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七章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越境鬼医 607 作者天子 全文字数 4190字
次日上午,正在盘龙大酒店宽阔餐厅里享用自助早餐的客人们兴致盎然,对数十种极具民族特色的食物赞不绝口,但是当风度翩翩的康宁与失踪了一夜的柳逸青并肩走进餐厅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了两人身上。 康宁礼貌地向马一鸣和几个主要官员热情问候,随便交谈了几句,就和柳逸青一起端着食物走到餐厅一角坐下亲密交谈,丝毫不将众人惊讶与暧昧的目光放在眼里。 见此情景,马一鸣无奈地笑了笑,对陪伴在自己身边的潘少群低声说道:“你们康主席挺有意思的嘛。” 潘少群笑着说道:“第四特区成立这么久了,我还很少看到康主席和某个女士公然在一起。以我对他的了解来看,除非是他非常看重或者是亲近的人,才能获得这样的待遇。” 深知其中内情的马一鸣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与潘少群坐在一起,低声交流:“非常感谢你们的热情招待,什么时候有空,你也带队到兰宁来回访一下吧?最好能在下个月的东盟博览会举行期间去一趟,回去后我准备一些合作项目等着你去谈。” “这件事已经正式纳入我们的计划了,康主席也特别吩咐过我,届时我们第四特区将与缅甸中央一起组团前往。第四特区方面由我亲自带队,请你给我留个好一点儿的展位吧。我们的玉石、珍稀水果、竹木和根雕工艺、旅游景点的展示等等都需要向国内介绍推广,场地差了就起不到效果了。”潘少群郑重地提出了要求。 “没问题!肯定会让你们满意的。”马一鸣放下果汁杯,好奇地问道:“对了,我听说你们特区对出国旅游、商务交往和留学的限制非常严格,这是真地吗?” 潘少群笑了笑,耐心解释道:“以讹传讹吧。我保证绝对没有这回事!只是我们的政府官员和公有制企业人员出国考察,只能报销往返的路费和住宿费,每天每人补贴一百元人民币左右地餐费。多出部分全部由自己掏腰包。而且一般情况下,一次出行只能有两个考察或者会议地点,超过两个以上必须接受军事委员会直属调查局地质询,民间往来则不受此限制。至于出国留学人员,他们的全部费用由特区教育委员会专管部门负担,但是留学生必须在事前签订毕业后为特区效力十年的合同,十年以后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我们放手不管了。否则需要双倍偿还十年免费教育、医疗和留学期间政府付出的全部款项。” 马一鸣听了吃惊地问道:“竟然还有这样的规定?实在是难以想象……要是留学生学成之后不回来,你们怎么办“很简单啊,教育委员会将会在半年之内向民事法庭提起申诉,法院判决之后,将公布在特区所有报纸和互联网的特区网页上,并与被告人所就读的学校进行联系。三个月内不回来接受处理的话,将会受到警察署地通缉,除非一辈子不回来。或者不让我们抓到,否则等待他的将是五年苦役和巨额罚金。当然,自费留学人员不在此列,只需要事先支付十年义务教育的费用和公共医疗十年平均年金,回来工作三年后政府将一次性予以偿还。”潘少群和气地解释。 看到马一鸣微微张着嘴。惊讶得说不出话的样子,潘少群微微一笑:“别觉得这些条款制定得很奇怪,《特区教育法》中的这些提案,全都是来自人民代表的提议。当初康主席拿到草拟的初稿后也觉得是不是有些过分了,但是投票结果显示。该法案得到了百分之八十以上代表的支持。其他特区获知后,也相继仿照实行。目前。缅甸中央政府也正在对我们地《特区教育法》进行研究与讨论,得到了诸多高层官员的普遍认可,很可能会在明年的中央会议上获得通过。中国不是总强调自己的特色和国情吗?我们缅甸也有自己的国情和道德习惯,所以根本就不需要这么惊讶。” 马一鸣尴尬地笑了笑,看到康宁走过来,连忙站了起来:“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参观完孟雷城就启程,晚上还要赶到老挝琅勃拉邦去。” “没问题,我刚刚接到通报,徐家伟先生和琅勃拉邦市政府地官员,将会在中午十二点到达大勐龙口岸,景洪州州长做东招待你们,误不了你的行程。”康宁说完,客气地请马一鸣与自己同乘一车。 正在建设之中的孟雷城,规划得相当好,整洁宽阔的街道两旁,几乎全都是华盖般的原生树木,极富欧洲风格地高大建筑,鳞次栉比,在绿化带地点缀下显得非常醒目,成片的欧式尖顶公共住宅小区和点缀其间地花坛绿地,随处可见,街道上行人来来往往,虽然车辆少了一些,但是这个方圆五公里的新城,足以给马一鸣等人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了。要不是街道上的行人、中缅两种文字书铭的各种招牌和偶尔看到的尖顶寺庙,他们都有一种是否来到欧洲某个城市的错觉。 “小宁,这个城市虽然规模小了一些,但是绝对比我们那边许多城市来得漂亮、有情调,特别是合理的布局和优美的环境,足以颠覆人们对缅甸的认识了。我想,这座新城绝对有资格评上最佳居住城市,随便放在哪一个国家都毫不逊色。建起这样一个城市,花钱不少吧?”马一鸣感慨地问道。 康宁摇了摇头,苦笑起来:“我们在孟雷五县的工商业和市政建设上的投入,已经超过了四十亿人民币,对农业的投入已经达到了十五个亿,电站、自来水厂、污水处理和垃圾清理等其他公用设施也投入了近十个亿。眼前这一切,都是用我们自己的血汗钱堆起来的啊!我们把银铜矿山和大量玉石产品都兑换出去,其中还有十个亿是和华盈集团预借的,预计至少还得凑出四十个亿才算完成。好在我们及时调整了经济政策。大力引进外来资金,我们手里面才宽松了一些。孟雷城作为我们重要的工商业中心城市,占用地资金最大。大桥南边的老城改造和周边工业区建设反而相对轻松一些。如今。这个城市已经具备了容纳十五万人口居住和创业的能力,这些都得益于周边四县和老挝上寮地区高速发展地农业支撑,否则单只是靠从外面引进,早就饿死了。我们这里真是穷啊,哪像你们那么有钱,一个广场都能翻来覆去地造上几遍,投入两三个亿眉头都不需要皱一下,我们可是每一分钱都花在刀刃上地!”
“别说这些煞风景的话了……唉。国内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么多年下来很多弊端积重难返,哪里像你现在这样能在一张白纸上挥洒自如、随意按照你设想的修造?”马一鸣长长地叹了口气,看到康宁欲言又止,指着他说道:“一看你这家伙就知道心里面藏着事情,说吧,想问我什么?” 康宁低声将自己对国内情况的疑惑全盘道来,接着颇为担忧地说道:“如今就连我父亲都打算搬离兰宁了。可想而知事情的变化已经远远地超出了我的认识。因此我想问问马叔,你对自己的现状和兰宁今后地发展有何看法?” 看到康宁与柳逸青在一起,马一鸣就想到了许多有可能会出现的问题,因此心里早已有了应对的准备,当下毫不犹豫地回答:“我对未来充满了信心!” “这话怎么说?虽然你也是区常委中的一员。可我总感觉到蓝建国的重新崛起没有那么简单。广西的情况你比我更为熟悉,这么多年来在获得民族自治优待和中央加大扶持的情况下经济发展还是这么滞后,里面存在的阴暗面还少吗?似乎情况远远没有你说地那么乐观吧?”康宁不满地说道。 马一鸣语重心长地解释道:“小宁,你实在是太悲观了!其实你应该多想想我们今天的进步和取得的可喜成绩才对。我知道你心里在担心什么,也知道你对蓝建国的重新崛起难以理解。可是你要知道。很多事情远远地超出了我们的认知和控制范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啊!这个世界上,只要有光明就会有黑暗,有进步就会有阻挠,作用力与反作用力都是客观存在地,你要相信我们党相信我们的中央政府能够正确处理好这些事情,虽然某些弊端无法一下子全部清除,但是上上下下都在努力之中,我坚信未来会更好。” 马一鸣看到康宁嘴角露出的不屑的笑容,无奈之下,只得低声说道:“你别总是把目光局限在兰宁和广西地区,要把眼光放远一点,结合当前全国的大势通盘进行考虑,你以为就你急我们不急吗?就连司徒老哥也都为此不懈努力,可那些在二十多年地改革开放中,利用各种恶劣手段达到目地的既得利益集团,是不会那么善罢甘休地!他们会用一切手段保住他们的地位,掩盖他们的罪恶,这一点上面早就有了清晰的认识,而且正在坚定不移地推进改革,在稳定的前提下一点点地割除这些附身在祖国母亲身上的毒瘤,因此不可能在无关痛痒的局部下狠招。因此,我劝你还是不要轻举妄动,更不要因为你单方面的鲁莽行动而破坏当前的大局。就我本人而言,更不希望如今的兰宁产生新的混乱,至少也要在明年春节以后才能一点点地清除障碍,这些策略都是我们内部精心商议之后形成的一致结论,你明白了吗?” 康宁点了点头:“我明白了!马叔,那么要是我父亲年底真的移居景洪,你不会拦着他吧?” 马一鸣瞪了康宁一眼,有些生气地说道:“小宁,你是真不明白还是故意在我面前装糊涂?” 康宁摆了摆手,哈哈一笑道:“哈哈,实在对不起了,马叔!我只是想问问你怎么看待这件事情,并没有别的意思。” “我肯定是支持你父亲的选择了,还能怎么看?其实这些都是我们这些老家伙经过反复商量之后才做出决定的。” 马一鸣又再叹了口气:“你父亲这一走,估计南方药业集团的税收很快就会减少一半,云南这边可就占大便宜了,不过有司徒遥和卢静的新药厂,对国家的贡献只会更大而不会变小。正因为这样,我才鼎力支持你父亲换个清净的环境。你也许还不知道,云南这边换届之后,有很多你们康家的人站到台前来了,慢慢你就会明白的。再一个,外人都不知道你在其中的重要作用,可我们这些老家伙清楚得很,别的不说,只要你随便找个借口,停止向南方药业集团供应制药原料,作为国家暗中严密保护的南方集团恐怕就会快速衰败了,接下来这件事肯定会惊动到上面引发众怒,如此一来,某些暗中搞鬼的人可就要度日如年了!更何况你今日的地位如此重要,从地方到中央,谁敢轻视你这个可以左右一方局势的地头蛇?这也是我们担心你乱来的原因,希望你面对什么事情都需保持清晰的头脑,不要打乱全局的计划,这也是你父亲托我叮嘱你的,谁知道昨晚等了一个晚上都见不到你,看来你还得多注意点自己的私生活。” 听完马一鸣的话,康宁终于彻底弄清楚心中疑惑的几个问题,也清楚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办才能获得最大的效果。 虽然康宁对马一鸣婉转的责备露出歉意与感激的笑容,但他心里已经拿定主意----时机一到,出手再也不会留情!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