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三章 意外的黑枪

越境鬼医 853 作者天子 全文字数 3476字
机舱门缓缓打开,康宁率先出现在舷梯口。 广场上原本安静的人群,突然爆发出震天的欢呼声,无数的鲜花和用朝、缅、中三国语言写就的欢迎标语漫天摇曳,整齐的口号声不时传入耳中,让心理极为坚韧的康宁居然有片刻的失神。 不过,他很快便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笑着探出身子,向欢迎的人群招手示意,随后再次迎来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和掌声。 康宁步履沉稳,缓缓走下舷梯。就在这个时候,欢呼的人群突然静了下来,就连身后代表团众人络绎走下舷梯时发出的脚步声也清晰可闻。步骤统一和谐,没有任何差错,朝鲜人民的纪律性可见一斑。 康宁还来不及感叹,一位戴着一副眼镜,精神矍铄的圆脸中年人,在几个身着朝鲜民族服饰的少女和少先队员的簇拥下,向康宁走了上来。 康宁知道这位中年人就是年已六旬的朝鲜最高领导人金领袖。由于保养得好,看上去他比实际年龄要小得多。康宁快步迎了上去,相互握手致意,然后接受两位美丽可爱的少女献上鲜花,少先队员则给康宁戴上了红领巾。 在悦耳的鼓乐声中,康宁向金领袖介绍了代表团所有成员,金领袖也介绍了参加欢迎仪式的其他朝鲜领导人,并互致问候。21声礼炮响过,康宁和金领袖一起检阅了三军仪仗队。便来到群众欢迎队伍前面向群众代表问好,迎来一阵阵经久不息地欢呼。 这个时候,风越刮越大,天空也纷纷扬扬飘起了雪花。欢迎仪式不得不宣告中断。在长长的迎宾车队驶出机场后,康宁从后视镜里看到机场口不断涌出的人群,其中有不少是衣着单薄的少年儿童,不由轻轻地叹了口气。 金领袖坐在他身边。笑着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对欢迎仪式不太满意?” 康宁连忙摆了摆手:“怎么会呢?这样盛大地场面。我在北京和莫斯科都没有见到过,诚惶诚恐啊!……我是在为那些散去的欢迎人群担忧,现在天下雪了,所谓归心似箭,我怕出现拥挤践踏的情况,造成不必要的伤亡……不知道有没有派人维持秩序啊?” 金领袖自信地笑了笑:“我们地经济虽然不发达,但国民地素质绝对是一流的,完全可以做到令行禁止,根本就不需要再派人手维持秩序。^^^^”谈话间车队已经驶入了平壤市区,金领袖指着车窗外道:“对你的访问。我们人民的热情很高,你看。很多市民都自发涌上了街头,这种盛况可不多见啊!” 康宁有些惊讶,只见城市的道路两旁,随处可见身着民族服饰在风雪中载歌载舞夹道欢迎的民众,远远望去,欢迎队伍仿佛一条长龙向远处延伸,一眼看不到头。又来了……康宁暗自嘀咕,不过没有办法,他只好从车窗里伸出头来,迎着凛冽的寒风。还有飞舞的雪花。向欢迎群众挥手致意,引来了一阵又一阵的欢呼和掌声。 直到车队驶入平壤东北郊的百花园国宾馆。康宁才长长地松了口气。对于在这种恶劣天气下上百万人参与地“自发欢迎行动”,康宁并不认同,这完全就是劳民伤财嘛,不过这却是对方表达诚意或者说是重视的一种方式,他也不好说什么,只能表现出开心感动地神色。 在朝鲜的访问非常顺利,在连续两天的会谈中,除了官方的诸多政治协议外,缅东还和朝鲜之间达成了多项秘密投资协议,同时为了帮助朝鲜克服当前的经济困难,缅东还将向朝鲜提供粮食和物资援助。^^^^这些投资协议包括:双方将在日本海和东朝鲜湾沿海共建十个大型渔场,以充分挖掘该海域和西太平洋的渔业资源,缓和朝鲜国内的粮食危机;在新义州中朝边境修建一个占地近二十万平方米的物流和商品批发中心,经营工农业生产资料、建筑和装饰材料、轻工产品、针纺织品、服装鞋帽、粮油食品、电子产品、日用百货等所有公用、民用物资;缅东将斥资五亿美元,以合资的方式在朝鲜兴建榨油厂、塑料颗粒加工厂、白酒厂、洗化用品工厂、印刷厂、服装厂等轻工企业,同时还共同组建矿业集团,开发朝鲜丰富的铁矿及铝、锌、铜、金、银等有色金属和煤、石灰石、云母、石棉等非金属矿物。在这些合作项目中,最让康宁感到难以琢磨地就是位于平壤市区“柳京饭店”项目了。 柳京饭店可以说是一座最典型地“摩天烂尾楼”。这座至今未能完工的摩天大楼,地处市区黄金口岸,一直是市区最显眼地地标建筑,在平壤任何一个角落都可以看到它。大楼呈三角金字塔型,总高330米,105层,总面积36万平方米,本应成为一座气势宏伟的标志性建筑,但1992年完成结构工程后,停工至今。柳京饭店最初预算花费7.5亿美元,这占了朝鲜总GDP的2%。当时朝鲜政府想通过柳京饭店引进第一批西方投资者,并希望通过各种政策关照他们,比如在饭店中添设赌场、夜总会等。政府对柳京饭店如此自豪,以至于在工程还未动工时就已经将“柳京饭店”加到地图中去。同时,在工程施工期间还发行了饭店的纪念邮票。199年,柳京饭店彻底中止建设,最主要原因是缺少资金和电力。虽然在1992年停工时,混凝土空壳建设已完毕,但其安全性至今尚未验证。
康宁实地考察了这栋烂尾楼,发现大楼外墙没有饰面,没有安装窗户,也无任何内部设施,甚至没有安装电梯。楼顶上空留着一座吊车,楼底则是一片挂着“施工危险,请勿靠近”提示牌的工地,确实是一座有碍观瞻的失败建筑。 “他,这样一栋楼居然要价一亿美元,也太黑了点儿吧?”郭鹏走出工地围墙,脱下安全帽摇了摇头。 潘少群仰头看了看似乎高耸入云的大楼:“虽然已经烂尾十多年了,但大楼和附近的地盘倒还是值这个价的,不过我们接手后,起码还得投入七八个亿美元加固地基和修缮装修,总觉得有点儿亏!我们这是来帮助他们解决城市的伤疤,怎么着也该优惠点儿吧!” 康宁皱着眉头:“我倒是不太担心大楼的质量,毕竟这是当年政府的面子工程,施工方绝对不敢偷工减料的,退一万步说就算真的有问题我们及时发现弥补,也不会有什么大碍。但现在问题是不管是施工建设还是后期装修,甚至以后开业运营,没有充足的电力供应可是个大问题啊!这几天在平壤访问,一到夜晚到处都黑漆漆的,给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电力问题不解决,我们在这里的所有投资都不能得到保证。” 郭鹏道:“是啊,这朝鲜的人力和矿产资源是便宜,但没有充足的电力做保证,所有的投入都有可能血本无归!好在不管是和俄罗斯,还是现在的朝鲜,都是我们几个私下悄悄谈定的,梭温秘书长他们谈的才是国家大事。现在缅甸并不富裕,国库里加起来也没有十亿美金,要是让他们知道我们四处撒钱,还不在心里把我们给骂死?” 康宁严肃地道:“这就是我一再强调保密的原因!如今全世界都不好过,要是让别人知道我们趁机发财,唾液腥子还不把我们给淹死?俄罗斯和朝鲜政府虽然也隐隐知道一些事情,但这次席卷全球的病毒灾难由于有我们的及时帮助,他们都没有遭受损失,再加上又在一笔笔交易中获利,他们是不会说出去的。缅甸的摊子还是太小,虽然现在我们大兴土木,疯狂投资,但一时半会儿根本用不完那么多钱,所以我才会打这两个国家的主意。” 潘少群满脸都是笑意:“我估计过去的一周,缅东的账户上起码又有好几百亿美元到账,药品和疫苗的黑市交易,简直比抢劫还要快啊!” 郭鹏道:“现在黄金收购得差不多了,接下来除了尽快把钱花出去外,还得囤积一定数量的美元和人民币,继续刺激缅甸的经济发展,同时应对当前低迷的国际经济形势。” 康宁看了看原本围绕在烂尾楼四周做警戒任务的朝方安保人员围拢上来,当即摆了摆手:“先别说了,这些等我们回到缅甸后再慢慢商议吧!这栋楼让我心里堵得慌,看来得再去麻烦金领袖一趟,无论如何得让我们在大同江、大南江或者是清川江等大河上修建几座水电厂,确保我们企业的电力供应。” 朝方的警卫已经围了上来,簇拥着康宁三人走向停靠在烽火大街上的轿车。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个女警卫神色一变,迅速冲到了康宁的身前,飞身而起。正转头和潘少群、郭鹏谈话的康宁微微一愣,还来不及做出反应,只听“砰”的一声闷响,迎在他前面的女警卫胸口冒出一股血花,闷哼一声,从空中跌落,硬生生地摔倒在了地上。 “有刺客!” 其余警卫惊呼之余神色大变,立即分出人手叠起人墙把康宁三人围在中间,剩下的人则向枪声响起的地方冲了过去,沿途不断有在各处执勤的安保人员加入,很快就将街对面的一栋大楼团团围住。 骤然遇袭,康宁并没有慌乱,他招呼潘少群和郭鹏伏下身子,然后便蹲在替他挡枪的那个女警卫的身边,仔细检查她的伤口。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