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四章 自知之明

越境鬼医 824 作者天子 全文字数 3406字
万岗大营一楼宽阔的会议室里,第四特区人民委员会特别会议正在紧急召开,这是自军政分离的政体改革之后的第二次特别会议,政府各部委负责人及县级以上主管官员全部出席,缅东军、第四特区警备司令部团级以及团级以上官员,除驻守前线和身处疫区之外全部列席,当众人看到主席台上就坐的陈扑、刘海澜、关仲明、梁山等将帅时,立刻意识到这一扩大会议的特殊性,否则这些镇守前方的大将们不会轻易回来。 会议由特区人民委员会常委、军事委员会政治部长涂文胜主持,满怀愧疚的杨紫川和总参谋部反谍局长赵浩声详细汇报了“密支那泄密事件”的经过,在与会六百余将校和政府主官惊愕的注视下,两人分别做了自我检讨并总结出失败教训。 两人走下主席台,素以铁面无私著称的军事监察局长冯铁骑宣读特区军事委员会特别会议决定: “……撤销缅东军陆航团副政委蒋长龄所有职务,取消其中校军衔,移交军事检察院、军事法院依法起诉和审判;给予反谍局长赵浩声行政记过一次、降低一级军衔及职务的处分;给予政治部直属机关上校、密支那疫情防治中心政委杨紫川行政记过一次、留用察看的处分;给予军事委员会委员副总参谋长杜建武、总参谋部副参谋长张敏行政记过一次的处分。” 会场一片寂静,落针可闻,冯铁骑那毫无感**彩的声音再次响起:“嘉奖:授予卢志辉等六名在反谍战线英勇牺牲的勇士们烈士称号,授予三级麒麟勋章追加一级军衔;授予陆航团上尉导航员迟源二级麒麟勋章,晋升一级军衔并特批录入盘龙军事学院将校进修班深造;授予盘龙理工大学康宁医学院讲师温小童二级麒麟勋章,调任缅东医学研究所副政委;授予在反谍工作中做出重要贡献的友军军官刘坚三级麒麟勋章。此决定自即日起生效,完毕!” 接下来,陈扑、石镇、涂文胜、潘少群分别对军政各级机关中的骄傲自满、居功自傲、盲目乐观、官僚作风和好大喜功等多种弊端,进行严肃的揭露、批评和告诫,要求军政各部门以及全军将士认清目前复杂而艰巨的国内国际形势。认清自己与强悍对手与周边各势力之间的差距,端正工作态度改进工作作风…… 整个会场只有康宁铁青着脸一言不发,听完弟兄们这不痛不痒的场面话后,他强压住心中地不满和愤怒,终于等到所有人发言完毕主持会议的涂文胜请他作总结的时候,康宁在一片掌声一步步走到前面的演讲台前。 台下的六百余名官员和将校们从未见过康宁这副难看的脸。立刻知趣地停下鼓掌地手大气也不敢出,果然,康宁的第一句话就把所有人包括主席台上的弟兄们吓了一跳: “掌声热烈!请问各位,今天这掌声是什么意思?是不是以后在追悼会上也要流行鼓掌了?” 康宁冷冷地环视台下,目光所到之处一片片脑袋如伏波般垂下,没有一个人受得了康宁那看透人心的锐利目光: “很长时间来,我们的报纸和电视台都有我康宁不时发表的文章,我不知道在座的有几个人认真的看过其中的一两篇,是否体会到一直以来我对自身地剖析、对经济发展的看法和对军队、政府工作方式和作风的深切担忧?我倒是看到了某些所谓博学官员写地所谓争鸣与探索的文章。不知疲倦地高谈什么高薪养廉、什么主官负责制等等,哼!干脆捡现成的更轻松,把国内为美国人摇旗呐喊的所谓专家教授的精英们的文章照搬出来不就行了?” 会场鸦雀无声。数不清地人感觉到自己冷汗直流。只有康宁清晰地声音在回响:“密支那泄密事件地惨痛教训地确令人难过。里面有很多地客观原因。例如美国人尖端地军事科技、杰出地行动策划等等。很多人认为紧张繁忙地疫情防治中心和这么长时间地艰苦工作导致身体疲惫等等因素。都是造成这一惨痛事件地主要原因。我暂且同意大家地意见。那么请问。如果上尉导航员迟源地反复质疑得到重视。情况将会怎么样?在场地百分之七十地人都是现役军官和从军队转入地方担任领导职务地。对这样一种情况不会陌生吧……都不说?好!你……第三排第六位地航空兵少校。我记得你地名字叫汤宏民。你给我说说。” “是!” 年轻地少校硬着头皮站起来:“……不该出现这样地情况……要是真有。可根据飞行条例……立刻命令该机提升飞行高度。迅速离开以指挥塔为中心地空域五公里之外。通过无线电频繁联络、敌我识别系统地反复甄别等手段再次加以证实。必要时可命令该机在目地着陆点以外地另一着陆点降落。并提前做好应急准备。若遇强行着陆按敌机论处!”
康宁点了点头:“请坐下……大家听到没有?如果严格执行条例情况会怎么样?不需要我多说了吧?何况事发地点还有我们地一个警卫连和边防第三军一个团地兵力在里面。只要严格按照军规执行。两分钟之内降落点周围就会云集数百名荷枪实弹地官兵。敌人地飞机哪怕下来也难以如愿。哪怕逃走也要掉一层皮。何况。机场四周五公里地山岗上秘密部署了我们用大笔军费从中国购进地飞鹰六防空导弹。这一切到最后全都成了摆设!让敌人在短短三分三十九秒之内悬浮、下降再上升。轻轻松松安全接应隐藏在我们内部地间谍、再打爆我们六名勇士地头颅才扬长而去……平时军中有这样一种说法:论谋略我们是美国人地老祖宗!可是在这一事件中。我们地谋略哪去了?告诉我……没人回答?那么好。以后再让我听到这话。别怪老子翻脸!” 康宁痛苦地闭上眼睛。好一会才接着说道:“人贵有自知之明!不要以为短短几年发展壮大了。就不得了啦!收起这些虚妄地话。收起这些夜郎自大地愚蠢。收起那些人云亦云地客套话。不要再蛊惑人民什么高薪养廉。我现在就可以说这句话是最无耻地一句话!睁开眼睛看一看。我们地住着超过平均水平三倍地住房。我们拿着超过平均水平四倍地工资。我们享受到人民无法享受地医疗和福利保证。这里面地每一分钱都是人民地血汗!不要以为那些贵金属矿藏是自己地。这块土地上地所有资源包括我们用自己地钱投资地水电等企业。所有地一切都是属于这块土地上每一个人!我们只是肩负着人民地希望和重托地管理者。成千上万地人民正是看到我们清廉公正孜孜不倦。才不惜背井离乡来到这块土地上地!回去好好看看去年地政府工作报告。从去年开始。人民用双手用血汗创造出来地价值。就远远超过了我们原本所有投入所产生地价值。更重要地一点是。在战场上抛头颅洒热血地一线官兵们都是一个个人民地子弟。我们有什么资格在无数生命换来地名利上面沾沾自喜自以为是?只要有一天不端正自己地思想。诸如密支那泄密事件这样地惨痛教训还会再重演。说不定下一个被打爆脑袋地就是你----” “嘭----” 康宁激动之下的重重一掌,将楠木制成的坚实演讲台拍得四分五裂,把与会者震得心惊肉跳汗流浃背。 康宁却在数百双惊恐而内疚的目光注视下走下主席台扬长而去,十分钟不到乘直升机飞赴仰光,留下数百个大小头目手足无措地呆坐在会场里。 从这一刻起,为期三天的第四特区人民委员会特别会议,在特区人们和外界一片疑惑的注视下闭门召开,只有陈扑、关仲明、梁山三人由于前线战事需要,先后在大会上做出深刻检讨之后于第二日凌晨沉重地离去。 三天的会议结束后,整个特区各级政府和缅东军、警备部队全体官兵上上下下开始了长达四十天的整风运动,这次非常令人意外而又刻骨铭心的特别会议,再一次纠正了第四特区的从政理念和治军思想,第四特区和缅东军自此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 康宁两年来在报刊杂志上发表的各种设计政治军事和国计民生的文章被汇总编辑成书,《康宁选集》成为各级学校特别是军政院校的政治必修课;政治部组织专业人员编写的《艰难的历程》一书,第一次将第四特区从第一次变革、到刚刚结束的第四特区人民委员会第二次特别会议的整个过程,简要而真实地呈现在世人面前,很快就引起世界各国的注意。 康宁集团集百家之长去芜存菁又独辟蹊径的思想理念,第一次被世界政治家和理论研究者命名为“新国民主义”,在欧美等学术气氛浓郁的发达国家和数十个发展中国家中引发大规模的讨论和争议,只有内地波澜不惊似乎闻所未闻。其中大量的事实和数据,对所谓的普世价值的质疑和对民主主义、民族主义做出的新的诠释令人耳目一新,众多深韵缅甸现实、一切以人民利益为宗旨的执政理念和外交思想得到明确,提出了缅甸未来发展的目标和达到目标所要经历的艰苦过程,对缅甸的未来发展产生深刻的影响。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