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四章 迅如奔雷的抓捕

越境鬼医 804 作者天子 全文字数 4537字
“----”的一声响起,随后一切归于平静。 关上大门的幽暗狭小空间里,一缕夕阳透过盯封窗户上厚木板的间隙,直射到一位颧骨突兀、皮肤黝黑的中年汉子脸上。他横躺在冰冷的三合土地面上,企图地睁开沉重的眼皮,却不能如愿,只能轻轻转动强壮的身躯,大口大口地喘息着,耀眼而细长的光线似乎将他的头颅整齐地分开了两片。 此人正是被秘密抓捕的奸细科珠,这位出身于藏南下察隅地区瓦弄小镇的藏族汉子,在短短的半年时间内因扩军而从投诚部落的营长一跃而晋升为团长,但此刻他已是个秘密抓捕突击审讯后的阶下囚,头痛欲裂,全身脱力,豆大的汗珠从他的额头和发根源源冒出滚滚而下,**的胸膛、大腿和背后汗流如雨,将干燥的地板浸湿一片。他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有气无力地低声呻吟,却在以超常的坚韧,努力回忆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沉重的脑袋让他感觉重若千钧,伴随着刺痛耳膜的“嗡嗡声”,使得他的记忆变得分外凌乱而残缺,到现在为止,科珠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被击晕之后,立刻被注射了富含戊硫代巴比妥钠成份的改良针剂,什么都交代出来了。 胸膛剧烈起伏的科珠成大字型横躺着,灵台那点迷迷糊糊的亮光,使得他极力去寻找丢失的记忆,他只记得自己开完紧急会议,乘坐刚配发的敞篷越野车回到自己的团部,心腹副官赶走了其他人,关上了大门……发送完情报,将小巧的电台收进壁橱下层……外面一声闷哼响起……刚出中门感到颈部受到重击,接下来的事就不记得了…… 科珠的呼吸慢慢平稳下来。手脚也似乎恢复了知觉,但是他仍然紧闭着双眼,一动不动地躺着,脑海里不停转换地梦幻,让他似乎看到了家乡察隅河畔那一座座林木覆盖红绿相映的山坡。看到了一片片绿油油的草地和成片的牛羊,看到自己从懂事的孩儿到第一次与心爱地姑娘在密林中野合,看到了母亲从不离手的描金转轮……等等!我怎么想起了这些?怎么想起了三年前在印度那个基地接受培训的机密事情?怎么会想起那两个美国教官的名字? 科珠的身体一阵颤栗,模糊的记忆时隐时现,隐隐约约之间,他似乎看到了两个脸无表情的陌生汉子在与自己低声交谈,不远的背光处似乎还有个窈窕的女子身影背对着自己,她偶尔发出地声音也是那么的动听,似乎他们的每一句问话都富有魔力。令人不由自主如实回答……对了!对了!自己被抓捕审讯了!不但说出自己地出身地和这么多年来的经历,还把自己偶然获知的隐藏在丁英部十六年之久地克钦军副总参谋长莫铎也供出来了! 极度震惊的科珠猛然爬了起来,挣扎着跌跌撞撞冲到窗前。拼命推动被钉死的窗户,嘴里发出近乎野兽的哀嚎声,可结实的窗户没有推开。紧闭的大门却打开了,丁延年的警卫团团长老四冲了进来,挥舞铁拳一顿胖揍,鼻青脸肿满脸是血地科珠轰然倒地,再次昏迷了过去----他哪里知道,此时的密支那表面仍然平静,但各住军营地里已经是另外一个模样了。\r 城南警备团宽阔的空地上。九百余名官兵在一声声紧急集合的哨声中,飞快涌来,数分钟内便面对中央的石砌高台,整齐地排列成了三个方块。 高台上的木易川准将在十余名校尉的簇拥下,严厉地扫视着现场每一张脸,在吵杂声平息、一切变得鸦雀无声之际,扯开他那著名地大嗓门发布命令:“立正----稍息----立正!枪放下……放到地上!听见没有?放到地上!!” “哗啦啦----” 一片金属声响起。绝大部分官兵尊令放下枪。少数心中有鬼地聪明人见状也络绎放下手中的钢枪,满脸惊恐地等候未知命运地到来。 “立正----向后转!齐步走……立正!” 木易川的大嗓门再次响起。近千官兵惊慌失措地依令而行,站在远离武器的地方一动也不敢动,背对着全军有名的铁血将军木易川,一个个诚惶诚恐。 木易川的一师教导大队瞬间涌进场地,七百余名装备精良的官兵中分出的一半很快就将地上的武器收罗一空,另一半展开了全方位警戒。 站在高台下方的二十余名营连长,面对一支支黑洞洞的枪口,根本就不敢动弹,在教导大队长严厉的命令中乖乖解下配枪扔到了地上,随即被分别押上疾驰到一旁停下的军卡。此次缴械行动不费一枪一弹也没有伤及人命,全凭木易川在军中的威信和魅力,由此可见第三军一师在军中的战斗力。 司令部里又是另一番景象,温文尔雅的副总参谋长莫铎、性如烈火的一师副师长泽、龙岩、丁延年等数名将帅围桌在丰盛的宴席四周,泽再次望向门口,大声埋怨:“老木怎么回事?这家伙从来不迟到的,是不是被什么事给耽误了?” “你急什么?龙哥都不急,你倒坐不住了?实在忍不住,你先喝一杯打打底吧,谁不知道你这酒鬼等人喝酒像守寡一样难受?”戴着副斯文眼镜的副总参谋长莫铎中将一如既往地开起了玩笑。 众人哈哈一笑,七嘴八舌地相互打诨起来,不一会儿,一身戎装的木易川大步进来,向大家点点头算是告歉,一语不发坐在了莫铎下手的空位上。龙岩从木易川进来时的步点中,就知道事情已经办妥了,“呵呵”一笑,端起酒杯颇为感慨地说道: “诸位兄弟,这段时间咱们弟兄难得聚在一起,好好地喝上一杯。今天借这个难得的机会聚一聚。明天开始各位又要忙了,所以……呵呵!废话就不多说了,来,我敬大家一杯!” 众人举起杯,齐齐一碰。一饮而尽。 龙岩止住拿着酒瓶上来的小校,接过酒瓶站起来,亲自给莫铎斟上酒,这反常的举动令在座众人惊愕不已,只有莫铎显然意识到了什么,他保养得很好的儒雅脸上瞬间变得惨白,密集地汗珠无声无息地涌上了光亮的脑门
龙岩缓缓走到莫铎身侧,将酒瓶口对准了空杯,但是极度伤感、心如刀割的龙岩。竟然双手发抖迟迟倒不出酒,两颗眼泪在他沧桑的面颊滚滚而下,让众弟兄看得惊慌失措。大气也不敢出。\r 就算是再迟钝,莫铎此时也知道自己暴露了。他凄然一笑,缓缓站了起来。双手接过龙岩手里的酒瓶自己斟上:“三哥……二哥没有来吗?是不愿意再见到小弟了吧?” 龙岩抬起手,轻轻地拍了拍莫铎地肩膀,伤心地回到座位上,悄悄擦去老泪:“七弟,咱们相知了几十年,大哥英年早逝,临走之际还叨念着你。说你是族人中屈指可数的俊杰,是众弟兄中最有才华、最有涵养的人,临终见不到你还对着你的照片念念有词,当时你远在英国留学……” 龙岩哽咽得说不下去了,众弟兄吓得谁也不敢说话,只有木易川平静地自斟自饮,连喝三杯筷子都不动一下。 莫铎摘下眼镜。缓缓地靠在椅背上。环视一圈频频摇头:“各位弟兄,我莫铎对不起大家啊!这么多年来。难得弟兄们对我如此信赖尊重,可我却把弟兄们出卖给英国人了,当时我相信他们会帮助扶持咱们克钦族,他们也承诺有那么一天会让我们克钦族收复祖先失去的地盘,在他们的政治、经济和军事各领域的援助下实现高度自治……我真是愚蠢啊!竟然就相信了,九六年我们一个团的子弟兵被政府军全歼的事一直在折磨着我,那一战却是英国人为了换取他们在缅南地利益而牺牲我们所致的,致使我们的地盘急剧缩小,生存条件极度恶化,刚开始地时候我根本想不到会是英国人背后搞的鬼,直到年初我才明白过来,我对不住族人啊……” 在众人复杂的眼神注视下,一脸惨然地莫铎幽幽一叹,接着说道:“大家也许奇怪,为何在刚开始与康宁部合作的过程中我总是唱反调,不久又支持和康宁部合作了?其实没什么奇怪,刚开始我担心会让康宁部坐大,其次是英国人不看好康宁,认为出身复杂的康宁很可能会与北方大国走到一块,后来康宁得到美国人支持了,英国人也随之改变了态度,而且康宁是真心实意为我们几个特区的生存和发展着想,尽管他也有自己的私心,但是做事公平公正,知道感恩报恩,他慷慨的支援和一系列奇谋,让我们一天比一天壮大,所以,从那以后我就看好他,而不是受英国人指使,以致绝大多数军事行动和两军交流的绝密情报,我都没有向英国人透露半个字……直到西北战场地圣诞攻势结束,美国人意外地找上门来,我才知道英国人愤怒了,他们认为我没有尽职,还拿九六年的那笔帐来威胁我。我都这把年纪了又爱面子,担心被揭露出来晚节不保,于是只能昧着良心陆续提供一些无关紧要的情报给他们,结果他们还不满意,这次严厉要求我把一个掌握着段锦德部某个绝密情报却意外被俘的华裔美国特工弄出去,我实在不知道那个华裔特工被关在哪里,刚动手暗查了没几天,就暴露了身份……这一切都是冥冥注定的报应啊……” 丁延年咬咬牙问道:“七叔,你说几年来陆续提供给英国人的情报无关紧要,可有件事我不得不问问你老人家,罗星珈部的一个加强团绕过藏南从侧背袭击我们地行动中,他们怎么会如此清楚我们布置地各暗哨和前出警戒点?那一战要不是陈扑大哥亲自给我下命令让我的警卫团不顾一切切断敌人退路,恐怕罗星珈部那个团打死打伤我们近千人之后,还能扬长而去吧?” 莫铎伤心地闭上眼睛,好一会儿才悠悠说道:“延年,你成熟了……你太像我地大哥你的爸爸了……我也不知道会是这样一个结果,事发之后我差点儿想自杀……是,我军的布防图是我向英国人提供的,通过在我们板瓦开设木器工艺公司的那个香港商人周金鹏转交给英国人的,你可以立刻命令逮捕他吧,他还在等我给他提供那个美国特工的消息。” 丁延年双眉一抖,向一旁的侍卫长点了点头,侍卫长立刻大步跑出去,下达抓捕命令。 “咣----哗啦----” 副师长泽一脚踢裂座椅,圆睁铜铃般的冒火双眼,死死地盯着莫铎:“莫老七!你*良心真的被狗吃了?你这个畜生!老子恨不得一拳打死你这狗娘养的……” “住手!老十四,快按住他……你给我坐下!” 龙岩看到发飙的泽被木易川和军需部长卢明浩死死抱住,擦去额头的汗水,大大地出了口浊气,转过头却发现莫铎已经掏出漂亮的配枪指着自己的嘴,龙岩惊骇之下,大声叫道:“老七,你冷静点儿!千万别干傻事,一切等二哥回来了再说,不是没有回旋余地的……别开枪!老七,你听三哥我一句……” 莫铎颤抖地举着枪,对准自己的嘴,脸上全是悲愤愧疚的笑容:“三哥,小弟没脸见到二哥了,临走前只有一件事托付二哥和你:也许我这辈子缺德事做多了,老天让我讨七个老婆却只有一个女儿,三哥,我求你放过她吧,她刚刚生第二个孩子……” “----” “老七----” “七叔……” 枪声过后,莫铎嘴里冒出几缕硝烟,穿出后脑的子弹余势未绝,将红门靠椅的顶端削去了一块,他的身子向上一挺,随即渐渐萎靡,“咚”的一声,整个人摔倒在了木地板上,脑后涌出的红白之物玷污了一地。 “咣当----” 老泪纵横的龙岩猛然摔碎酒杯,声嘶力竭地发布命令:“立刻出动,给我抓!一个不少给我抓回来,我要活刮了那帮数典忘祖的畜生----” “是!” “遵命!” 急促的脚步声响成一片,只有无比伤感的众兄弟默默坐在满桌丰盛的菜肴四周,看着突然间苍老十岁的龙岩无声流泪……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