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六章 诡异的寂静

越境鬼医 806 作者天子 全文字数 3566字
用完午饭,康宁回到龙岩给自己提供的位于临时司令部后院的专用小楼里,认真倾听刘海澜、刘长河和艾美等人的报告。连续数天的旅途劳累以及不停的紧张工作,记者们与国际组织的代表都较为疲惫,大多数人利用这个难得的机会留在旅馆里清洗衣服积蓄体力,只有几个工作狂在征得驻军的同意,走上密支那大街继续自己的采访。 康宁看着艾美在给自己和弟兄们泡制香茗,感到非常惬意,艾美在帮助丁英部肃奸中的杰出表现,让康宁为她感到自豪骄傲。 “谢谢艾美!” 刘长河接过昔日在大瑶山共事一年多的艾美递来的茶杯礼貌致谢,轻轻放下对康宁说道:“康总,丁前辈这里的事情告一段落了,我想是不是该回去了。” 康宁点点头:“海澜什么意见?” 刘海澜喝下口茶低声回答:“可以回去了,有范渝第一独立旅情报科的两辆小型侦测通讯车基本够用,调其中一辆过来协助延年善后就行。艾美带来的军情局五处的一队特勤也可以一起回去,毕竟杜大哥人手紧张,早点儿回去能让他宽裕些。长河也不能离开大瑶山指挥中心太久,他负责的技术局和进修学院事情也够多的。” “好吧,长河,你回去之后,让你指导的那十二个克钦小子加快大型侦测车辆的装配进度,再和杜大哥说一声,这段时间着重教给小木一些情报组织机构方面的要点,争取让他们在下个月中回到密支那组建自己的情报机构,延年和丁叔都等不及了。中午吃饭龙叔还催了一次,经历如此大的变故,他们也难啊!”康宁微微感叹。 艾美给各位续上茶,扬起俏脸低声问道:“那么我呢?” 康宁想了想说道:“你留下吧,一来延年这里还需要你帮忙,二来我也会在此停留几天,等手头地事情处理完你跟随我一起到仰光去。如今我担任的职务太多,工作量成倍增加,外事活动非常频繁,需要一个精通外语的助理帮我分担些。你精通五门外语会说四种东南亚土著语言,又是搞情报出身的,最合适担任这个助理工作,先前穆大哥和杜大哥都向我提出过调你过来帮我的建议。当时考虑时机尚未成熟,也就一直没和你说,现在是时候了。” “真的?” 艾美惊喜地站起来,意识到自己失态后羞涩地转入里屋。把康宁和刘海澜等人的笑声关在门外。 康宁给两位忠心耿耿地弟兄续上茶水:“长河。你如今不但负责大瑶山指挥中心地领导工作。全军以及三个特区军队地通讯人才培养也需要你来担当。肩上地担子很重。这次之所以让你亲自带队来。是因为我有事要和你说说。” “说吧。老大。再加点担子我也能承受得住。”刘长河憨厚一笑。 康宁笑了笑:“那么就给你加上个负担吧。你回去之后到后勤部地继先大哥那里去一趟。他正在制定建立军事技术工程学院地计划。新地校址定在大瑶山东麓地茂林兵站旁边。根据军委成员地电话会议决定。由你来担任校长。你地军衔从五月一日起晋升为准将。大瑶山指挥中心你还得兼顾。至少在一两年之内没人顶得上。所以你会累很多地。有什么困难就对我说吧。” 刘长河惊讶地看着康宁。好一会才激动地回答:“没问题!老大。东寨那条下山便道扩建之后。从大瑶山指挥中心到茂林镇只需一个小时。很方便。而且如今地茂林镇已有三万多人口。除了我们军事部门之外几乎全都是各大军工企业人员。而且还是盘龙至勐拉、景栋、邦桑地交通枢纽。把学院定在那里非常好。傅玉鸣地战略局和我军一师师部就在旁边。后勤和安全都省心多了。” “如今地战略局由程智准将和袁正罡上校负责。老傅积功升至少将已到军委参谋部任职了。顶替我地位置。我们地整军计划基本完成。全军设立两个师和五个旅。初步决定一师师长由路小军担任。都是老兄弟。你们在一起方便多了。”刘海澜向刘长河透露点消息。 刘长河惊讶地问道:“那你干嘛?” 刘海澜笑而不答,康宁替他说出来:“陈朴大哥已被丹瑞主席的中央军委任命为三军总参谋部三局局长,也就是负责战役计划和指挥的部门,海澜被任命为陆军参谋部副总参谋长,他们两个与中部军区、北方军区的六名将帅一起同时获得晋升,这是丹瑞主席改组军委平衡各方关系而做出地决定,待平叛战争结束,陈大哥和海澜就要到仰光任职。” “海澜,你不管家里了?”刘长河问道。 刘海澜缓缓端起茶杯:“怎么不管了?老大如今是国家副总理,不一样继续担任特区主席吗?”
刘长河嘿嘿一笑:“明白了,敢情是老大到哪你们两个跟到哪啊……呵呵!行,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去了。” 康宁和刘海澜把刘长河送到门口,看着他远去低声问道:“海澜,怎么到现在袁正罡那里还没有动静?按理说昨天那个内奸将虚假的情报发出,段锦德部应该有相应的反应了。” “是啊,我也觉得纳闷,反反复复考虑很久也不能确定为何如此,那个叫科珠的内奸已被秘密处死,他的警备团被缴械后立刻整体运送到板瓦大营接受调查整编,第一师的一个团随即进驻南大营,除了丁英部高层将领之外几乎没有人觉察到什么,都以为是正常地军事调动,至少在三天之内段锦德不会获知这个情报,最大的可能是段锦德正在犹豫。”刘海澜跟随康宁信步慢行在院子里边走边说。 康宁点点头:“有个问题值得注意,方圆数百公里的野人山四周情况复杂。山高林密各种山道溪流纵横交错,我们根本就不可能对所有道路进行控制,因此,就很难获知叛匪从哪个地方潜出,叛匪成功潜出我军包围圈秘密接近密支那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对此你是否向龙叔和延年提出过建议?” “一个月前就说了,我告诉龙叔最好的办法还是**那一套,全民皆兵军民联防,克钦族人有很强地向心力,延年两年来做的不错。各部落先后向他们表示效忠,延年也把换装淘汰下来的四千多支半自动武器分发给部落民兵,只是动员力度有待加强。目前丁英部已对野人山的东、南和东北形成军民结合的强大包围,正北面是丁英部地三师。西面是政府军地六十一师,基本对野人山形成合围之势,段锦德部如果要逃,也只能选择突破西部六十一师的防线。否则北面是中缅边境他们不敢越过,东面、南面重兵结集,他们只有两千余人地兵力没胆子硬闯,我担心的是西南方向,加上虚假情报地诱导,段锦德部很可能从西南采取行动,毕竟美国主子发下的命令他们不敢违抗,只是不知道为何到现在仍听不到动静。”刘海澜详细分析。 康宁点点头:“听说美国人为段锦德部训练了一个连的特种精兵,仗着精锐武器和对地形气候的熟悉战力非常强悍。延年地特种大队一个连被人家打惨了,这是怎么回事?” 刘海澜慎重地回答:“的确是这样,半个月前那一场遭遇战很激烈,段锦德部一个四十五人的特种分队与延年的一个特种连意外相遇,延年那个担任搜索任务地特种连被对方强大的火力和灵活敏捷的战术压得抬不起头来,老袁接到友军救援呼叫。果断调动驻扎在密支那机场的陆航团二分队的四架直升机,带着他的十五名弟兄和刘毅的七名弟兄乘机绕到敌人身后五公里索降,只用三十五分钟就投入战斗成功截断敌人退路,前后夹击之下还用了一个半小时才结束战斗。段锦德的这个特种分队非常强硬,陷入绝地仍然死战不降,最后四十五人战死四十一人,俘虏回来的四个还都是无法动弹地伤兵,老袁审讯之后没有让杀红眼的延年部杀人,而是让军医救活其中的三个以备咱们用得上。至今那三个俘虏仍关押在八莫战俘营里。延年的那个特种连就惨了。一百二十余名官兵死伤过半,上尉连长眉心中枪。副连长被榴弹炸成了筛子,只有我们的人和刘毅几个不但击毙大部分敌人而且毫发无伤,各部的战斗力一下就能看出来了。” 康宁摇摇头:“延年应该接受这个教训了,特种部队兵不在多而在于精,他操之过急,以有限地特种作战骨干分散下去扩充特战部队,竟然整出一个团近千人的特战部队来,咱们缅东军除了战略局六十几人外,严格来说也就直属军部的特种大队三百来号人可以称为特种部队,这还是几年来不断增加的结果,回头我得说说他。” 刘海澜笑道:“延年表面上对谁都客客气气的,但他非常有主见,拿定主意九头牛都拉不回来,他只服你一个,也只有你的话他才听。” “这叫什么有主见?你直说固执不就得了?”康宁斜了刘海澜一眼,看到他嘿嘿一笑自己也笑了,想了想康宁压低声音向刘海澜建议道:“咱们去老袁那看看怎么样?” 刘海澜犯难了:“这……这违反军法的。” “没事,就当是我们到一线慰问得了……你怎么回事?难道说我就不能玩玩心跳?脱光了咱们和老袁那些弟兄有什么两样?”康宁不满地盯着刘海澜。 刘海澜无可奈何地说道:“我算服你了,如今都是一个国家的副总理了,这话也说得出口……哎呀……行行!我这就去安排。”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