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四章 方向的调整

越境鬼医 604 作者天子 全文字数 4174字
坐落在万岗城西面南垒河东岸的“盘龙理工学院”,占地百亩,风景如画,第一期建好的两栋综合教学楼和六栋学生宿舍楼,可以轻松容纳八百名学生,带足球场的标准运动场还在建设看台。 学校的一百六十余名教职员,几乎都是从内地聘请而来的高校退休教师,以及退休或失业的高等级高技能技师。第四特区政府只派出校务管理人员,因此,“盘龙理工学院”虽然具备了一个高等学院的雏形,但实际上只相当于国内的一个技术学校。 第一期六百四十名学生是在一千名招聘人员中最后坚持下来的,其中的大多数来自于成都、昆明和重庆三大人才市场。 这些家境不好、就业无门的年轻人大都毕业于大西南的各个技工学校和职业技术学院,办理的全都是劳务护照,按规定来到此处接受长达一年的专业培训方可上岗。在此期间,实行的是军事化管理,日常用品和服装由学校免费发放,吃住无忧之外,每月每人可以领取六百元的特殊补贴,一年后根据个人意愿,可选择最低工资一千二百元的就业岗位或者继续深造,因此学生们普遍感到满意。 六百四十名学生被分为三个系十个班,其中一百五十余名女生安插其中,每个班都有一个班主任和一个临时从军队总政治部抽调而来地政治辅导员。为期一个月的军事训练和反复洗脑完毕。绝大多数学员地心理都会发生显著的变化,对自己手上一年期的临时身份证倍加珍惜。大家都知道特区政府的关心与期望。知道读书和上医院不需要自己出一分钱,胸前戴着“盘龙理工学院”的蓝色校徽走在崭新安逸的城里,人们投来的目光里充满了友善和羡慕。 九月一日这一天,军训完毕、举行阅兵仪式的师生们惊喜地看到,心目中的传奇人物第四特区主席康宁和一群将军、政府官员登上运动场北面新落成地高大主席台,将军和官员们全都肃容站立,进行检阅,令精神抖擞的师生们倍受感动。 康宁的致词十分的简单,除了对师生们寄予希望之外。又宣布了一个消息:特区政府即日将下拨一千二百万元人民币作为“盘龙理工学院”的发明创造扶持基金,此后每年均会追加拨款,对学校各科系或个人地发明创造予以奖励,最高奖励金额为五十万人民币。政府免费审批发明专利并予以法律保护,并对成绩优异者提供前往发达国家继续深造学业的资金支持。 此举令在读的师生们大受鼓舞。为“盘龙理工学院”未来的发展带来了极为深远的影响,使得奋发图强的年轻学校在五年后成为整个缅甸规模最大、成果最多、最令年轻学子向往的高等学府。 返回万岗大营的路上,深受触动地陈朴对康宁感叹道:“没想到你从日本人手上敲诈来的一百六十万美元竟然会用到这个地方来。今天的检阅参观令人欢欣鼓舞,我对学院未来的发展很有信心。回头我再捐出一千万人民币来,就算是为正在建设地机械系实习基地尽一份绵薄之力吧。” 康宁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太好了!机械系投资预算挺大的,光靠政府拨款解决确实有点儿勉强,你的一千万就用在实习基地的建设和设备购进上吧。做好了这个实习基地。很可能成为学院以后重要的经济实体---我看这样,不如就把这个实习基地命名为陈朴创业园吧,让年轻人记住我们这些开拓者地殷切期望。” “这样不好吧,别人听到后还以为我这个人沽名钓誉呢。”陈朴摆了摆手连忙推辞。 康宁大声说道:“有什么不好地?这样不但解决了办学中的资金紧缺问题。还为大家带了个好头!咱们身边这帮弟兄身家上千万地不下五十名,平时大家都愿意拿出些钱扶持和回报国内家乡的民众,何况现在还是在咱们自己打下的地盘里面?你千万别有什么顾虑,这个表率作用必须得大力宣传,我个人也准备拿出五千万来建设医学系。地点就在学院南边的那片乱石岗上。为此昨晚我还特意和我家老爷子通了个电话,他对此也很支持。表示会尽力帮助我聘请国内退休的老教授们来我们这里发挥余热。我打算把医学系定名为康宁医学院,属于盘龙理工学院下面的一个院系。” 陈朴听了哈哈一笑:“好,既然你都不怕,我还怕什么?我全听你的,只要你和弟兄们不说我看重名利就行了!说真的,我这个人还真想这辈子能留下点儿什么让后人记住,这样也不枉自我在这块土地上奋斗打拼一场,哈哈!” “谦虚了吧?这一千万与你的功绩比起来,犹如萤光与日月之别,难道你还怕人民记不住你?哈哈!”康宁笑完,低声说道:“这几天我与司徒晏和潘少群等经济发展委员会的官员们反复讨论,使我明白了许多东西。以前我们为稳定政局、争取民心,实行的是经济从紧的政策,的确有不少地方值得反思一下,我正要和你好好谈谈,征求你的意见呢。” 陈朴打起精神,转向康宁:“最近我也听到过不少议论,总的来说,反应还是很好的,特别是咱们特区农业技术的推广成绩非常显著,五个县数十万亩的山区土地正在大力推广种植高产玉米、豆类、木薯和烟草,养殖业也是做得有声有色,百姓对此非常的满意。目前来说,就是工商业方面的政策略微显得紧了一些。可这方面我是个真正地门外汉,你大体上给我说说就行了。” “眼看着快到家了。司徒晏和我那两个女人估计也快下班回来了,干脆到我那里喝上一杯,咱们边喝边谈怎么样?要是文胜在家,也把他一块儿叫过来。”康宁提议道。
陈朴点了点头:“弟兄们中间,如今也只有文胜在家了。仲明和梁山他们演习去了,傅玉鸣和路小军正在搞特种对抗,少铭和继先忙得脚不沾地,最多能叫上石镇大哥。我回家换身衣服就去叫人。” “行啊!今天我亲自下厨,正好让你们尝尝我的手艺。” 入夜。康宁一家和陈朴、石镇、涂文胜等人围坐在餐桌旁,共进晚餐。繁忙而又充实地郑怡、萌萌热情地介绍着自己的工作情况,其中的趣闻不时引发大家开心的欢笑,众人对一年来取得的成绩和目前的发展情况,均是深感满意。 康宁看到时机已到。转向司徒晏轻声说道:“小晏,你是经济方面的专家,又是我的助手,现在给我们大体介绍一下最新的情况吧。这几个月来,少群和你做得很不错,成绩有目共睹,现在我们都想听听你们经济发展委员会地意见。” 美丽动人的司徒晏,经过这段时间的磨练。如今越发地显得成熟沉重了。她拿起纸巾,轻轻擦了擦嘴角,美目环视席间一圈,这才用惯有的冷静平和声音介绍道:“潘少群副主席是个精通经济建设的难得人才。四个月来,他根据详尽地调查总结和政策实施中的得失分析拿出了一份报告,经过我们委员会全体人员的反复讨论,发现目前我们特区的经济形势存在着众多的弊端,已经到了不得不改变的时候了。” 看到众人纷纷放下筷子凝神倾听。严谨的司徒晏侃侃道来:“自从孟雷五县建立起新政权以来。政府在基础设施和公共建设上的投资,已经超过了七亿四千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为六十个亿。大家都知道,这六十个亿中地大多数都来自毒品暴利,另外二十亿是来自于特区领导集团从自有利益中慷慨解囊。这六十亿对这片数万平方公里地区经济发展的刺激作用非常明显,变化最大的就是孟雷和万岗两县,以及孟雷县城北岸位于南垒河与打洛河交汇处的新兴城市盘龙市,这些城市如今已经初具规模,无论是城市建设速度和水平,都大大地超过了周边地区。另外,人口地快速增长,也促使城市建设速度大大加快,五个自来水厂的投产、城市产业布局规划、廉洁高效的各级政府、近千公里优质的公路交通干线竣工,为今后的经济发展打下了坚实地基础,这些都是令人震惊地成绩。特别是特区政府灵活友善的外交政策谋取到地安定环境,为经济发展做出的贡献最大。” “由于军事方面的特殊性,我们经济委员会无法得到相应的数字,在此我先撇开不谈,我现在只说说经济领域存在的诸多问题和可能面临的危机。” 司徒晏看了康宁一眼,接着说道:“特区政府在能源、矿产、交通运输、文教卫生、通讯金融领域实施的全民所有政策无可非议,这也是自我保障的基础,但是在机械制造业、轻纺加工业、转口贸易和服务业方面管得实在太死了!试想一下,一个只会输血不会造血的政府将如何能持续发展下去?要是没有了毒品暴利,今后我们该怎么办?目前的税收政策漏洞百出,标准极为混乱,如何才能有效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巨大的社会福利支出,将来如何承担?这些都是目前亟待解决的问题。从八月中旬开始的税收政策改良完善工作至少还需要一个月的时间,这方面还不是最大的问题,重要的问题是必须改变目前僵化生硬的对外贸易政策,到十月份银行系统正式启用之后,必须允许外来投资者自由进入机械制造业、轻纺加工业、粮油生产和储备、转口贸易和服务业,否则将很难从根本上改善目前特区政府窘迫的经济状况,更谈不上达成收支平衡的三年发展目标了。” 涂文胜想了想问道:“小晏,我们这里是不可能像内地一样无原则地对外资实行减免税政策,更不能拿有限的资源和生存环境去换取高速度的发展。要是外来资金大规模进入以上开放行业,将会严重冲击现有的福利政策和投资管理政策,到时候如果出现大量的失业者,我们该怎么办?” 司徒晏微微一笑,对这个问题显然成竹在胸:“很简单,这就需要我们制定相应的法律来进行约束。首先,国内企业由于承担高额税收,难以与获得许多优惠的外资企业展开公平公正的竞争,特别是在机械加工业、粮油食品业和轻纺工业方面,国内企业已经是度日如年,如果我们能够实施较低的税收政策吸引他们进来,对我们目前薄弱的工商业基础的提高大有好处。充分利用我们的地理优势,大力发展转口贸易和加工业,税收和土地租赁资金加上大量的就业机会,才是我们未来五年最佳的发展道路,其他的根本就不需要太过担心。例如,目前正在勐拉南面建设的合资轧钢厂和铝制品厂就是个成功的例子,从内地引进电力、技术、原材料回来加工,成品送到急需的缅甸各地甚至泰国北部和孟加拉国,能够最大限度地控制原材料消耗和环境污染,还能获得高额的税收和众多的就业机会。内地最近不是常常把双赢挂在嘴边吗?我们这两个项目才是真正的双赢!以此类推就会明白的,何况服务业这个最低污染的行业,咱们有何理由不让外资进来呢?仅仅依靠自己的钱,能有多大的发展呢?周边地区不都是在咱们的觊觎之下吗?有限的资金,何不用在向西扩张上面?” 司徒晏充满睿智的话语,让康宁等人陷入了沉思之中。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