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八章 幸灾乐祸

越境鬼医 818 作者天子 全文字数 4199字
缅甸爆发的奇特而又恐怖的疫情在死亡人数突破三千人大关之后,终于引起了全世界的广泛关注。 疫情正式对外公布的第六天,三万多缅甸政府军和缅甸边防军参与的围堵段锦德部残匪的行动仍然在紧张的进行中,缅甸有史以来投入人数最多、出动飞机最为频繁的围堵抓捕行动吸引了全世界的眼球,派出七个采访组跟随军队前往不同地区执行任务的缅东卫视每天都会有精彩报道,知名度迅速上升。 随着缅东卫视的报道一天天深入,人们惊讶和难过地看到越来越严峻的形势。如今整个缅甸都投入到这场前所未有的高危性疫情防治之中,成百上千的医务人员在日夜辛劳,缅甸各界的捐赠援助物资越来越多,可是感染者和死亡者的人数都在持续增加中,特别是呈几何式增长的感染人数已经高达五万余人,引起了缅甸周边各国的巨大恐慌,印度、新加坡的多个激进团体和三家大报社纷纷呼吁自己的政府关闭所有通往缅甸的海陆空口岸,停止一切与缅甸之间的人员交流。 三月二十四日,缅甸政府正式对外宣布:十三名冲出包围圈的残匪在逃亡中被击毙七人,自行死亡一人,其他五人已经逃得无影无踪,进行了十天的围堵抓捕行动,暂时告一段落。但是,密布在克钦邦周围的三万官兵,将一如既往地严密封锁疫区,直到危险解除为止。公告最后宣布,经过防疫专家的各项检测,在这八名死者的体内全部查出了“BYED-A”病毒,因此,五名失去踪影的叛匪身上极有可能也携带着这种高传染性、高死亡率的恶性传染病毒。 消息一经公布,立刻引发了世界舆论的广泛热议。大多数媒体对此结果表示深切的担忧,世界卫生组织、北欧人道主义救援组织地负责人、俄罗斯、乌克兰、中国、老挝、委内瑞拉、古巴、伊朗、巴基斯坦以及越南政府纷纷发表谈话,对缅甸政府和人民的遭遇表示深切的同情,并表达出积极参与缅甸疫情防治的意愿。各项救援物资和医疗队地组织工作正在紧张进行之中。 紧接着,美国国务卿鲍威尔召开专门的新闻发布会,对缅甸目前正在爆发并迅速扩散的“BYED-A”病毒表示出严重的关切和担忧,要求缅甸军队不要放弃对失踪的五个叛匪的围堵搜索行动,呼吁缅甸政府要做一个友善的、开明地、负责任的国家政府。发言的最后,鲍威尔高调表示,出于对多灾多难的缅甸人民的无限的同情。美国政府将在近日内召开专门地会议,讨论给予缅甸力所能及的人道主义援助。 就在鲍威尔发表谈话的第二天,印度政府公开宣布:将在两天之内召开紧急特别会议,讨论暂时关闭印缅边界议题。三小时后,与缅甸同为东盟成员的新加坡政府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建议”仍然滞留在缅的新加坡人迅速撤离缅甸。同时宣布:政府将在三天内考虑是否暂时中止与缅甸之间的海空航线。 美国和印、新两国政府的态度引发了世界媒体地激烈反响,法国政府告诫驻缅国民尽快离开缅甸的公开呼吁接踵而来,将世界舆论推向了**,欧美各国主要媒体纷纷发表自己的观点,有人深感忧虑,有人则幸灾乐祸,“缅甸”、“野人山”、“BYE-A”等词汇成为了舆论的焦点。似乎在一夜之间,全世界都清楚地认识了缅甸,了解到野人山的可怕和对病毒的恐惧。精明的媒体和出版商们立刻翻出尘封的历史,缅甸的翡翠、珍禽异兽、稀有树木被广为介绍,同时缅甸野人山地二战往事再次被人们津津乐道,中国远征军可歌可泣的悲壮历史由此让全世界熟知,就连康宁出演其中一个团长的《远征》影片也再次获得了世界民众的青睐,数十个国家开始连续的放映,并且场场爆满。这其中唯一不高兴的恐怕要数日本人了。他们的二战罪行再一次被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世界传媒最发达的美国成为了病毒事件的评论中心,各大报刊杂志纷纷发表自己地看法,大量地充满歧视的节目和电视报道铺天盖地,对这场缅甸史无前例地深重灾难肆意挖苦讽刺,幸灾乐祸。其中,美国最有影响力的媒体CNN反应最为快速,从获知病毒的一开始他们就有如先知先觉一般,不但每天都引用缅东卫视的图像重新进行“加工编辑”之后予以报道,还请来了各种专家学者、社会名流进行专题访谈和讨论。在他们有目的的大肆渲染之下。缅甸在世人眼中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垃圾场。成为了贫穷、愚昧、落后、血腥、**、自私和每天都发生战争的垃圾国度。也正因为如此,CNN的收视率在这段时间里奇迹般地大幅度上升。 三月二十六日晚上的黄金时间。CNN电视台请来三名嘉宾,继续对缅甸局势进行专题访谈。全世界观众都非常熟悉的著名的主持人卡佛蒂稀疏的脑门儿油光铮亮,这位年已六十二岁以敢说敢言出名的芝加哥人,一开场就说出大串自以为是的俏皮话: “欢迎各位的光临,直播节目开始之前,我想向遍布在世界各地的所有观众介绍一下此刻的缅甸与二十四小时之前有什么不同。在昨天的节目中,相信大家已经看到了,那几个黄皮肤的瘦小缅甸领导人在电视画面上的伟大形象,今早起床刷牙的时候,他们的焦黄脸上的表情仍然浮现在我的脑海里,让我突然想起我们摄影记者发回的新闻照片上的内容,感觉那些穿着皱巴巴廉价军装的缅甸领导人,就像垃圾遍地的仰光街头那些满头长着疔疮、打着赤脚、流着鼻涕伸手向外国人乞讨的弃儿……(参加访谈节目的观众哄堂大笑,卡佛蒂也耸耸肩做了个鬼脸)”
卡佛蒂继续他地口若悬河:“遗憾的是,亚洲民主的典范印度和新加坡已经宣布关闭他们国家与缅甸之间的所有通道,以宁可死亡也要浪漫而享誉世界地法国人,也急急忙忙召回他们停留在缅甸的国民。另有捷克、波兰等世界数十个国家劝止他们的国民靠近缅甸,因为那里正在爆发的瘟疫就像森林大火一样势不可挡地蔓延开来,传染人数已经高达五万人,死亡者不计其数。至今仍没有个准确数字,我敢说如果不是缅甸**政府在欺骗世界的话,就是缅甸人至今仍数不清楚自己有几根手指……(又是一阵爆笑)” “好了,言归正传!今天我们请来的是著名的哈佛医学院华裔病理专家义德.张、缅甸时政分析专家休伊特、人权基金会副秘书长考斯特这三位令人尊敬地先生。”卡佛蒂首先请所谓的缅甸时政专家发表意见。 一副饱学之士模样的休伊特拿出事先准备好的资料,读出最新获得的数据,完了忧心忡忡地总结: “……我非常怀疑缅甸政府的危机应对能力,他们糟糕地医疗体系和落后的医药科技。很难控制住大规模病毒的流行。。虽然我从世界各国记者从疫区发回的现场报道和图像中,看到了缅甸的新任政府副总理康宁先生领导的庞大救援队伍,看到了他们在全力以赴面对灾难,但是我对他们的努力依然不抱太大地希望,剧烈增加的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就是一个证明,这些数字都是那些可怜的欧美各国记者在疫区中心通过卫星发回的数据。我认为非常可信。” 卡佛蒂笑着问道:“休伊特先生的意思是----连火柴都造不好的缅甸人,根本就无法面对这个突然发生的巨大灾难?” “是的,仅凭缅甸自己的力量,根本就无法解决这个巨大问题,这需要国际社会地共同努力与参与,特别是我们美国,但遗憾的是我们的政府至今仍然还在犹豫中。我认为在这场灾难面前……” “谢谢休伊特先生的高深见解!谢谢!” 卡佛蒂转向华裔学者:“尊敬的张先生,我有个问题一直深感疑惑,借此难得机会,我想向您请教一下:连自己的文字都写不好的缅甸人,怎么会突然弄出个BYED-A的新名词出来?明明是一场流行性的瘟疫,怎么会到了他们地嘴里就变成了这个不知所谓地新名词?” 年约五十岁的张义德想了想,慎重地回答:“到目前为止,我们没有获得任何这种病毒地资料,世界卫生组织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因为身在缅甸密支那疫区的国际红十字会考察小组组长麦肯齐先生,于昨天发来了详细报告,指出这一病毒是一种类反应症状似于瘟疫却完全不同于瘟疫的新型病毒,传染性和死亡率要比瘟疫病毒高出很多,麦肯齐先生发来的报告还说,缅甸第四特区医学研究所的七位研究人员已经成功地分离出这种病毒,并试图在此基础上研制新的疫苗,目前,研制工作已经取得了巨大的进展。但遗憾的是除了从病毒中分离出的细胞进行培育之外。还需要的一种从缅甸特有的稀少植物中提取的织物元素相配合,才能抑制其毒性。达到免疫效果,原先研制出的疫苗虽然有了很大的进步,但有效率只能勉强达到百分之八十左右,我估计这也是几天来死亡人数不断上升的一个重要原因。所以,他们用一种新的称谓来命名这个新的病毒,这并不奇怪。” 卡佛蒂夸张地“”了一声,再次问道:“那么,张先生是否知道,这个所谓的BYED-A代表着什么?” “我也不能确定,但我个人觉得像是汉语拼音的声母符号,也许BY代表着变异,E代表恶性,D也许是特种病毒的意思,至于最后的A字母,我理解为首次发现,在中国有很多这样的例子。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看法,真实的意义还有待于缅甸方面的资料公布。”张义德到底是个严谨的病理专家,出口不凡。 卡佛蒂惊讶地叹道:“这实在太令人不可思议了!缅甸人竟然能成功地分离出全世界从未见过的病毒?还能这么快时间成功研制出疫苗?这有可能吗?” 张义德一脸严肃地说道:“卡佛蒂先生,在此我想说件事,也许在座的和电视机前的绝大多数观众都不知道,数年来大量的中国科技人员进入相邻的老挝北部和缅甸东部的第四特区工作,这些人中间有着临床经验异常丰富的退休专家教授,也有年富力强的中青年学者。据我所知,老挝的上寮地区和缅甸东部地区远远比电视上介绍的要富裕得多,否则根本就不可能吸引这么多人才,在所有的专家学者中,有两个人深受我的尊重,就连我在中国的老师也称这两个人为老师,这两位就是在中国医学界有大师之称的康济民和李白石先生,他们的成就和影响力比任何一个在美国工作的华裔专家学者都要大,所以,他们取得什么成绩我都不觉得奇怪。“哈哈!非常感谢张先生给我们带来的花絮,下面是广告时间,广告之后我们将邀请人权基金会的考斯特先生发表他的看法,随后我们将对今天的节目进行精彩的点评,再将我们前方记者发回的缅甸疫情最新图像进行讲解……” 数分钟后,再次展开的专题节目笑声不断,年轻的考斯特与主持人卡佛蒂配合得非常好,对缅甸人以及他们面对的苦难极尽嘲笑讥讽之能事。节目的最后,卡佛蒂在笑声中说出了“这是全能的上帝对肮脏的缅甸猴子的惩罚”的恶言。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