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章 压轴好戏

越境鬼医 620 作者天子 全文字数 4244字
由于坐落在广场北侧的第四特区高等法院的审判大楼尚未封顶,审判庭只能临时设立在特区政府议政大厅之内,以便照顾三百多名国内国外的记者和五百多名第四特区各界代表旁听。 身穿黑色中华立领的高等法院院长、特区首席法官李汉生端坐在主席台的正中央位置,两名助手一左一右面相庄严,四名书记员整齐地坐在了下一排。左边的公诉方则是郭怀先领衔的特区高等检察院公诉处三人小组,法院与检察院三十余名司法警察散布在法庭四周,维持秩序。 让旁听者和记者颇感惊讶的是,首先出庭受审的竟然是昆明星光旅行社的两名导游以及匆匆赶来的公司法人代表。 在出具一系列证据以及被告人听完公诉状之后,坐在被告席上的三人均表示一切属实,没有任何异议。 十五分钟的休庭时间结束,主审法官李汉生一上台就宣读判决书: ……判处被告昆明星光旅行社承担两名受伤警察一万四千六百元人民币医药费,另根据双边旅游协定相关条款以及特区相关法律规定,判罚五万元人民币罚款。 星光公司的胖子经理大喜若狂,差点儿笑出声来。这一处罚结果,比他预料中的轻了许多,不关押导游、不吊销合同,等于是该公司从云南到第四特区再到泰国北部的这条黄金旅游线路保住了。 为了这条线路,星光公司事前花费了百万元左右来打点国内的相关部门,要是失去了可就倾家荡产了!如今素以面黑心狠而出名的第四特区法院如此轻判,怎么不让已经陷入绝望地他喜出望外。暗中感激? 因此,一退庭胖经理就叫上助手跑到第四特区农业银行的营业大厅,痛痛快快地往特区法院指定的账户存入了六万四千六百元人民币,拿上银行的回执。立刻返回法院,向执法处负责人上缴银行回执。 半小时不到,胖子经理及助手就领着自己地两个导游走出了警备大队的拘留所。 离开拘留所很远了,胖经理看看四处无人,这才对男导游低声问道:“鹏子,我听说第四特区对待罪犯十分严苛,你们在里面没少挨打吧?” 鹏子摇了摇头:“没有啊,警察对我和小娟都挺好的,一直关在警备大队的临时拘留室里。录像审讯完毕后是记者的采访,有吃有喝没饿着。两个女警见小娟身子瘦弱。晚上还特地带她到女警宿舍洗澡休息,第二天一早送回来的。我就没有这个好运气了,整晚整晚地睡不着觉。战战兢兢地想请看守警察帮忙买包烟,没想到这个老家贵州的少尉警官大方地送了我一包本地烟,还陪我聊了几个小时。” 一旁的女导游连连点头:“是啊,警察对我可好了,晚上住女警宿舍的时候还有电视看,一点儿也不像是坐牢。原本我还担心我会像以前看过的电影里演地那样,在监狱里吃苦头呢!” 胖经理缓缓点了点头:“原先听很多人私下传言第四特区的警察特讲道义,只要不是刑事犯罪,对谁都是客客气气的,如今看来这件事是真地了!鹏子、小娟。这事儿是我的错,怪我尽想赚钱没提醒你们注意,这些韩国人真***不是人,专门惹事,唉……吃一堑长一智。以后我们不做韩国人的生意了,你们现在先出境回到景洪公司休息去吧。这条旅游线路以后就交给你们俩负责了,别担心!我回去后就给你们一笔奖金再提你们一级工资,多多少少你们俩都和这里的警察混熟了,坏事变成了好事。哈哈!回去吧。我还得继续留在这里等审判结束。” “好的,那我们就先回去了。” 下午刚刚开庭。就让审判大厅里的所有看客大跌眼镜。 原本以为会被第四特区借机敲诈勒索的十一名南韩游客,被押解出庭。公诉人以这十一名游客并未参与犯罪行为、违法昭示南韩国旗的责任应在旅行社为由,建议不追究这十一名游客的任何责任。法庭在短暂地合议之后立刻宣布:当庭释放庭中十一名南韩游客,责成警备司令部边防局立刻将其遣送出境! 判决完毕后,主审法官李汉生随即宣布退庭,此举令所有人都意想不到。 特区民众代表议论了一阵,似乎觉得没什么不对的,也就逐渐散去了,各国记者们却争先恐后地冲向刚在盘龙市落户的各个网吧,将今日的审判过程和结果发往了全世界。大多数人都对特区高等法院的轻判予以了高度评价,盛赞缅甸地民主法制建设的曙光已经在开明开放的第四特区照亮! 然而,有几批人不但不感到高兴,反而更加忧虑。 当天晚上,心里忐忑不安的南韩大使朴万载再次用卫星电话与汉城取得了联系,述说自己的不安和担忧,谁知高高在上地外交部官员让他继续耐心等待即可,说尊敬地美国朋友已经做出了卓有成效的工作。 另一批人则分成了两拨,一拨在曼德勒,一拨在国境线对面地景洪市政府会议室。在曼德勒的老李和在景洪的吕梁几乎不约而同地得出了相同的结论:明天的审判才是真正的压轴大戏,弄不好那九个参与袭警的南韩人不死也要脱层皮了! 放下电话的吕梁拿出手机,拨通了吴恒的电话:“小吴,你和建武联系上没有?现在这事儿很急,不早做打算到时候我们就被动了。” “已经联系到他本人了。上午他抽空请我一起吃的早餐,答应我尽量说服军事委员会的几个委员,但是他不敢保证能有多大效果。按照今天的庭审和判决地情况来看,一切都还公正开明。比缅甸其他地区滥用法律强得太多了。不过我现在很担心明天的审判。”吴恒小心翼翼地回答。
吕梁低声赞道:“你小子干得不错嘛!不过你还得和建武联系一下,只要不判那几个棒子死刑,我们这边就算是完成任务了。有件事对你的工作或许有帮助,上次他们要求购买十套车载移动监听设备。上级今天下午终于答应下来了,你直接向建武通报,估计效果会更好一些。这事儿你得抓紧时间办好,这帮愣头青制定的法律牛逼得很,我简略看了一下他们地死刑条款,可不像咱们的那么宽松,也没有什么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说法,放在县级法院审判还有个上诉机会,只要是高等法院判决下来的,就立马拉出去枪毙的。当着全世界那么多记者的面。这不是给我们惹麻烦吗?” “明白了,我这就去找他。” 深夜时分,万刚大本营地下指挥所的会议室里。康宁和自己的弟兄们仍在紧张地商议对策。杜建武在阿彪的引领下,大步走进满是烟雾的宽阔大厅,将吴恒地通报详细地进行了转述。 陈朴扔给杜建武一支烟,转向康宁哈哈一笑:“***,这事儿不简单啊!为了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高丽棒子,竟然让两个超级大国都为他动起来了。说真地,一个小小的半岛国家在两个超级大国眼里如此重要,这实在是大大出乎了我的意料。” 弟兄们也表示了相同的看法,最后目光都聚集在了康宁身上。 康宁摆了摆手,笑着说道:“这事情我也是想了很久才弄明白。你们别看南韩这个国家小。充其量也就比我们第四特区领土大一点儿,但它所处的地理位置却非常的重要,不但是美国封锁中国的岛链中的关键一环,中国政府也想通过外交努力从它身上打开一个缺口来。可以说现在谁都想要拉拢它,哪怕它下贱到与自己的世仇日本结盟。内地政府也不敢拿它怎么样。特别是随着改革开放的逐步深入,中韩两国经济上地合作越来越紧密,政治上的相互利用谁也少不了谁,关键时候,这高丽棒子还是牵制小日本的一枚有用的棋子。大家在某些方面还有着共同的利益。” 看到弟兄们若有所思地样子。康宁接着说道:“可这高丽棒子死要面子,虚荣心比谁都强。有了几个钱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你越是宠它敬畏它,它就越发地忘乎所以。在越南的时候,我就看到过他们横行霸道,恃强凌弱,越南人也为了所谓的发展经济,一味地姑息忍让,而泰国也是个善良的民族,普通民众对南韩人都是敬而远之的,所以在东南亚落后国家,飞扬跋扈地高丽棒子根本就没把咱们放在眼里,他们绝对没想到刚进入咱们小小地第四特区,积习难改之下,竟然一脚踢到了铁板上。” 众人哈哈一笑,杜建武却怎么也笑不出来。他想了一下,郑重地建议道:“弟兄们,咱们内地不少地方也不比越南好多少,南韩人总是把咱们民族的宽厚与忍让当成是懦弱,偏偏又有那么些贪官污吏和崇洋媚外者把南韩人给宠坏了,因此我建议政治部拿出一套方案出来,判决之后在咱们地地盘上甚至整个缅甸大力宣传,通过电视报刊杂志甚至出版纪实书籍连续造他一个月的声势,让民众永远记住落后就要被人欺负的道理。” “这是个好主意,正好可以借此提高民心和军队的士气!我举双手赞成!”涂文胜大声附和。 康宁看到大家都点头同意,对杜建武微微一笑,大声说道:“那好,这样就算是正式通过这项决意了。有一点儿我想补充说明一下,咱们在座的人担负着整个地区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等方方面面的重大责任,因此咱们很多时候不能感情用事,对于外交工作咱们没有什么经验,都处在一边前进一边摸索总结的状态,因此每走一步都必须慎之又慎。我这么说并非是没有原则地忍让和退缩,而是咱们在坚持原则的基础上如何达到最大目的获得最大利益的问题。比如,袭警事件如果发生在别的地方很可能就会不了了之了,我们却因为抓住了这个机会获得了意想不到的巨大利益,因此,我们也应该妥善灵活地应对才是。” 李汉生点了点头:“我同意康总的意见,我们受伤的两位警察弟兄一个断了几根肋骨,一个鼻梁骨被打碎,好在都没有生命危险,按现行法律,既可以判袭警主犯死刑,也可以判处无期徒刑,考虑到方方面面的复杂关系以及咱们的更大利益,我建议还是判两个主犯无期徒刑为佳,这样一来两个超级大国有了面子,在全世界面前丢人现眼的南韩政府也无话可说,国际社会那些人权组织也挑不出大毛病来。虽然南韩政府更希望通过外交斡旋成功地救回几个肇事者,以便挽回他们在本国民众中的声誉,但咱们根本就不需要买他的账,判决之后绝不给他引渡回去执行,这样对支持咱们的特区民众和全缅甸各界人士才有个交代“我同意汉生的意见!”陈朴大声表态。 “同意!” “同意!但必须有个补充!”最后一个表态的关仲明大声说道:“韩国人通过美国佬的基金会付出的五百万美元赎金太少了,我认为再加一倍才行!” 众人哈哈大笑,梁山对关仲明讥讽道:“你急什么啊?那九个人在咱们的监狱里待着能飞走吗?我可是听说这里面有几个家境不错的纨绔子弟,等事态平复之后不能再慢慢压榨吗?亏你跟咱们混了这么长时间,也不见长点儿智慧。” 众人又是一笑,性情豪爽的关仲明也不在意,咧开大嘴放心地端起茶杯来。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