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远衔恩命到朝鲜

作者孙晓 全文字数 15351字
徐尔正指着那人的腰间符令,说道:“‘永乐本字勘合符’,这人是日本幕府大将军,‘源义政’的家臣。{吞噬” 自日月朝创建以来,本朝武运昌隆,诸国贡使纷至沓来,其中东瀛使者前来中国,必然携带通关信物,便是永乐御赐的“本字勘合符”,将“日”、“本”二字从中裁开,一半交在幕府手中,称作“堪合符”,另一半由中国保存,称作“堪合底簿”,入关时双符核对,以确信来人身分。果然徐尔正宝刀未老,单凭半只符令,立时便认出来人的身分了。 方今幕府将军叫做“源义政”,据说是个青年公子,玩世不恭,崔风宪自也有所耳闻,他点了点头,又道:“劳驾大人替我问问,看他是否遇上倭寇洗劫了?” 徐尔正低下头来,叽哩咕噜的说了几句,那人气若游丝,只低低回了几句话,徐尔正听了半晌,却只眉头紧皱,崔风宪忙道:“怎么了?他说什么?” 徐尔正沉吟道:“我也不晓得是否听错了。反正他说事情来得突然,只从雾里突然窜出了几艘船,随即几声炸响,船就沉了。全然不知对方的身分。” 众船伕茫然道:“轰地爆响?那是什么?”崔风宪叹道:“洪武炮。”众船夫骇然道:“洪武炮?太祖传下的洪武炮?” 崔风宪并未多做解释,低声又问:“徐大人,劳驾你再问问,看看他还有无同伴等待救援?”徐尔正点了点头,便又俯身再说,那人显得虚弱已极,听得问话,却只慢慢摇了摇头,随即闭上双眼,一动也不动了。 崔轩亮咦了一声,便悄悄伸出手来,打算去探那人的鼻息,却给叔叔狠打了一记,骂道:“你又来了!人家还没死哪!你却是急什么?”说著吩咐下属:“先把人带下去,煮点热粥给他吃。等咱们到了烟岛,再请大夫过来诊治。” 众船夫齐声答应,便把人抬了下去。老陈低声道:“二爷,你瞧这是怎么回事?这人真是遇上倭寇了么?”崔风宪低声道:“应该不是,倭寇造不出洪武炮。” “洪武炮”乃是朝廷机密,尤其永乐大帝请了“交阯太子”黎澄进驻军器监之后,火炮威力更增,炸力及远,过去三宝公出海在外,便也曾携带这些火器同行。 老陈点了点头,自知倭寇船小轻快,便算有了洪武炮,那也安不上去,当即道:“那......那这人又是怎么回事?不会是撞上咱们中国官军吧?”崔风宪摇头道:“这就不晓得了。反正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咱们总算是做了件好事。” 二人交谈半晌,眼看小舟四下搜查,却始终没再找到活口。崔风宪沉吟半晌,眼看苦海深处烟雾弥漫,好似真有什么东西作祟,当即道:“传令下去,咱们要开船了。” 众船伕早有此意,一听老板有命,顿时脚步急乱,掌舵的掌舵、起锚的起锚,大船随即扬帆离开。徐尔正赶忙挨了过来,低声道:“震山,终于要走了么?” 崔风宪歉然道:“让大人担忧了。咱们这就向北走,先离开苦海再说。” 徐尔正叹了口气,又道:“震山,咱们......咱们何时能抵达烟岛?”崔风宪道:“最迟三日、最快一日。这得瞧老天爷赏不赏脸了。” 天下事一物降一物,这倭寇虽然嚣张,却还有个地方不敢去,便是魏宽治下的烟岛。 烟岛武力强大,雄视东海,单是船舰便多达二十来艘,除非东瀛、朝鲜以举国之力来攻,否则无人能够奈何。再说魏宽自己的武功修为炉火纯青,二十岁不到便破解了“元元功”的奥祕,从此臻于宗师境界,如今临近老来,一身功力只有更加深厚。谅那倭寇胆子再大,也不敢在老虎嘴上拔毛。 近年为了倭寇横行,烟岛的生意益发兴旺,不免让魏宽大发利市。只是此时两边尚有数日航程,魏宽纵有百万大军,那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缓不济急了。徐尔正愁眉苦脸,低声又问:“震山,有法子走快些么?」” 崔风宪道:“当然有,只是得请大人帮忙了。”徐尔正愕然道:“你......你要老夫帮忙?”崔风宪笑道:“是啊,要是大人能够‘借东风’,那可好办了。” 天下人每每饯别送行之时,总说“一路顺风”,毕竟海上行船最讲风向,一旦遇上顺风之时,往往日行千里,可遇上逆风之时,却是寸步难行。徐尔正听他说话,虽说毫无心情,却还是陪著乾笑了几声,又道:“震山,你说倭寇是否......是否拿到了‘洪武炮’?” 崔风宪摇头道:“方今东海诸国之中,除开咱们中国朝廷以外,只有朝鲜设有火炮所,倒没听说倭寇也造了火器。” 倭寇兇狠残暴,神出鬼没,本就极难剿灭,一旦给他们添了火炮,那可是如虎添翼了。想起适才那东瀛人的说话,好似连幕府的船也难逃毒手,徐尔正心里更烦了,只在甲板上来回踱步,叹道:“上天保佑,千万别让咱们撞着倭寇,那可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 崔风宪晓得他的心情,当即安慰道:“大人别怕,这‘苦海’里虽说有倭寇出没,可您瞧这片海域何其辽阔?咱们便算在这儿航行个三天三夜,也未必撞得著一艘船。照我看来,除非咱们运气背到家了,否则不必杞人忧天。” 徐尔正苦笑道:“偏生老夫近日手风奇背,怪事可是一箩筐,可别真给你言中了。” 崔风宪哈哈大笑:“大人手风背,小弟这几日的运气可是好得离奇,咱俩一加一减,可又扯平啦。” 正说笑间,猛听船上爆出一声喊:“二爷!二爷!快来看这儿!”啊地一声,徐尔正给这声暴吼一吓,已然摔跌在地,险些中风了。崔风宪最恨人家大呼小叫,登时转头痛骂:“干什么?干什么!跟你们说了多少次,别这般鬼吼鬼叫的!混蛋透顶!” 老陈苦笑道:“二爷,您......您先别生气,快过来看吧。”崔风宪眉心紧蹙,便走到了船舷,朝远方眺望而去,却见“苦海”里水气飘渺,啥也见不著。他心头拂然,正要开口再骂,忽然雾气微微一动,隐隐现出了几只黑点。 老陈附耳道:「二爷,您看……这是什么玩意儿?」 徐尔正瞠目结舌,猛地跳了起来,惨叫道:“倭寇来了!倭寇来了!”崔风宪忙安抚道:“大人别怕,这未必是倭寇的船,说不定也是路过商船,那也未可知。”徐尔正大声道:“路过商船?他们好端端的,为何要路过这鬼地方?难不成是要跟鬼做生意么?” 苦海无涯,回头是岸,这“苦海”乃是倭寇的大本营,加上海象险恶,无论是渔民商船,莫不敬而远之。若有船只在其中航行,定是倭寇无疑。众船伕情知如此,忙围到崔风宪身边,低声道:“二爷,现下该怎么办?” 此时海上浓雾弥漫,目光难以及远,自也不知来人是敌是友。崔风宪暗暗叹息,自知运气真是背到家了,他召集了下属,吩咐道:“大家听了,情势不明,咱们小心为上,老林,你即刻带着弟兄们下去用桨,划得越快越好。” 号令一下,老林一马当先,飞也似的奔下舱去,顿时间吆喝声四起,大船已然火速驶离。看这批人平素吃喝嫖赌,懒散不堪,此际却拿出了吃奶的气力,想来真是怕极了倭寇。 此时还未闯入苦海,雾气便已十分浓重,再看天公不作美,竟还飘下了凄风苦雨,海面上更加阴暗晦涩,望来真是苦上加苦。崔风宪转头去看众人,只见徐尔正一脸惨白,躲在船舷旁祝祷,自家侄儿却是一脸怡然,自与两名婢女有说有笑,看三人逗著小狮子玩耍,当真是“商女不知亡国恨”,不知死活至极。 此时船上老的老、小的小,只有自己一个人武功厉害,偏生这几日气血不宁,适才还真险些中了风,若要运使“八方五雷掌”,只怕难以出尽全力。崔风宪心里隐隐发愁,自知要是撞上了倭寇,全船上下都要遭殃。 海上风雨渐大,老弱妇孺都躲到了棚下,只剩下一帮老苦力在那干活。崔风宪顶着细雨,亲来掌舵,几次回头去看船尾,那几只朦胧黑点却始终不曾离去,仍在后方紧追不捨。他提起了大嗓门,喊道:“老林!老林!” 那老林从舱下爬了出来,喘道:“二爷,怎么啦?”崔风宪指着后方的黑沉船影,臭骂道:“混帐东西,都什么时候了,你们怎还敢矇混?给我出力划!” 老林叹道:“二爷,您别老是骂人,咱们船上的货太多啦,弟兄们便算拼掉老命,那也划不快啊。” 崔风宪的船本是商船,此行过来烟岛,虽说是来拜寿提亲的,顺道还是载了些货品来卖。瓷器、铜钱、丝缎,应有尽有,全是东瀛、琉球各地商人预定的,无奈船货载得满了,吃水过深,难免走不快。 崔风宪情知如此,只得叹道:“你***,废话少说,老子亲自下去划吧。”脚步未动,便给老陈拦住了,听他劝道:“二爷,别做这些虚功了。倭寇的船又轻又快,咱们的船却是又重又笨,划不过他们的。” 崔风宪皱眉道:“那你想怎么办?” 老陈咳了一声,附耳道:“咱们......咱们把货扔了吧......” “放屁!”听得属下献计,崔风宪却是气急败坏,狂怒道:“老子为了这趟出海,整整向人家借了八千两银子!你要我把货扔了,我拿什么回去见我那口子?干脆杀了我吧!让我给倭寇宰了干净!”老陈、老林齐声苦笑:“二爷,这也不行,那也不好,你要咱们怎么办?难不成坐以待毙么?” 此时倭寇穷追不捨,时候一长,定会追上来。崔风宪回过头去,眼见朦朦黑点益发逼近,蓦地发起狂来,喊道:“他***!咱们抄近路吧!” “抄近路?”老林老陈面面相觑,百思不得其解,崔风宪翻开了海图,豪声道:“瞧!这烟岛不就在‘苦海’东南?咱们何须绕远路,乾脆直直闯过去吧!” “什么﹖”老陈大吃一惊,颤声道:“二爷,您......您要穿越苦海?” 崔风宪喝道:“正是!这帮倭寇不就是要钱么?咱们赌上了性命,不信他们还敢追来!” 此时众人望烟岛而去,却不幸误入苦海。按着平日的法子,便得先折返西行,待得远离浓雾后,只消沿著苦海外缘来走,自能平安抵达烟岛。可要有人能鼓起勇气,一举乘风破浪,穿越危机四伏的“苦海”,几个时辰内便能到达烟岛。 烟岛是魏宽的势力,倭寇若要驶近,便会遇上魏岛主的舰队,自然有所忌惮。只是这苦海又称“谜海”,其中的漩涡暗流、暗礁黑石,可说不尽其数,万一还没给倭寇抓到,大船便已触礁沉没,那可如何是好? 前无去路,后有追兵。老陈老林对望一眼,想起倭寇穷追不捨,自是浑身发抖。崔风宪豪气陡发,蓦地狂喊一声:“还想什么?两害相权取其轻,此时只能行险了!”当下把舵奋力打横,转向东南急航。 老陈、老林互望一眼,二人虽觉不妥,却也想不出别的救命法子,只得挂起满帆,朝向苦海深处而去。 此时风势由西而来,烟岛又在东南方,船身一旦借到了风力,真如飞也似的破浪而去。此时众船夫听说了消息,自是惶恐不安。两名婢女不知苦海的来历,便紧挨著崔轩亮,听他在那儿胡说八道,那徐尔正什么也不管了,只躺在竹椅上,双眼半睁半闭,就当自己误上了贼船,浑不知是死是活。 苦海无涯,回头是岸,这处海域越向深处,风浪越高,除此之外,尚且有浓雾礁石,海流更是湍急危险,此时崔风宪闯入苦海,赌上的不只是自己的驾船本事,还赌上了敌人的胆子,看这帮倭寇不过是要钱而已,未必有胆来追。 一片乘风破浪之中,海船越驶越快,雾气却也越来越浓,转眼间海浪加大,溅上了甲板,弄得众人头脸全湿。崔风宪大声道:「老陈!那帮倭寇呢?追来了么?」 老陈趴在船舷,勉力朝后去看,喊道:“没瞧见他们的船!” 众人松了口气,崔风宪则是嘿嘿冷笑,自知越是贪财之人,胆子越小,这倭寇说到头来,还是不带种的东西。正得意间,猛听“呜呜”海螺声响起,正是从后方远远传来,众人大吃一惊,急忙回头,惊见浓雾深处现出了大大的黑影,敌船竟也挂满全帆,捨命来追。 呜呜......呜呜......雾气破散,水气深处露出了两只巨大黑影,依稀是敌船的舰首,已然乘风破浪而来。崔风宪惊得呆了,老陈、老林也是看傻了眼,忙朝著舱下弟兄大喊:“倭寇来了!大家快出力划啊!” 船舱下人人奋勇、个个争先,便又把距离拉开了。崔风宪也是紧掌船舵,盼能让船身加速,奈何商船载满了货,怎也驶不快,忽然间,甲板上传来大声惊呼:“二爷!二爷!快看他们的船啊!” 众船夫喊声凄厉,好似见鬼一般,崔风宪嘿地一声,忙转头去看,这一望之下,却也是矍然一惊。 敌船穿破浓雾,已然逼近了视线之中,但见对方的船头装饰极为古怪,船首正前悬了一只巨大青铜狮头,血盆巨口,圆眼獠牙,浓雾中猛一瞧去,宛然便是一张鬼面具,直吓得两名婢女高声尖叫道:“鬼船!鬼船!” 崔风宪虽惊不乱,霎时提声吶喊:“老林!加快船速!” “他***!大家拼了啊!”老林提声吶喊,下舱里气喘吁吁,人人都拼出了老命,却在此时,雾中再次传来呜呜海螺声,深沉悲郁,似在喝令己方停船,徐尔正全身发软,颤声道:“震山,怎么办?咱们要停下么?” “老林!”崔风宪提气怒喝:“别理他们!快划!快划!” 呜......呜......海螺声声催促,益发逼近,对方随时都能赶上。崔风宪嘿地一声,自知已到最后关头了。他把舵交给了下属,便行到了桅杆旁,使劲一扯,竟把甲板掀开了。 甲板下寒光闪闪,放满了兵器,或是“抓枪”、或是“海索”,其余更有无数刀枪剑戟,全是当年“三宝公”传下的兵器。 徐尔正满心惧怕,颤声道:“震山,这......这些贼人不过是要钱,咱们......咱们乖乖交出去就是了,何必拼老命呢?”崔风宪咬牙道:“大人,您忘了么?倭寇不只要钱而已,他们还会抢人哪!” 徐尔正喃喃地道:“抢人?你......你是说......”崔风宪指著两名婢女,大声道:“大人忘了么?船上有女人啊。”徐尔正醒觉过来,这才想起自己还带同两名丫嬛上船,颤声便道:“你是说......这帮倭寇会......会......” 崔风宪面露不忍之色,道:“倭寇比之畜生,尚且不如。一旦抓到了女子,都是几十人轮着上,咱们若不反抗,便得把她俩交出去,大人您忍心么?” 徐尔正听得浑身发冷,喃喃便道:“这...这朝不保夕的年头,有时......有时咱们也没办法......” 崔风宪听他说得凉薄自私,登时沉下脸来,森然道:“大人......您可曾想过,为何咱们汉人会给异族统治五百年?”他见徐尔正口唇喃喃,答不上话,霎时转过身来,面向众水手,厉声道:“三宝公麾下听了!” “三宝公”圣号一出,众船伕深深吸了口气,人人都静了下来。崔风宪从甲板底下取出了一柄刀,怒吼道:“海上无王法!拳头便是咱们的办法!永乐诸部!为保妇孺安危,你我今日需得舍去性命,与倭寇决一死战!” 刷地一声,崔风宪抽出了“三宝公”赠来的匕首,扬威示众。众船夫胸口喘息,蓦地发了一声喊,人人上前争抢兵器,竟都等着奋勇杀敌了。那崔轩亮见一众叔叔伯伯热血沸腾,便也抄起了一柄单刀,满面雀跃中,自也想当个护花使者了。 强将手下无弱兵,崔风宪昔日在“三宝太监”麾下带兵,大风大浪见惯了,真要遇上了倭寇,自不会束手待毙。他双手环抱胸前,眼见全船上下士气大振,人人摩拳擦掌,侄儿也是跃跃欲试,当即道:“亮儿,带著两个姑娘进舱。没我的吩咐,不许出来。” 崔轩亮愕然道:“为什么?” 崔风宪淡淡地道:“你武功不到,在这儿只会碍手碍脚,到时叔叔还得分心护你,反而施展不开。” 崔轩亮少年心性,一心只想与敌方死战到底,岂料叔叔竟要支开自己?他又气又恨,大声道:“叔叔!您又来了!我才不要您护着我!我要和您一起并肩御敌!” 崔风宪啧了一声,道:“别闹!给我进去!” “不要!不要!别再烦我!”崔轩亮发起了少爷脾气,只管领著小狮子,一人一兽奔了开来,打算来个死守船头。 崔风宪叹了口气,看侄儿自告奋勇,自己实不该伤了他的心,可万一兵兇战危,这孩子若是给砍死砍伤,自己却有何颜面去见地下的大哥?正苦恼间,却见徐尔正浑身颤抖,喃喃地道:“震山,我......我可以走了么?” 崔风宪先前话说得重了,自感歉疚,忙道:“大人快请吧。一会儿船上不论发生了什么事,您都别出来。” “那当然......那当然......”话声未毕,徐尔正已然逃之夭夭,转眼间便钻入了舱里,不忘随手关门。可怜两名婢女急起直追,却还是晚了一步,一时只能急急拍门:“老爷!老爷!你快开门啊!我俩还没进去啊!” 正叫嚷间,忽然甲板一阵颠波,对方的船舰从左侧赶了过来,竟带得海面剧烈起伏,两名婢女啊地一声,竟已滑倒在地。崔风宪嘿地一声,自知敌方要冲撞自己,霎时猛烈转舵,直朝敌船撞去,怒吼道:“吹唢吶!警告他们退开!” 呜呜......呜呜......众水手提起了唢吶,高声吹鸣,警告对方早做避让,以免船身对撞,两败俱伤。阵阵唢吶吹鸣中,猛听“砰”地一声大响,对方毫无退缩之意,竟又追撞上来。 “操!”崔风宪狠骂一声,也是他性情刚猛,当下狠力转舵,便朝对方硬挤过去。猛听砰砰之声连响,右舷处竟也晃荡不已,崔风宪吃了一惊,急朝右舷去看,惊见船身右侧竟也追来了一艘船,双船一左一右,已然夹住了自己的座船。 敌我双方即将短兵相接,崔风宪怒吼传令:“永乐老将!拔刀应战!” “杀啊!”双船包夹,此战避无可避,众船伕咬牙切齿,有的持刀、有的提枪,连小狮子也吼了起来,正要上前杀敌,陡然间一道火炬透雾而来,只见正后方大浪翻滚,却又驶来了一艘大海船,但见船上装饰华丽,桅杆上高悬王纛,大书“朝日鲜明”四字。 众船伕呆呆看著对方的王徽,面面相觑之中,忽然全数跳跃起来,欢呼道:「是朝鲜国的船!是朝鲜国的船!」 “山高水丽、朝日鲜明”,中国立国数千载,唯一坚定不移的友邦,便是位在中原东方的“白袍之国”朝鲜,此国本名“高丽”,更古时则称为“高句丽”,与“新罗”、“百济”鼎足而三,国中儒学昌明,与中国极其亲善友好,素有“礼义之邦”的美名,是以众船伕一见是朝鲜的王船到来,箇中的激动喜悦,真不足为外人道也。 眼见众船夫雀跃连连,把杀人兇刀全抛下了。崔风宪也松了口气,当下行到船头,喊话道:“朝鲜国的朋友们!咱们是中国商人,并非坏人,诸位若有什么大事,可否上船相见?” 听得叔叔朗声喊话,说得却是汉语,崔轩亮附耳便问:“叔叔,人家是朝鲜人,听得懂汉话么?” 崔风宪笑道:“朝鲜可不是什么契丹女真,人家也是搞科举的。举国百姓都是熟读孔孟,满腹经纶,区区几句汉话,他们怎会听不懂?”崔轩亮讶道:“他们也有科举么?” 崔风宪笑了一笑,只管望著对方的王船,神色一派轻松。 自“新罗王国”统一“百济”、“高句丽”以来,朝鲜便开始引进儒学,大兴科举,派出了无数儒生抵达长安,便与日本的「遣唐使」相仿。只是不同于东瀛人的来去匆匆,当时来华的朝鲜人多半世居于中国,多受中国天子礼遇重用。如大唐名将“高仙芝”,便曾率领唐玄宗的兵马,出兵西域,决战大食帝国,国中更是科举兴盛,千百年来不知出了多少大儒者,与中国交往更是频繁。
只是好景不常,自大唐覆灭后,五百年内契丹、女真、蒙古相继崛起,长城沦陷,中华萎靡,百万铁骑向南而入,竟使亿万汉人沦为胡奴,千载文明毁于一旦,新罗也于同时灭亡。自此儒学被废,百姓们受尽蒙古人、色目人的轻蔑欺凌,国人久而久之,习以为常,犹不知自己生在末世之中。 五百年内必有王者兴,汉人称奴二十五世,终有復兴的一天。到得本朝太祖之时,他领军百万,率天下万国之先,一举攻破蒙古大都,不久之后,高丽大将李成桂也即起兵呼应,一举推翻蒙古羽翼高丽王朝,另创大名鼎鼎的朝鲜王国。自此西起北京、东至汉城,两国联手开创了光辉灿烂的儒学盛代,两国之间患难之交,生死与共,其中的唇齿相依,点点滴滴,怎是三言两语说得尽、道得完? 眼看倭寇不见了,却来了患难与共的友邦。崔轩亮一脸讶异,也是他一辈子没见过异国人,见得朝鲜国的海船一左一右,慢慢贴近而来,满心好奇间,便奔到了船舷去看。 此时雨势已然小了不少,从浓雾中依稀去看,只见对方的船舰并不怎么大,约莫比叔叔的商船小了一半,可船身两侧各有水轮,一前一后,有些像是韩世忠大破金兵时用过的“车轮舸”,船边还架有高高的女墙,墙中另有几十个窗孔,想来可以射些兵器出来。 崔轩亮喃喃地道:“叔叔,朝鲜的战船好像挺厉害的,比咱们中原的船还强吧?”崔风宪嘆道:“如此说法,未免太过了。只是......唉......自从‘三宝舰队’给朝廷撤裁后,咱们中原的战船遇缺不补,我看再过几年,便要给人家赶过去了。” 崔轩亮蹙眉道:“怪了?咱们朝廷为何要这般干啊?”话犹在口,忽听背后传来脚步声,听得一人叹道:“那还要说么?这就叫见不得自家人好啊。”崔轩亮回头去看,背后正是徐尔正来了,看这老头手脚迅捷,一见倭寇消失不见,却是友邦使船到达,这便急急出来见客了。 崔轩亮讶道:“徐伯伯,什么叫见不得自家人好?您可否说说啊?” 徐尔正悠悠地道:“咱们汉人有个天性,就是看不起自家人。就拿过去几千年的帝王来说吧,哪个本事强,哪个就是混蛋,‘秦皇汉武、穷兵黩武’,上自秦始皇、下至永乐帝,谁不被骂到一文不名﹖到得异族打来的一天,咱们便来个举国跪迎胡帝皇,欢天喜地当奴才啰。” 崔轩亮咦了一声,忙道:“徐伯伯,您方才不也主张跪迎倭寇么﹖怎地又改了想法啦﹖” 徐尔正脸上一红,道:“此一时、彼一时,这就叫‘识时务者为俊杰’,这些本事不是一天就能练成的,等你长大后,自能领略箇中妙奥。”他越说越觉心安,正要细细教诲,忽听‘砰’地大响,船舷旁搭来了一道行板,跟著浓雾中人影重重,朝鲜那方竟然遣人登船了。 眼看生人即将到来,小狮子利爪撑开,喉头低吼,大为戒备。老陈微微一凛,忙道:“二爷,要让他们上船来么?” 先前双方海上追逐,惊险万状,难保对方没有敌意。崔风宪沉吟半晌,道:“不打紧。朝鲜是咱们的友邦,绝非倭寇可比。咱们见机行事便了。” 四下静了下来,但听脚步声响,雾里缓缓行出了一人,众人凝目去看,只见来人盘领右衽,腰悬长剑,头顶瞿冠,那身服饰竟与中原官袍一模一样。崔风宪仔细去看对方的胸前,只见“补子”上绣的是一只犀牛,正是一名八品武官到来。 来人相貌堂堂,脸上蓄著浓须,背后另有五人,也都佩了腰刀。六人不分主从先后,腰间都悬著一块牌子,其上有字。崔风宪附耳便问:“大人,那是什么?”徐尔正低声道:“那就是李芳远创制的‘号牌’。” 徐尔正少年时曾经出使过朝鲜,自知“号牌法”是朝鲜“神功大王”李芳远所创,规定举国男子十岁以上、七十以下,都得悬挂身分名牌,记载主人翁的身分姓名、职业样貌、住址爵里等文字,以供官差随时查验。崔风宪想著想,目光便朝带头武官腰间去看,只见这人的号牌不同于其他,乃是象牙所制,其上文字甚短,见是: “景福宫勤政殿.八品随侍带刀统制京南道申玉柏” 中国天子号称九五至尊,听政之地称作“奉天殿”,朝鲜国王登基之处则是这座“勤政殿”,眼见来人是朝鲜禁宫的侍卫,崔风宪心下暗惊,道:“不得了,这些人全是‘花郎’。” 徐尔正皱眉道:“花郎?”崔风宪是武林中人,深知四方武林之事,附耳便道:“花郎便是朝鲜国的宫廷高手,多半练有硬功,绝非善与之辈。” 徐尔正喃喃地道:“这可怪了。这些人不去保护要人,却来‘苦海’做什么?” 崔风宪满心疑窦,自也答不上来。他见这名武官手掌暗藏黑气,其余随从也是目光深沉,指节突出,想来都练有奇门功夫。他越看越觉不对劲,便朝徐尔正身边走近几步,暗做保护。 朝鲜武官共计六人,前一后五,堪堪来到了船上,眼见众人在等候自己,那带头武官便笑了笑,抱拳道:“中国朋友们,在下姓申,双名玉柏,适才多有惊扰,还请诸位莫怪。” 崔轩亮一旁瞧着,看那申玉柏体型魁梧,英气勃发,一口汉话说得是道道地地,浑然便是个北国英雄,再看他背后五名男子也是身材高大、样貌豪迈之人,满船水手与他们一比,身材竟都矮了一截。 正瞧间,忽见申玉柏的目光朝自己望来,崔轩亮不由脸上一红,忙也把胸膛一挺,显露了高大身材,嚅嚅地道:“你......你好。我叫崔轩亮......今年十七岁......”正要糊里糊涂的过去寒暄,却给叔叔一把扯住了,听他责备道:“别乱说乱动,让徐伯伯上前说话。” 徐尔正曾经出使朝鲜,地位非同小可,遇上这等场面,自该让他出面应付。只听老人家咳了咳嗓子,挽了挽袖子,摆足了天朝上国的面子,方纔摇头晃脑地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昔年汉城一行,老夫拜谒‘神功大王’德辉,把盏言欢,不甚快意。” 那申玉柏原本神色自若,隐隐有几分傲然。可乍听对方认得自家国王,脸色却是一变,竟然吭不出声了。又听徐尔正叹道:“奈何时光匆匆,海天阻隔......老夫自归国以来,虽说日夜记挂贵国主,却是苦无音讯,不知他老人家近日安好否?” 申玉柏急忙躬身下拜,慌道:“不敢有瞒先生,敝国主‘神功大王’已然仙逝,目下我朝鲜国王已是‘神功大王’第三子‘忠宁大君’......” 还待要说,却给徐尔正打断了话头,听他颤声道:“什么?神功大王过世了么?这......这从何说起......”说着说,竟已放声大哭起来,其状甚哀。一众朝鲜武官则是急急跪倒,慌忙道:“大人节哀、大人节哀,我等不敢请教天使名号?” 天子使臣,简称天使。听得自己升天了,徐尔正泪流满面,内心却是飘飘然地,好似法力无边。他不急于报出名号,只擦拭着泪水,吟起了诗歌:“远衔恩命到朝鲜,独羡东藩世代贤,风俗允淳千里地,声华遥达九重天,明时讲学开书阁,清昼崇儒设丰筵......” 听得这首“赠朝鲜国王李芳远”,众武官如中雷击,不待听他文诌诌的念完,便已大磕其头:“天使在上!我等有眼不识泰山,不知太常寺三品少卿‘颐庄先生’徐大人在此,失礼之罪,还乞宽恕!”说着伏拜在地,诚惶诚恐,无以复加。 见得徐老头的面子如此之大,众船伕自是为之一惊,那崔轩亮也是一脸错愕,忙道:“叔叔,这徐伯伯不是叫做‘尔正’么?什么时候改叫‘颐庄’的?” 崔风宪低声道:“‘颐庄’是他的字号,你乖乖听着,别再说话。” 这徐尔正打架虽说不行,可这等应对外交之事,却是个天生好手。不过洒下几滴泪,便惹得对方跪了一地,差点没把脑袋磕破了。他收了泪水,狠狠吸了一口鼻涕,便朝海上吐去,随即上前扶起,叹道:“唉......人孰无死,纵是帝王将相,也是一般......不知近来汉阳局面如何了?国政可还安宁么?” “汉城”古称汉阳,当年李成桂开创朝鲜之时,便诏令此地为国都,后改名为汉城。徐尔正卖弄学问,改用古名,自也是要吓唬那申玉柏。果然那人甚是老实,登时一脸惶恐,道:“请天使放心。我主‘忠宁大君’自即位以来,励精图治,政治清明,国势蒸蒸日上,必能慰‘神功大王’在天之灵......” 这位“忠宁大君”讳“祹”,乃是开国大君李成桂之孙,神功大王李芳远的第三子,正是后世尊称的“世宗大王”。他任内将国势推到了极点,非但创制朝鲜文字,改革两班政治,甚且还出兵讨伐女真,足称朝鲜史上第一明君而无愧。 两人拉拉杂杂的闲扯,崔风宪却是目光锐利,他见朝鲜战船一左一右,仍然挟持著自家座船,惟恐生出事来,便行到徐尔正身边,低声道:“大人,此地不宜久留,你要他们把船驶开,咱们得赶紧走了。” 苦海本为兇险之地,徐尔正早就有意离开,当下咳了一咳,朗声道:“子曰,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老夫与诸位异域相逢,相见恨晚也。无奈我等赶路在即,不克久留哉。盼诸位返国后,能向贵国主转达问候之意,老夫不胜之喜、不胜之喜。”长篇大论后,便拱了拱手,作势辞别。 徐尔正逐客令已下,照理对方便该识趣离开,可那几名朝鲜武官却似听不太懂说话,只是互望几眼,动也没动上一步。徐尔正明白自己说话文白相杂,难免让人一头雾水,便又道:“申大人,老夫好忙,难以久留,这就再会啦。” 这话说得不能再白了,纵是痴儿疯子在此,也该听得懂说话。谁知那申玉柏却似耳聋病发,又似哑病发作,竟然默不作声。徐尔正有些烦了,便向崔风宪双手一摊,示意无计可施。 崔风宪凝目去看,只见那几名朝鲜武官状似低头不语,实则眼角都在四下打量,那申玉柏尤其厉害,看他目光锐利如鹰,直把甲板上的人众一个一个瞧过,当是在察看什么。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崔风宪明白对方必有图谋,可也不容他们死皮赖脸的混下去,当下瞇起了眼,便朝老陈努了努嘴。那老陈甚是机灵,一见老闆的眼讯,立时仰天打了个天大哈欠,暴吼道:“太阳下山啰!差不多也该吃晚饭了,谁去捕个鱼来呀!” “是啊、是啊。”一听此言,老林也是狂喊大叫:“记得多添几幅碗筷啊,咱们可有客人来啦!”说着“一二三四五”地点起了人头,兀自喊道:“老兄!你们吃不吃荤啊!” 这几人一搭一唱,都在讥讽对方脸皮奇厚,死赖着不走。那几名朝鲜武官倒也定力过人,只如木头般站著,想来便算吼破了喉咙,他们也是不动如山。 崔风宪火大了,便从地下捡起了一根大木棍,如土匪般地晃了过去,森然道:“老弟,我跟你直说吧!咱们徐大人和烟岛的魏宽魏大哥约好了,两人今晚要一起喝酒赌博!你现下死拦着徐大人,到时魏岛主等不到朋友,心烦苦恼,定会派出大批舰队来找,那咱们可就过意不去啦!” 方今东海第一武力,便是魏宽手下的烟岛舰队。崔风宪如此胡吹大气,意思便是警告对方,他尚有大援未来。倘使申玉柏执意不放人,双方难保不大战一场。 申玉柏听得威吓,却只点了点头,反问道:“阁下是什么人?”崔风宪拿起了棍子,自在掌中轻轻拍打,狞笑道:“敝姓崔,以前也是个武官,现下做点小买卖维生。” 听得对方也是武官,申玉柏轻轻哦了一声,他转过目光,忽见崔风宪腰中插着一柄匕首,当即道:“原来阁下是‘三宝太监’麾下武官,在下可真是有眼不识泰山了。”崔风宪笑道:“好说、好说,在下是‘三宝公’手下最不成材的伙计,武功差、本领低,不过要打发几个不识相的混蛋,那也绰绰有余了。” 听得崔风宪满口狠话,难免惹得对方恼火。徐尔正吓了一跳,忙道:“震山,你......你收敛些。”崔风宪哼了一声,还未回话,那申玉柏却已微笑道:“徐大人,人家是海上前辈,年纪又比下官为长,脾气大点也是应该的。”说着微微欠身,示意恭敬。 都说“礼多人不怪”,这申玉柏样貌堂堂,举止也是周到,众人心里都有几分好感,崔风宪放下了棍子,笑道:“好啦,申老弟,咱们不来这套官场文章。你大张旗鼓地拦下咱们的船,究竟想干什么?这就交代吧。” 申玉柏必恭必敬,躬身道:“多蒙前辈指正。在下也就明说来意了,我想去你们的舱里瞧瞧,可以么?”听得申玉柏要去内舱,满船水手全傻了,崔风宪也是微微一凛,道:“老弟好端端的,为何要看我们的内舱?” 申玉柏淡然道:“没什么,只是心里有些好奇,不知方不方便?”崔风宪想也不想,径道:“不方便。”申玉柏眉头一皱,道:“为何不便?” 崔风宪没说话了。想他一辈子在海上打滚,不知见过多少官府索贿、海盗打劫之事,听得有人要藉故进去内舱,如何愿意答应?当下走到了一旁,假作忙碌状,不加理会。 徐尔正怕双方闹僵了,便缓颊道:“申大人,是这样的,咱们内舱里住的全是女眷,都是老朽的家人,恐不便与外客相见。盼请见谅了。”一旁崔轩亮立时插口道:“是啊,小茗、小秀很害羞的。连手指都不能让男人看到。” 徐尔正份量非小,连他也这般说了,申玉柏除非恃强相逼,否则也是无计可施。崔风宪打了个哈欠,道:“申大人,怎么样啦﹖你愿意走了么﹖” 申玉柏摇头道:“不行,我还不能走。”崔风宪心火暗生,道:“那你想怎样?难不成要把咱们的船扣下来?”申玉柏摇头道:“阁下言重了。实不相瞒,我们此番进入谜海,仅为寻找一人而来。倘使诸位知道那人的下落,还请不吝示下。” 对方终于说上了正题,崔风宪心下一凛,便与徐尔正对望一眼,道:“你们想找什么人?” 申玉柏淡淡地道:“我找的是个东瀛人。” “东瀛人?”此言一出,众皆惊疑,崔轩亮咦了一声,立时道:“叔叔,我们刚才不是......”眼看侄儿张口欲说,崔风宪自是嘿了一声,忙伸手过来,将他的嘴掩住了。 申玉柏何等精明,早在留意船上众人的一举一动,待见崔风宪如此举动,心下更无怀疑,已知那东瀛人必在船上,他行上两步,朗声道:“诸位朋友,我要找的那位东瀛人,脸上有条刀疤,从左至右,长曰四寸!此人恶性重大,向来杀人不眨眼,诸位若有他的消息,务请相告,切莫自误!” 崔轩亮讶道:“恶性重大?莫非......莫非他也是个倭寇么?”申玉柏奋力颔首:“没错,小兄弟若知道那人的消息,这便请说出来。我等自会重重酬谢。”说话间,便从属下手中接来了一只木箱,将之打了开来。 面前金光闪闪,盒里盛满了金条,色泽精纯,成色极佳,众水手自是看得呆了,申玉柏道:“我等出门在外,没带什么值钱东西,这里有三百两黄金,不成敬意,希望各位给个方便,让咱们早些找到那名要犯,敝国上下同感庆喜。” 三百两黄金,足抵六千三百两龙银。众船夫望著那包金子,莫不怦然心动,看这几年海上生意不好,老闆早已背了一身债,怕连粮饷也发不出了,倘能有这百两黄金入袋,自也不无小补。老陈附耳过去,低声道:“二爷,您意下如何?” 崔风宪皱眉道:“这事不大对。”老陈低声道:“怎么不对﹖”崔风宪沉吟道:“你忘了么?方才那东瀛人带著什么东西?”老陈心下一凛,道:“永乐勘合符。” 崔风宪点了点头,低声道:“我看事有奚窍,咱们得小心应付着。” 先前那名东瀛人随身携带“永乐本命勘合符”,纵使不是幕府的家臣,也该是出身东瀛官家的贵族。否则寻常倭寇毫无见识,又怎知“勘合符”有何用途?依此观之,这批朝鲜武官并未说出真实来意,此事恐怕另有隐情。 正交谈中,那申玉柏却悄悄走向了崔轩亮,低声道:“小兄弟,你是他们当中最有见识的,你要是晓得那倭寇躲在什么地方,可否带我去找?”说著捧起那盒金子,便朝崔轩亮手上送来。 崔风宪的海船极大,长有二十丈,宽达六丈,上下舱共计六十几间房,若要一一清查,恐怕花上半个时辰不止。都说拿人手软,那崔轩亮是个实心少爷,手上捧了黄金,心里便虚了,喃喃便道:“好......好啊,不过我......我得先问过我叔叔。”申玉柏摇头道:“小兄弟,那倭寇极是狡猾,你若是去问你叔叔,恐怕会误了时光。” 崔轩亮茫然道:“误了时光?为什么啊?”申玉柏道:“那倭寇厉害得紧,你船上若有金银珠宝,他定会窃了走。要是有姑娘妇女,恐怕更要被他玷污。你再不去找他,恐怕就迟了。” 崔轩亮闻言大惊,想起小茗、小秀的玉体清白,正要开口答应,却给人一把扯到了背后,正是崔风宪来了。他嘿嘿一笑,把那盒金条扔到了地下,道:“申老弟,我这侄儿是个傻的,什么骗徒同他胡扯,他都要信以为真。来,你老兄**里积著什么习气,只管冲著你亲爷爷放,老子亲自给你闻香。” 申玉柏笑道:“崔大爷说得是什么话?我瞧令侄聪明伶俐,哪里傻呢?我看您就宽宽心,让令侄陪我聊聊,咱俩要是聊得来,您不也能发笔横财么?”说着指向那箱黄金,示意相送。 崔风宪哈哈一笑,便朝海里吐了口痰,道:“老弟,爷爷这儿先教你几件事,第一,你亲爹行二,所以不是崔大爷,是崔二爷。其二,我这侄子是丑是美、是傻是呆,不劳你这外人置评。至于你说得横财呢......”说著说,便又暴吼一声:“来人!把东西扛出来!” 听得二爷又要耍狠了,老陈只得苦著臭脸,慢吞吞地回去舱里,扛出了一只小木箱,放到了甲板上。崔风宪用脚踢开了箱子,厉声道:“瞧清楚!五百八十七两黄金!你们要是肯乖乖滚蛋,老子便把这钱赏了给你,也好教你们兔崽子发笔横财!” 眼看二爷打肿脸充胖子,老陈老林自是心惊肉跳,看这箱黄金压根不是崔风宪所有,而是几个中原富商托他来採买燕窝之用。倘使真把钱给了人家,到时二爷不免又要跳海了。 甲板上一片寂静,此时雾气渐浓,天气渐寒,双方的火气却是越来越大,随时都能翻脸动手。崔风宪怕对方先下手为强,忙挡到徐大人面前,森然道:“老弟,咱们已是话不投机了。我现下两条路给你,要么,咱们硬碰硬打上一场,要么,你即刻下船滚蛋,你怎么说?” 申玉柏微微一笑,道:“崔大爷多大的火气啊?其实要我走呢,一点也不难,不过你要翻脸动手呢,下官也不来怕,只是贵我两国一向是唇齿相依、和气为贵......” 崔风宪听他言语不着边际,不知在说些什么,他心下不耐,正要截断话头,猛听尖叫声窜起:“你是谁?为何抓着我们?”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