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六章 闷头发财

越境鬼医 846 作者天子 全文字数 4530字
新的一年悄然无声地到来,从疫情出现至今已将近十个月时间,地球人经历浩劫的脆弱神经,在疫情得到初步遏制的前提下微微松弛,承受力也在司空见惯的死亡中砥磨得越来越坚强,大多数国家在采取严格的监控措施之后逐渐恢复了元气,整个世界犹如一部生锈的机器艰难地运转起来。 喧嚣的美国宣传喉舌不待伤痕结痂,便按捺不住固有的卑鄙与野心开始鼓噪起来,这一次却没有哪一家著名媒体再去惹怒需要全世界仰仗的缅甸,而是把攻击的矛头指向了在这场席卷世界的灾难中毫发无伤的中国、俄罗斯、朝鲜、巴基斯坦和伊朗。得到缅甸政府授权生产特效药和疫苗的中国首当其冲,被欧美主流媒体愤怒指责通过厚此薄彼的阴暗方式,展开见不得人的外交拉拢和胁迫,其中朝鲜、伊朗这两个邪恶轴心国之所以平安无事稳步发展,完全是在中国的暗中支持下有恃无恐地利用世界人民的灾难自肥…… 种种形形色色的造谣诽谤尘嚣直上,但让人觉得奇怪的是,尽管欧美各国的媒体对众多长期敌视的国家指手画脚、唾液四溅,他们各自国家的特使却脸带真诚善良的笑容如同走马灯一般穿梭于北京和仰光之间。这些政客们一边说着攻讦的话语,一边脸不改色心不跳、堂而皇之甚至是觉得理所当然地要求两个药品生产国提供越来越多的药品和疫苗,丝毫也没有意识到这样有什么不妥。 应新加坡、泰国、马来西亚、菲律宾等四个东盟国家政府盛情邀请,康宁代表缅甸政府,开始对这些国家进行友好访问。后来在菲律宾时,又接到缅甸国内转交而来的国书,访问的名单中又增加了越南、老挝、柬埔寨这三个东盟国家。之所以没有去同样做出邀请的印尼,在于康宁对于印尼人没有任何好感,一直拒绝印尼的药品和疫苗供货请求。与其到时候难堪,还不如主动避开。 整个访问前后用时一个多月。取得了丰硕的成果。达成了一系列共识。回到仰光的第一件事,康宁便赶到主席府。向兴致勃勃的丹睿主席详细汇报了整个出访地情况,并请假一周,准备回到缅东休整几天。 心满意足地丹睿大手一挥,答应了康宁地请求。 名义上是休假,可是在这短短的一周时间里。康宁并没有一天闲着,雏形已现、成倍扩大地景栋新城,每天各种直升机、喷气式教练机起起落落忙得不亦乐乎的缅东空军基地,缅东汽车制造集团属下与英国合资的柴油发动机制造公司,与俄罗斯合作的缅东光学仪器工业公司,新兴的缅东通讯科技公司,三个秘密地大型战略物资储存基地,各大水库电站等等重点企业和项目的现场都留下了康宁的影子。 在源源不尽的强大资金注入下。缅东经济不但没有像因世界经济急剧萎缩的各国企业那样停滞不前甚至大步倒退,相反,还以前所未有的活力和速度稳步地向前发展。与西海岸蓬勃发展的能源石化产业、与缅南发展集团巨资注入的各行各业一起,带动着整个缅甸经济地快速振兴,在世界经济一片苍凉的哀叹声中一步步踏入历史性的黄金期。 坐在温县康家大院客厅里舒适地沙发上,康宁捧着一份份内参仔细阅读,不时还与围坐一堂的弟兄们谈笑:“陈大哥,你看看这则消息,CNN电视又在拿人权问题说事了,美国白宫发言人也敦促进行改进……你说作为一个大国的官员,而且现在全世界还有求于人,他们怎么会有这么好的涵养?我真想不通。面对欧美各国的诽谤与挖苦。竟然哼都不哼一声,再怎么样也该表示一下吧?这样的韬光养晦。恐怕有点儿太过了……” 陈扑扔给对面的穆臻一支烟,自己点上一支,狠狠吸了一口:“这些事情习惯了就好,我看到缅东时报上的一幅漫画,影射仰光那帮持有韬光养晦观点的官员,图中的美国佬打了一位缅甸官员地耳光,被打之人慷慨地送上另外半边脸,还说了句发人深省地话:我是得道的智者,对于你地无知与恶性深感悲哀,不相信你打完我的另外半张脸还不害怕我的冷静,哪怕你不怕相信你也会累死。” 众兄弟听了哄然大笑,康宁却笑不起来,他心事重重地放下内参,说出件令人意外的事情:“世界卫生组织的专家们带足我们提供的肉灵芝样本撤走了,只留下了一个由两人组成的协调小组,国内的两批专家也失望而归,只剩下老挝的研究小组和我们自己的研究人员还在瞎忙活。因此我不由想到,这个时候是不是该高调发布个消息,以原料告罄的名义正式停止向国内供应疫苗生产原料?大家都在这里,好好议一议吧。” 众人大吃一惊,相继冷静思考,仔细回味康宁话中的真意之后,都意识到康宁的这个突然决定会对全世界刚刚稳定下来的疫情控制产生多么大的影响,虽然目前世界各国都已经成功地控制住了疫情的蔓延,但尚有数以亿计的感染者等待治疗,尚有二十多亿人还在眼巴巴地等待疫苗注射,距离彻底战胜病魔尚有一段艰难地路程要走……如果这个时候宣布这一让人极度震惊的消息,无异于再次引起世界性的大恐慌,对世界刚刚恢复的信心绝对是个残酷的打击,所引发的后果实在难以估计。 甘少铭想了想,谨慎地说道:“这样不太好吧?先不管世界各国的反响如何,国内听到这个消息肯定会很不高兴。我们上次威胁越南人的时候用过这一招,虽然此次宁哥访问越南双方看起来相处甚欢,似乎没有了芥蒂,但不满恐怕早就深植于越南政要的心里了。现在我们再次使出这招,肯定有损于目前我们与国内保持的良好关系,对双方进一步的合作带来负面影响。” “屁话!少铭你没听到国内那些集团老总是怎么说咱们的吗?那帮把持着国内战略原料命脉的人物,竟然毫无顾忌地大声叫嚣什么宁愿放在仓库里腐烂也不会低价卖给缅甸,这大半年来咱们购买存储的数百亿人民币战略物资哪一样占过他们的便宜?那帮人宁愿以半价卖给日韩也不肯降价卖给咱们一吨。^^ ^^每次开会阿宁和臻哥都说看在一家人地份上不要太过计较。可为何那帮人就不把咱们当成一家人看待?咱们曾经数次向北京反应,为什么迟迟得不到答复?你刚才这话。和陈大哥刚才说地那幅漫画有什么区别?”历来文质彬彬、与人无争的潘少群突然大声说出这等话来,让弟兄们听了大吃一惊,很显然这半年来他受气太多了。
稳重地郭鹏这次旗帜鲜明地站在潘少群一边:“我同意老潘的话!同意阿宁刚才的提议!总憋在心里不表示一下,人家会认为咱们永远可欺。实话告诉大家吧,这半年来咱们从全世界获得的利润达到了五百四十亿美元。而从国内获得的利润只有九百多亿人民币,相当于一百多亿美元,可国内销售我们地药品和疫苗占到了总销量的百分之四十,这还不算咱们授权生产的那部分,而且国内付给咱们的货款大多还是用他们的产品来折算的,价格还不低!各位,咱们对国内的贡献不算小了,就算是亲老子也对得起了!大家好好算算这笔帐。就会明白许多东西,虽然说有政治因素在里面,但是好话没有半句令我一直耿耿于怀。今天借此机会一吐为快,否则会把人憋死。” “郭鹏你也不看看如今是什么世道?几年来流行老乡见老乡背后来一枪啊!该你的你就自认倒霉吧!”一旁翘着二郎腿地梁山阴阳怪气地说风凉话,眼睛还不时飘向室外,看着自己的丹麦女友和艾美、苏芳几个在树下快活聊天。 穆臻无可奈何地看着康宁:“我觉得你的提议可行,只不过咱们是否需要做得再巧妙一点儿?不如这样,咱们让欧美几家主流媒体地记者到研究中心采访一下,由小童或者任意一个负责人似是无意中透露一下,然后在以此为借口成倍减少供应给国内两个生产企业的原料,这样一来,咱们回旋的余地要大得多。” 康宁点了点头:“这不失为妥善之举。我们的缅东卫视的记者最好同步跟进。杜大哥。你的意思如何?” 一直没有开口的杜建武点点头:“穆总的意见很好,只要把计划落实好就行了。这种做法怎么样也说得过去,万一世界舆论反响太大,咱们也可以逐步提高产量。我从报道上获知非洲此次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只有七个国家出现了小规模的疫情爆发,在联合国相关机构的帮助下很快控制,美国、日本、加拿大和法国等发达国家地医学机构都派人前往非洲进行研究,甚至有报道猜测BYED-A病毒之所以没有在非洲大面积爆发,可能与非洲人地特异基因有一定的关系,**还高调宣布美国研究机构已经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某些欧美国家地特使就不安份了,咱们透出个消息,或许能够提醒一下这些人,现在他们是靠谁应对灾难的。另外,据获得的情报和英美两国媒体的揭露,国内确实有那么一些人大量向日韩和美国等国走私药品和疫苗,谋取暴利,就连由始至终被咱们婉言拒绝的印尼也从国内源源不断地获得大量帮助,因此,我们此举或许会让国内的老大们有些触动,同时也能为在药品和疫苗分配方面被排挤出局的几个军方前辈出口恶气,尽管几位老前辈从不向咱们诉苦,但是我们还是知道一些内情,比如调回总参的杨清泉将军就不止一次摔过杯子,但里面的水太深,于事无补啊。” 弟兄们纷纷表示赞同,康宁随即叫来政治部长涂文胜和贴身参谋展玉堂一番吩咐,两人点点头迅速离去。 第三日上午,丹麦、英国和法国的三家媒体均在头版头条刊登了缅甸药品原料即将告罄的新闻,与此同时,缅东卫视的新闻节目也报道了对研究中心的最新采访,《缅东时报》等缅甸媒体也纷纷发表令人担忧的预测,这一极度敏感的消息瞬间以最快速度传播到了全世界,一系列连锁反应随即发生: 全球所有的媒体一片惊叫惶惶不安,认为昔日可怕的担忧已经到来;国际卫生组织负责人发表谈话之后立刻乘专机飞赴仰光;各国使节纷至沓来,将缅甸外交部和卫生部的门槛踩破;无数的电话打到了康宁的办公室里…… 成竹在胸的康宁仍然和他的弟兄们端坐在康家大院中开会品茶,与俄罗斯总统普京通完电话最后还开了个玩笑,康宁放下手机对弟兄们哈哈一笑: “各位,原本定于去年十月份对俄罗斯的工作访问这次不能再拖了,普京先生再次来电话盛情邀请,不去恐怕很不礼貌,何况这半年来人家搬来了整整一座造船产和光学仪器制造厂,各种常规军用望远镜、瞄准仪和夜视设备已经在俄罗斯专家的指导下生产出来,咱们缅甸两千多名学子也被妥善安排进入了俄罗斯各大学府,怎么说我也得去看看了。” 众人哈哈一笑,随即七嘴八舌地提出要求一同出访,大大咧咧的关仲明甚至说自己没有和俄罗斯姑娘拉过手,做梦都想去见识一下那些金发碧眼的美女。 好不容易安静下来已是吃饭时间,走向餐厅的路上,康宁低声询问身边的郭鹏:“怎么样?忙得过来吗?” “没事,我比你轻松多了,只需闷头数钱就行,哈哈!这个决定一举数得,起码会再次给我们带来近千亿美金的收入,高啊!”郭鹏笑着说道。 陈扑凑过来向康宁打趣:“我看你还是快点儿回仰光去吧,我敢说你那师叔正在赶来的路上。” 康宁听了一愣,随即自信地笑了起来:“来了更好,哈哈……陈大哥,这次你也和我一起去莫斯科吧。” 陈扑遗憾地笑着说道:“让海澜跟你去,下次有机会我再去吧,三天后我还得以陆军总参谋长的身份出访北京,没时间了……唉!真没想到会有今天,我这次回去一定到江西老家看看,做梦都梦到家乡的小河啊……”PS:最近想法太多,新书老书一起写,脑袋都混乱了!到现在才写完上传,请谅解啊!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