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章台柳

作者孙晓 全文字数 12577字
真正相逢的时刻,总是出乎意料。她坐在陌生的马车里,来到陌生的大街上,然后,一个不经意的回头,就这样撞见了她。卢云真是傻住了,他因意外而震惊,因震惊而嘶哑,可无论多诧异,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人了,是她没错……是顾倩兮……真是她来了! 太意外了,整整十年过去,卢云本已不怀希望,谁知天可怜见,在此离开京城的前夕,竟还能再次见到她?眼看顾倩兮即将走入店铺,卢云眼眶红了,心也热了,他急急伸手出去,想要唤住她…… “倩……”话还浑在嘴里,耳里已听到说话:“杨夫人啊……小老头儿等了您一整晚,可总算盼到您啦!” 杨夫人……卢云的嘴张得老大,好似给塞了一颗大馒头,他脑中嗡嗡直响,依稀还听到掌柜呵呵直笑:“夫人啊,今晚就您一个人来?杨老爷可是公务忙么?” 雪雾飘飘,老板搭讪闲聊,将杨夫人迎走了,卢云的喉咙也哑了,他低着头,默默无言,自顾自的得瞧着地下的雪花。 梦里寻她千百度,如今相逢已异路……水瀑里不知想像了多少次,每当梦中与她相逢,她必然哭着叫着,奔向前来,与自己相拥而泣。结果真到相见之时,却发觉全不是这么回事……大家连招呼都省了。 其实根本不该强求的,杨夫人……她早己披上红霞,嫁入官家,成了人家的枕边人了…… 正统十一年元宵深夜,杨夫人只在身边不远,顾小姐却仍远在天涯,永远也找不到了。卢云孤身坐于布庄门口,他以手支额,轻轻吐纳寒夜雪气,然后那泪水般的薄薄热雾,也从口中幽幽吐出。 走吧,在这空荡荡的京城,没什么值得留恋的。城门已经开了,大家也都走了,文杨武秦,乃至于当年的顾小姐,人人都有了自己的归宿,现下终于也轮到他了,也该是卢云启程的时候了,虽然迟了点,但总比死撑在这儿来得强、往事俱往,那些回忆已经太久远了,久到模模糊糊,久到连自己也想不起来……再不走,他真会成为一座石像永远呆在这儿,朝朝暮暮、岁岁年年,永远都不会醒过来…… 天上雪花飘飘而降,将卢云的身子拢在雪雾里。在这无以名之的糊涂时刻,他觉得物我两忘了。 故事结束了,但最后的旅程永远不会结束,自今而后,卢云就此下落不明。 此后数十载,没人知道他去了哪儿……唯一记挂他的,只剩下了天边的晚霞,与那山巅的明月……她俩告诉了天边的小岛,她们见过卢大人……他坐在东海之滨,他来到北山之颠,他去到了蓬莱仙岛……他一个人去到了很远很远的异乡,他一直走、一直走,却没人知道他要在哪儿落脚,也许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卢云眼中没有了泪水,嘴角似笑非笑,他紧了紧衣襟,正要起身去扛面担,猛然间脑海里传来轰声大响,险些让他跪倒下来。 是她啊,是她来了啊……顾倩兮啊! 扬州雨夜里,她浑身淋雨,在自己面前落下了泪水。京华秋色中,她乍然追上了自己,紧紧拉住了自己的衫袖,怎么也不让他走……走遍了千山万水,见识了地狱与天堂,卢云还是忘不掉她,不管过了多久,不管她嫁了谁,有些事情早已深深埋藏心底,即使自己给人斩为烂泥、挫骨扬灰,那尸骸里也还怀藏着那些点点滴滴…… 卢云遥望夜空,口中吐着热气,面泛潮红,他的心在动…… 拳头在握,牙关正在紧咬……什么杨夫人、李夫人、张夫人、赵夫人……卢云才不管,他只认识那个顾倩兮,那个在他怀里哭、在他身边笑的顾倩兮。今夜此时,只消奋起身来,用力回首,便能再一次找到她,那一颦一笑、那一举一动,那字里行间的扬昆腔,全都会重现眼前…… 不行……脚步正要动,脑海里已然浮出了八亿四千万个理由,全都在阻扰自己,要他万万不可以过去,人家已经嫁了,她有个够本领的丈夫,定也能让她平安幸福。这些都是红螺寺亲眼所见,于人于己,于法于礼,自己都不该再去打扰她,卢云低头咬牙,不知所以,骤然间……耳边传来了一个嗓音,大声召唤自己…… 卢云!人生只有一次,岂能不做点傻事?快去找她啊,冲啊! 不怕牺牲啊! 冲锋……咚地一声,竹凳自行倒地,卢云的两腿生气了,它们苦熬水瀑十年,常受大水冲刷,却从没享用过一天好的,它们发觉脑子相当无用,决定不再理会,迳自朝布庄大门冲了过去。 卢云吃了一惊,不知他的两腿想做些什么,正想点**制止,可那两只手却冷傲异常,只愿随着两腿奔跑摆动,好似造起了反。 完了,两腿不听使唤,两手也抗命不从了,霎时之间,全身都不归脑子管了,可怜卢云竭力遏制,却怎么也制不住八亿四千万个毛孔的暴吼叫嚣,烘烘吵嚷,到得后来,连脑子也乱了。 一阵手忙脚乱之后,卢云醒了过来,他发觉自己已在布庄门口,双眼直瞅着门内,“夫人,瞧……”门里有柜台,柜台里头有个小老儿,正自殷勤卖布,看柜台前还站了一位美妇,低头听着老板的喋喋不休:“那,这块是小碎花……最耐洗、不掉色,价钱也最便宜不过……来,我这就洗给你瞧。” 在老板的解说中,顾倩兮专心观看碎花布,自不曾察觉背后有人,卢云的心则是怦怦跳着,双方距离颇近,他自也看得清楚,眼前的女子正是顾倩兮,她身穿大红棉袄,秀发黑亮亮的,背向自己,只消鼓起勇气,那便能和她说话了。 不管她是否记得自己,不管她是谁的老婆,卢云已经打定了主意,今夜一定要和她说到话,哪怕给人当成登徒子,一个“嗯”、一声“哇”,都值得放手一试。至于她的丈夫会否生气发怒,卢云才不管。 只是该怎么打招呼呢?悄悄溜到她的背后,朝她的肩膀用力拍落,豪声道:“喂,还认识俺么?”还是装神弄鬼,从柜台旁边飘将过去,让她放声尖叫?抑或是……抑或是不顾一切冲将前去,将她拥入怀中、抱住强吻? 不好,都不像话,还是去找几枝小野花来吧,从这儿朝她的脑袋扔过去,她会发现自己的。 也是一辈子没追求过女子,卢云如傻瓜般愣着,居然不知如何是好,顾倩兮也只低头瞧着布,浑不知卢云已在背后。两人迟迟没声响,却听得“唉”地一声,那老板转过身去倒茶,一边偷偷地叹了口气。 “都快午夜了…杨夫人才来……”午夜的京城,老板低声埋怨着:“今晚又赔本了。” 不知是谁说过的:“赚钱好似针挑眼,用钱好比水冲砂”,近年生意难做,庆宝布庄要钱不要命,连元宵夜都开门,结果老板兜售了半天,杨夫人却是一语不发,不知到底是买是不买,也是讲说得口渴了,老掌柜只得摇了摇头,提起茶杯来喝。 茶水入口,哪知却噗地一声,险些吐了出来。老板睁眼急看,惊见门外乡了个男子,瞧他两眼发直、口涎横流,只在门前**美女,却是个中年登徒子上门勾搭来了。 好色男子所在多有,个个狗头生角、无耻之徒、那老板生平最是仗义,一见西门庆勾搭贞节烈妇,却要他如何忍得?正待上前饱以老拳,哪知定睛一看,面前男子头戴大毡,一脸阴森,哪里是什么西门庆,却是稍早前见过的暴汉武松! 一个时辰前暴汉上门,自称要买东西,当时老板正在睡觉,一见这人扛着面担,满面穷酸,想也不想,便要把人打发出去,可还不及拿起扫把,便见到穷酸眼里的森然凶光,直吓得他魂飞天外,自知撞见了举世最穷的大穷酸,当真是倒楣之至,有道是“不穷不杀人,杀人必穷酸”,世上最穷的穷酸,便是号称“行者”的武松,这人之所以给称作“行者”,是因为他的两脚须得一直跑,毕竟官差一直在后头追赶着,到哪儿都不便久留。所以老板一听暴汉要买大毡,便晓得这人又给追捕了,这才要拿大毡来遮掩面貌,于是想也不想,双手奉送,盼望“行者”早些上路,别来这儿纠缠。 有道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眼见“行者”又行上门来了,还站在门口瞄女人,老板怕得发抖,自知要给人送盘缠了,颤声便道:“这……又……又是爷台啊,小店今夜没做几桩生意,哪……您瞧,抽屉里没有现银哪……” 正说谎间,面前的杨夫人却不知厉害,兀自转过头去,似想察看背后来了什么人。说时迟、那时快,那暴汉一见杨夫人转头,好似见到了捕快官差,竟尔溜到布架后头,急急藏了起来。 暴汉逃得无影无踪,杨夫人见背后无人,便又继续拣着她的布,浑若无事。 那老板则是满心错愕,正害怕间,忽见布架后头又伸出一颗脑袋,瞧那头戴大毡的怪模样,竟又是那名暴汉探头出来了。那老板呆呆瞧着,只见那暴汉颇为害羞,偷偷瞧了杨夫人一眼,便即缩回头去,好似疯狗埋伏一般。 “你……”老板傻住了,他生意一做几十年,谁是杀手好汉、谁是白面书生,自是一目了然,谁知居然会遇上这种东西。看这家伙明明目露凶光,真乃“水浒”里的好汉武松,谁知这当口羞答答的,好似又成了“牡丹亭”里的纯情小生柳梦眉,当真莫名其妙之至。 来人神形百变,说不定是“西游记”里的妖怪变化而成,那也难说得紧。眼看妖怪躲了起来,那老板心下发寒,便先摸来了八卦镜,挂到了头颈上,正要念咒施法,却见杨夫人瞪着自己,他醒觉过来,这才想起人家还在等着,忙陪笑道:“哪,夫人您瞧,这小碎花好耐洗,洗了几百回也还鲜艳着……哪,不信我试给您瞧……” 正说谎间,忽见小碎花沾了自己的手汗,早已晕染掉色。他吓了一跳,急忙将小碎花藏到了柜台下,陪笑道:“今晚月黑风高,什么都瞧不清楚……换个别的吧。”又从柜台底下摸出了一匹布,笑道:“还是艳丽大牡丹好,价廉物美又体面……便和夫人您一模一样……” 老板胡说八道,连马屁也拍不好,杨夫人倒也没生气,只管低头拣布,背后的卢云也压低了帽檐,偷偷从布架后头溜了出来,急急在店中寻找合适的躲藏地方。 店里杂物极多,红绸绿锦,高架林立,布料或收于架上,或堆放走道,若要将自己藏得不见人影,应当不是难事。他左瞧右望,匆见一处布架极高,足以遮住自己的八尺身高,忙把自己藏了进去,便又从缝隙中透出目光,偷偷打量着柜台前的倩兮。 此时此刻,不比红螺寺的喧闹,屋里很静,眼前的顾倩兮只在瞧着她的小碎花。四下无人打扰,卢云也只专心看着他的旧日情人,琢磨着她的身形样貌。 心里没什么坏念头,更没什么歪宅意。卢云只是想仔细瞧瞧,瞧那嫁做人妇、睽违十年的心上人,现下是什么模样? 十年不见,她还是很漂亮,纵使两人并不相识,她仍旧有本领让自己多瞧几眼。不过她的样貌还是有些变了,不像少女时候,她早将发髻梳做了包头,成了个少妇打扮。提足直腰之际,臀是臀、腰是腰,看得出来,她比以前丰满了些,却也多了一抹妩媚温存。 她真的变了,以前她是不会来布庄的,还是大小姐的时候,她会去买古董、买玉器,除了画画,她什么都不会,连面也不会煮、连水也烧不开。现下她好像什么都会了,不只能裁衣裳,她连豆浆也能熬,连豆腐也能做,定还能烧得一手好菜…… 看得出来,她不再是少不更事的小女孩,她早已是人家嘴里的“娘”了。 “哪,夫人啊……”在卢云的感慨下,那老板又次兜售起来:“现下的官夫人都不会自己裁衣裳了,像您这般好手艺,定得用好东西。瞧……这是江南御贡的“七彩牡丹贵清丽”,专程给您留着……这名儿有个“贵”字,却是价廉物美、惠而不费,—尺一两银,只比小碎花稍稍贵了几钱银……” 老板讲演得极为卖力,顾倩兮却是不为所动,想来江山易收,本性难移,她不管怎么变,都还是当年的大小姐眼光,什么小碎花、大破花,肯定入不了她的法眼。 果不其然,顾倩兮看不中意了,迳自走入店内挑拣。老板倒也识相,一见老主顾不满意了,便只一声苦叹,将“牡丹花”卷了回去,任凭杨夫人亲手来选。 店里灯笼幽幽暗暗,顾倩兮也走入了店里,看她手拿一小块碎布,沿架比对颜色,只在寻访合适布料,卢云便也闷不吭声,只管悄悄随她前行。 长长的布架,将他俩隔了开来,这是十年来最接近的—刻,也是最为平静的一刻。此时倩兮早已嫁了,卢云也显得老了,三十而立、四十不惑,四十二岁的卢云已经不再流泪了,反而显得很潇洒、很帅气,他将左手插在衣袋里,右手有一拨没一拨的触着架上排排布锭,那眼光也是有一阵没一阵地,尽在打量他的旧日情人。 今夜此时,很多往事都算了,过了就算了,不必多提。卢云也很豁达,他默默瞧着隔架的少妇,就像瞧望一位美丽陌生的女人。没有打扰的意思,就当做是两人第一回相逢,乍然惊艳后,雨过天也晴,无萦也无系,那也不枉自己回来京城一遭。 在卢云的注视下,顾倩兮缓缓停下脚来,低蹲下去,凤目低垂,只在检视地下的布匹,卢云藏身布架之后,偷眼瞧着人家的侧面,他看到了长长的睫毛,弯弯的柳眉,与那半隐半现的雪白耳垂。 望着那玉洁无暇的耳垂,莫名之间,卢云心头一热,居然想要俯身过去,亲吻杨夫人的月垂,让它由雪白转为羞红…… 似乎晚节不保了,这是人家的老婆,论礼教,论德行,自己都不该这般做。 可这念头一上心头,便再也挥之下去,现下卢云已不是朝廷中人了,他只是个面贩子。这辈子来去匆匆四十二载,卖面还久过当官,现下的他只是个升斗小民…… 升斗小民有爱有恨、有泪有笑,现下什么都不必想,两人相距咫尺,咫尺即天涯,可这天涯又是伸手可过。卢云觉得很热,很难熬,他从布架之后移身出来,眼见佳人仍旧背对自己,索性将大毡扬起,露出了本来面貌。跟着大步走了过去。 十年了,卢老板再—次这么接近顾小姐,他很想将倩兮拥入怀里,体触那身丹桂芬芳,至于她的丈夫是谁,家里多有钱、权势有多大,卢老板压根儿就不愿想。 卢云目光炽热,站在心上人背后,顾倩兮当然不会发觉背后行人,她还蹲在地下,她的头发挽了起来,后颈显得很白很嫩,可以想见她的肌肤何等玉洁。 生平第一回这么肆无忌惮,卢云细细地凝视倩兮,从头到脚,从后颈到纤腰……到她的丰臀,她的腿,到她的脚,卢云的日光毫不收敛,他的呼吸也益发灼热……蒙蒙胧胧间,她望来就像温柔款款的妻子,她等候自己十年,就等自己过去抱地,紧紧搂在怀中……深深烙上吻…… 今时此地,没有了金榜题名,也没有那手乱世文章,顾嗣源永远不会回来探望他的云儿,而秦仲海不会再把他塞到小姐的床底下,在这死死散散的大北京,很多人都已经一去不返了,如今只剩下这位卢老板,以及面前不远的杨夫人。 卢云眼眶红了,他蹲了下来,静静来到顾倩兮背后,他很大胆地伸手出来,从她的腰间穿过,体触她温软的身子……他要将这位杨夫人紧紧拥入怀里,甚且要亲吻她的后颈,不顾一切…… 手已经举起,身子已经进前,也闻到她身上熟悉的香味,忽然之间,眼里见到了一颗痣,就这么生在顾倩兮的后颈上。 小小的痣,一丁点儿,以前没曾留意过……这还是生平头一次见到,卢云微微一愣,他的目光缓缓移向倩兮的纤秀手指…… 这才发觉了,她不曾留着指甲尖儿…… 不如不觉地……卢云停下手来了,他很仔细很仔细的瞧着顾倩兮的十指…… 这才留意到她的指甲削得好短,她真的没有指甲尖儿、花瓣似的指甲尖儿,只要是小姐夫人,谁都留着,可倩兮没有这些,她也没有涂抹寇丹……莫名之中,卢云心里很茫然、因为他根本想不起顾倩兮以前是否留着指甲尖儿,他忘了。
脑里明明白白映着,银川公主有指甲尖儿,虽说十几年没见她了,可那双玉手却还历历在目、依稀回想,好似琼芳也有指甲尖儿,甚且方才分手的胡媚儿、伍定远的老婆艳婷,连这几位练武的姑娘也都留着指甲,可卢云真的想不起来,倩兮以前的指甲尖不尖? 想不起来,怎么也想不起来,现下她发上的玉钗,手腕上的玉镯,依稀都是小姐时的旧物,可凝目细瞧,却又好像不是。恍恍惚惚中,卢云停住了,他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开,险些撞上了布架。 什么都似曾相识,却也什么都想不起来,唯一醒起的四个字,便是“一无所有”。 水瀑光阴一晃而逝,认得她也有十几年了,自己不曾真心赠给她一件首饰玩物,也许是英雄肝胆、侠义无双,卢云总是个铁汉书生,从书本子到玉镯子…… 他一直来去匆匆,不曾为她买过任何一样东西。 说到底,在那漫漫少女岁月里,旧日情人陪伴了她几年,却不曾留下一丁点儿踪迹。而留在她心里的,又还剩下些什么? “她回去了扬州,卖掉了祖产变现,换了六千二百两……”、“下人们一个个嚷着走……逼得她与姨娘商量,把剩下的银钱一次发散……”、“那时她家里有一口磨,很是合用……她就带着贴身丫缓,磨啊磨的……” 此时此刻,扬州书房里裴邺说过的每一句话,无不清清楚楚在耳边响起,卢云停住了,他一步步退后,躲回到了布架后,他不敢过去了。 一直以来,始终觉得自己做得很对,直到这一刻,卢云都不曾怀疑过自己,甚且没有后悔过当年的选择,可此时此刻,来到了顾倩兮的面前,他还是得被迫面向这一切。 “卢云啊卢云……你还不懂么?不管是谁,只要给你牵扯了,谁能有好下场呢?”这些话不知是谁说过的,像是胡媚儿还是二姨娘的悲愤哭叫,卢云想着想着,眼眶已经红了,他觉得好难受,他想告诉顾倩兮,他不是故意的,当年离开京城,抛下顶戴、舍弃了此生前程,许多事并非是他所能决定的,这是他的命数,他没得选,不能怪他,绝对不能……可是不知为何,卢云的眼眶越来越红,眼泪不住涌出,逼得他仰起头来,没住口地告诫自己、不能哭,卢云,无论如何难受,你绝对不能哭,因为哭了就是错了,错了就要后侮了,一个退隐的人若要哭出了声,那就不是光荣退隐,而是仓皇逃避,那时,连活都活不下去啊…… “只要嗣源一天不屈服,他的妻女便不会有好下场……”、“大白天的,就有人过来滋扰调戏……”、“皇帝发动了一些酸儒,前来讥嘲她的画。”、“她爹爹死的那一早,顾夫人、姨娘都哭了,只有她没哭……” 在这退隐前的最后一刻,卢云终究还是掉下眼泪了。想要拯救整个天下,却连自己的亲人也无法保护。即将退隐的卢大侠,此时真是哭得非常非常伤心啊……他低头唏嘘,心里恨着自己,恨着上苍,何以给他如斯磨难?他真恨自己,为何要走上秦仲海再三告诫他的路,献出了情人与顶戴,以及自己这一生……却什么都不管用…… 还没登台就要退隐了……可怜的卢大人,他什么都还没做,却已经要走了。 此生便像给雷劈了、给瘟疫染了,给马车撞了,一切都是莫名其妙,谁想这般了此残生?他真想大声问问老天爷,为何选上他?他是造了什么孽,犯了什么错? 不然为何要夺走他的情人、毁去他的一生,让他承受如此天罚呢? 是谁在陷害自己?是谁在背后暗捅一刀?卢云低头垂泪,惶惶然间,他张大了嘴,因为他找到了今生劫难的解答。 原来如此,原来一切都已经注定好了。在很久很久以前、在他很小很小的时候,他就已经注定了这样的结局,因为他一直看到了那个东西…… 那是一条线……它从来都不鲜明,却一直放在眼前,它刻在骨头里、混在血脉中,只消心还能跳、血还能流……正道之界,岂容自己一步寸让? 如果让了,那就不是卢云了;如果让了,又何必死撑在这里,为嗣源悲、为倩兮哭、为此生的际遇感到痛楚?如果让了,他早已登上庙堂,成了当朝一大权臣……如果让了,他早已提拿杀人之剑,成为为所欲为的天大王啊! 再来一百次、一千次、一万次,卢大人的命数仍然不变。便像狼一定吃肉,飞蛾一定扑火,纵使夺走了挚爱、砍杀他的肉身,卢云仍旧是卢云,他绝不会背叛最初的志向。 没什么好后悔。想到这里,卢云也沉静了下来。凝视着五尺外的倩兮,心里不再感到犹豫悲伤,反而隐隐感激上苍的厚道。 让他在遭逢了无数变故之后,还能平安回到情人身边,悄悄告诉她……看……卢云活着回来了!他走过了千山万水,终于守住了当初的约定,如今的他清清白白,不带一分罪业,足以俯仰无愧地向全天下宣称…… 看!卢云回来了!他已经通过了全部的考验,完成了他的一生! 当此时刻,古屋的幽灵消失了,此生的悲怨也已尽数消解。 临别之际,卢云显得很平静,他弯下腰来,像是要做出最后的告别,随即向顾倩兮长揖到地,便已转身离开。 结束了,漫长的旅程已经全部走完,如今卢云已然找到了此生的终点,正统十一年正月十五,他潇洒地转身,在旧日情人面前光荣地退隐,从此去到了他应去的地方。 也不知过了多久,顾倩兮总算站起来了,她捡了半天布,始终没挑到合意的,自也不知背后藏了一个怪人,更不晓得自己险些给抱个满怀,也是她蹲得太久,膝盖麻了,才一站起身来,忽然“啊”了一声,身子向旁一晃,足趾碰着了货品,只听“咚”地一响,大批布轴向旁倾斜,旋即排排滚倒。 地下全是布轴,这捆布一倒,株连祸结,少说要滚倒一两百捆布。顾倩兮吃了一惊,急急探手去拦,奈何她没练过什么武功,自也晚了一步。正等着布轴满地乱滚,老板惨叫之声大起,却于此时,大批布轴居然凝下了,它们无缘无故,全数立回了原位。 元宵夜里有奇迹,顾倩兮微微一惊,不知怎会如此,她转头去瞧老板,只见那小老头儿兀在柜台算帐,两边相距极远,自不可能是他出手来救了。可低头去看布轴,偏又一捆捆整整齐齐排列在地,好似自知不该着地乱滚,便都乖乖站好了。 顾倩兮眨了眨眼,也不知是否自己头昏眼花,心生幻觉,其实她方才根本没撞着布轴。可说也奇怪,脚趾儿明明还疼着,却又是怎么回事? 找不出道理,没法想了。她摇了摇头,便又仰起头来,继续去寻架上的布料。 先前瞧过了地下的几十匹布,没一个对得上色,自也不曾擦到合意的,可抬头去看,头上布架却达十尺之高,顾倩兮虽已提起了足跟,伸长了手,几番却还构不着。 有些麻烦了,顾小姐虽然聪明,却也不会轻功,自无法一跃而上。正想请老板帮忙,猛听“咚”地一声,那捆布竟然落了下来,正正掉在面前。 古怪的布轴,无故从架上坠落,直挺挺的立在面前,那模样活像个小小兵儿,只在仰头向顾小姐大喊:“别再挑了!快买俺吧!” 顾倩兮更惊奇了,左顾右盼中,心中益发纳闷了,她悄悄走到布架后方察看,不知那儿是否还藏了个伙计。 凝目审视,架后空无一人,并无异状,可那布轴却还好好立在地下,绝非自己的幻觉。 怪事益发多了,顾倩兮眨了眨眼,也是不明就里,便再一次举起手来,朝着头顶布轴作势取拿,她想瞧瞧布绢会否自行坠落。 伸长了玉臂,布轴全无摇晃迹象,顾倩兮毫不气馁,当下垫起玉趾,向上起跳几寸,正努力蹦蹦之间,一只手仲了过来,替她取下了一捆藏青布料。顾倩兮心下微微一凛,还不及回头去望,却听耳里传来了一声怪笑:“哎呀,对不起哪,老朽方才忙着算帐,可怠慢了夫人。来,这儿有个凳子……”不必回头去看,也知是老板来献殷勤了。 索然无味了,此地无神也无鬼,却只有一个老掌柜。顾倩兮默默无书,接过了凳子,正要踩将上去,忽见对面布架晃出了一个人影,他静静地、悄悄地,从杂物堆中缓缓而过。 顾倩兮睁大了眼,一时间,她像是找到了谜团的解答,登从凳子上走了下来,打量那个沉默身影。 布架宽约五尺,长长的横在店里,架子后方躲了个男人,他身长约莫八尺,头戴大毡,身穿褐布长袍,他轻悄悄地挪步,很慢很静、当然也很小心,那模样像是要走出门去,却又怕惊动了别人。 他甚至还压低了大毡,将脸转到了另一侧,他连五官也不想给人瞧见。 顾倩兮瞧着瞧,不知不觉间,她也开始往前行走了,她躲在布架的另一侧,假意瞧着布,可她的心思全没放在布上,只从布架缝隙里打量那个男人,目光一瞬不瞬。 很沉默的一个人,他驮着背,低着头,瞧来像是做小买卖的。 那身褐衣布袍很是单薄,罩在高高的身材上,望来有些宽松,足见主人翁身材瘦削,也能想见他的生活并不宽裕。 这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是旅人吧,只有外地来的人才有如此风霜之色,他像是走了很远的路,经历了无数寂寞旅程,然后在这家户团圆的元宵夜里……他又要启程出发,去到另一个遥远不知名的外地…… 瞧着那顶大毡,打量那身背影,恍惚之间。哗啦啦……哗啦啦……水珠飞溅,身边好似下起了大雨,仿佛穿过了十年干旱的正统王朝,回到了扬州故乡,在那雾蒙蒙的雨夜中,脚边倒了一柄纸伞,远处有个孤单背影……他低着头、怀里裹着包袱,就这样冒雨飞奔而去…… 陡然之间,顾倩兮不由自主地加快脚步,她穿过了通道,抢先守到布架尽头。 布架再长,总有个尽头,而那布庄陈设再乱,大门也只有一个,无论谁想闯出门,都得从大门走。可大门已经给堵住了,那儿有个女人,她手上拿着一小块布,蹙着秀眉,低头不语,她的模样是如此专注,直似在思索螺祖为何发明蚕丝、黄帝又为何造出指南车,总之没把道理想通前,她绝不会移步。 此时此刻,无论谁想离开这间店,都得从杨夫人身边挤过去,她已经硬生生霸住了道路,眼见美女挡路,那男子好似微微一惊,却也不敢硬闯。他本是往大门直走,忽又改变主意,便改朝店中深处走去。顾倩兮见那人移步了,却又站起身来,慢慢地尾随着。 寻寻觅觅了一整晚,灯笼益发黯淡,蜡烛将尽,夜渐深沉,杨夫人也一步一步地逼近,那无名男子也一尺一尺地向后挪移,这—男一女悄悄静静,便似在店里玩起了捉迷藏。 “夫人吆……我的夫人啊……”都说吃力不赚钱、赚钱不吃力,杨夫人东挑西捡,毛病实在多,却要捡到何时方休?远处传来老板的哈欠声,也是按耐不住,只得从布架后探头出来,瞧瞧杨夫人究竟在忙些什么名堂? ……杨夫人还站在那里不动,不晓得在干些什么,却到底是买是不买? 老板暗自咒骂,眼看午夜将近,时候已晚,只得端来了板凳,站到了布架底端,自编了小曲儿来哼:“夜黑风又高……老头儿要睡觉……买货买布要趁早……” 老板要打烊了,他占据了布架底端,一边低头哈欠、收拾布料,一边哼曲唱歌,不忘把布捆堆到了通道上,严禁任何人靠近、转看另一端,杨夫人却还霸占在那儿,可怜那男子已成瓮中之鳖,除非能推倒布架,抑或将老板一拳打飞,否则已是退无可退了。 头顶的灯笼幽幽暗暗,大毡下的脸面默默沉沉,顾倩兮却无止步的意思,她还在一步一步地接近,五尺、四尺、三尺,…… 她想瞧一瞧,这名男子究竟是何来历? 三尺、二尺,依稀可见大毡下露出的嘴角儿。薄薄唇角泯泯下弯,看不出是愁是还闷,顾倩兮屏气凝神,两边相差就只一尺,一步踏过,她便能来到那男子的身边,可朦朦胧胧之间,她居然怕了起来了。她怕万一触到那身子,闻到那身气味,却什么都不是…… 满心踌躇中,顾倩兮不敢过去了,素性将手奋力一推,听得布匹咚咚连声,一只又一只叠骨牌似的全倒了,统通朝那男子的方位跌落。 “我的杨家祖奶奶啊!”五百匹布轴滚得满地都是,老板忍不住大声怪叫,悲切哭号:“您不买就算了,干啥砸店啊?” 布匹滚倒、老板惨嚎,顾倩兮也鼓起了勇气,她奋力向前跨出一步,来到那男子的身旁。 —声叹息过后,屋里忽然暗了下来。直如风神降临,头顶灯笼猝然而灭,屋内的五六只火烛也应声而熄,黑暗袭来,淹没了屋中的每个人,此时人人都成了瞎子,老板唉呀呀地叫着,忙来摸黑摸索,急急去寻烛台。 屋里暗得怕人,伸手不见五指,顾倩兮的胆子却很大,乍见异象生出,她反而睁大了眼,迳自探手出来,朝面前一尺处伸去。 没有人,手指触到了冰冷布架,却迟迟触不到人。顾倩兮心里忽然急了,她赶忙转过身来,朝身遭四处拍打。 身边空荡荡,什么都抅不到,她泯住了唇,慢慢垂下了手,她知道那个人已经走了。她低着头,轻轻倚在布架旁,心里呆呆的,忽然间发稍微微一动,隐隐约约中,好似有什么东西过来了。 眼里虽然看不见,身上却有了感应。黑暗中有一只手近身而来,将触未触,似有若无,从发稍到脸蛋,点点残温仿佛要抚触自己,却总是差了一分—毫…… 心里怦怦地跳着,顾倩兮张大了眼,陡地的走近了一步,依稀间那股温暖越来越近,越来越热,从头颈来到后背、来到腰际,渐渐而下,搂到腰、触到臀…… 相隔虽只寸毫,可那人的手却益发放肆了,顾倩兮双颊晕火,她嘤咛一声,急急探出手去,要将那人一把抓住。 啪地一响,柜台边亮起了烛火,店内重现光明,眼前除了五颜六色的布堆,什么都没有,便似经历了—场幻梦。 —片寂静中,背后老板提着烛台过来,喃喃地道:“夫人,你没事吧?” 眼见顾倩兮满面晕红,竟是低头不语,那老板瞧着瞧,忽地醒悟过来,大惊道:“好啊!那贼小子还没走!”想起暴汉或还藏于店中,老板赶紧找了只大木棍,四下搜寻怪人,天幸左顾右盼一阵,却没瞧到那顶大毡,想来歹徒骚扰美女之后,定已逃逸无踪了。 他,便宜那小子了……那老板松了口气,想起自己折腾了一夜,却没卖出一尺布,全是给那瘟神害的。忍不住又冒起火来,他拿着棍子,一路追到了店门口,骂道:“什么玩意儿,别以为自己长得像白无常,便能为非作歹,再敢上找这儿闹,小心老头儿即刻过去报官……”越说越气,便朝店门外走去,定晴一瞧,惨然道:“妈呀!这小子又来了啊!” 杨夫人醒觉过来,她急急奔到了门口,驻足一看,面前雪花飘飘,哪里还有人的踪影,可那老板却瞪着地下的一只竹凳子,骇然说不出话来。 毫不稀奇的竹凳子,翻侧在雪地上,转看竹凳之旁,却还残了几只脚印,再看脚印边儿、三尺开外,地下还有一件东西。 那是一只面担,担上积了薄薄一层白雪,想当然尔,有人把东西忘在这儿了。 白无常消逝无踪,却给本店留下了赠品,老板自是惊骇苦笑,顾倩兮不曾说话,她凝视着地下的面担,俯身拾起了竹凳,轻轻放回了担上,跟着伸出素手,拂开了担上的蔼蔼白雪。 面担还是暖的,炭炉上还留着余温,锅里依稀有葱蒜的气味,他方才一定在这儿煮过了面,爆过了香…… 人过了三十岁,贫富贵贱经历了几遭,爱的恨的,喜的愁的……一辈子都不会再变了。便算江山改了,大海枯了、石头也烂了,许多事还是深深地埋在那儿,便像命中注定一般,早晚会冒将出来。不经意的…… 好似回到了初恋时光。雪花纷纷,顾倩兮慢慢俯下身去,依偎在面担旁,她口中的暖气结成薄雾,将她的身子热暖暖地裹在面担旁,不舍分离……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