却是要做啥呢?卢云递还了喜帖,随时都可能离开,胡媚儿自知无力劝说,只得叹了口气,道:”且慢片刻,我还有样东西给你。你收下之后,再走不迟。“说着从包袱里取了样东西出来,这回却不是喜帖了,而是一只信封。 卢云哦了一声,道:”杨肃观?“胡媚儿叹了口气,颔首道:”杨肃观。“ 杨肃观稍信来了。看那信封里涨鼓鼓的,却不知装了何物。胡媚儿见他望着自己,迟迟不按,只得道:”卢云,杨大人要我转告你,这里头有他的……他的小小心意,盼你念在旧日情份上,务必收下。“听得这是杨肃观的小小心意,卢云心下了然,看这信封如此厚重,里头若非装了值钱珍宝,便该是银票地契。总之是供自己安身立命用的。 永远体贴的杨肃观,永远留路给别人走,纵使他的妻子曾与自己有情,他还是替自己打量好了,他盼自己后半辈子平安喜乐,别再过那颠沛流离的日子。 眼见胡媚儿双手奉呈,仍在苦苦等候,卢云微微一笑,便也随手接过了。 卢云变了,他居然收了?胡媚儿有点吃惊,也有点不敢置信。这封信要在十年刚送来,定会气得卢大人全身发抖,若不将之当场撕烂,也必将妖女斥骂一顿。堂堂的状元爷,餐风露宿也做等闲,为何要希罕别人的馈赠?若真收下了,岂不让杨肃观轻贱自己,岂不让天下人讥讽讪笑?届时传入顾倩兮耳中,看她的旧日情人这般硬骨气,却不知她心里作何感想了? 随便了,十年来大海扬波,人生几度风雨,历经了多少故事之后,卢云早已豁达了。旁人瞧得起他也好,戏弄他也罢,卢大人都已看开了。 灯光掩映,卢云默默将信封拿起,反复探看杨肃覩送来的心意。 第一眼瞧去,信封上写了五个小楷,墨迹俊雅,字如其人,写道:”转呈卢知州“,果然是杨肃覩的亲笔真迹。卢云微微一笑,低头去看弥封处,这回却又见到了火漆,其上印满官箴,最大的一个是”中极殿大学士本监“、其次则是”代户部左侍郎杨缄“、”代吏部主簿杨缄“等小印。 卢云虽说久不在朝廷,可见识学问还在,区区一眼瞧去,便知杨肃观身兼数职,不惜屈就内阁威望,以一品大学士之尊降格纡贵,代管着侍郎、主簿等小官,可掉个头来看,不啻也是”吏部主簿“加管”中极殿“,六品混一品,终究是乱了纲常。 都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无论正统朝是何景况,自有故友担待,何劳自己烦恼?也是事不关己,卢云便不多想了,他就手捏了捏信封,忽觉人手处四方方的,里头像是放了块令牌。卢云微起讶异,便道:”这里头是什么?“ 胡媚儿不愿多言,迳自道:”你拆开信封吧,拆了便知道了。“天下最难的差事,莫过于说服卢铁头。好容易他收下东西,自是多一言不如少一语。卢云也不多问,正待撕破火漆,忽见左下方署名处还盖了个章,依稀瞧去,却是古篆四字,卢云低头辨识,勉力读道:”灵吾玄志。“ 古怪的印监,不知是什么来历,卢云自是微感讶异,胡媚儿见他望着自己,却也不加解说,催促道:”你快拆开信封吧,拆了之后,我便告诉你这四个字的来历。“ 灵吾玄志,这四字定然是杨肃观的字号,想来他官职已高,旁人不敢直呼他的本名,便也用上了表字。卢云闭上双眼,手里握着信封里四方方的铁牌,只在推测杨肃观的用意。 手里的东西断无疑问,必是一块官箴令牌。杨肃观既然寄来此物,意思便是要他留在北京,想来以他的高官重职,便要替自己讨一个三四品官,那也不是什么难事。料来信封里无论是工部左侍郎、还是太仆寺少卿,总之都比当年的七品知州来得大。 卢云久久不语,心意恐怕有变,胡媚儿忙道:”卢云,杨大人事前交代,他希望你能留在北京。“卢云没有说话,兀自闭着双眼。胡媚儿与卢云虽说相处无多,可一见他闭目养神,便晓得事情难办了。她叹了口气,还待要劝,却见卢云睁开双眼,微笑道:”你呢?“ 胡媚儿微微一愣,道:”我……“卢云颔首微笑:”你啊,你也希望我留着么?“胡媚儿低下头去,含笑道:”我当然也想,不然我何必当这个说客……“ 昔年两人同生共死,沿途逃亡,胡媚儿当时几番历险,全是为了卢云,她幽幽叹了口气,还待要说,忽然手上一热,却给卢云牢牢握住了。胡媚儿心头怦怦跳着,只见卢云微微一笑,颔首道:”胡姑娘,谢谢你。“耳听卢云开口致谢,胡媚儿自是大喜过望,正要扑入他的怀中,却听卢云轻声道:”胡姑娘,谢谢你的一番心意,请你回去转告杨大人,便说卢云很承他的情,请你代我谢谢他。“说话间,便将东西还给了胡媚儿,跟着站起身来。
卢云的意思很明白了。这个北京无论多么繁华热闹,他都不会留了,因为他已经找不到他要的。 她见卢云迟迟无言,登即将那”灵吾玄志“的宫缄取起,奋力抛到卢云身上,尖叫道:”你说啊!你自己说啊!做个顾家男人,你想养活妻小,你要有什么?说啊!“她见卢云不答,便冲到了面担旁,捞了一把东西出来,尖叫道:”钱啊!卢云!“ 铜子儿飞了出来,全是琼芳傍晚收来的卖面资,一时恶狠狠地砸到卢老板头上,胡媚儿厉声道:”钱钱钱!贫贱夫妻百事哀……你没钱还谈什么情、说什么爱!猪狗不如的东西,你还想来招惹阿秀,抱女人、生小孩!臭穷酸!趁早阉了自己做太监吧,别糟蹋姑娘的身子!“ 没钱就是奴才,有钱便是天才。当琅声响中,百来个铜钱打得卢云一脸狼狈,全身家当满地乱滚,更衬得穷酸了。只是卢云不曾闪避,任凭铜钱砸上脸来,他也不言不动,那双凤眼一样睁着,黑夜里瞧来,当真晶莹光华,宛如天上星辰、无价之宝,胡媚儿给他盯着,一时气略馁了,她低头咬牙:”好……你为人正派,眼里容不下一粒沙,所以一辈子挣不到钱,这些我都可以饶你……可我想问你一句……“她霍地抬起头来,厉声道:”卢云!你专情么?“ 卢云眨了眨眼,心里有些下解。想他自遇顾倩号以来,虽然情场屡有机缘,却不曾改变初衷。足见此人极为固执,决定了什么,便是什么,无论温柔如公主、活泼似琼芳,谁也无法改变他分毫,胡媚儿见他迟迟不语,登时冷冷地道:”卢云,你应该很得意啊,怎么不说话了呢?似你这般自命清高的人,心里定是想着,哼,我这人最疼老婆、不偷不沾,乃是顶天立地的好汉!是不是啊?“卢云虽没点头,却也没摇头,猛听胡媚儿哈哈大笑,戟指痛骂:”我呸你妈的!姓卢的!你以为自己专情么?放屁!比起杨肃观!你给他提鞋儿都不配!“卢云给骂得拘血淋头,不由吃了一惊,胡媚儿飞奔上前,吼道:”你以为我在胡言么?卢云!你自己好生去想,人家杨肃观就算捻花惹草,与小妾情妇幽会偷欢,人家爱的至多是一个情妇、两个姘头,他哪里比得上你啊……“说到恨处,忍不住一拳望卢云身上挥去,凄厉惨叫:”卢云啊卢云!你爱得是那成千上万的天下人啊!谁又比得上你啊!“卢云张大了嘴,陡地坐倒在地,再也说不出话来。胡媚儿用力拍打卢云的肩头,悲声道:”王八蛋!你自己想!你这人用情再专,可给那帮路人一分,你还有多少留下来?猪狗不如的死王八蛋!你说啊!自己说啊?I卢云呆呆听着,忽然间急急转过身去,惶惶茫茫,到处去捡铜板,心里只一个念头,他要赶紧捡起铜板,一股脑儿从柳家大宅脱逃,再也不要回来了,胡媚儿晓得自己剌伤了他,可越是如此,越得撒泼,当即上前飞踢,将地下铜子儿一脚踢散,厉声道:“姓卢的!你到底有什么呢?讲钱势,你没有,谈情爱,你也没有,卢云啊,我的卢云……”卢云双手捧着铜板,嘴角微微苦笑,泪水终于扑飕飕地落了下来。胡媚儿也缓下手来,她目光怜悯,轻轻说道:“可怜你是全天下最好最好的好人,可你啊……”她趴到了卢云身上,痛哭道:“却从来不是一个好男人。” 没了是非对错,忘了何去何从,坏男人跪倒在地,双手捧着铜板,泪水终于扑飕飕地落了下来。一个照拂不了自己的人,如何能照拂别人?俗根未净、心有窒碍的卢大人,他拿回了“亲逝友散仁义尽”,在这江湖里彻底溃败,胡媚儿也哭了,她抱住了卢云,悲声道:“对不起……我真不该这般伤你……都是我不好,都是我枉费心机……算了,你回去吧,卢云……回去你的家乡吧,住到你的小窝窝,平平安安过着你的小日子,离那些豺狼虎豹远远的……永远永远,你都不要再回来……” 当此嚎陶之际,坏男人怱尔忍俊下禁,竞是放声大笑起来,他笑得摇头晃脑、笑得满地找牙、笑得擂胸顿地,不支倒地。 什么样的人引得天厌之,地厌之?“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如来降世曰:“三界皆苦,吾当安之”,但前头还有两句话,称为“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卢云不是佛祖,也不该学佛祖,没了唯我独尊的法力神通,他要怎么安顿三界?“ 胡媚儿骂得有理,大道废,有仁义,大侠牺牲了小我,没人晓得他的老婆在哪儿卖淫,更没人晓得大侠的儿子身无分文,却在何处行乞。不过全天下的人都将知晓,那默默坐于黑暗中的孤儿身影,即将腰身一变,以免举世侠客的头号大敌,世称”天魔“。 过得良久,瘟神终于不再发笑,他倒在地下,-动不动,像是把自己毒死了。 胡媚儿心下一软,自知话说得太重,正要过去搀他,却在此时,屋顶上传来悄悄一响,好似小猫跳上了屋瓦,可说也奇怪,落地声明明是轻轻悄悄,书房里的泥沙却飕飕而落,真若天魔驾临,这声响说明了来人武功特异,兼得轻灵身法,却又能力道万均,卢云陡听怪响,立时睁开了眼,胡媚儿兀自不觉异响,只叹道:”起来,卢云,像个男子汉,你究竟要去要留,趁早做个决定。“说话间,院子里传来落地声,屋顶上的郡人竟已跳了下来。卢云心下-凛,急忙翻身跳起、胡媚儿分毫不知异状还待说话,那脚步却已到了窗边,低声呼唤:”卢叔叔……不要相信地……你要相信你自己……“ 听得来人如此说话,卢云自是瞠目结舌,还不及回话,却听胡媚儿尖叫道:”什么人?“ ”义勇人!“ 胡媚儿经算察觉了埋伏,正要发生银针,却听窗外咻咻连响中,书房里精光闪烁,竞有百来枚飞镖从窗口射来,瘁不及防间,已近胡媚儿身遭三尺。卢云大吃一惊,急忙扯住胡媚儿的衣袖,先将她拧开半步,跟着右腿扫出,轰地一声巨响,柳侯爷的大书桌凌空飞起,倒翻在地,已然挡在胡媚儿面前。 咚咚咚,飞镖钉在桌面上,胡媚儿吓得花容失色,还不及转身抵御,却听背后又是一声劲响,竞有一柄长剑疾刺而来! 看这刺客委实厉害,招式急、武功怪,一招快似一招,此时胡媚儿无论转身、发针、闪避、纵跃,全都慢了一步,将死之际,一人背后出手,带得胡媚儿偏离了一尺,正是卢状元下场救人了。 风声劲急,长剑从右臂旁擦过,险些剌中了心口,端得是惊险万状,可怜胡媚儿还不及喘息,陡听铛地大响暴起,那柄剑竞无缘无故化成了三截飞刀,眨眼之间,化直剌为横抽,改朝胡媚儿喉头削来。 长剑暗藏机关,招招致人于死地,只消切过胡媚儿的喉头,她非但要气管断裂,说不定连咱也给切了下来。当此危急关头,卢云却是临危不乱,听他一声轻啸,左足顿地,右腿半空旋踢,嗡地一声大响,飞刀剑尖给足尖扫中,瞬如流星般倒飞而出,直直钓在墙上。 胡媚儿满头冷汗,看她满手扣着银针,但在这两大高手过招间,哪里插得下手?她一震于卢云的神功,二骇于杀手的急招,一时间根本说不出话来。 十年来用”无双连拳“,今朝梢民拳脚,威力竟是如此惊人。卢云落下地来,霎时左袖轻拂,一股柔力拉来,己将胡媚儿卷入怀中。 强敌也不再发招,万籁俱寂中,卢云与胡媚儿一同凝目去看,只见屋内一道黑影昂立在地,看他双手抱胸,通体深黑,傲然而立,虽说头戴黑面罩,一双眸子却是精亮有神,孔如冬长的儿恤小,让人不自觉地多看了几眼。 当地一声轻响,飞剑组回长剑形状,便给黑衣人收入背后鞘里。卢云脑中急转,好似过去曾见过此人,可乍然间却又想不起来。一片肃杀间,听那刺客冷冷地道:”贱人……“刺客的嗓音冷得出奇,目光也是狠得怕人,他将右臂缓缓平举,戟指胡媚儿:”离卢先生远点……“ 听得”卢先生“三字,卢云不由一凛,好似想起了什么。他深深吸了口气,只见黑衣人双眼睁得极大,仅在瞪着胡媚儿的右臂,好在警告自己什么,当下也转过头去,顺着怪客的目光去瞧;这一望之下,却也让卢云睁大了眼,再也栘不开目光。 眼里看得明白,只见胡媚儿的衣袖给削开了,露出了晶莹的右臂。看胡媚儿年过四十,肌肤仍是细致白净,可不知怎地,那雪白臂膀上却停了一只鹰! 神鹰双翼全展,恶狠狠地叮在那白嫩肌肤上,形极残暴。胡媚儿肤质越白,越显得那烙印的狰狞血红。卢云浑身颤抖,喃喃地道:”这……这是什么?“黑衣怪客淡淡地道:”外掌锦衣卫、内辖东厂,人马遍布十余省……故所以人们如此称呼他……“ ”镇国铁卫!“黑衣怪客提气一喝,这四个字一出,霎时屋顶传来轰隆一声大响,破砖碎瓦,烟尘弥漫,大梁上落下六道黑影,全力向怪客扑杀而去。 不过双眼一睐间,六名剌客分从四面八方进袭,看这些人全都身穿夜行装,头戴黑面罩,手持鱼网长索,看那阵法架式,竞似要生擒黑衣怪客回去。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怪客倏忽而现,杀手尾随而至,卢云自是大为吃惊,万没料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怪客自己也给追杀苦?他嘿了一声,急急提起右掌,向前扑出,霎时轻烟飘起,油灯熄灭,房中哎了黑暗一片。卢云便趁这一瞬之势,带着胡媚儿藏入黑暗之中,免遭池鱼之殃。 油灯不比火烛,顶上防风加盖,仅余烟孔通气,看两边距离十只之遥,卢云要熄便熄,说灭便灭,似还行有余力。胡媚儿见得这手神功,自是大为骇然。万没料到卢云潦倒一如往昔,可手上武功却己一日千里,大见绝顶风范。 黑衣怪客隐入黑暗之中,那双目光却如北辰明星,清晰可见,他朝卢云看了一眼,霎时双足一点,后空旋翻,竟从众杀手的头上飞了过去,跟着足尖向地一点,身子倒退飞出,便由窗口原路离去。 咚咚隆咚,六名杀手势头不减,黑暗中依旧街向前来,堪堪撞上墙壁之时,六人一同举起脚来,动作整齐划一,先朝墙壁一踢,便如黑衣怪客一个模样,向后旋动空翻,迳从窗口追了出去。 黑衣杀手来去如风,卢云也醒悟过来,在这一瞬之间,他全都懂了。小年夜扬州渡口一场厮杀,他也曾见过这群人,也从琼芳的口中听说了他们的名号,真相大白了,为何胡媚儿会查知自己的消息,为何会大半夜地守候在此,原来一切的解答就是这四个字:”镇国铁卫“。 黑衣厂卫,号称食人之夜叉,昼伏夜行,掌人阴私,无论景泰还是正统,全都养着这群妖物。卢云眼中带着寂寞,他没有说话,可那眼神却似问着胡媚儿:”为什么?“胡媚儿笑了笑,拉起了衣袖,遮住了烙印,她没说话,可她的举止也替她说了……不为什么,一切如故…… 两人四目相投,面前的胡媚儿不再像个女魔头,那目光温驯平静,反似个奉公守法的老捕快,不毒、不刁、不恨,只有一脸木然,照本宣科、卢云望向地下的信封喜帖,忽然耸了耸肩,笑了一笑。胡媚儿见得那个笑容,好似给刺了一刀,她眼眶微微一红,霎时别过头去,目光也恢复得冰冷肃杀,霎时不再多言,自管弯下腰去,捡起了地下的包袱,便从房门口离去。 眼见胡媚儿眩然欲泣,卢云心下一动,他虽与胡媚儿相处无多,却但晓得这位姑娘爱恨分明,乃是位性情中人,实不信她真会出卖目己,当下探手出去,拉住了她:”你是被迫的?“ ”幼稚啊!“胡媚儿背对着卢云,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卢云啊,别老是这样天真可爱,这世上哪件事一定是自愿的?又有哪件事一定是被迫的?快回家做圣人吧。“说着说,将手奋力一甩,便已跨门离开。 杀手走了,胡媚儿也走了,柳侯爷的书居又静了下来。远处传来元宵的鞭炮声,卢云默默望着地下,但见杨肃观送来的公文兀自躺在地下,好似向自己微笑着,示意他莫要为此见怪……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