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一章 吃定你了!

越境鬼医 411 作者天子 全文字数 3253字
头骤然出现在市公安局的会议室里,这是兰宁市局自未发生过的重大事件,一时间房间里乱成了一团。局长魏明忠到底是经过部队大熔炉的锻炼,而且还经历过战火的考验,震惊之下立即冷静下来,看见会议室里的乱状,脸色铁青地大声呵斥,这才让慌乱不堪的大大小小领导平静下来,但是每个人的脸上依旧写满了震惊与恼怒。 技术科的三个干警闻讯赶来,对人头进行了拍照取证。此时,地上的冰块已经融化成为了宽阔的浅浅水潭,一把五六式步枪的枪刺,静静地躺在水中,枪刺的方向,正好指向半米外乌青的人头。 技术科长戴着白手套,小心谨慎地扶起了蓝色保温箱,立刻就看到箱盖内侧,粘贴着一张打印纸。疑惑之下,技术科长将箱盖调整方向,匆匆地看完了上面的内容,脸色早已变得无比的惨白。他迅速地站了起来,向镇定自若地坐在原处的魏明忠和刚刚恢复神色的陈庆荣报告:“局长、政委,保温箱盖子内壁贴有一张打印的A4纸,是……是写毒大队陈俊华支队长的一封信,要不要现在就取下来?” “信?” 魏明忠听完眉头一皱,斜了一眼呆呆望着地板上人头,全身微微发抖的陈俊华,心念一转,大手一挥命令道:“立即念出来让大家听听!歹徒竟然如此凶残,难道我们就连听听他的叫嚣都不敢吗?如果那样的话,还不如回家抱小孩玩去,还干什么公安干警?念!大声地念!” “是!” 技术科长转到保温箱前蹲下。一字一句地大声念出打印纸上的内容: 陈俊华先生,你好: 突然打扰你地幸福平静同时腐朽烂的**生活,纯属无奈。但是由于你的老朋友“独狼”先生在执行一次价值五百万人民币的刺杀任务中不幸身亡,为了遵照其临终的意愿,我们不得不费尽心思才将他地遗容送交到你的手上。以便让你们两个老朋友能见上最后一面,希望能让你牵挂思慕地心灵获得一些安慰。 你的老朋友“独狼”先生的一生。是充满传奇和辉煌的一生,他出生于越南老街西南的一个贫苦小村庄,十七岁就拿起武器战斗在边境线上,退伍时已经成长为一个坚定果敢、经验丰富的越南特种部队老兵,由于你独具慧眼,对他委以重任。使得他能在穷困潦倒时只需只身前往兰宁,轻轻松松地刺杀一个善良脆弱地无辜女子。就能获得一百万人民币的酬金,并且还得到你地部下周到的迎送、以及你本人在国际大酒店用国酒茅台为他接风,对此“独狼”先生生前感激不尽,念念不忘,看得出来。他在九泉之下也会时常想念你的恩德。 陈俊华先生,随同你的老朋友的遗容一起送给你地,还有一把他生平最喜欢和擅长使用的枪刺。虽然这已经不是他九九年春节期间在兰宁杀害张姓警官的无辜妻子地那一把,但是估计这类枪刺同出一源,今日恭送给你,也算是一种友情的纪念吧,希望你能睹物思情,节哀顺变! 两年来,我们一直不断听说你大难不死、逢凶化吉的消息,在你的同伴大部分都还蹲在监狱中蹉跎岁月的时候,你还能继续安安稳稳、威风凛凛地混迹在人民警察的队伍之中、并担任领导职务,实属难得,这不得不让我们对你的强大的社交能力和常遇贵人的好运气佩服不已,同时我们也为此深感庆幸,这两年多来我们无时无刻不在惦记着你,无奈俗务繁忙,直到拖到今日才向你传递这姗姗来迟的问候,还请你大人有大量,多多海涵! 为了保持我们之间的密切联系不会因为你的不断高升而中断,我们建议你不要再次搬家,也不要随意更换家里的电话号码和手机号码,否则我们就得大动干戈,为找到你的消息就得不断地到处打听甚至张贴寻人启事,这样一来耗费彼此的精力不说,还会弄得满城皆知,甚至欠下不少人情,估计你也不愿如此繁琐,让自己平添诸多烦恼吧。 另外,我们还欣喜地看到,经过你整合的兰宁黑道,比起一年多前强大团结得多了,更严密、也更有纪律性,对此我们深感钦佩,估计英年早逝的黄可宾先生甚至蓝涛先生地下有知的话,也会为你如今取得的成绩感到无比的骄傲和自豪的!此致!
保持联系! 永远惦记着你的朋友 二零零一年五 南老街 技术科长读完此信,早已经是满头大汗,在座的所有人,无不脸色剧变,惊骇震动溢于言表。不少知道一些内情的聪明人,忍不住偷偷地打量张剑寒,却发现这位冷峻的同事的脸上,并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仍然还是平时那副镇定自若的平静神色。 局长魏明忠板着脸,脸色铁青地坐在位置上吸烟,政委陈庆荣则满头冷汗,坐立不安,整个会议室里,陷入了可怕的沉默之中。 “诽谤!这绝对是陷害!” 汗水湿透衣衫的陈俊华,涨红着脸神情激动地站起来,嘴角下撇,装出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大声伸冤:“绝对是某个被我们打击过的不法分子的蓄意报复,手段如此恶劣,简直不把我们警察放在眼里,我建议立刻立案追查!” 政委陈庆荣显得焦虑不安,他一面擦去脸上的汗水,一面转向魏明忠,低声道:“老魏,这事儿……太棘手了,传出去不得了啊!对我们公安队伍的抹黑实在太大了!而且,这个行事的手段太过恶劣,也太过残忍了,并且实在是无法无天……我建议还是立案侦查吧!” “唉,这个样子想不立案都不行了!先不说这里,仅仅只是你说的陈俊华寓所的情况,搞不好就会弄得满城风雨,我们现在的处境很艰难啊。这事情处置不当,你我都要背上黑锅,所以还是把事情弄个清楚明白才好。” 说罢,魏明忠看了看陈庆荣难看的表情,无奈地叹了口气,闭目沉思了一会儿,这才抬起光亮的脑袋,环视了一下会议室的众人,一脸严肃地说道:“所有在场的同志,今天这件事属于绝对的机密,任何人都不许泄露出去!记住,拿出你们的党性和原则来,谁要敢向外面吐出半个字,休怪我不讲情面!到时候丢官撤职,别找我诉苦!杨勇……” “到!”二大队长杨勇迅速地站了起来,一脸严肃地看向了魏明忠。 “坐下说话。这个案子我就交给你了,争取用最快的时间,理出一个眉目来!还有,你现在马上和技术科的人把这里收拾干净,乱七八糟的成什么样子!” 魏明忠吩咐完毕,又和身边六神无主的政委陈庆荣低声协商了起来。 这位空降而来的政委面对如此窘迫恶劣的局面,实在拿不出半点儿主意,只能是频频地点头符合。 待取得共同意见后,魏明忠抬起头来,一张圆乎乎的胖脸缓缓地转向了在座位上讪讪站起的陈俊华,皱了皱眉头道:“陈支队长,虽然上头一再提示要提拔重用你这样有能力的年轻干部,但是鉴于此事的恶劣影响和严重性质,经过我和陈政委研究决定:你还是避避嫌,暂时将手头的工作交给其他同志办理,从即日起,你打起全副精力协助杨勇的调查工作,尽快把这个案子侦破——这对你个人和集体,都很重要!我希望你能尽快地证明自己的清白……坐下吧,一切都会查个清楚明白的。” “……是。” 陈俊华见事情已经不可挽回,只能无奈地沮丧坐下。他强忍着心中的恐惧,低垂着脑袋暗暗叫苦,好不容易刚刚回到满是油水的老岗位上,不到一个月再次遇到这样倒霉的事情,被魏明忠借机打压也只好逆来顺受。 还有,那突如其来出现的对手,让他感到非常的头痛。虽然到现在为止,还只是给他的仕途蒙上一层阴影,但谁能保证,这神通广大的幕后黑手,会再次动用什么残酷的手段来对付自己呢? 当然,现在并不是担心这个的时候,此刻摆在陈俊华面前的,并不是官位的大小、利益的得失了,如何如何设法洗去身上的嫌疑,力保自己投上笼罩的警察光环,已经变成了超越一切的头等大事。 看来回去后,得找手下的弟兄好好地商议一番了!陈俊华暗暗地打定了主意。 “散会!” 魏明忠见没什么事情了,便大声地宣布散会,随后又与身边诚惶诚恐的政委陈庆荣又商量了几句。这位刚从桂西北地级市调来不久的半路出家的政委同志,立刻匆匆忙忙地回去写报告向上面作请示了。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