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三章 叛逆者的旅途

越境鬼医 823 作者天子 全文字数 5411字
429号米17直升机在缅西北苍莽群山中灵活地迂回飞行,飞行员高超的驾驶技术,使得直升机潇洒地掠过茂密森林的树梢,穿过一道道千姿百态的山腰和谷地,很快便越过印缅边境北端险要的山脉豁口,顺利地进入了印度国境。\ 机上的七名三角洲部队的特种精英紧绷着的心终于彻底松懈,发出一阵疯狂的欢呼,随即便习惯性地闭上嘴,惬意地欣赏机舱外的景色,每个人都显得那么从容与平静,就像完成了一次例行训练一样轻松。但是他们每一个人心里都非常清楚,从突然接到调令秘密赶赴印度东北的当戈里基地到现在,已经足足过去了三十七天,在这三十七天时间里,他们几乎每一天都展开各种艰苦的针对性训练。 次营救野人山叛军首领的行动因气象原因而失败他们并不感到气馁,但第二次前往野人山出云顶的营救行动的失败却让他们耿耿于怀,他们眼睁睁地看着缅东军的直升机逃跑却无法追击,俯视被行动迅猛的缅东军特种部队占据的城堡只能悻悻而回,连出手较量一次的机会都没有。从这次无可奈何的失败行动中,他们终于明白了缅北地区各种情况的不可预测性,隐隐约约地感受到,缅东军特种部队的反应速度和战斗力早已经超过了原先的估计,体会到总指挥部的命令是慎重而又明智的,在如此强悍的敌人占据先机的情况下,哪怕拥有强大的空中火力支援也没有把握稳操胜算,因此,在撤退途中这七名特战精英都在思考一个问题:下一次接触谁胜谁败? 刚刚完成的漂亮行动,足以令七名三角洲精英无比骄傲,没有一个队员需要踏上陆地就顺利地完成了任务,整个行动只需要四支武器发射八颗子弹便宣告结束,击毙敌军六人、并顺利而又安全地把两个优秀的情报人员接上直升机,在上万平民和近千军队的惊恐注视下扬长而去。那凄厉悠长的警报声,就像是给他们送行的凯旋曲,怎么不令人他们骄傲和自豪? 此刻,少校队长沃尔什非常钦佩整个计划地制定者,他记住了克劳斯的名字,这个身为驻缅武官的精明策划者似乎早已预见到了今日的局势。提前准备好一份令人耳目一新、心悦诚服的天才计划:由侦察卫星侦缉和破译缅东军陆航团简单的敌我识别程序、无线电频率和目标机人员地****特征,加以编辑备用;行动的前一天紧急借来印度军队同一型号的米17多用途直升机,略加改装再喷上与缅东军直升机一样的涂装和编号,在两颗低轨卫星的协助下神不知鬼不解迎着东方的晨曦迂回飞抵目标上空,在敌人想象不到的情况下,利用缅东军繁忙而混乱的指挥漏洞实施了闪电般的行动。 这次看似简单短促地成功行动,其重要性和内在价值绝对不在任何一次行动之下,堪称特种作战的经典之作,还起到了打击敌人士气振奋自己军心的巨大作用。为原先地数次失败行动做了最好的弥补,给不知天高地厚的敌人好好上了一课----让他们看看什么才是真正意义的现代特种作战! 回程的目的地就在前方三十公里隐蔽的山谷里,满脸油彩的少校看了一眼紧靠在科维尔怀里娇躯仍然在瑟瑟发抖的漂亮女医生。不由笑了笑,指着后方对科维尔大声建议:“你身后有张军用毯子。” 科维尔感激地向少校点了点头,说了声谢谢找出毯子给钟梅缓缓盖上,看到钟梅依然紧紧地抱着女式挎包,便温和地笑着说道:“梅,不用再担心缅东军地追杀,我们安全了----现在你可以优雅地把你的漂亮手袋放到一旁,抓紧毯子,我们很快就会到达目的地。 “不行!病毒太危险了。一旦碰坏我们就麻烦了。”钟梅连续几个悠长的呼吸,逐渐恢复了平静,但脸色仍旧异常苍白。 科维尔笑了笑:“你真可爱……抱着它就像抱着自己孩子一样。” 钟梅轻轻坐了起来,打开袋子,小心翼翼地捧出一个军用饭盒:“这里面就是易碎的病毒标本,为了这些标本,我提前做了精心准备,秘密收集了泡沫和冰块,我可不想用前途和生命换来的东西到时变得毫无价值。” 科维尔和一旁地少校钦佩地看着这位楚楚动人却又聪明细腻地女医生。对她地举动充满了敬意。 科维尔不知不觉地紧紧抱住了钟梅性感地身体。在她地额头上轻轻一吻。然后赞赏地道:“梅。你让我感动。你是最棒地!” 钟梅温顺地摇头一笑。看到满脸油彩地少校也欣赏地看着自己。连忙致谢:“谢谢你把我们救出来。” “不用谢。美丽地小姐。你地出色表现足以打动任何人。”神色坚毅地少校难得地一笑随即抬起头问道:“科维尔。能给我说一说刚才那个防治中心地事情吗?” 科维尔显得心情很好。愉快地回答:“不得不承认。康宁和他领导地特区政府非常了不起。在很短地时间内。他们已经成功地控制住了疫情地蔓延。数以千计地感染者正在迅速康复中。他们采自深山植物快速生产地特效药品治疗效果令人满意。我曾经亲眼看到一个皮肤开始腐烂地患者已经远离了死亡地威胁。昨天已开始进食。从目前地发展情况推测。再有两周时间。缅北地这场灾难就会被他们征服了。” 少校想了想对科维尔透露:“连贫穷落后地缅甸都可以生产出有针对性地特效治疗药物。如此看来。这场疫情或许并没有外界所渲染地那么可怕。不过。有个情况我认为可以告诉你:昨天傍晚时分。缅甸**军罗星珈部令人吃惊地疯狂溃退到了印度境内。原因是那五个从野人山逃出来地叛军投奔了他们。仅仅只过了五天。大面积地疫情便开始在罗星珈部爆发。在随后地四天时间里倒下了近三千人。溃烂地尸体和熏天地恶臭随处皆是。惊恐之下。这群近三万人地乌合之众抛掉了手中地武器、放弃自己地阵地涌向了印度。而在三天前就接到缅甸政府警告地印度人秉承他们惯有地拖沓传统。这时才调动两个主力山地师配合边防警察开始封锁边界。但是一切都晚了。惊慌失措地罗星珈部官兵如蝗虫一般涌入了印度。印度军队不得已开枪阻拦。从而酿起了双方激烈交战。截止午夜。意外交战地双方死亡人数不下五千人。而且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增加中。上面推测。印度东北地区数以千万计地军民恐怕要遭殃了。” 科维尔听了大吃一惊:“我地上帝啊……缅甸军队不是不断增兵包围圈、并一直在警告罗星珈部和印度人吗?怎么还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少校摇了摇头,不无遗憾地回答:“诚实地说,对这一突发事件缅甸政府和军队并没有太大的责任。毕竟他们在此前数天时间里,反复召见印度驻缅甸大使提出照会,进而发出严肃警告。也一直保持对叛军的喊话讲明病毒传染的危害性,这些用心良苦的举措在缅东卫视和缅甸国家电视台的新闻节目里天天连续报道,全世界都有目共睹,我们的驻印大使接到身处疫区的福特先生地卫星电话,也紧急会见了印度外交部长,大家都在督促印度人尽快封锁罗星珈部的退路,不让病毒突破包围圈……因此,要责怪只能责怪无知愚昧而又自私疯狂的叛军,责怪办事效率低下无能地印度政府。”
少校停顿了一下。看到科维尔张大嘴巴说不出话来,他微微一笑,接着说道:“这也是为什么我向你发出一系列命令、并在整个行动中尽量避免离开机舱的原因,回到当戈里基地后,我们全体还都必须接受严格的身体检查,至少需要在基地里停留三到四天时间,确认没有谁感染上这种病毒之后才能离开……我们小队已经满负荷工作了四百天以上,本来已经给全体队员放了一个长假,但在最后时刻紧急命令到来。我们也只能收拾行李从菲律宾的训练基地飞到这里来。” 科维尔抿了一下发干的嘴唇:“你们非常了不起,三角洲部队的盛名来自于一个个坚实的努力,但愿在短暂的停留时间里,你们谁都没事,能够尽快离开这个鬼地方回去好好度过一个愉快的假期。” 少校有些好奇地问道:“我们?那么你呢,科维尔?” “我和梅都经过数次严格地血液检测,而且都注射过非常有效的疫苗。”科维尔说到这里,低头看着怀里楚楚动人的钟梅:“但愿我们很快能根据这些宝贵的资料和病毒标本,研制出最好的治疗药品和更优秀的疫苗。我对我们美国的尖端科技和领先世界的研究机构非常有信 少校自豪地点了点头:“没错。我们美国的医疗科技是绝对值得信赖地,相信很快就可以研制出类似的治疗药物。到时候印度人就可以得救了……坐稳,下面就是基地,我们的飞机就要下降了。” 米17直升机缓缓降落在当戈里基地的停机坪上,早已等候在四周的美国研究人员和医疗专家身穿严密的白色防化服严阵以待,直升机稳稳降落徐徐关闭马达,数十人一拥而上,搀扶着机上所有人员鱼贯走向五十米外临时搭建的观察治疗室。 机上人员连同飞机驾驶员离开之后,一辆消防车迅速开来,用灌满消毒药水的水雾将直升机完完全全笼罩其中。 两个小时之后,检查完毕洗完澡换上了一身柔软睡袍的钟梅被领到接见室,看到厚实地大玻璃外地男友克林斯曼正脸带激动而关切地微笑凝视着自己,激动的钟梅扑向玻璃,泪流满面地大声呼唤克林斯曼地名字。 克林斯曼的一只大手隔着玻璃与她的手掌相对,另一只手指向钟梅身边小桌上的话筒,示意钟梅拿起话筒通话。 钟梅坐在小桌边的椅子上,神经质般地迅速拿起话筒,颤声泣诉:“亲爱的,我好害怕啊……我一个在这里面,感觉好孤独,我需要你。克林斯曼……” “安静下来,我的宝贝儿!安静……” 克林斯曼温存地看着玻璃墙内躁动不安的女友:“梅、我亲爱地,我为你感到骄傲!我已经在这里等候你两天了,无时无刻不在盼着你回到我身边来。我知道你孤独无助,需要我的关怀和爱,现在好了。一切都好了,以后都不用再两地分隔!等例行的三天观察期过后,我们就能一起离开这个令人压抑的鬼地方,请相信我,梅,相信我,我一直在这里等着你!” 钟梅泪如雨下,频频点头:“我相信你,我相信……我爱你。克林斯曼,我爱你……别离开我好吗……” “傻瓜!我怎么会舍得离开你呢?你是个功臣,是个深受美国政府和人民钦佩感激的功臣。是我美丽的女友和最好地情人,我怎么会离开你呢……” 一头金发英俊潇洒的克林斯曼好一阵安慰,看到钟梅慢慢平静下来,接着温柔地建议道:“梅,你那舒适的临时房间里有一台高性能电脑,墙上还有一块液晶显示屏,在这三天时间里,我们都能通过这些高科技的设备互诉衷肠,不过你还需要回答一下我们的医学专家对你带来的珍贵资料和标本的一些问题。我们的分析工作正在紧张有序地进行,大家需要你的帮助和配合,明白吗?” 钟梅重重地点了点头:“明白!我当然非常愿意配合……亲爱地,我们再聊一会儿好吗?我感到恐惧,感到深深的内疚和沮丧……我有千言万语要对你倾诉。” “好的,亲爱地,你别怕!有我在这里,谁也伤害不了你……” 然而,强权的邪恶最终无法战胜弱小的正义。冥冥中上天自有其公正的安排。 自以为做得尽善尽美的美国人哪里知道,他们拿到的资料虽然是真实的,但却只是整个复杂的研究过程的两个小部分,对病毒地研究有一定的引导启发作用,可是,他们拿到的病毒标本却根本不是BYED-A的病毒标本,而是缅东偏僻地区一种偶然出现却不会大规模流行的急性致命性痢疾的病毒标本,其发病症状的初期表现与BYED-A病毒极其相似,通常会在感染后期引起浮肿和严重皮肤炎症。但除了接触过这种病毒的缅东医学研究所之外。世界上从未有过任何人任何机构了解,更谈不上研究了。 第四天。所有被隔离检查的人员均被确认安全无恙,精神焕发地钟梅一走出隔离室大门,就扑进了男友的怀里,紧紧拥抱深情长吻。两人分开之后,便兴奋地开始商讨接下来的浪漫之旅。 “我们在迪拜停留两天,我要带你住进全世界最豪华浪漫的七星级宾馆,随后我们就飞回巴黎,回到我们那个温馨自由的小窝,你满意吗?”克林斯曼紧搂着钟梅的小蛮腰窃窃私语。 “非常满意!一起都听你的。”钟梅一脸幸福地望着自己英俊的男友,伸出手爱抚他长着漂亮胡茬的下巴。 克林斯曼温柔地抓住钟梅地手,看到她食指上地一个结痂,怜惜地问道:“宝贝儿,你的小手怎么了?” “这是在冲出基地拼命爬上直升机地那一刻,被一位三角洲的帅哥无意中抓伤的,没事,只流了很少的血很快结痂了,这几天医学专家也对这个小伤疤特别留意,但没有发现任何问题……对了亲爱的,这些专家都要离开了?”钟梅望向停机坪上的波音运输机。 克林斯曼笑道:“是的,他们非常了不起!很快便弄清了你带来的那些宝贵资料和标本,我听说这的确是一种全世界首次发现的传染性病毒,但是病毒的传播速度以及造成的危害性远远地超出了专家们的预测,所以还需要尽快送回美国做进一步的研究。放心吧,我们的优秀专家已经找到了克制的方法,相信很快就能生产出大量的药品和疫苗,为可能的全球性疫情传播做好充分准备。” “美国就是美国!短短三天时间就取得如此巨大的进展,令人非常钦佩和羡慕啊!”钟梅感慨地叹息。 克林斯曼哈哈一笑:“走吧,亲爱的,我们一起去向那边几个三角洲的英雄们道个别,他们就要飞抵冲绳,再到风景如画的夏威夷和美国迈阿密等地度假了,他们值得我们的尊重。” “好的,他们还救了我呢……” 兴奋的钟梅在男友的陪伴下快步上前,与曾经同生死共命运的特战精英们一一拥抱吻别,愉快的笑声响成一片……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