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四章 没时间玩虚的

越境鬼医 654 作者天子 全文字数 4207字
掩映在一片绿意之中的翡翠城,优美而又典雅,东方古老的建筑艺术与欧美精美浪漫的建筑风格在此交相辉映,大街上随处可见的参天大树,以及无所不在的绿化花带,将这个年轻的城市的勃勃生机渲染得淋漓尽致。 如今,被各国游客称之为“缅东明珠”的翡翠城,已经拥有常住人口六万人,其中的五万人是来自中国的商人、实业家和投机者,泰国、老挝甚至孟加拉国的客商也随处可见,流动人口几乎是常住人口的一倍多。 翡翠城的主要商业区、娱乐休闲区、特区政府管理机构、三个缅甸国民住宅小区、边界另一侧的内地政府、民间机构驻地和办事处等等,都井然有序地坐落在三纵两横这五条宽阔整洁的街道两侧,构成了翡翠城的主城区。 围绕着五平方公里城区的环城大道之外,到处都是正在热火朝天大搞建设的工地,这其中包括有中国浙江商品城、外来投资加工园区和中缅合办的职业技术学院。 城市东南角,一个占地三百五十亩的施工工地已经略显雏形,令人瞩目。这里就是被第四特区政府称之为“重点文化工程”的缅东影视制作基地,代表着中国、东南亚和欧美建筑风格的三个仿古建筑风格的区域,被小桥流水和绿树花园巧妙地分割开来,在来自中国、缅甸和泰国地三千多建设者的努力下。整个基地将于今年的十月一日正式投入使用,届时基地内雄伟的寺庙宫殿、楼台园林、湖泊清潭和一条十八世纪欧式风格的街道及其精美的建筑群,将会成为东南亚又一个热门旅游景点。 城区北面三公里处的边贸货场,原本是康宁集团开辟的第一个商品贸易区,如今已是占地五十余亩,拥有完善的仓储运输、宾馆服务、银行、海关和检疫等完善设施的大型交易市场,已经发展成为中缅两国边境线上最大地贸易区,月交易额已经稳稳突破一点五亿人民币,而且还在稳步增长之中。只需从该市场一个四十平米的两层铺面的价格从最初的四万元被炒到三十五万元来看,大家就可以大致知道其繁荣程度了。 令所有游客都疏忽的是。从通关口岸宽阔道路右侧的边防军营,一直到到北面的边贸区之间,有一片东西宽二点五公里、南北长三公里的区域,无比的幽静。这片热带林木高达数十米地原生态区域北面,是古老的傣族村寨,东面是连接国境线的原始山林,南面是傣族村民的成片稻田和那条翠竹环绕的玉带般的小河。 这片守卫森严的神秘区域,被四公里长地坚固混泥土矮墙和数米高的钢网、三公里长的边境线铁丝网所围绕。除了边防军营的大门可以进入之外,只有通向北面的傣族寨子设有一个出入路口。这个路口也和边防军营的大门一样。二十四小时设置岗哨,用中缅两种文字标示“军事禁区”的醒目牌子,挡住所有人进入的脚步。 这片神秘的区域刚刚落成不久,包括紧邻的傣族村寨在内地本地村民都不知道,这个把边防连换成边防团牌子的大院,不再只是一个单纯的边防团驻地,而是第四特区军事委员会军事情报局和对外联络处的一个重要据点。大瑶山指挥中心的两组官兵和军委直属警卫团的一个加强连,早已秘密进驻此地,连接万岗大本营和大瑶山指挥中心的光缆,在程控电话和有线电视网络架设过程中,早已秘密埋设完毕。从军火黑市以及东南亚各国秘密购进的俄罗斯、美国、以色列等国的先进仪器设备,就花费了一千五百多万美元的采购费,由新任副总参谋长杜建武直接管辖指挥,负责无线电监测破译、手机与程控电话监听、对外联络和反间谍侦缉等重要任务。 下午三点整,两辆挂有景洪地方牌照地桑塔纳轿车,护送着一辆普普通通的白色面包车缓缓通过了边防口岸。 不一会儿。车队就驶进道路右边的边防团营区大门,在一辆第四特区军用越野车的引导下,拐过三层高的边防团办公楼,径直开进一座毫无标识地院门,驶过一片五十米宽遮天蔽日地高大密林,来到了一座古朴雅致的中国明代风格地庭院前。 此时此刻,康宁和他的七八个弟兄早已笑容可掬地等候在了院子的石板台阶下面。 三辆车陆续停稳,一身夹克便装的杨清泉,在路远方和陈处长的招呼下钻出了面包车,前行两步。晓有兴趣地打量四周的环境和尚在散发涂料味道的庭院建筑,赞赏地点了点头,对来到身前的康宁笑着说道: “环境清幽,院落雅致,倒是个说话的好地方。四周还安装了不少信号屏蔽设备。让卫星和微波探测等手段完全失效,很不错嘛!你们这帮小子如今算是抖起来了。” 康宁亲昵地攀住师叔的肩膀。低声笑道:“弟兄们都说没有个相互联络的地方,实在太不方便了,于是我们就勒紧裤腰带,把这片山林改造利用了起来。由于地盘是自己的,并没有花几个钱。这里所有房子,都是我们大瑶山上的老工匠无偿帮忙建造的,和大瑶山上的古建筑风格极为相似……师叔、各位,里面请,大家坐下慢慢说话吧。” 杨清泉边走边叹了口气:“在军民关系的建设上,你们做得非常不错,我们军队的内部刊物就一直在关注你们的做法,探索新形势下军民共建问题。无论是将军还是下面的普通士兵,大家羡慕之余。也感到一丝触动,都说自己把以往地老传统淡忘了,如今反而被一个落后地区的军队继承发扬,引起的反应可不小啊!” 步入宽敞简洁的会议厅,看了看周围的布置,杨清泉一行都不说话了。
大厅正中央是个三层台阶的主席台,主席台两边的洁白墙壁上,各挂着一面大型液晶显示屏,大厅中间的椭圆形花梨木会议桌,足可坐下二十个人。仔细一看,大厅周围墙壁上的古朴木雕,图案生动精美,寓意深刻,图案连接处,还巧妙地架设了八台摄影机,可以轻松地将所有人拍摄其中。 宾主一行捧起勤务兵送上的茶水,相继坐下,低声交谈。第一次到来地外交部老张和身边的吕梁咬耳朵询问。似乎对如此强烈的反差,一时间无法适应。 杨清泉清咳一声,皱眉指了指四周墙上的摄像机,对康宁问道:“我们这次到你这里,算是非正式会谈,不需要签订什么文件和书面协议,所以也不需要搞什么形式上的名堂。你们能不能把墙上这些机器都关掉?看到这些现代化的机器设备,总觉得一言一行都受到约束似的,心里堵得慌。” 康宁自然知道自己这位师叔的意思,笑了笑看向杜建武。杜建武面无表情地对坐在下方的情报局局长贾飞宇点了点头,贾飞宇立即站了起来,转身离去,吩咐下属关闭所有摄录设备。 看到所有机器都收缩到了墙壁里面,客人们地脸色好看了许多,气氛也一下子热络起来。 在杨清泉的介绍下,外交部的老张礼貌地站了起来。向康宁一行点头致意,坐下后详细说明了自己的来意,并对第四特区被伤害人员表示诚挚的歉意,并通报了万州政府方面的最新调查处理意见,接着强调双边友好发展的主题,并说了一通对美好前景地展望。 老张说完后,政治部长涂文胜笑眯眯地说道:“这件事已经得到了妥善的处理,我们对贵方所做的一切表示满意。给,这是一份我们特区政府外事局委托转交的调查报告,针对目前边境地区相互交往中出现的问题提出了一些看法和意见。特别是针对被贵国司法机关通缉的人员大量藏匿于缅北四个特区的现象非常担忧。在此,我代表第四特区人民委员会,向各位通报一个重大信息:签于目前本地区出现的诸多安全隐患,我们将于三月二十日至四月十日进行一次大搜捕,届时恐怕会有数以千计的犯罪嫌疑人被我们依法关押、审讯或者遣送离境。希望能够得到贵方的谅解。并大力配合我们地工作。” 老张等人面面相觑,都没想到对方一上来。就提出这么一个意想不到的实质性问题。略微惊讶之后,他们立刻想到了其中的可疑点:这个通报不是在勐拉举行的双边政府部门磋商会议中提出,而是由军事委员会代为转告,很显然对方所说的大搜捕将会是一次大规模的清洗行动,不但要对从中国逃匿过境的各种犯罪分子实施抓捕审讯,很可能还要对内地各级政府和情报机关派遣进入缅甸的情报人员下手。 老张等人凝思片刻,苦笑之下,全都理解了其中的含义,这个通报等于是说“快把你们的人召回去吧,省得到时候见面,大家不好说话”。 杨清泉和他地两个助手不动声色地看着老张等人和对方展开协商,似乎这方面的事情与自己无关一样。 康宁见状,干脆走到杨清泉身边坐下,低下头与自己的师叔细声交谈。 杨清泉听完康宁的话,点了点头,然后缓缓地站了起来,对老张和吕梁说道:“现在美国对伊拉克动手在即,以后中缅两国的国际形势将会更加恶化,双边合作地前景越发地宽阔和重要。既然利益相同,大家也别拐弯抹角地了,有什么话就直说吧。在座的都是明白人,我认为只要是对国家、对民族、对双方都有益地事情,就可以大大方方地提出来。今天是非正式会谈,也就是说没有什么不可以谈的,大家只要把心态端正了,我相信就会取得积极进展的。好了,实在对不起了各位,地方事务以及经贸文化方面的事务,你们慢慢谈,我和康主席出去走走,参观一下这里独特的风景。今天这个机会来之不易,大家好好珍惜吧!” 看着杨清泉和康宁并肩离去,老张等人觉得非常惊讶。在他二十几年的外交生涯中,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会谈,在老张的经验中,无论是何种形式的非正式会谈,其实都是正式会谈的一种衍生方式罢了,交谈的双方都会遵循一定的程序,怀着严谨戒备的态度,相互揣摩探试,从来没见过这样想谈什么就谈什么的方式。 对第四特区主要领导人和杨清泉都非常熟悉的吕梁看到老张疑惑不解的样子,低声解释道: “老张,对面这帮家伙都是些武夫,没你们那么有教养、那么恭恭敬敬地完全按照外交程序来,有话你就说说吧,千万别顾忌。这帮家伙狠是狠点儿,但办事的效率却很高,只要答应下来的事情,绝不含糊。你放开包袱直说就完了,对面的陈朴将军是招呼你的对手,你跟他说就行。好了,我也要找人出去走走了,你自己来吧!”吕梁站了起来,礼貌地邀请杜建武单独谈谈。 杜建武欣然允许,带上贾飞宇,就和吕梁轻松离开了,剩下老张和他的四个助手坐在原处,很不习惯。 陈朴示意勤务兵给客人们换杯新茶,含笑望着对面的老张,低声笑道:“张司长,有何建议请说吧,我除了没有权力答应协助你们修建从边境勐拉到西海岸实兑港的铁路线,别的什么都可以摆到案上来谈。” 老张一下就呆住了,望着对面笑眯眯的陈朴、石镇和涂文胜等人,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