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八章 失衡的世界

越境鬼医 608 作者天子 全文字数 4300字
十月的兰宁,骄阳似火,俗称为“秋老虎”的炎热天气令人汗流如雨,难以呼吸,逐渐增多的高楼大厦上的制冷设备以及拥挤车流排出的尾气,将几乎停滞的气流烘烤得污浊酷热,就连街道旁的绿树也都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与室外高温酷暑相对应的是,高楼大厦内的豪华办公室里,温度清爽宜人,大功率中央空调给大楼内的白领们创造了舒适的工作环境,浓妆淡抹的女士和衣冠楚楚的男士们悠闲自得,心情平和,行走在宽阔走廊里的人不时对迎面而来的同事微笑致意。 柳逸青走出电梯,穿过走廊回到办公室,默默地将自己的私人物品装进了一个结实的淡绿色塑料袋里,似乎没有看到周边同事惊讶的目光都投射在自己身上。 蓝馨蹙起蛾眉,略微思索站了起来,轻轻走到柳逸青身边,略微发白的俏脸满是关切:“青姐,你这是怎么了?收拾东西干嘛啊?” 柳逸青停下手中的动作,对她歉然一笑:“对不起,蓝馨,之前没有和你以及同事们打招呼,我已经向台里递交辞职报告了,今天就要离开大家……这个时候,我真不知道怎么感谢大家长期以来的关心与帮助,祝愿大家在以后的工作和生活中事事如意吧!” 同事们大吃一惊,随即一下子都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地询问理由,尽情挽留,只有蓝馨预感到外柔内刚的柳逸青恐怕再也不会留下了。 由于事出突然,蓝馨一时间也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直到柳逸青一一向同事们致谢之后,蓝馨也和依依不舍的同事们一样。知道再也无法改变柳逸青已经做出的决定。 有人立刻将这一重大消息传了出去,等柳逸青收拾完自己的物品时,二十多平米的办公室里已经挤满了各个处室地新老同事。不管是谁。都对刚刚出访回来两天的柳逸青的突然辞职深表不解,大多数人都不愿意这位兢兢业业、美貌和善地同事离去。头顶光秃地老导演大声感叹,这是台里人才的一大损失,众人不依不饶、千方百计地热情挽留,看到柳逸青美丽的眼里流下感激的热泪,这才安静下来,采编部的两位大姐连忙掏出纸巾,挤到柳逸青身边低声安慰。 柳逸青擦去泪水。向大家鞠了个躬,抬起头动情地说道:“各位领导同事,各位姐妹,逸青感谢大家这么多年来的包容与照顾,永远将这份真挚的情感铭记心里,谢谢大家……辞职一事,是我经过深思熟虑后做出的决定。这几个月来,我感到心身疲惫。实在是难以承受越来越重地工作压力,尽管我热爱自己的这份工作,但也不得不选择离开。再一个,我母亲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一个人孤伶伶地生活没个人照顾,我该尽到一个女儿的责任才是,我是不会忘记大家的,无论以后我们在哪儿见面,都会和现在一样忘不了大家。再见了……” 众人看到挥泪而去的柳逸青提着袋子冲出门口。快步走上电梯,全都关心地跟随出去。只有蓝馨一个人留在原地,低头苦思。 蓝馨清楚地知道,柳逸青前几天见到了康宁,也知道柳逸青在琅勃拉邦受到几乎超过访问团团长马一鸣的盛情接待,原本暗藏于心的嫉妒,随着柳逸青的突然辞职而悄然失去,突然觉得自己少了个朋友,也少了对手!更让蓝馨深感挫折地是,自己殚精竭虑得到刘毅的成就感和潜意识中的畅快感,似乎也随着柳逸青的离去而荡然无存,心中反而涌起极为复杂的情愫,有恼怒、有伤感、有失落,也有怨恨…… 蓝馨回到自己地桌子后面坐下,拿出手机,拨通了刘毅的电话:“毅哥,我告诉你件事,青姐突然辞职了。她说是自己太累了,想要休息一下,可是我不相信,我真担心她以为我抢走了原本应该属于她的位置呢。我现在心里很难受,很想和青姐好好说说话,可是她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同事们都舍不得她走的。” 电话另一端的刘毅沉默了好久,在蓝馨地询问下,才低声劝慰:“小馨,我想逸青绝不会怪你地,她不是那样的人。这样,你马上给她打个电话,约她晚上出来吃餐饭。这段时间大家都很忙,我也很久没有见到她了,咱们一起和她聊聊,好好开导一下她,她放弃电视台地工作就这么走了,实在太可惜了!” “好的,等会儿我马上联系青姐。”蓝馨略作停顿,低声说道:“毅哥,我听这次与青姐一起出访缅甸和老挝的同事说,青姐在缅甸见到了康宁了,两人表现得很亲密,会不会是康宁的原因呢?要是这样的话,你说青姐会不会离开我们到缅甸去啊?” 刘毅惊讶的声音传了过来:“这是真的吗……小馨,你也别想太多了,还是看看能不能联系上逸青吧,我向单位打个招呼,下班后马上就去接你。” 蓝馨连忙说道:“好吧,待会儿你直接开车到我家去,我得回去换件衣服,联系好青姐之后我们再一起出去。” “好的,你快去准备吧,记得尽快联系上逸青!” 蓝馨收起手机,看到同事们陆续回来,便对坐在不远处的年轻女孩低声问道:“小韦,青姐她真的离开了?” 小韦沮丧地叹了口气:“离开了,走出大厦后在街边随便叫了辆出租车走了,听说台里原则上批准了她的辞职请求,同事们商议了一下,决定明天晚上请青姐吃顿饭。青姐突然毫无征兆就离去了,大家心里都舍不得,平时我们也不少得到她的帮助,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兰姐,你和青姐是最要好的朋友,事先没听到一点儿风声吗?能不能替我们大家劝劝她啊?” “难啊!这件事她从未提过。这么突然我也感到很意外啊……”说到这里,蓝馨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看到是刘毅的电话号码。连忙放到耳边:“怎么了?”
“我不能准时下班了。上级突然来人,我作为参谋长,必须得亲自作陪。晚饭后我就赶过去,你先约逸青晚上出来坐坐吧。”刘毅无奈地说道。 “那你先忙吧,我估计一时半会儿的青姐也不会离开兰宁地,我听说她的工资还没结清,至少明天她还得来台里一趟。你也别急,今天事情太过突然。估计青姐也没心情出来,你的工作要紧,不要因为私事而影响你地正常工作,不行地话咱们争取明天见见她吧。”蓝馨温柔地劝解道。 刘毅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说道:“行,那就定在明天吧。” 入夜,蓝馨听到自己父亲回家走进二楼书房的声音,立刻披上睡袍。轻轻走进父亲的书房,给父亲的茶杯添满茶水,然后默默地坐到了一旁。 蓝建国放下手中的报纸,摘下老花镜慈爱地笑道:“怎么了?一脸的心事,跟小刘闹矛盾了吗?” 蓝馨摇了摇头:“爸。柳逸青今天突然辞职了,我想来想去也弄不明白她的真实想法,最大的可能就是她会去缅甸投奔康宁。可按照她地性格,应该是很难接受康宁目前的状况。作为康宁的初恋情人,之所以她到现在还留在兰宁这里。很大原因就是因为她无法容忍康宁身边有着众多的女人。而且缅甸那个破地方也根本就没有她发挥专长的地方。像她这样事业心很强的女人,做出这样的决定真的令人很费解。” “哦?你这么一说。这件事情倒真地很令人吃惊。”蓝建国想了想问道:“是不是你和小刘好上之后,她看到你们恩爱的样子,心灰意冷了?” 蓝馨疑惑地想了想,摇头道:“应该不会!一直以来,她都拒绝毅哥的追求,估计心里面还是放不下康宁。上次我很婉转地告诉她关于我和毅哥的关系之后,她的表现很正常,短暂地惊讶过后连声向我祝贺,还一个劲儿地夸刘毅是个难得地人才,倒是我毅哥自己很不好意思,一直躲着她,两个月来都没和她见过面。” 蓝建国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她对你说下一步的打算没有?” “没有,今天同事们都很惊讶,把办公室挤得水泄不通,我想问也没机会。明天吧,明天我和毅哥会约她出来说说话,看看她究竟有什么打算。”蓝馨低声回答。 蓝建国考虑片刻,微微一笑:“这事儿急不来的,还是慢慢问问吧,说不一定这里面有我们不知道的原因呢,只要用心探询总会弄明白的。有件事你得放在心上,中秋节刘毅因为太忙错过了回家地机会,你们不是定好了重阳节一起回去给他父亲祝寿吗?这事儿你可不能忘了,我听说他父亲很可能要调往南京军区担任要职,这个机会你要把握好了。” “爸,我明白了,没事我回房间去了。” “回去吧,看你也累了,好好休息明天才有精神。” 蓝馨躺在床上,久久无法入眠,心中地痛楚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她,康宁俊朗的容颜再次浮现在她地脑海中,临别前那热烈醉人的深吻和铭记心底的爱抚,让她每次想起都全身发烫,她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对这个自己刻意仇恨的男人如此念念不忘,不知道为何在与刘毅上床的时候,心里却总是幻想着是康宁在侵入和抚弄。 在蓝馨无数次的梦里,哥哥的笑容和康宁的怒吼交替出现,潜意识中的仇恨与**,让蓝馨无所适从,也无比沉重。自从她对悲怆的父亲默默许下诺言的那一刻起,蓝馨就立志舍弃一切,以自己独特的方式去帮助自己的父亲,帮助这个世界上自己唯一挚爱的亲人。 当她抱着一颗坚定而悲壮的心、打算用自己的身体换取康宁原谅的时候,她的心情仍然是极为复杂的,这次见面让她清醒地意识到自己已经爱上了这个刻骨铭心的仇人,多么希望康宁在车里粗暴地占有自己,这样也许能让自己的心灵得到一些刺激和解脱,可是就在关键时候,康宁停止了,当时强装笑脸的她是多么的失望与怨恨,她不停地责问自己难道比不上康宁身边任何一个女人吗?当她走过关卡,回到中国的土地上时,强忍的泪水夺眶而出,她坐进出租车便失声痛哭,直到昆明泪水仍然无法抑制。回到兰宁之后,心理严重失衡的蓝馨不知不觉把对康宁的怨恨转嫁到柳逸青身上,这就有了她对刘毅的诱惑和奉献。 令人意外的是,蓝馨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变态的报复与自我惩罚,换来的却是一个靠近军中显贵家族的惊喜,心细如发的蓝建国知道后大力支持。 英俊正直的刘毅拥有高度的责任感,对“被自己酒后伤害”的蓝馨深感愧疚,加上对柳逸青苦苦追求难以如愿的打击,终于将全副情感放在了娇美聪慧的蓝馨身上,善解人意、小鸟依人的蓝馨逐渐让刘毅一扫阴霾,精神焕发。 可是,蓝馨远远没有刘毅认为的那样幸福与满足,她时常在紊乱情愫与矛盾心理的折磨之中,分不清得与失,爱与恨,这让她每次闭上眼睛,失衡的内心世界就变得无比的迷惘和惆怅…… PS:写到这里,可能很多人又会大叫受不了,但通本书没有一个女性反面角色实在说不过去。而且从家庭背景、人生经历和个人性格来看,蓝馨来扮演这个角色实在再合适不过了!同时,这也是激化矛盾的一个重要方面。 我想康宁已经拥有了那么多纯真善良女孩的爱,大家也会对这种不是背叛的背叛的故事发展,多一点儿理解和宽容吧?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