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七章 风暴的中心

越境鬼医 827 作者天子 全文字数 5256字
仰光的五一国际劳动节与人们所预测的门可罗雀大相径庭,绿树掩映的街道上车辆虽然成倍地减少,只有公交车和首都警察的车辆缓慢地巡逻,但是突然增多的其他车辆却引起了人们极大的兴趣。 各大城区的街口均停放着贴有红十字标志的检测车,悬挂着外交车牌的各国使领馆豪华车辆、缅东军所属的朴实无华却又威风凛凛的各式军用越野车等,在主要街道和中央政府各部委所在地之间不停地来回穿梭,因为世界各国对缅甸病毒蔓延的恐慌而几乎中断的空中航线突然变得忙碌起来,人行道上神色匆匆的外国人似乎一夜之间又多了起来,虽然他们和仰光人一样几乎都戴着厚厚的口罩,但强壮高挑的身材和典型的外貌还是能一眼就看出来。 因为BYED-A病毒肆虐下被迫实施的“全国紧急状态”,仰光大量的餐厅、影剧院、酒吧会所暂停营业,深受缅甸民众喜爱的全国足球联赛、藤球锦标赛也不得不暂时中止,对混乱的政局和零落的战争早就习以为常的仰光人这次终于深切地感受到,死神的翅膀时时刻刻都有可能遮盖仰光的天空。不过令仰光人包括全缅甸的人民无比欣慰的是,现在他们有了一个团结高效的中央新政府,有一个知识渊博、勤政爱民的副总理,正是这位为结束国家分裂立下赫赫功勋的新任第一副总理的高瞻远瞩和雷厉风行,才使得死神的脚步被死死拖在了缅北和缅西北的两个省邦,使得数千万刚刚看到曙光的苦难人民幸免于难。 然而,几乎所有缅甸人都不知道,就在他们怀着惶恐不安而又万分庆幸地心情安度每一天的时候,缅甸之外的世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比邻的印度在短短一周时间之内,因感染病毒而死亡地人数就高达两千六百余人,此外还有数以万计的感染军人和贫民被确诊,漫长的印缅边界不时可以看到高度腐烂的叛军尸体,原本担心经济崩溃而瞻前顾后的印度领导人在这巨大的灾难面前。终于无可避免地正式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 但是,正是这个迟来地决定,导致了数十个国家因此蒙难,除了早有准备的中、美、英、俄和嗅觉惊人的以色列、德国之外,无数的病毒感染者仿佛一股洪流般从印度迅速扩散到了世界各地,自私而优柔寡断的印度政府因此激怒了惊惶恐惧的世界各国。每日均处在铺天盖地的唾骂之中;澳大利亚、韩国、新加坡、文莱等八个国家先后传出发现病毒感染者的绝望惊呼,大批惊慌失措的小国彻底关闭通往外界地所有通道,龟缩在狭小地土地上睁大惊恐的眼睛,倾听遍及地球上空的喧嚣绝望地呼喊声。“将军,新加坡大使求见。” “对他说声抱歉吧,今天行程太紧,实在安排不过来了。”康宁头也不抬地在文件上作批示。 身穿深蓝色西式职业套装的艾美微微一笑,点头道:“记住了。还有,国际红十字会主席雅各布.克伦贝格尔先生、国际卫生组织的总干事助理陈冯富珍女士等七名客人。在我们的卫生部长觉敏将军和麦肯齐先生的陪同下正在接待厅等候接见;日本驻缅甸副大使松下吉文先生和越南大使吴文泽先生也来电请求约见……” “等等!你告诉我到底有多少人不约而来?”康宁有些惊讶地问道。 艾美扫了一眼手里的文件迅速回答:“除了以上这些外,还有马来西亚外交部副部长等五批客人派信使前来请求约见。” 康宁看着桌面上厚厚几摞文件,一时间脑袋都大了。他揉了一下隐隐发痛的太阳**。摇摇头道:“这样吧,你让梁参谋负责的办公室一一向客人们委婉说明现在的情况,近日内我实在抽不开身。晚上我得去见见丹睿主席,明天上午还要视察首都高校地情况,明天下午则要飞赴钦邦,各种面谈只能押后了。请客人们把相关事宜用书面方式递交外交部吧,我一定争取在最快的时间内予以答复。”“好的,那么外边的国际组织客人你见不见?或者是再另外约个时间?”艾美细心地问道。 康宁想了想低声吩咐:“你先去二号厅通知一下段正荣大使,把国际组织的客人突然到来的情况告诉他。请求他谅解。如果大使先生愿意的话,晚上十点我会亲自登门拜访。随后你就回来,我和你到一号厅会晤国际组织的客人,宣传部的摄影小组一直在那里值班,估计丹睿主席和其他委员都很想知道客人们想谈些什么。” “明白!” 艾美心疼地看了一眼神色间显得颇为疲倦地康宁。低下头便转身离去。 五分钟后。觉敏将军陪同客人们与康宁亲切握手。相互问候。轮到麦肯齐时。康宁对这位兢兢业业、博爱仁慈地老朋友伸出地手视而不见。上前一步与麦肯齐来了个热情地拥抱:“麦克。感谢你和你地同事们为缅甸人民所做地一切努力。我永远都会铭记和你在一起地每一天。” 麦肯齐也激动地使劲拥抱康宁:“康。你总是给我带来感动和骄傲!” “坐吧……请诸位就坐。” 康宁轻轻松开麦肯齐。对他身后地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助理陈冯富珍女士微微一笑。用熟练地粤语低声问候:“见到你很高兴!你地成就是所有华人地骄傲陈冯富珍高兴地笑了起来:“我也非常高兴见到你!将军。真没想到。你地粤语竟然说得这么好。看来香港报纸上地报道还是挺准确地。” 康宁哈哈一笑。气氛顿时变得轻松不少。客人们大都没有想到,被外界尤其是欧美传媒称之为强硬的好战分子的康宁竟然是如此儒雅随和。如此地礼貌和念旧,对康宁原有的不堪印象顿时改观。卫生部长觉敏将军和两位陪同部员对康宁的表现佩服不已,眼里满是崇敬和自豪的神色。 一番寒暄完毕,宾主相互坐下。雅各布.克伦贝格尔巧妙地将交谈的内容转向正题,因为不需要经过翻译地转述,他说话的语速和陈述时间略微提升了一些,在赞扬缅甸政府和军队在人道主义和严格遵守战争公约方面所取得的巨大进步之后,雅各布终于把自己匆匆飞抵缅甸的目的坦诚相告: “……尽管我们已经对可能出现的全球性大恐慌有着充分地心理准备,但真实发生的情况却远远地超出了我们的预期。就连基础最好、保障措施最为齐全的法国,也在一个小时之前发生了首例BYED-A病毒感染者死亡事件,尽管法国政府正在全力封锁这个消息,但我们有理由相信,要不了多久整个法国就会像一锅***的热油,整个国家将会随之陷入瘫痪,拥有全世界最大自由度的法国国民很可能将会由此而发生诸如罢工、游行甚至骚乱等无法预测的恶**件,巨大的恐慌将会从此向欧洲各国蔓延,整个欧洲所有的秩序将会陷入极其可怕地混乱之中。经济停滞进而衰退引发的又一个世界灾难近在眼前,甚至有可能连世界上最大的国家美、俄、中都无法独身事外!” 康宁睁大双眼,极其震惊地看着雅各布:“法国也发现BYE-A病毒感染者死亡事件了?我地天哪。那绝对是一个巨大的灾难……”
会见厅里一片沉默,雅各布难过地摇了摇头,看着康宁焦虑的眼睛:“是的,在目前的情况下,反而是最先发现病毒的缅甸处境要好上很多:首先,在缅甸中央政府、将军本人和无数医务人员的艰苦努力下,已经有效地把病魔牢牢地控制在缅西北两个省邦之内。从麦肯齐先生的报告中我们欣喜地获知,到目前为止,已经有数百万的缅甸军民获得了疫苗注射和及时治疗地机会。数以万计的感染者已经康复或者正在康复之中,这是一个巨大的奇迹,是个足以受到全世界瞩目的伟大成就,必将为世界人民战胜这场恐怖的病毒灾难带来巨大的信心和鼓舞;其次,贵国果断地启动了紧急状态,利用大量的军队参与全民防治与强制性管理的举措非常有效,但让我担忧的是,全世界拥有相似机制地国家却在少数,这一条成功经验相信很快就会被很多国家效仿;再一个。经历过这个可怕灾难的缅甸军民,已经具备了充分的理性认识和超强的忍耐力,这对维护整个社会的稳定,创造一个优异高效的防治环境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这从我们在仰光街头所看到的一切就可以得到证明。因此,我坚信如今的缅甸就像处于风暴地中心一样,反而是全世界最安全地地方。” 康宁欣慰地点了点头:“谢谢主席先生的肯定!我对主席先生地观点表示赞同。估计……麦肯齐先生已经将我们为此付出的巨大代价写进报告里去了,截止今天中午十二时,整个缅甸因病毒感染死亡的人数已经达到了惊人的七千五百二十九人。确诊的感染者人数则高达四十八万之多。虽然我们暂时成功地控制住了疫情的疯狂蔓延,但我们也为此付出了多达十七亿美元的巨款。其中国际社会的慷慨援助折合五亿美元,我辖下的第四特区则付出了九亿美元之多。目前,第四特区大批公有企业因失去周转资金,被迫陷入到停产或减产的窘迫状况,所有的国家建设项目也全部停工,无数的普通农民、军人、商人和政府工作人员献出了毕生的储蓄,四百多个私营企业捐献出价值五千万美元的物资,但是直到目前我们仍然面临着巨大的资金缺口,与中国展开的紧急贷款谈判正在进行之中,我本人名下价值十亿美元的所有企业如今折半出售却仍然无法如愿,数十万缅西北灾民嗷嗷待哺,仍在苦苦等待我们政府每天发放两次的简单食物,我们却囊中羞涩、空空如也……这所有的一切困难,已经让我们原本就薄弱的经济基础和简单的生活秩序濒临崩溃,就像一块巨石沉甸甸地压在我的心上!唉……这些事实我没有一丝一毫的夸大,麦肯齐先生和至今仍停留在疫区的各国记者非常了解,近百名获得特别通行证的各国记者如今正在缅甸各地自由采访,请大家看看他们发回地报道。就会明白当前缅甸遇到的危机究竟有多大了。” 众人听了康宁的话,显得非常意外,这个意外倒不是对康宁大倒苦水的意外,而是对灾情耗费的巨大资金而感到惊讶。 一旁的麦肯齐点了点头,面色沉重地说道:“康将军所说地话是事实的。我在疫区停留和服务了四十多天,那里发生的每一件事情我都看在眼里。让我无比感动的是缅东军官兵和第三特区的官兵,他们将自己越来越少的配发食物悄悄送给灾区的一个个贫民,自己却去挖野菜和各种植物根茎充饥,有不少官兵因长期的营养不良晕倒在了岗位上。” 在众人感动的注视中,麦克眨了眨发红地双眼,继续说道:“在疫区期间,我和三名同事两次前往缅东制药集团和百障山腹地进行实地考察,看到制药厂一千多名生产者没日没夜地轮班,每次刚生产出来的一箱箱药品。根本就没有机会入库就被搬上早已等候在那里的军用卡车很快就运抵疫区大量消耗;更令人感到担忧地是,那种生产治疗特效药和疫苗必不可少的叫做月刺的植物生长在人迹罕见的深山密林里面,每采伐一吨混身满是能够制人麻痹、失去行动能力的月刺植物。就需要动用十六到二十五个山民爬山涉水冒着毒蛇和各种剧毒生物袭击的危险,背负出不少于二十五公里的山路,行走一天一夜才能安全送抵公路边,随即就被军队的车辆送抵制药厂提炼车间,经过四个小时和七道复杂的提取工序之后,只能从中得出十一公斤左右地纯药剂,四百克左右的粉状晶体,再配合几种珍贵的天然提取物才能送入到生产车间。如此大的人工和成本投入,但最终却只能生产出六千支治疗药物和一千支疫苗。因此。当制药厂总工程师告诉我每支疫苗的成本价格折合九十美元时,我一点儿也不感到惊讶,治疗药物三十二美元一支的成本相对要少一些,但这一切都是用大量人力物力和一个个可能失去的生命换来的,如果放在欧美各国,根本就不止这样的生产成本。为此我非常担忧,本来就极为稀少地月刺特效植物总会有砍伐殆尽的一天,在无法及时研制出能够替代月刺素的低廉药品前,恐怕世界上无数贫穷的民众。将会因无法支付、甚至无法获得治疗所必需的特效药而死去。” 又是一阵令人伤感的沉默,陈冯富珍擦了擦湿润的眼角,转向了雅各布,两人低声交谈片刻,雅各布对康宁诚恳地说道: “将军,我们对将军博大的胸襟无比的钦佩,同时也对这个残酷地现实忧心忡忡,但是我们有理由相信,只要能够唤起国际社会地良知。发动全世界共同努力。一定能够克服当前所面临的困难。在此,我以国际红十字会授予我地神圣权利宣布:将会在三天之内向缅甸政府和人民提供五亿美元的无偿援助。并立即从世界各地调集价值五亿美元的食品、医疗及净水设备、救援和运输车辆等物资,支援缅甸人民战胜灾难,度过难关。” 康宁缓缓地站起来,激动地紧握雅各布的手,神色凝重地道:“任何的言语都无法表达我此刻的感激之情!雅各布先生,如果你有时间的话,请和麦肯齐先生以及你认为必要的人员一起,到缅东的药物研究所走上一趟,我将会命令研究所将所有涉及BYED-A病毒的研究报告和药物、疫苗配方等机密资料向各位公开,并无偿赠送给国际红十字会和国际卫生组织。我衷心希望能够在你和你的同仁领导下,尽快研制出能够替代昂贵的月刺素的药物,给全世界人民带去光明和希望!” 雅各布等人听完康宁的话,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愣了好久,满眼含泪的雅各布拐过长桌,来到康宁身前停下,在一片激动的目光中对康宁说道:“康,此刻你和上帝一样伟大……我能拥抱你吗?” 康宁开心地笑了起来:“当然!不过请注意,别让你的硬胡子扎痛我。” 众人长大了嘴巴,随即发出一阵欢笑,逐一上前与康宁深情拥抱。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