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章 悲惨世界

越境鬼医 830 作者天子 全文字数 4353字
酒至半酣,司徒远摇了摇头,轻轻放下酒杯后幽幽地叹了口气,转头向身边的康宁低声问道:“师弟,你们是否了解欧美各国目前的境况呢?” 康宁有些惊讶地看了司徒远一眼:“师兄,这段时间因为疫情的事情,我忙得脚不沾地,那里有时间去关注其他国家的事情啊?再一个,改组后的国家情报局由貌埃副主席亲自掌管,我只能从内参中看到点滴,加上缅甸极其薄弱的情报获取力量和少得可怜的驻外机构,估计也没有什么收获,常常是获得的情报严重滞后,对遥远的欧美各国的现状根本就谈不上了解。” 司徒远脸色阴沉,目光悲悯地说道:“和我预料的差不多,整个缅甸正处在紧张的全民防治之中,估计你也没有时间去关注外面的世界。六天前,我在法国巴黎出席紧急召开的世界五十强俱乐部经济论坛,第二天晚上返回纽约,和摩根、文扎诺等美洲家族企业掌舵人再次举行紧急会议,第三天飞赴香港的同时让老四从澳洲赶回来,只做了两天的准备就飞到你这里来了……” “师兄,你只管说吧,我听着就是了。我想如果没有天大的事情,你绝对不会匆匆忙忙过来的。”康宁放下筷子,静静等待司徒远的话,席间众人也都停止一切动作和交谈,紧张地看着频频哀叹的司徒远。 司徒远抬起头望着天花板上的浮雕,:“此刻的欧洲和美国远远没有表面上的冷静和理智,如果我的估计没有出错的话,三天内整个世界就将会陷入全面的恐慌和动荡之中,世界经济从此将进入一个从未有过地危机和倒退阶段,这也是为何掌握着世界一半财富的五十强俱乐部秘密集会急商对策的原因。说来话长,但我觉得实在是有必要告诉你。这一切可能对你今后的决策有所帮助……” 随着司徒远沉重的讲述,康宁似乎看到了一幅幅清晰的画面…… ……浪漫温馨地巴黎香榭丽舍大街的一间酒吧里,乐曲轻摇,***迷离。英俊帅气的克林斯曼坐在幽静安逸地吧台前,和美丽性感的吧女低声**。他原本明亮地眼睛在酒精的作用下,失去了神采。漂亮的嘴唇、坚毅的下巴变得松弛,刚刚在酒精的作用下不再颤抖地手又重新抖动起来,尽管幅度微小。但也无法掩饰他此刻心中的恐惧和矛盾。 三天前,当初在迪拜那套金碧辉煌地豪华宾舍里与他抵死缠绵疯狂**的钟梅刚刚死去。死在了世界著名的巴黎HotelDieu医院的豪华病床上。把钟梅送进医院的并不是身为她的男友的克林斯曼,而是一位富有善良的女邻居,已经三天没有归家的克林斯曼匆匆赶到医院时,透过厚厚的传染病隔离病房地玻璃惊恐地看到,钟梅那浮肿地皮肤呈现出一种令人恶心的青灰色。漂亮地五官严重变形。旁边的医生低声告诉克林斯曼,死者的下体已经腐烂流脓。手脚的指甲已经悉数脱落,还严肃地询问克林斯曼是否与死者曾经有过亲密的接触?有的话需要立刻进行严格的全面身体检查,因为死者很有可能是死于恐怖的BYED-A病毒。 也许是对死亡的恐惧,也许是对名誉的珍惜,也许还有其他的诸多原因,克林斯曼当即否定自己曾经与死者亲密接触过,说自己刚刚完成一周的公干回来,接到死者邻居打来的电话就赶来医院看望这个美丽的东方朋友,根本就没想到她竟然就此死去。 在医生疑惑而又警惕的目光中,克林斯曼面色平静地离开了医院。但是他的心却在剧烈地挣扎着。虽然说撒谎是他的工作之一。但这一次的撒谎却令他心灵倍受煎熬,要知道在离开钟梅的三天时间里。克林斯曼曾周旋于两位美丽而著名的情人身边,一位是在艺术界刚刚崭露头角的新锐女演员波奈尔,另一位则是时常在电视和报刊杂志上露面的美女政治家、巴黎市长助理凯瑟琳。 不知道为什么,从迪拜的豪华酒店回到巴黎的家后,钟梅澎湃的**突然消失不见了,两次在黑夜里猛然惊醒接着泪如雨下,就算是躺在床上迎接克林斯曼的**也全然没有了动人心扉的呻吟和狂野,就像个性冷淡者。 身为情报人员,克林斯曼自然能够理解钟梅心中的痛苦,他认定这是叛逆者承受良心的拷问在内心深处所生出的一种罪恶感使然,相信过上一段时间就会好起来。可是----待在家里跟这样一位女友上床实在是无趣,**亢奋的克林斯曼于是选择了出去幽会情人,把这位可怜可爱的东方女子留在了家里,他想也许独处几天她就能解开心结。 在接下来的三天时间里,克林斯曼几乎都在两个情人的床上和高级酒店的餐桌前度过,在这其间,克林斯曼对自己身体内的微弱反应略感惊讶,他发现自己的性能力和性需要似乎比以前更强了,感觉到情人那种不堪承受却又恋恋不舍的尖叫声比以前的任何一次都更为激烈,特别是外表端正秀丽看起来一身正气的凯瑟琳,每次**过后总是恢复得很快,而且热衷于花样百出的**,这让克林斯曼非常的享受,也非常的亢奋。 可是,钟梅突如其来的死亡,让克林斯曼整个人几乎陷入崩溃。那天他离开医院之后,也是来到这个酒吧里,喝下足足两瓶威士忌后才终于打定主意,拨通了两个女友的电话,请求她们尽快去医院检查身体,原因是令全世界恐惧的BYED-A病毒已经弥漫到了全球不少地方,随着印度人和前往印度的旅游者络绎来到欧洲,很有可能会带来一场意想不到的灾难,自由开放的巴黎正是需要严密监控的地区。 身份高贵近乎完美的情人凯瑟琳听从了克林斯曼地忠告,还非常高兴地告诉他:得益于国际红十字会公开的病毒检测资料,法国各大医院配制出来的检测试剂能在短短两个小时之内做出准确诊断,完了还感谢男友如此的关心和周到。深情款款地邀请克林斯曼明天晚上到家里再次共浴爱河。
而年轻美丽身材惹火的艺术家情人波奈尔却让克林斯曼无比的担忧,电话中克林斯曼隐隐听到了她那熟悉地喘息声,听到了男人的戏谑玩笑,还听到波奈尔挂断电话前发出的那熟悉地即将达到**时的尖叫。克林斯曼清楚地知道,这个**地情人绝对不会记得自己的郑重请求,更不会到医院去接受检查。在她看来,这是一个灵欲无边春色满园的美丽世界,她不会让自己的青春颜容耗费在除了享受之外的任何地方。 次日上午十一时。静静地躺在酒店床上地克林斯曼终于接到了凯瑟琳打来的电话,这位坚强地女性竟然嚎啕大哭起来。在克林斯曼的急促安抚和询问下一句话都没有说就放下了电话。克林斯曼自然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就像是被火烧了一样,立刻拨打波奈尔的电话,可是无论他如何努力都无法拨通,他真的不知道这位任性的情人此刻是否到了摩洛哥。又或者是正躺在里昂哪一位富豪或者帅哥的床榻上。 夜色迷蒙,喧哗吵闹的巴黎街市逐渐沉寂下来。*陷入休眠之中。摇摇晃晃心灰意懒的克林斯曼拒绝了美貌吧女的搀扶,他已经下定决心,走出酒吧后就立刻前往医院,如实地把自己的病情和交往过地女友告诉医生,因为如今整个巴黎已经被死神厚重地阴影覆盖着,尽管钟梅的死讯被政府严密封锁,尽管已经感染病毒地凯瑟琳由于显赫的政治地位而被隔离保护,但是,另一位很有可能已经感染了病毒的艺术家女友正在幽会一个又一个的显赫男人,而那些声色犬马的男人又会传给多少个女人甚至男人就不得而知了。反正克林斯曼决定勇敢面对这一切。否则死不足惜,良知所受的折磨、生出的痛苦远胜一切。 “哗----当----” 步履蹒跚的克林斯曼撞倒了身边的桌子。在关切的吧女和另一个服务生的搀扶下好不容易站起来,刚刚说出“快送我去医院”就“噗----”地呕吐出来,污秽腥臭的液体沾染了两位服务生的皮肤和少得可怜的衣物…… 叙述到这里,司徒远停了下来,满堂一片死寂,每一个人脸上都写满惊恐和悲哀。 司徒远昂起头,冲着嘴里倒下半杯烈酒,睁开隐隐发红的眼睛,定定地看着若有所思的康宁:“师弟,还有一件可怕的事情已经得到证实,这是我在美洲家族上层密会中获知的,轰动全球的密支那事件的确是美国人干的,而且还是他们最为精锐的三角洲部队。那个领头执行任务的队长名字叫做沃尔什,此人曾经成功地完成过在中东、北非和阿富汗的多次特别行动,在圆满完成密支那任务之后获得了提升的任命,年仅二十八岁就官至中校,他……哎,但这一切对他有什么意义呢?他死了,死在迈阿密沙滩上的一座小木屋里,当时他的身边还有他的妻子和两个儿女,全都被证实感染了BYE-A病毒,他的妻子也已经开始出现皮肤溃烂等并发症状。虽然美国政府严密地封锁了这个消息,但是在我们这些家族面前没有什么秘密能够保得住的,虽然现在美国媒体还在一个劲儿地幸灾乐祸,可是美国上层早已经是风声鹤唳,一片混乱了。我估计要不了多久他们的特使就会飞抵北京,哀求中国高层帮忙,因为到目前为止还只有中国没有出现任何不可控制的隐患,美国人也已经通过各种渠道获知中国早就得到你们给予的机密研究资料和足够的特效药品,这也是为何文扎诺强烈要求和我一起飞来仰光的原因。” 康宁脸色惨白,痛苦地摇了摇头:“害人终害己啊!师兄,这件事我得好好想想,牵涉实在太多了。” “是啊!我给你说这些事情是给你打预防针,让你知道为什么美国人这么焦急。如果我的预计没有出错的话,恐怕明天日本大使就会闯入你的办公室,跪下哀求你了!”司徒远又叹了口气。 康宁睁大眼睛惊讶地问道:“日本人?他们又怎么了?” 司徒远点了点头:“昨天晚上我在香港,接到了三菱财团当家人的哀求电话才知道,那七名完美完成任务的三角洲精英中,有两个人在冲绳的美军基地下了飞机,和执行任务的两位海军直升机飞行员开始了自己难得的假期,其他五个三角洲精英只有沃尔什等两人飞回美国去了,其他一人到夏威夷度假,两人飞赴加拿大打猎。你也知道当兵的精力旺盛,特别是美国大兵走到哪里就把美国男人的风流带到哪里。” 司徒远意识到还有女眷,稍微停顿了一下,才颇为谨慎地继续讲述:“那四个美军到了日本东京后纵情声色,一周之内与他们有染的日本女人就多达五十余人,其中有两人已经感染死亡。而这些女人中,有几乎一半是耐不住寂寞的家庭主妇,她们又将病毒传给自己的丈夫、子女和家人,感染数字瞬间呈几何式增长。三菱财团的岩崎对我说,目前找到的感染者人数多达三百二十七人,估计至少有超过这个数字五倍的感染者无法找到,再拖上一天,感染的人数就会增加十倍甚至是二十倍,所以,他几乎是哭着求我帮他购买药品……我很为难,委婉地告诉他我的处境,建议他通过日本政府直接找缅甸外交部帮忙。” 康宁凄然一笑:“我也没有办法啊,这根本就不是钱的问题,回头我把一份详细资料给你,你还可以到温县去和我家老爷子和苏芳、卢静谈谈,看看我们为了研制生产这些药品付出了多大代价,苏芳和卢静的两个企业现在都在超负荷的生产,可是原材料就快要枯竭了……看来,一切都无法避免了……劫难啊!”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