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三章 敲诈勒索

越境鬼医 603 作者天子 全文字数 4654字
第二天上午,在淡淡的忧伤中送走阿玉,康宁并没有如外人所料想的那样前往友谊医院对中毒病人进行治疗。他心里清楚地知道,一向行事谨慎的周耀堂会根据自己的药方妥善安排处理病患。 心情颇为抑郁的康宁选择留在了城堡中,与穆臻一起走到子弟学校后面的苗圃,看望一下在这里工作的穆臻的岳父岳母,同时也是自己的准岳父岳母。不管怎么说阿珠跟着自己这么久了,到了琅勃拉邦不见两位老人有些说不过去。 老人早已知道康宁的大名,也知道自己的小女儿阿珠被眼前这位英俊潇洒,曾经闻名越南,如今更是一方之雄的年轻人带到了缅甸大瑶山。 一番亲热的交谈之后,两位老人慢慢放松下来,脸上堆满了笑容。阿珠的父亲想了想,向康宁和穆臻问道:“阿珠打了好几次电话来了,要求我们搬到大瑶山上去住,说那里如今建设得越来越美,生活也越来越便利,将军府与学校之间建起了军队的别墅和医院,商店、市场这些都有,到了那里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我和她妈妈一直犹豫不决,不知道是去好还是继续留在这里。不过真要是去阿珠那里了,她姐姐过几个月就要生孩子,我们又不放心,我想听听你们的意见。” 看到穆臻犹豫的样子,康宁毫不迟疑地说道:“我个人非常希望两老搬去大瑶山一起住。那里森林环抱,空气和环境都非常不错。居住条件更是优越。嫂子如果也能一起到大瑶山去住,那就再好不过了,这样两老没事地时候,可以随便到两个女儿那里走一下。对了,有件事我也是启程来琅勃拉邦之前才知道的,阿珠也怀孕两个多月了。” 阿珠地父母惊喜地对视起来,穆臻拍了拍康宁的肩膀,笑着说道:“你这家伙可真是厉害,我听说艾美挺着个大肚子还在坚持工作。如今阿珠竟然也赶上了,哈哈!我听你的,让我老婆也搬过去住,我暂时留在琅勃拉邦这里,待到明年春节。等冷锋和梓颜上手之后我也要回到弟兄们中间去了。看到弟兄们在军中过得舒心充实,我窝在这里,心里面也不是个滋味,反正迟早都得回去,不如让两老先过去安顿下来,这样也好照顾她们两姐妹。” 康宁点了点头:“那就这么定下来吧。回头你把两老和嫂子送到东市去,我亲自接他们到山上去住,将军府后面两栋小楼还空着一栋。里面的花园和菜地都可以让老人家闲不住的时候舒展一下筋骨。等年底万岗大营新修建的将军楼落成,你也会有一套,那时你想住在哪儿都没问题。” 两位老人听到穆臻和康宁的决定,欣喜不已。两老在此地生活也确实郁闷。周边没有几个人会说越语,两老又不会说汉语和老挝语,因此时常感到孤独不安,如今能与自己的两个女儿生活在一起,怎么不让两位老实巴交的老人感到高兴?更何况山上还有阿凤和艾美两个善良可爱地姑娘住在一起。大家没事的时候。可以说话交流。 告别了两位老人,康宁和穆臻并肩走在空旷的学校操场上。低声交换着意见。 基于两人共同的利益与日益紧密的关系,彼此间几乎到了无话不说地地步。康宁许多看起来好像无关痛痒的决定,绝大多数都是与穆臻暗中商量的结果。而在军中地位和声威仅次于陈朴的穆臻,如今做事也是越来越全面,考虑问题也极为深远,谋略和眼界得到了充分的锻炼。这一年多来,他一直在默默地守护着弟兄们的这份家业,也为康宁提供了众多的重要情报,尽职尽责地为康宁分担着忧虑。 徐子良离开琅勃拉邦返回新加坡之后,在徐家伟的提议下,经过董事会研究决定,成熟稳健地冷锋由于长期以来积累的经验和对琅勃拉邦总部诸多领域业务的熟悉,被提升为了集团副总裁,全面协助徐家伟处理日常事务;另外,优秀的经营管理人才王梓颜也将会逐渐脱离走上正轨地“华青社”,返回琅勃拉邦总部,担任总经理一职,以便分担徐家伟身上日益繁重的业务。 此时的徐家伟非常忙碌,除了主持正常的公司事务外,他还与越南代表团进行了初步接触,尽管目前会谈的进展如何不得而知,但是康宁和穆臻心里都知道,武基石等人要想在徐家伟身上占便宜,实在是难以如愿。做事精明果断地徐家伟在得不到实实在在地利益之前,你就是想弄明白他的心思都非常困难,更何况如今他早有准备,成竹在胸?因此相对而言,康宁和穆臻地日程安排就显得无比轻松了,对徐家伟也一如既往地报以极大的信心和充分地信任。 不久后,徐家伟的秘书找到两人:徐家伟已经送走了越南代表团,正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等候两人前去协商。 此后两天,康宁都被迫留在城堡,无法返回第四特区,与徐家伟一起对越南人的每一个意向和承诺进行仔细的分析和研究,穆臻掌握的情报网也开始高效地运作起来,为康宁和徐家伟提供各种参考和印证。 第三天上午,正在与徐家伟、穆臻聊天的康宁,终于等到了武基石和中田弘康等人上门。在城堡一楼的办公室里,康宁不但见到了神情颇为担忧的武基石等越南官员,还见到了中田弘康、小林茂和两个远道而来的日本医学专家。 经过三天的全力治疗,六个中毒患者均全身消肿,恢复神智,全身剧烈疼痛地症状也大大缓解。就是全身发软,关节疼痛。无法独立行走。两位精明的日本医学专家明知是毒素所致,但却又无可奈何,最终只能在武基石地引领下登门求助。 中田弘康早对康宁如今缅北掸邦第四特区主席的身份一清二楚,也知道只有康宁才能治愈两个不幸中毒的日本技术人员,因此对康宁说话的语气显得十分的客气:“康先生,感谢你多日来的慷慨帮助,在此我代表我们的患者对你表示衷心的感谢!” 康宁客气地回答:“大使先生,你实在太客气了。我曾经是徐家伟先生聘请的友谊医院中医学客座教授,尽管如今聘任期已经过去了。但我还是愿意为医院尽上一份心力。”
中田弘康微微一愣,随即笑道:“根据越南卫生部部长武基石先生地介绍,这个世界上恐怕也只有康先生掌握了这种病症的治疗方法,因此我们想恳请康先生帮助我们治愈患者,我们将不胜感激。如果康先生需要报酬的话。请说出一个具体的数目来,我们将双手奉上以示谢意。” 康宁哈哈一笑:“听说日本人精明高效,果然如此啊。既然这样,我也就不客气了,那么就请支付八万美元的治疗费吧,需要地是现金。我现在的确很缺钱,而且这解药确实昂贵,来之不易。” “你疯了吗?区区两个人的治疗费用。竟然狮子大开口索要八万美元?这简直是**裸的敲诈勒索,不可能!”小林茂大声呵斥起来。 “你要搞清楚了,不是两个患者共八万美元,而是每一个患者都需要支付八万美元的费用!”康宁严肃地回答:“我听一个日本记者说。去年日本人均年收入为八万美元,我用全世界独一无二的方法和珍稀药物救下一个人的性命,避免他往后数十年过着痛苦的残疾生活,只收患者区区一年地收入已经算是很少了。至于越南的患者,如果他们需要我进一步的治疗的话。我也将一视同仁。收取他们一年地收入作为我的诊金。这并不为过,如果你们觉得太过昂贵的话。大可以另请高明!我是绝不会勉强别人的!” 武基石听完康宁的话,暗生佩服。知道一个越南士兵一年地收入不到三百美金,这点儿钱对于自己一方来说是个天大地面子,眼高于顶、优越傲慢的日本人就麻烦了,钱是一个问题,但没有面子却是更大地问题了。 想到康宁在河内时与日本游客发生的纠纷,武基石心中逐渐明白过来,知道中日间的民族仇恨,在一代代人心目中永远也无法化解。 “阿宁,这是你的小皮箱,看看里面的东西齐全吗?”武基石从助手手中接过小皮箱,递给了康宁。 康宁高兴地接了过来,打开一看自己的银针和老爷子手书的《康氏补遗》完好无损地躺在里面,连忙对武基石表示感谢:“谢谢武大哥!这银针来得真是及时,我正需要它给你们的几个患者治病呢,我这就和你前往医院吧。” 武基石连忙拦住康宁,颇感为难地劝道:“阿宁,还是先听听中田先生他们的建议吧。” 矮胖的中田弘康望向一旁的徐家伟,徐家伟见状,连忙对自己的老朋友歉意地解释:“中田先生,康先生和你一样都是我的好朋友,但他不是我的员工,而是一个特立独行的人,所以我为此感到非常遗憾。如果中田先生和各位手头不方便的话,我可以暂时代为支付,只需要办个手续就行了。” 中田弘康毫无表情地点了点头:“没问题,这点儿钱与我们日本人的生命相比,根本就不算什么。治疗完毕我们立刻支付,康宁先生,请!” 众人一起乘车来到医院,康宁竟然出乎意料地率先替四名越南官兵治疗,日本人本就不满的心情越发地恼火,武基石等越南官员却对康宁的举止心生感激和自豪。 只见康宁运针如飞,很快在一个患者身上插下十几支银针,接着对第二个患者下手,高超的手法和精准的认**,让围观的日本人和周耀堂院长目瞪口呆随,即啧啧赞叹。 中田弘康也被康宁这匪夷所思的针灸技法所震动,心中的怨恨立即消除不少,日本人对强者惯有的钦佩之情,一时间完全占据了上风。 给四位患者针灸完毕,康宁吩咐药剂师和护士让患者服下汤药,掏出一包小小的药粉,倒出三分之二进入药罐中,与剩下的药渣混合在一起,吩咐护士立刻用纱布给患者敷在伤口上,转身对武基石低声笑道:“武大哥,麻烦你先付给我一千二百美元的诊金,你的人明天一早就可以出院了。” 武基石无可奈何地吩咐身边的秘书数钱,黑下脸对康宁骂道:“你可真***势利,连我都算计进去了。” “一事还一事,原则可不能丢!要是你本人缺钱的话和我说一声,我借个一万八千美元给你绝对没有问题。”康宁接过钱低声笑道。 武基石忍不住哈哈一笑,亲热地给了康宁一拳,低声说道:“放心吧,你交代的事情我会妥善办好的。” 康宁感激地点了点头,和周耀堂一起来到隔壁两个日本患者身边,如法炮制,两个心惊胆跳的患者大为惊讶,服下汤药敷上药渣,顿时感到与往时截然不同,一股清冽舒适的感觉渗入伤口遍及全身,不一会儿便舒舒服服地沉睡过去。 “付钱吧!”康宁对中田弘康礼貌地说道。 中田弘康拿出一本支票和笔,恼火地回答:“我们日本人没有支付现金的习惯,你自己拿着支票去外商银行领取吧。我现在只能支付你一半的诊金,剩下一半必须等明天看过病人的恢复情况酌情而定。” 康宁微微一笑:“我一直听说日本人狡猾而没有信用,今天总算是领教过了!中田先生,请你把支票收起来吧,我不要了!不过我得告诉你一声……看到这小瓶子里的四颗药粒了吗?只有在四十八小时之内服下一颗瓶中的金色药粒才能完全康复,否则患者还是需要扶着双拐走路的。我收到了越南武先生的钱,所以我这就去给四位越南人服药,至于这两个大和民族的患者嘛,你们还是自己处理吧,再见!” 康宁说完,毫不犹豫离开病房步入隔壁,叫醒四名患者,倒出药粒监督每个人服下,然后大步离开病房走向楼梯。 中田弘康等人见状,连忙追上康宁拦住去路,恭恭敬敬为自己的失礼向康宁道歉。 可是康宁不为所动,而是拿出空瓶礼貌地解释道:“对不起,药物只有四颗,已经用完了。如果你们真的需要,请在明天上午派人到中缅边境的大勐龙口岸去拿,记着,这药提价了,在原价后面加个零才能拿到,如果你们认为太过昂贵的话就算了,再见!” 中田弘康气得脸色铁青,双拳紧握,可是康宁已经在两名精壮侍卫的陪伴下大步走下楼梯,转眼间消失得无踪无影。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