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九章 反应过度?

越境鬼医 809 作者天子 全文字数 3763字
“……我也想你,天天都想。\”钟梅拿着手机,深情地低语。\r “听话,能不过来尽量不要过来,这种变异的瘟疫可不是闹着玩的,我可不愿你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儿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在家乖乖地等着我,相信不久后我就会撤回去,到时你可得尽本事安慰安慰我这干涸的身心……乖,听话。”刘毅的声音粗鲁中透出一丝关切,正是钟梅非常喜欢的调调。 钟梅“咯咯”一笑,娇声道:“放心啦,我又不是小孩子了,知道怎么照顾自己的,倒是你一定要注意安全……好了,不说了,我要给你个惊喜。” 钟梅收起手机,立刻赶往院长办公室,没费什么口舌就获得了院长大人的批准,如愿以偿成为了赶赴疫区的治疗队成员。钟梅兴奋地返回宿舍,打开电脑登陆MSN打下了一长串法文,数分钟后对方回复,热情地鼓励她前往疫区,并要求她到了那里尽可能详细地汇报所见所闻。 云南昆明。 杨清泉与五个飞速赶来的军区老大闭门密商,众人深感此事关系重大,每个人的神态都非常的郑重。 短暂的沉默过去,老王率先说出了自己的意见:“此事不管是否上报,我认为都必须关闭我们与缅北克钦邦边境的所有口岸。这事儿影响不大,从缅北的平叛战争展开以来,我们一直在全力配合他们,至今仍然关闭除腾冲地区外的所有边境口岸,藏南那边更是加大了边界封锁和巡逻力度,因此不会造成什么消极的影响。” “我同意王副司令的意见,”老司令点了点头:“清泉,这个瘟疫的变种病毒真的有那么可怕吗?” 杨清泉一脸严肃地回答:“比我所说的还要可怕!康宁的两个研究所至今仍然在对这种从未见过的病毒进行研究,他们的研究成果也陆续通报给了我们,目前得到地文件明确证实了这种病毒的高传染性和高死亡率,只有缅东制药集团秘密生产出地一种针剂才能有效防治。这种病毒的疫苗虽然已经研制出来了。但是他们的报告说还很不理想,有效率只能达到百分之五十五左右。对不同人种、不同体质的使用研究一直在继续进行中,但这方面我们所知有限。” 参谋长抚摸铮亮的脑袋:“这事儿好办,干脆请小宁或者康老爷子把药物配方献出来,以我们国家强大的科研力量和众多的生产企业,完全可以大规模量产,这方面地事情军委可是从来不心疼钱的。” 两个政委也随声附和,杨清泉在大家的注视下。无奈地笑了笑:“你们不就是想让我死皮赖脸地去求康家父子吗?上次我企图弄回病毒标本都没能如愿,这次人家给不给面子还另说呢,总不能让我用江湖人的方式在大师兄面前磕头吧?” 众人听了哈哈大笑。老司令打趣地说道:“没事没事。我坚决支持你。实在不行就拿点儿好东西跟他们换。新歼八战机已经放松了出口限制。直九武装直升机也可以商量。他们地两批飞行员不是一直在咱们地地头上接受培训吗?都快一年了。他们肯定比我们还要着急地。如今两国关系缓慢升温。各方面地合作步子比历年来都迈得大。相信上面早有军售甚至慷慨援助地意思了。否则不是白白地便宜了老毛子了吗?你尽管去。底气壮着呢!” 众人又是会心一笑。杨清泉摇摇头:“有件事我得先说明。文件表明缅东军研制出来地特效针剂其中最主要地成分。来自于属于鲍有祥地盘上地百障山腹地地一种珍稀植物。数量极其有限。见钱眼开地鲍有祥现在又正好花大力气开发百障山地区地贵金属矿产。毁掉地植被面积越来越大。能剩下地这种珍稀植物恐怕越来越少了。也不知道缅东军这一年来地人工培育进展如何了。他们地研究报告称这种首次发现地植物提取元素名为月刺。来自于他们给那种珍稀植物定下地名称。但到目前为止仍然无法人工合成。成药地生产成本很高。一瓶五毫升地针剂成本高达三百元人民币左右。而且需要注射三次才能保证治愈。所以。我担心就是拿到药物配方。也无法在短时间内生产出来。就像我们总后直属南方制药集团生产地那几种蜚声世界地特效药一样。五年来地艰苦研究都没有结果。每年还得花费几十几亿人民币从老挝进口原料。” “啊!?……这下可不好办了。这么危险地疫情如果蔓延开来。那得死多少人啊?要不是他们地通报。我还不知道第一个染上这种病毒地居然是咱们派过去地神龙分队地精英呢。得早作防备才行。否则万一出个什么事。咱们在座地都脱不了干系啊!”政委担忧地叹道。 “笃笃----” “报告!” “进来。” 路远方进来敬个礼,拿着张纸快步走到杨清泉面前递上,再敬了个礼便悄悄地退出房去。杨清泉扶了扶眼镜,细细阅读,完了递给坐在对面的老司令。
老司令看完后非常感慨,传给了身边的老王:“康家可真够意思啊!一辆载重八吨的冷藏车已经离开缅东翡翠城口岸,驶向了咱们的景洪军分区,二十五万支特效针剂装了满满一车啊!钱财倒是其次,难得的是这份预见、这份诚意……各位,咱们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吧,我这就去向北京汇报,大家好好研究一下接下来的工作吧,我的意见是严防死守,确保安全,否则弄不好这个责任谁也负担不起。” “明白!”大家异口同声地回答。 印度新德里。 戴维放下手中的情报,站起来慢走几步,转过身对一旁的女助手问道:“克劳斯上校是否反应过度了?” 女助手耸了耸肩:“克劳斯上校是个非常负责任的人,他的职业精神令人钦佩,不过我记得小范围的瘟疫在缅甸那片肮脏的土地上时有发生,每一次似乎都没造成什么大的影响,近年来就连国际社会也懒得去关注这方面的消息了。” 戴维点点头:“的确是这样,克劳斯干得不错,回到仰光这么快时间就能把情报人员派到密支那一线。非常了不起!不过我还是觉得应该让他把精力转到营救那个倒霉地中国科学家上面来,否则时间一长。很有可能出现变数,要是被缅甸人查出他的真实身份来,我们地损失可就大了。” “我同意你的观点。在我这么多年的工作中,由华盛顿的国家安全委员会亲自发文要求营救一个人的事情,此前还从来没有发生过,由此可见此人的重要性。可是----那个一直接受我们秘密援助和培训的段锦德至今仍然没有任何行动,这使我不得不怀疑这个目前克钦邦最大地反zf武装可能出事了。”细心的女助手心思周密。 戴维点点头:“如今只有两个可能。一是他们已经被重重包围,一是他们那里很可能正在爆发瘟疫。段锦德连日来都要求我们把他和他的家人接到印度来,经研究和请示,我们同意了他的要求,但是中央情报局和海军司令部似乎在商量些什么事情,到今天还没有确定行动的明确时间。” “咦?是不是华盛顿和军方都已经了解缅北发生的瘟疫了?”女助手猜测。 戴维笑道:“肯定是了解的,甚至比我们知道得还要早一些,不过我认为这不是军方对救援行动产生迟疑的原因,估计另有玄机也说不一定。想必你也知道,小小的瘟疫在我们强大的美国科技面前。并不比流行性感冒复杂多少,更何况段锦德此人还有很大地利用价值,特别是在这个敏感时期。如果我们断然抛弃段锦德的话,很可能会让罗星珈部产生深切的担忧,从而士气瓦解,不战自败。” “那么,我们该怎么答复克劳斯上校呢?” 戴维仰起头说道:“你明确地告诉他,关于缅北小范围内流行地瘟疫。我们也在密切地关注之中,不要太过担忧,请他放过此事,尽快想出营救那位倒霉的中国科学家的办法。这是目前我们所面临的最重要的任务。” “好的,我这就去办。” 缅甸仰光美国大使馆。 克劳斯放下手中地电文,静静地思考,密支那传来的爆发瘟疫的消息,让他颇为不安,缅军的激烈反应让警惕的克劳斯似乎看到了其中隐藏的巨大危险性。大批zf军和特区军队开赴野人山四周、严密封锁所有交通要道的反常举动。令人不得不加倍重视,可是以缅甸这个国家多发的流行性疾病来看。似乎这次小范围的瘟疫爆发真地不值得自己耗费太多地精力,正如戴维电文中表达的意思一样,表示关注地同时全力做好营救工作才是眼前最大的任务。 “密切关注?好一个密切关注,一句话就能免去可能的责难……” 克劳斯摇摇头,自言自语地说完,从抽屉里拿出小巧的手机,按下了一串极少用到的号码,在其他办法都不能及时有效解决难题的情况下,克劳斯不得不动用手上这张隐藏了数年的王牌:“吴,你好吗,我的朋友?” “听到你的声音真令人高兴,说吧,我能为你做点什么?”手机里传来一个愉快的声音。 克劳斯笑着说道:“有个朋友托我给你送了件礼物,我没时间亲自见你,只好把礼物放在老地方了,麻烦你自己去取吧。“没问题,再见了,我的朋友。” “再见!” 一小时后,一位身穿缅甸内卫部队中校军服的中年汉子来到了红宝石连锁超市,在一排自动寄存箱其中的一个箱格旁输入一组数字,暗格的铁皮门自动地弹开,一封没有抬头也没有落款的黄色信件端正地摆放在里面。 中校从容不迫地取出信件,还不忘关上小门,随手将信件折叠装进上衣口袋,顺着人流走出大门来到停车场的残旧曰本轿车旁,打开门坐进驾驶室平静地掏出信件打开阅读,最后拿出打火机点燃了信件,只留下一张四寸黑白照片。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