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二章 灾难面前

越境鬼医 812 作者天子 全文字数 4375字
连续四个半小时的瓢泼大雨渐渐地停了下来,西边的天际洒下温暖和煦的阳光,深山密林间营地里一片忙碌,七名医务人员在副院长李文谦的亲自率领下,终于成功地为二十一名染病的特种队员控制住了病情。护送医疗小分队而来的一个班警卫官兵带来的大功率无线指挥系统已经安装调试完毕,康宁设定的临时指挥中心开始了紧张忙碌的工作。 “老李,密支那的临时救护中心建设进展如何了?”与陈扑等人联系完的康宁来到李文谦上校身边坐下,严肃地问道。 李文谦擦去额头上的汗珠,笑着回答:“我来的时候,黄副院长率领的两百人医疗队正在紧张有序的开展工作,有丁延年手下的一个警卫营在一旁协助,丁老将军主动挂帅,负责担任整个密支那防治行动的总指挥,康总你就放心吧。先行出发的六辆救护车和运送药品、器材的后勤部车队已经提前抵达那里,机场上的两个空置机库被紧急利用起来,省却了搭建临时设施的麻烦,此时应该可以投入使用了……咦,你身上怎么湿漉漉的,出什么事情了?” 康宁低头看了看全身,摇摇头回答:“这里条件艰苦一些,暂时没衣服换,刚才洗了洗泥浆,将就着穿上了,等会儿就会自动干的。太阳快要下山了,这一路上又是高山又是雷区的,不好走啊,我们暂时也分不出几个护卫人员来,今晚你们得在这里凑合着住上****,明天上午就送你们回密支那去。根据今天发生的情况分析,恐怕接下来你们肩上的任务会非常重,把防治中心设在机场非常好,那里远离闹市区。隔离起来也很方便,就是各种排污和消毒措施要格外地注意,不要造成二次污染。” “明白了。我回去之后一定会加强这方面的管理和督察力度。”李文谦想了想问道:“你家老爷子亲自赶到密支那了,你夫人苏芳亲自陪着老爷子他们过来的,一路随行的还有研究所的一个病毒课题攻关小组。丁英龙岩等人闻讯后感动不已,我听说老爷子带来了五万支刚刚生产出来地疫苗,已经开始秘密给第三边防军官兵注射,接下来估计就要轮到当地市民了,这事儿你应该知道吧?” 康宁听了一愣:“不对啊。刚才我还跟丁叔他们通过电话,这事儿怎么没人和我说呢?” 李文谦有些惊讶,随即一想笑了起来:“我想应该是老爷子不愿意让你分心吧,毕竟你现在身处在病源区的中心位置,还担负着全局的指挥重任,一个不好,就很有可能让病毒蔓延开去。” “哎,病毒已经蔓延出去了,只是还不知影响地范围和程度如何。”康宁摇头苦笑了一下,随即便将中午发生的大洪水等情况简要地告诉了李文谦。 李文谦先是为山洪袭来的惊险状况悚然动容。当听到洪峰过后的发现时,激动地站了起来,斯文秀气的脸庞因为咬牙切齿而涨红扭曲。他高举双手猛然挥动,愤怒地吼了起来:“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真是泯灭人性、丧尽天良啊!我日他母亲的段锦德!伤天害理啊……” 受此惊扰,营地里几乎所有人都转头望了过来,康宁急忙上前,拉住他的手叫他坐下:“老李,你千万别激动。坐下来听我细细解说。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们更加需要冷静对待,把愤怒压在心里,全力以赴做好防治和宣传工作才是上策。我特意来和你谈谈,就是想让你先有个思想准备,回去之后知道该从哪些方面着手,否则届时疫情一旦大面积爆发开来,你肯定要手忙脚乱了。” “我知道,可是我这心里难过啊!病毒这个可怕地恶魔要是控制不住。到时候该有多少人横尸倒毙。作孽啊……”李文谦摘下眼镜,擦去了伤心的泪水。 康宁等他重新戴上眼镜。这才低声叮嘱道:“老李。你身上地担子很重。你和老黄都要好好注意身体。不要太过劳累。要是你们倒下了。我地损失可就大了。这次洪峰过后。我预感到河流经过地整个克钦邦将成为这种瘟疫地重灾区。正在让参谋们制定大规模地封锁隔离计划。另外。我还在这里等待中途率兵转道峡谷河口几个寨子地梁山政委发来地报告。要是情况糟糕地话。那组团采访地六十多名外国记者和国际组织地人员都得隔离到密支那地防治中心里面去。我在此先给你交个底。” 李文谦擦擦鼻子。忧心忡忡地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明天一回去我就做足准备工作。如果那些国际人士住进去。就给予些优先照顾。” “不!压根儿就不用给予他们什么优先照顾。还是一视同仁吧。按照正常地病患者对待。” 迎着李文谦诧异地目光。康宁断然说道:“别吃惊了。老李。咱们缅甸可不是内地。不需要给予任何人超国民待遇。改革开放以来。大量地事实都充分表明。越是放下尊严关照外人。人家反倒是越看不起你。反而认为你没有骨气、没有公平公正地品德。甚至还认为你没有自尊没有做人起码地良知。对自己人都看不起谁还看得起我们?所以啊。你要牢记我地这番话。就当是我秘密给你下达地命令吧。” 李文谦脸色通红。激动地点点头:“康总。你就放心吧。我李文谦知道怎么做了。有什么责任我来承担!跟着康总在一起我感觉无比地自豪。离开国内过来追随康总。是我李文谦这辈子最骄傲地决定!” “老李……谢谢你了!” 康宁站了起来,紧紧地握住李文谦的手,两人不用说什么,都能清楚地感受到对方那颗炽热滚烫的心。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营地里炊烟袅袅,焦虑地等待进一步消息的康宁终于看到梁参谋一路小跑过来,从这个精明而又忠实的年轻人焦虑的脸上,康宁已经知道灾难无可避免地发生了。
“报告康总:梁政委传来报告。河口地区发现了大量牲畜的腐烂尸体随山洪迅速冲往下游,善良地寨子百姓在毫不知情地情况下,冒险钩住了两具染病的尸体。在场地三名欧洲记者和国际红十字会的杜林先生出于人道主义精神,也参与到其中,等丁延年将军赶到现场通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目前记者团的人已经集中在一起,乘车返回密支那,他们人心惶惶乱成一团。强烈要求相关国际救援组织以最快速度赶往密支那。”梁参谋摇了摇头,苦笑着低声汇报。 康宁着急地问道:“先别管这些外国人,那几个寨子里的百姓呢?谁留在那里帮助他们了?” “报告上没说。”梁参谋如实回答。 “***梁山……康宁强忍住心中的不满,迅速下达命令:“立刻给密支那防治中心黄副院长传达我地命令:一、命令黄泽清上校亲自负责,率领一个不低于二十人规模的医疗队伍火速赶赴河口疫区,一定要带足药品及时出发;二、命令缅东军梁山政委,派出一个中队的特种兵做好黄泽清医疗队的安全保卫工作,确保救治工作安全有序进行;三,通报缅东边防第三军丁英上将,我康宁请求他派出一个连的官兵维护河口地区的治安。全力配合我们的医疗队的工作。” “是!” 梁参谋转身走出两步,想到了什么又折转回来:“康总,那些外国人怎么办?现在他们的车队还在返回密支那的路上。” “传我命令:缅西北战区最高司令长官、缅甸国家副总理康宁电呈缅甸第三边防军最高统帅丁英上将、龙岩中将。有鉴于六十余名外国记者专家已经接触到瘟疫病源,正携带着传染极强地病毒返回密支那的路上,要求丁英上将、龙岩中将立刻将此车队的所有人员、车辆拦截于密支那西郊之外,并火速送往机场防治中心进行隔离检查,三日内其中地任何人禁止离开隔离区。” “是!” 一旁的李文谦等梁参谋离去,这才有些担忧地低声问道:“康总。给丁老将军下达的命令措辞上是否严厉了一些?他们会不会有抵触的情绪?” 康宁微微一笑,摆摆手道:“放心吧,丁叔和龙叔都是人老成精的老江湖了,看了我的电报,自然就会理解我地意思,在这个突如其来的灾难面前,老将军不会有一点儿的怪罪。” 李文谦释然地点点头:“我明白了,你是担心延年那小子发飙吧?哈哈,这样好。让延年这小子也一起给关进去。这样那些外国人就不会有太大意见了,真是一举两得。高,实在是高啊!” “报告!” “说!” 紧急赶到的“山魈”作战参谋站得笔直:“袁头报告,段锦德部六百多残余冒死冲击阻击阵地,其中有十七人扔下四百余具尸体一百二十一名伤者,拼死突破了我们布下的封锁线,顺着斜谷逃遁,由于我方兵力有限,加上天色已暗地形复杂,袁头没有下令追击,请示进一步的指示。” 康宁眉头一皱:“告诉他,带几个有用的家伙回来就行了,其他的事情他应该知道怎么处理。” “是!” 西北十四公里外的斜谷转弯处,一脸硝烟地袁正罡放下话筒,大声下令:“一组二组立刻把那两个昏迷地叛军营连长送往营地急救,其余的畜牲给我挨个补枪,谁他妈地漏掉一个别怪老子翻脸!”“是!” 随着整齐划一的声音之后,九毫米****特有的声音络绎不绝响起,半个小时后,六百一十三具尸体被集中到了峡谷西面的天然大坑里,将硕大的深坑填塞得满满当当的。 “头,尸堆高出地面这么多,这怎么埋啊?”面对这么多的尸体,“鬼厨”一脸苦色束手无策。 袁正罡黑下脸来:“你问我,我问谁去?” “鬼厨”想了想建议道:“要不咱们用火烧吧,大火一起,绝对能凹下去一半,再填上泥土就行了。” 袁正罡听了眼睛一亮,满意地笑了:“很好!这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建议……鬼厨听令!” “到!” “此地就由你负责,人员可以在剩下的四个组和小段的卫队中任意挑选!” “是!” 袁正罡下达完命令,就带着两个护卫潇洒地离去,留下一群“山魈”和小段的十人卫队瞪着“鬼厨”怒目而视,一双双眼里神采各异,喜怒不一。 “鬼厨”知道自己错了,战战兢兢地向弟兄们作揖赔罪,哪里还有半个身经百战的突击手风范: “各位兄弟……不不!各位老大,我哪里知道袁头这么阴险啊?只是多了句话,就连累大家了,小弟在此给各位老大赔罪了,嘿嘿……大人不计小人过啊……嘿嘿……”小段瞥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骂道:“不愧为鬼厨啊!烤羊烤蛇烤野兔上瘾了,连人你也想烤了,也不好好睁眼看看,这湿漉漉的一片怎么生火?行了,哥几个在这里等你,你自己回去扛一桶汽油过来吧,反正咱们也不急着回营地去。” 众弟兄幸灾乐祸地哈哈大笑起来,“鬼厨”委屈地撇了撇嘴,只好低下头背好枪独自赶回去,憨厚诚实的“鬼火”心一软就追上去了,走在“鬼厨”身后还不停地安慰他:“没事,没事,袁头也知道唯有烧掉才是最好的办法,哪怕你不多嘴,他也会下达这个命令的,弟兄们是和你开玩笑的,谁心里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 “我何尝不懂?只是大家打了半天,总得找个乐子吧,谁知道我自己撞到枪口上去了,***!这笔帐老子记下了……”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