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三十功名尘与土

作者孙晓 全文字数 12793字
秦仲海自从侥幸捡回性命以来,便一直留在言二娘的客店养伤,至今已有个把月了。只是秦仲海不愿拖累言二娘等人,始终不愿坦白自己的来历,只等养好伤后,再行打算。不过言二娘见了秦仲海背上的剌花,早已猜知他与山寨间的渊源极深,秦仲海纵不明说,言二娘这些日子仍是竭力照护,不敢稍懈。 秦仲海是个识相的人,自从在言二娘面前坠过泪后,从此不再露出心事,只把睑上悲苦收拾得一干二净,整日价就是嘻皮笑脸。后来伤势好转,他不愿白吃白喝,便自愿找活来干,只是秦仲海行动不便,既不能稍重担米,也下懂酿酒做菜,便只能帮着做些杂事了 这日秦仲海便照着往常邋遢模样,大剌剌地坐入院中,拿着大白菜在那儿剥洗。他目光向地,喃喃低语,却没人知道他在说些什么。正剥菜间,匆见一双靴子停在眼前,看那靴子油光晶亮,来人当是要紧人物。 秦仲海此时心灰意懒,江湖上算没他这号人物了,来人便算是少林方丈,也不关他的事,当下头也不抬,迳自道:“客倌如要吃酒,请从大门进去,掌柜自会过来招呼。”秦仲海说了几句,那靴子并无移步迹象,仅直挺挺地站在面前。 秦仲海心头烦闷,不知那人所欲为何,他闷哼一声,头也不抬,迳自皱眉道:“老兄到底想做什么?难道是要买白菜么?” 话声未毕,只听那人一声叹息,轻声唤道:“仲海。” 秦仲海听了这声音,登时全身巨震,手上菜篮翻倒,白菜叶瓣洒落满地。 来人目光含泪,神色悲伤,正自低头凝望自己,不是那卢云是谁? 秦仲海手上拿着白菜梗子,也不知要往哪儿摆,他只觉喉头干涩,勉强干笑两声,慢慢挤出了三个字:“卢兄弟。” 二人四目交投,卢云缓缓蹲了下来,仰头望着自己,神情极为激动。秦仲海泯住下唇,只想说笑几句,但就是说不出话来。霎时之间,秦仲海心中哽咽,想起了那首鄩阳楼记: “少时曾攻经史,长成亦有权谋,恰如猛虎卧荒丘,潜伏爪牙忍受。” “谁知刺纹双颊,那堪配在江州,他日若得报怨仇,血染鄩阳江头。” 当年京城之会,二人在污秽小酒家见面,便有这番豪迈言语,如今一个升天,一个坠地,两人再次见面,却是如此凄凉光景…… 良久良久,两人只是相互凝视。秦仲海给卢云这么盯着,自也不感好受,他颤巍巍地伸出手去,摸了摸卢云的头顶,骂道:“他妈的,老子又不是鬼,快别这样盯着瞧了。” 卢云听他调侃,登时破涕为笑,他擦拭眼角,强笑道:“对不住……没料到会在这儿见到你,心里有些激动了。”秦仲海点了点头,微笑道:“是啊,我也没料到。” 正月迎春,气候严寒,天边飘下一朵朵雪花,卢云见秦仲海手里仍抓着白菜梗子,忙弯下腰来,替他捡拾满地的菜叶。卢云手上抓着一把白菜,低声便问:“仲海……你怎么会在这儿?” 秦仲海笑道:“那日离开北京,一路搭船逃亡,嘿嘿,没想来到了怀庆,便遇上疯婆子,终于给她绑到这儿来了。” 卢云知道他喜说玩笑话,倒也不会信以为真,当下只默默捡拾白菜,二放到菜篓子里。 秦仲海想起柳昂天等人,问道:“大家都还好么?” 卢云听了这话,眼前浮起了当年京中欢聚的景象,他心下伤痛,擦着红眼睛,干笑道:“大家都好……只是年前卓凌昭和江充火并一场,两虎相争,必有一伤,卓凌昭死了,江充也落个重伤的下场。托他剑神的福,江充不能作怪,这个把月总算天下太平,大家都过了个好年。” 秦仲海听得剑神巳死,忍不住呆了。过了半晌,方才怔怔再问:“卓凌昭……死了?” 卢云叹了口气,道:“那时杨郎中出面说项,终让剑神反出江系,本以为他从此弃暗投明,专与正道人士为伍,没想此计反为他带来杀身之祸,说来真是始料未及了。” 刘敬惨死,卓凌昭身亡,秦仲海忍不住微微苦笑。其实他与卓凌昭毫无交情,彼此间恶感还多于好感,但乍听剑神亡故,对照自己残废的下稍,竟有兔死狐悲之慨,一时间只是低头不语。 良久良久,卢云鼓起勇气,终于启口来问:“仲海,你……你以后有何打算?” 秦仲海微微摇头,道:“以后怎么打算,我也不知道……只是这几日伤势好得差不多了,也该是走的时候了。” 卢云抬起头来,紧握秦仲海的双手,柔声道:“仲海,跟我回长洲吧!”秦仲海愣道:“长洲?”随即醒悟卢云不日便要南下地方,再去做朝廷官长了。 卢云睁眼望着他,目光诚恳,一言不发,只管紧握秦仲海的手掌。秦仲海给他牢牢握着,一时之间,只觉卢云的手劲好大,用力捏来,自己的手掌酸痛难忍,虽想抽手,但力量就是不及,疼痛感传来,脸上已然流下冷汗。 卢云兀自不察,只是等着秦仲海回话。匆听一个女子的声音厉声道:“放开他!”卢云愣住了,回首望去,只见言二娘怒目看向自己,森然问道:“你是他的朋友?” 卢云见她神态不忿,目光严厉异常,忙道:“怎么了?”言二娘将卢云一把推开,冷冷地道:“你弄痛他了。”卢云醒觉过来,慌忙去看,只见好友的双手微起淤血,卢云又惊又痛,方才醒起秦仲海武功尽失,根本耐不起自己随手一握,他眼中含泪,紧泯嘴唇,也不知该说什么,若要道歉,反而更着了形迹,一时心下甚是愧疚。 言二娘见他神情如此,也不便再有责怪,她站到秦仲海身前,将两人挡了开来,向卢云道:“你不必担心他什么。他在这儿很好,有咱们照料着,你快快走吧。” 卢云听她催促自己离去,心下甚急,只是拼命摇头,他与秦仲海虽然相交不久,但两人言语投机,情感亲昵,有如兄弟一般,好容易再见面了,怎能这样离开?言二娘见他要亲口询问秦仲海,双手拦路,将秦仲海遮在身后,不让两人相见。 卢云心下大急,叫道:“仲海,你真要留在这儿吗?”秦仲海听了这话,想起了京城岁月, 往事浮现眼前,他心中一动,便想站起身来。 忽听一声长叹,一个身影挡了过来,却是陶清来了。只听他劝道:“这位小哥,你朋友已非朝廷中人,从此与官府径渭分明,你硬拉他回去,若给人查出身分,不是活生生害死他么?你放他走吧!”陶清此言入情入理,登让卢秦二人醒了过来,卢云脑中嗡地一声,想道:“是了,秦将军再也不是朝廷中人,我硬要带他回去,只有害了他!” 回思往事,卢云心如刀割,默然无语。秦仲海也是怔怔坐倒在地,只在茫然望天。 陶清轻推卢云的肩头,低声道:“这位官人,你看那儿。”卢云回首看去,只见院中站着一名少女,正自凝视自己,看她满脸担忧,眼中却又带着安慰之意,不是顾倩兮是谁? 卢云默默低下头去,他想向秦仲海道别,却给言二娘挡住了,当下轻叹一声,小声道:“仲海,我走了,你自己保重。” 秦仲海听了这话,知道卢云随即便要离去,他想伸头探看,但言二娘挡在身前,却见不到卢云的身影,想要说话,喉咙却又嘶哑,只能啊啊叫着,他双手连连挥舞,像是要说再见,又似要拉住卢云,连自己也不知究竟想做什么…… 夜阑人静,星稀月明,秦仲海躺在床板上,睁着满足血丝的双眼,呆呆望着房顶。 他身旁睡着几人,左边是陶清,右边是欧阳勇,再过去是哈不二,大伙儿睡通铺已有个把月了,平时他夜夜好眠,总是一觉到天明,为何今夜会忽尔失眠? 秦仲海缓缓闭上了眼,脑海里浮出了一张脸,那是卢云的同情之泪。 他烦乱难受,情知再也睡不着,当下悄悄爬起身来,小心翼翼地扶着墙,从陶清身上跨过去。 秦仲海赤着一只左脚,摸到了拐杖,高大的身子倚在墙上,挨挨擦擦地往门口移,他不愿吵醒众人,只因这夜半无人的时刻,方是他安心独处的时光。只有这一刻,他可以哭,可以笑,可以在 地下打滚,更不会有人为他掉半滴眼泪。 走出后厨,来到店里,夜深无人之际,桌上摆满板凳,堂下地板却擦得干干净净。秦仲海孤身站在堂上,缓缓转过身去,望着一只橱柜,霎时之间,身子轻轻颤抖。 他走到橱柜,从里头拿出一件东西。那是一柄刀,一柄寻常不过的钢刀。 秦仲海眼中露出了光彩,连刀带鞘紧抱怀里,口唇低动不休,好似那是什么宝贝一般。 来到了院子里,秦仲海斜倚墙边,仰望明月,自八岁练刀开始算起,至今已有二十余年,刀便如他身上的一块肉,一根骨,再也熟悉下过。他心生感触,霎时双手高举,持刀向天,口中发出噫噫声响。 从小到大,不知用过多少柄刀了,每当刀口缺了,残了,师父便再给他找一柄刀,他便这样砍啊、杀啊、练啊,直到刀口再次卷了、缺了,再来一柄新的刀为止。 刀刀断了,可以再铸,可是那用刀的手断了,还能再续么? 秦仲海仰望天际,那闪耀月轮中,仿佛出现一个身影,正回头向自己笑着。 那人双肩宽阔,身批胄甲,两道浓眉斜飞,单手提刀傲笑,那笑容好生爽朗,无忧无惧,自信豪迈,好似天下没事能放在他眼里。 这人不是他自己,却又是谁? 秦仲海咬住了牙,右手紧握刀柄,刷地一声,抽出了钢刀! 气沈丹田,右手使劲,钢刀如扇形画过,这是“火贪一刀”的起手式。“侵掠如火,噬血成贪,杀人何用第二刀?” 九州剑王的谆谆教诲在耳边响起,秦仲海轻喝一声,便要发力出招。 当地一声响,钢刀落在地下,黑暗中只剩下自己发抖的右手,掌中空无一物。 秦仲海嘎嘎叫着,好像一只折翅的鸟,莫名之间,泪水落了下来。他发力向前奔跑,似要逃脱这一切,霎时脚下一个踉舱,摔倒在地。 他呼呼喘息,用力撑起身体,肩膀好生疼痛,但他只想更痛,最好就这样疼死,刚好解脱了,他嘶嘎怪笑,有如夜枭。奋力举起拐杖,直直向院外逃去,来到了大街上。 走啊、跑啊、逃啊,穿过了一条又一条的巷弄,孤单的身影在那不知名的地方穿梭着,疯狂间,他听到了水流声响,朝着响声来处走去,忽然之问,眼前一花,见到了一条汹涌澎湃的大水。 轰隆隆、轰隆隆,浪花飞溅,波涛起伏,长达千里的黄河巨浪,正在自己面前奔腾窜流! 秦仲海痴痴望向大水,河面壮阔,水气飘渺,大河的彼端,是刘邦的关中、是李元昊的河套、 是马孟起的凉州……大河的尽头,是天下英雄的故乡啊! 秦仲海哈哈大笑,他举起手上的拐杖,一步步向怒涛行去,他要让无边怒海将自己吞没,把他 残破的身躯卷向无边地狱…… 这夜言二娘正自熟睡,却给陶清摇醒了,言二娘不及问话,便给陶清掩上了嘴,跟着示意她去看院子。言二娘心知有异,急忙探头,只见秦仲海颤巍巍地走出院子,不知要去哪儿。 此时哈下二等人都已转醒,四人一路跟随而去,待见秦仲海自行走入大河,好似要去自杀一般,都是惊得呆了。哈不二见秦仲海行止怪异,登时骂道:“这家伙大半夜的不睡觉,原来是跑来跳河自尽。这般没出息,真枉费大姊救他性命。” 眼看秦仲海跨入大水,一步接着一步,转眼便要给淹没了,哈下二啐骂两口,便要起身去救,陶清却将他一把拉住,低声道:“咱们别急,先让他下水去。”哈不二嘿地一声,道:“你这是什么话?水势这么大,不怕淹死他么?” 陶清目露悲悯,摇头道:“他心里很苦,就让他静静吧,我一会儿会下去救的。 言二娘听了这话,登时一声哽咽,竟然低声啜泣起来,众人听在耳里,都感诧异。 言二娘痴痴望向大河,轻声道:“秦将军,你是不是很想走?你告诉我,我……我要怎么帮你?”她珠泪低垂,好似不忍再看下去,霎时掩面掉头,逃了开来。 说话之间,只见秦仲海早巳跨入水中,水势汹涌,已将之灭顶,拐杖更被冲得不见踪影,过不半晌,身子打横飘起,竟要给大水冲走了,哈不二惊道:“金毛龟,你再不下去,这家伙一会儿便要淹死啦!” 陶清见不能再拖,旋即飞奔而出,一个健步纵入水中,便朝秦仲海游去。他身形若龟,在水里载沈载浮,其速颇劲。过不多时,便已夹住秦仲海高壮的身躯,慢慢将他拖回岸边。看来他名唤金毛龟,果然水性甚佳。 三人守在秦仲海身旁,见他肚腹高高鼓起,好似灌满了水,面色更是惨白,陶清在他胸口按了按,秦仲海呕地一声,吐出了几口水。陶清见他醒转,便将之扶起,让他坐在地下。 哈不二见秦仲海目光茫然,一时按耐不住,责备道:“老兄啊,天下残废的又不止你一个,你看咱们欧阳大哥不也是哑巴么?可他也没自尽啊!”哈不二虽然说话难听,却也是一番规劝心意,陶清听在耳里,便也没劝阻,只暗暗留意秦仲海的神色。 黑暗中,诸人鸦雀无声,却听秦仲海淡淡一笑,摇头道:“谁说我要自尽了?” 哈不二听他兀自嘴硬,没好气道:“那你跳到河里干什么?下水抓鱼么?”秦仲海微微一笑,手指大河,道:“我要过去对岸。”众人哦了一声,齐声道:“对岸?” 秦仲海轻轻颔首,月光映照,黄河滔滔浊流,疾行向东,望之奔腾澎湃,秦仲海凝目望着大河,轻轻地道:“总有一日,我秦仲海会领着十万雄师,从大河的那端过来。”他深深吸了口气,回头望着众人,微笑道:“你们相信么?” 秦仲海重伤残废,连路也走不了,如何还能带兵打仗?哈不二向陶清看了一眼,摇了摇头。陶清与欧阳勇自也暗暗感慨,众人都怕说话刺伤了他,俱都无言。 便在此刻,陡听一个女子大叫:“我相信!” 众人急忙回过头去,只见一名俏丽女子站在岸边,正是他们的大姐言二娘来了。 哈不二心下一喜,正想说话,忽见言二娘背后火光烛天,竟有大火焚烧。火舌飞舞,光芒流窜,只照得言二娘更加艳丽。 哈不二惊道:“怎么烧起火来了?可别烧到咱们店里了!”说着便要起身去看,他奔到言二娘身边,已被一把拉住,只听言二娘淡淡地道:“不必回去了,我把店烧了。” 众人闻言,尽皆大惊,不知何以如此。言二娘却不多加解释,只缓缓蹲在秦仲海身边,凛然道:“秦将军,我相信你不是凡人。总有一日,你定能领着我们大家,一起杀回中原。” 秦仲海微微一笑,颔首道:“谢谢你。” 言二娘凝望着他,忽然之间,凑过头上,竟在秦仲海唇上深深一吻。 哈不二与欧阳勇见了这情状,忍不住张大了口,不知大姊是疯了还是怎地,直感惊疑不定。陶清却不惊诧,只是笑吟吟地,便把两名兄弟拉到一边去了。 良久良久,言二娘放开了秦仲海,轻声道:“我们走吧。不管去哪里,我们都跟着你。”说话间目光温柔,全是百转柔情。秦仲海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张开大嘴,陡地放声狂笑。 言二娘是个重情义的女人,此番为秦仲海亲手烧店,重出江湖,自有她的一番心路转折,那是不足为外人道了。只是这么一蛮干,却不免害得弟兄们无家可归了,纵然天寒地冻,也只能露宿野外。 五人围坐火堆,天气寒冷,没人睡得着,言二娘见秦仲海眼望营火,似乎满腹心事,便也不多说什么,只静静陪坐一旁。哈不二叹道:“大姊啊,咱们不是要洗手退隐么?好容易买了块地,现下什么都没了,以后要怎么度日啊?” 陶清竖指唇边,示意哈不二下要多口,哈不二骂道:“死金龟,你心里不烦,我还替你发愁呢,你给我说说,咱们以后要怎么办?” 言二娘为秦仲海放火烧店,本就太过卤莽,此时听了兄弟的责问,也不知如何回答。秦仲海知道她口才不佳,兄弟们若要见责,定会难以招架,当下微微一笑,道:“诸位,咱们上兰州去。” 陶清哦了一声,道:“兰州?秦将军有朋友在那儿么?”秦仲海颔首道:“老实说吧,我要去寻师父。”众人闻言,都是哦了一声,秦仲海往日武功卓绝,乃是朝廷倚仗的大将,想来他的
师父必是当世高人,纷纷问道:“究竟令师是谁?怎没听你提起过?” 秦仲海微笑道:“你们该认得他老人家的,我师父姓方,便是当今四大宗师之一,人称“九州剑王”。”哈不二想起秦仲海背上的刹青,霎时惊道:“原来方老师躲在兰州!他是我们山寨的五虎大将啊!你……你姓秦,又是方老师的弟子,到底与龙头大哥怎么称呼?” 秦仲海看着夜空,想起了刘敬死前的悲切神色,他面色黯淡,摇头道:“这件事不方便提,等见了家师的面,咱们慢慢再说。” 哈不二满心疑问,只想提问,言二娘拦住了,她也问过秦仲海的来历,知道他心里另有顾虑,不愿明说,当下缓颊道:“说起方老师的为人处事,咱们都是佩服的。山寨垮了以后,咱们四下找不到他人。真没想到他是你师父呢。” 秦仲海知道师父是过去山寨的五虎上将,陶清等人自当知晓他的事迹,便问道:“诸位与我师父熟么?”陶清叹息一声,道:“方老师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当年他不住山上,少与弟兄们往来,只打仗时才现身,战场上总戴着个鬼面具,身手好生了得,江湖中人不知他的身分,只管叫他鬼头将军。后来……后来他离开寨子,老寨主更不许咱们提他的名号……” 秦仲海心下一凛,想起大殿上的断头虎,忙问道:“我师父不是五虎之-么?他怎会离开山寨?” 陶清望了言二娘一眼,见她微微颔首,方道:“当年山寨好生兴旺,一路打到霸川,方老师劝咱们龙头大哥杀入北京,大哥不答允,两人便争执起来,方老师一气之下,把石老虎的脑袋斩了,说从此不问寨里的事。之后咱们兵败如山倒,走得走,散得散,唉……” 言二娘听他说起往事,眼角登时泛起泪光,自也感慨万千。秦仲海满头雾水,问道:“当年怒苍山好生强盛,究竟是怎么垮的?你们可曾知晓?” 言二娘微微苦笑,摇头道:“当年我只是个丫头,除了带兵打仗,其他什么都不知道。那年我刚嫁人没多久,上半年寨里打了几个胜仗,大家都说是沾了我的喜气。没想到隔了半年,那年龙头大哥失踪了,朝廷围起寨子猛打,少了几个领头的,没多久,咱们就守不住了,从此兵败如山倒……”秦仲海沉吟片刻,道:“这一切都是在景泰十四年发生的吧?” 陶清见言二娘面带悲苦,泪水涔涔而下,便向秦仲海使了个眼色,要他别再多问。 秦仲海回想刘敬所言,当年朝廷能剿灭怒苍山,似乎牵涉许多秘辛。那时自己看守文渊阁,也曾遇上匪人劫夺奏章,看来景泰十四年间准生了什么不可告人的大事,这才有人劳师动众地毁去旧日文献。 言二娘哭了半晌,眼看众兄弟望着自己,忙止住啜泣,问向秦仲海,道:“别说这些往事了。倒是你,你跟方老师练了多久的武艺?”秦仲海道:“打小便练起,一直到十八岁才下山。”言二娘咦了一声,屈指算数,道:“照这时光推算,怒苍山垮时,你也有十三四岁年纪啊!你既是方老师的弟子,武功定也了得,怎没见过你上山?” 秦仲海自也茫然不解,其实若非他亲眼见了朝廷的名录,怕还不知自己的师父居然与怒苍山有关。后来经过刘敬辗转安排,这才知道自己的身世。但之后朝廷爆发大祸,非但刘敬惨死,自己也被捕入狱。想到那时华山相会,方子敬避而不见,真不知师父心里在想些什么。秦仲海摇了摇头,道:“这些事我也不知情,只有找师父问了。” 众人想起往事,都是心下烦乱,一时无人作声。言二娘手握钢刀,往火堆里拨了拨,心道:“方先生神通广大,也许能治好他徒弟的伤也不一定。说不定……说不定他知道我夫君的下落……” 想到此节,身子忽然轻轻一颤,若能得知夫君行踪,一偿夙愿,自该心喜激动,只是她心中殊无欢喜,瞅了秦仲海一眼,却是低声叹了口气。 此后众人兼程倍道,直往兰州而去,此行满怀希望,秦仲海的伤病、言二娘的心事、乃至于一众兄弟日后的出路,全部依仗方子敬指点,直说是重大之至。 行到西北地方,秦仲海辨认道路,引领众人远离城郭,不过-个上午,便已来到一处偏僻地方,只见四下荒芜一片,仅几处高高低低的山峰,荒漠中颇引人侧目。秦仲海手指一峰,微笑道:“我师父便住在那儿了。” 诸人望去,见是座山峰,这地方高耸陡峭,光秃秃的一片,不见有啥花木。言二娘见此处如此荒僻,暗想道:“原来方先生住在这种杳无人烟的地方,难怪这许多年来,大家都没能找到他的行踪。” 这地方正是秦仲海当年的练功之地。十四年前艺成下山,至今已有十多年。秦仲海见景物依旧,回想当年自己下山时的意气风发,对照今日的残废落寞,一时也有些感伤。他叹息一声,想道:“当年师父不要我从军,我却一意孤行,现下他见到我这幅惨状,不知要怎么骂我?”当年方子敬不愿他投效朝廷,想来定是为了自己扑朔迷离的身世。秦仲海摇头叹息,心中真有千言万语想问。 众人依着秦仲海的指点,便朝山崖爬上。铁牛儿身子强壮,便由他负着秦仲海,这几人武功都算不弱,那山崖虽有些陡峭,却难不倒他们。不用多久,便已爬到峰顶。 众人上得山顶,只见山巅旁盖着一座茅草屋,望之古旧破烂,想来便是方子敬所居之处了。哈不二等人见那茅屋毫不起眼,都不禁啧啧称奇,想不到九州剑王名震天下,住处居然简陋至此,简直连个贫农也不如。 秦仲海要众人停下脚来,吩咐道:“我师父不喜见外人,你们先在这儿等上一会儿,我去去就来。”言二娘等人也识得方子敬,多少知道他的脾气,当下便都守候在外。 秦仲海一拐一拐地行向茅屋,来到门口,只见房舍古旧肮脏,比当日下山时更要破烂,他心下微起恐惧,伸手敲了敲门,低声道:“师父,仲海回来看你了。”敲了良久,不见有人应门,便自行推门进去。 秦仲海往屋内一瞧,霎时低下头去,苦笑不语。茅屋里空无一物,墙上满是蛛网灰尘,方子敬早巳不知去向。“九州剑王”居无定所,一旦出门云游,足迹遍布五湖四海,自己却要怎么找他? 那日初离京城,自己仗着一股硬气,始终支撑不倒,残废也好,烂死也好,全都无所谓,那是豁出性命的想法。后来遇见了言二娘,靠着她从旁照料,秦仲海饱暖之余,身体虽然好转,但心里反生痛苦,更是加倍憎恶自己的处境。尔后言二娘情深义重,为自己放火烧店,秦仲海便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方子敬身上,谁知师父竟不知到何处云游去了,更不知他何时会回到此处。 秦仲海举手抚面,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脚下一软,已然跌坐堂下。 过了良久,言二娘等人不见秦仲海出来,迳自走入草堂察看,只见秦仲海嘴教带愁,孤身坐在地下,众人看了一阵,不见方子敬的踪迹,言二娘低声问道:“尊师呢?他不在么?”她直把话说了两遍,秦仲海才嗯地一声,道:“他……他不在这儿。” 言二娘见他满面愁容,安慰道:“你别心急,咱们在这儿等上几日,说不定方先生会回来。” 言二娘原本已经洗手退隐,却又为了自己重出江湖,哪知现下却找不到方子敬的行踪,秦仲海叹了口气,不知该怎么回答,只缓缓爬起身来,便朝屋外走去。 言二娘转身望着秦仲海的背影,此时方值午后,山顶上起了大雾,已成灰蒙蒙的,秦仲海一人跛脚独行,望之极为凄凉,言二娘看在眼里,自是替他难过。她低声吩咐陶清等人:“你们守在这儿,我先过去陪着他。” 哈不二见她满脸柔情,想起大姊在河边亲吻秦仲海: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脸色登时沉了下来。陶清怕他作怪,举起拳头,便往哈不二脑门捶下,颔首道:“也好,咱们便在这儿守着吧,说不定方大侠立时便到。” 言二娘跟在秦仲海背后,两人一前一后,在山巅上缓缓行走,言二娘虽然心里担忧,却不敢太过靠近。心中只想:“当年他武功何等高强,我连出十来招,全都给他轻易破去,现下他却连路也走不动了。秦将军不过三十来岁年纪,往后岁月要他怎么活?”心念于此,更想上前搀扶他,但又怕伤了他的自尊,只好默默跟在后头。 两人定了一阵,忽见秦仲海坐在悬崖旁,身子一动也不动。言二娘怕他忽做傻事,一个想不开,竟往崖下一跳,忙奔了过去,挨着他坐下。 秦仲海看了她一眼,笑道:“干什么,怕我跳崖自尽么?”言二娘目露怜悯,柔声道:“我知道你天性坚强,不会做别这种傻事的,对不对?” 秦仲海放声大笑,他望着脚下的水雾,淡然道:“二娘,倘若你一辈子都是废人,却又背负了满身血仇,你待要如何?傻呼呼地活下去么?”秦仲海口气越是平淡,越是让人心惊,言二娘知道秦仲海已近发狂不远,她心念急转,霎时樱唇微张,腻声道:“搂住我。” 秦仲海原本满面萧索,听了这话,也不禁愣住了,他转头看着言二娘,茫然道:“你说什么?” 书二娘解开胸前的钮扣,沈声道:“你若是个男人,那便搂住我。” 秦仲海原本心灰意懒,此时天外飞来好的,登时“咦”了一声,摸了摸脑袋。言二娘扬起脸蛋儿,闭上了眼,只等他伸手来抱。 秦仲海见言二娘一动不动,一抹酥胸白腻饱满,从敞开的领口瞄去,直是若隐若现,煞是诱人。秦仲海心头怦怦直跳,他双肩虽然残废,但下半身好好的,又没给阉了,当下舔了舔嘴,嘿嘿**,伸出手去,搂住了香肩。 言二娘眺望远方,缓缓倒在秦仲海怀里,她原本凶狠泼辣,此时却满面柔情,秦仲海想起她在河边亲吻自己额头的模样:心里嘿嘿两声,以为言二娘暗恋自己,想到得意处,更把她的香肩紧了一紧。 山岚飘来,雾气弥漫,两人给裹在雾里,真有伸手不见五指之感。迷蒙之中,秦仲海心中更起淫念:“逗地方烟雨蒙蒙,没人看得到咱们在干什么,嘿嘿,看老子更上层楼。” 虽说自己身子残废,但指的是挑水担重、握刀握剑那档事,至于香喷喷的好事,便算手筋脚筋全给挑断了,自也做得来。秦仲海吞了口唾沫,偷眼望着四周,正想放大胆子乱摸,匆听言二娘叹了口气,道:“秦将军,这二十年来,我始终东奔西走,四海为家,坚持不和朝廷妥协,你可知我……我为何忽然洗手退隐?” 秦仲海听她忽然开口,登时吓了一跳,忙把手缩了回去,干笑道:“你怕弟兄们一直流落江湖,想替他们安身立命,这才起意退隐?” 言二娘摇了摇头,轻声道:“不是这样的……其实……其实是因为我……”她满脸羞红,低叹口气,道:“我想和你在一块儿……” 秦仲海吃了一惊,过去两人只有一面之缘,言二娘便算花痴百倍,自己也不可能有这份量,他只感莫名其妙,颤声道:“你说什么?” 言二娘幽幽地道:“还记得咱们在怒苍山脚大战一场么,那时咱俩打得好凶,后来却又蒙你解救性命,那时你解了我的衣衫,替我接骨,还劝我一起投效朝廷、我看你模样粗鲁,其实心里很善良,又很善解人意,当时我心里就……就有个念头,想和你一块儿走……” 秦仲海心下一醒,想起自己曾经触摸她的身子,当时言二娘哭得好凶,还急得昏晕过去,没想这女人居然一直记得此事。言二娘脸上起了红晕,她低下头去,小声道:“那时情势不比现下,我带着兄弟流落江湖,你又是朝廷命宫,来头太大,我便算跟你走了,怕也没有好下场,弟兄们更不会答应……”她说着说,握住了秦仲海的手,微笑道:“天可怜见,让你离开了朝廷,又遇上了我。咱俩真个有缘,你说是么?” 秦仲海听了她的心事,忍不住张大了嘴,万没料到言二娘好端端的,居然会喜欢他这个满嘴污言秽语的大老粗?秦仲海干笑两声,道:“好姑娘,你……你这是寻我开心么?” 言二娘微微一笑,正要回话,忽听背后脚步声响,似有人过来了,言二娘脸上登时一红,急忙把身子坐直,就怕弟兄们见了自己的羞态。秦仲海虽是包赌包色的魔头,此时旁人过来,若给撞见了,不免也有些腼腆。忙直起身子,一动不动。 两人正感难为情,忽听背后那人朗声道:“前面这位朋友,可是昔日征北都督麾下,辽东游击秦仲海秦将军么?” 秦仲海听那人以旧日称谓叫唤自己,登时吃了一惊,他使了个眼色,示意言二娘扶自己起来,他转身喝道:“朋友是谁?如何知道秦某来历?” 浓雾中走出一名僧人,这人白眉长须,容貌慈祥,言二娘与秦仲海对望一眼,都见到彼此眼中的纳闷,想来俱都不识这僧人。 那僧人合十微笑,道:“老衲白龙山止观和尚,奉九州剑王之命,特来迎接将军。” 秦仲海心下一凛,道:“这位大师认得家师?”那僧人颔首道:“多年故友,岂同寻常?” 秦仲海过去不曾见过止观,此刻听他自承是方子敬好友,却只眉头紧皱,不作应答。止观见他神色纳闷,似有不信之意,便解疑道:“秦将军切莫不信小僧之言。只因方大侠人在乌斯藏的扎布伦什寺,一时走不开,这才请我代他一行,前来迎接将军。”猛听方子敬人在乌斯藏,秦仲海与言二娘忍不住同声惊诧,道:“乌斯藏?” 乌斯藏,古称吐番,又称西藏,距四川马湖府千五百里,距兰州达五千余里。地势高,位中原西南。乌斯藏邻朵甘,乃是佛国胜地,民风纯朴,多僧侣,无城郭,至今犹向朝廷来贡,比之西域蒙古,只有更为神秘。 止观合十道:“方大侠已在乌斯藏等候将军,还请诸位及早动身,与我一同过去会合。” 陶清等人听闻说话声响,纷纷出来探看,待听说方子敬远在异邦,不由得满是诧异,一时议论纷纷。 言二娘定了定神,道:“方老师好端端的,为何会到后藏去?” 止观道:“这便是缘法了。藏僧每多高人,其中有能知三生者,国人敬为活佛,号为灌顶大国师。方大侠五年前在四川巧遇一位活佛,名为大慈法王,两人先是切磋武艺,彼此佩服之余,后又秉烛夜谈,互相启蒙人生道理。从此法王便经常下帖邀约,请方大侠前去日喀则的扎布伦什寺,一来听讲佛法,二来指点寺僧武艺。”秦仲海听得目瞪口呆:心道:“师父居然信起佛法了?该不会想出家吧?” 言二娘沉思半晌,道:“方老师知道秦将军给……给逐出朝廷了么?” 止观合十道:“阿弥陀佛,方大侠与秦将军师徒连心,怎会不知此事?方大侠此番赴藏,用意便是为秦将军治伤。”众人闻言大喜,尽皆欢呼,秦仲海更是喜形于色。 止观见众人欢欣,便也微笑颔首,道:“相传乌斯藏蕴有“神山圣水”。神山指的是纳木 那尼峰,与冈仁波齐峰相连,山腹有座殿堂,是为释迦讲经之处,亦为天竺湿婆神修行之处。此峰一为神山,一为雪山之王,两山问有座玛旁雍错湖,世称圣湖,乃是佛祖赐予人间的甘露,相传只要入湖沐浴,便能医治百病。” 言二娘欢容道:“圣湖可以医治百病?莫非也可以接续琵琶断骨么?” 止观微笑道:“阿弥陀佛,凡人若有病痛,无论身心,圣湖神灵都能为之开示。” 陡听世上还有什么“神山圣湖”,好似能够救命一般。秦仲海大喜过望,虽说只有一只脚,还是跳了起来,大笑道:“他奶奶的!老子有救啦!哈哈!哈哈!他妈的好啊!” 言二娘自也欢喜异常,她拉着秦仲海的双手,两人圈圈打转,神态极是亲昵。 哈不二与欧阳勇看在眼里:心里暗暗诧异。陶清忙咳了一声,道:“既然有这圣水救命,那是再好不过了,咱们事不宜迟,即刻动身吧。” 哈不二暗暗叫苦,这些日子奔波劳苦,非只从怀庆远赴兰州,现下居然要往青藏高原去了,一时唉声叹气,甚是烦闷。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