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一章 灾难

越境鬼医 861 作者天子 全文字数 3570字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一切依旧显得那么的突然。 代号为“纳尔吉斯”的强热带风暴,原本确实是朝着孟加拉国方向进发,但2日稍早的时候在孟加拉湾突然改道并再次增强,直奔缅甸国土而来。热带风暴夹带着暴风骤雨,在仰光市西南方220公里处的伊洛瓦底江出海口登陆,瞬间便把几个沿海的小镇从地图上抹去。几乎没有作任何停滞,风暴中心气势汹汹地扑向了仰光与伊洛瓦底江三角洲。由于风暴的最高时速超过预期达到了190公里至240公里,几乎是摧枯拉朽般把整个三角洲地区夷为一片废墟。 从2日早上开始,康宁就一直在总理府关注着热带风暴的动向,当发现风暴改向时,第一时间便通知发布强风暴预警信息,缅甸国家电视台和缅东卫视不间断地播出了沿海民众必须紧急撤离到安全区的公告,但由于这几天被类似的信息搞麻木了,不管是民众还是各地官员都置若罔闻,依旧悠闲地生活着,只有少数对现政府的预测充满担忧的民众才拖家带口紧急搬迁。 在这种无奈的情况下,康宁不得不将风暴有可能席卷的伊洛瓦底江出海口到三角洲地带包括仰光、属于缅东集团所有的高楼大厦贡献出来,作为紧急时避难的场所。===这些地方早已按照统一规定加固了门窗,换装的是能抗高压和撞击地钢化玻璃。 风暴抵达仰光前两个小时。康宁亲自带人。强行把丹睿主席和政府其他高层官员及家属一一接到了严阵以待地防控中心。这个地方位于仰光市区地北部,地势较高,整个建筑为全框架钢筋混凝土结构,部分地方用钢架进行了加固,里面有精密的电子仪器和通讯设备,还有最新的电视会议系统,可以随时与外界取得联系,指挥抗灾工作。 刚开始丹睿还有些不乐意,其他被打扰与家人休息的部委领导也对康宁的独断专行感到不满,但当风暴真正来临。从遍布防控中心的监视器上看到在狂风暴雨和电闪雷鸣中,大多数砖混结构的房屋屋顶被掀开吹走,五六人合抱的大树连根拔起,人畜被卷在空中无力地挣扎,整个仰光瞬间沦为人间地狱后,都惊骇得张大嘴巴合不拢嘴。 狂风暴雨肆虐了一夜,第二天早上风力减小。雨势也慢慢微弱下来,进入防控中心躲避的官员才陆续走出。整个仰光市区如同刚打过一场激烈的战斗一般,满目疮痍,大量建筑物倒塌,街道上随处可见倾覆地车辆、散落的路灯、木板等等。毕竟这里是自己的家园。有着多年的情感,所有人看到这一幕都忍不住黯然落泪。这时众人才想起康宁此前所做的警告,还有缅东为抗击暴风灾害所做的努力,再想起自己的粗鲁无礼,都情不自禁地上前向康宁道歉并致礼。 席卷缅甸南部地特大灾难,直到4日傍晚热带风暴向东移动,一路携大雨进入泰国,噩梦才算结束。 事后确认,在缅甸境内时“纳尔吉斯”的最大风速达到了52.8米/秒,超过16级台风的51.0米/秒。属于超强台风。这一路肆虐,由于地表摩擦等因素。通常每走300公里,风力就会下降3至4级,待到达泰国时,已经降为台风了。继续前行,“纳尔吉斯”过越南、到中国时,跋涉了1000多公里,连风力8至9级的热带风暴都谈不上了,最多就只能是风力为6至7级的热带低压。也就是说,这场灾难都让缅甸独自承受了。 由于早就制定了救灾预案,同时缅东方面也准备了充足地物资应付这场毁灭性的灾难。^^ ^^很快,源源不断的救援物资就通过景栋----仰光的高速公路,从缅东不断地运送到灾区。随着救灾的深入,源源不断增加的死亡数字慢慢地震撼着人们的心灵:4人,240人,351人,4000人,1.5万,2.25万,3.35万,4.3万,8.5万,13.8万…… 这触目惊心的数字,再加上新闻媒体从灾区各地陆续发回的新闻报道,震惊了国际社会,引起了广泛的关注。近几年来和缅甸关系逐渐缓和地美国政府当即表示将捐赠1亿美元地救灾款,而中国方面也紧急行动起来,仅仅只是第一批救灾物资的价值就高达五千万美元,大量地捐赠还在不断地筹集中。英国、法国、德国、丹麦、西班牙等欧盟国家也纷纷慷慨解囊,一笔笔救灾款项划向了缅甸。 就在缅甸全力组织抗灾,全世界全力以赴帮忙的时候,5月12日14时28分04秒,中国四川的汶川又发生了里氏8.0级的大地震,几乎整个东南亚和整个东亚地区都有震感,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异常惨重,全世界都为之怵目。没有人能够想到,几乎在连着的时间内,两个紧挨着的国家竟然接踵而至地发生重大自然灾难,受灾人群上亿,经济损失上万亿,让人不得不感叹大自然的冷漠无情。
康宁一边主持着缅甸的救灾工作,一边关注着国内的抗震抢险的情况。在得知汶川周边地区地势崎岖抗震救灾部队无法深入地震中心区域救援时,康宁悄悄给陈扑打去了电话,调拨缅东军黑鹰直升机大队回国参与救灾工作。同时,他向国内转达了自己的意见,看看能不能帮忙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正亲临抗震第一线的主席和总理回电表示现在缅甸也很困难,能够调派直升机大队帮忙已经很好了,再做其他的事情必然引来处于灾难中地缅甸人民地不满。因此谢绝了他地好意。康宁知道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只得选择作罢。 缅南灾区。由于食品和饮用水供应稳定,缅东方面提供的帐篷和救灾物资及时到位,再加上全世界大批的援助运抵灾区,民心稳定,社会秩序井然。同时,由于从一开始就非常重视灾区的消毒卫生工作,虽然救灾初期到处都是人畜尸体,但由于消毒及时,期间没有出现任何疫情,截止六月初。^^^^救灾工作处于尾声,重建工作正式提上议事日程。 对于如何安置灾难的居住问题,康宁早有准备,反正现在灾区大多数城镇的房屋都很破旧,许多都是棚屋,干脆推倒重建,全力建设全框架钢混结构的居民小区。提高抗击风灾的能力。灾区群众以户为单位,只需要向当地政府提出申请,等上半年左右就可以免费分到一套全新的套房。当然,原有地宅基地会被政府收回,另作他用。在经济并不发达的缅甸。暂时还没有炒房炒地一说,因此此举赢得了灾民的全力拥护,为康宁充分地赢得了民心。 就在康宁全力部署抗灾工作的时候,司徒远带着大批援助物资来到了缅甸。这几年,随着缅东经济的蓬勃发展,在缅甸国民经济中所占的比重越来越大,司徒家族在缅甸的投资也急速扩张,赚取了足够多地利益。 与以往不同,这次司徒远除了带着四弟司徒逸外,原本在云南的司徒遥也赶来了。此外他的身边还带着一个庞大的经济决策班子。眼下的缅甸刚刚经历了风灾。百废待兴,可是没有什么好地投资项目。因此亲自到机场迎接的康宁非常奇怪。一番亲热的寒暄后,康宁带着司徒远一行住进了这次没有受风灾影响的五星级翡翠花园酒店。这家酒店由华盈集团投资修建而成,全框架结构,风灾时因成功庇护各国使馆的外交人员和旅缅外籍人士而名声大噪,被誉为缅甸最安全的酒店。 总统套房里,司徒远详细询问了风灾的情况,然后道:“这次我带来了大约价值一亿美金的援助物资,三天后蓝岭号两栖指挥舰、小鹰号航母群和尼米兹号航母群将运送物资抵达仰光港,希望你能给缅甸海军的将领打声招呼,让舰队开进港口来。” 康宁非常惊讶:“大哥,你怎么把美国海军第七舰队的船只用来当做运输舰了?你是怎么搞定美国那些头脑僵化地将军地?” 司徒远笑着道:“现在美国经济逐渐复苏,急需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就算军方也只能为这个主题服务,因此,白宫方面听我说带着援助物资要来缅甸,二话不说就把这些舰只拨给我运送物资了。怎么样,有没有胆子放那些军舰进港啊?” 康宁笑着说道:“既然是大师哥安排地,小弟还怕什么?我正好趁机见识一下名扬世界的美国航母舰队的风采,如果有可能,还想上小鹰号航母去看看呢!” 司徒远听了哈哈大笑。两人又闲聊了一下各自家人的情况,司徒远才有意无意地说道:“师弟,缅甸这几年发生这么多事情,先是遭受泰军入侵和内战的洗礼,接下来发生了可怕的瘟疫并给世界带来深重的灾难,到现在又经历了风灾,损失起码上百亿,财政方面还撑得下去吗?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请尽管开口,能帮忙我的我尽量帮!” 由于缅东依靠销售防治BYE-A病毒的疫苗和药品赚取了暴利的事情一直瞒着司徒家族,包括司徒晏也不清楚这里面的底细,因此司徒远问出这个问题实在是无可厚非。看到自己尊敬的大师哥这么关心自己,康宁愧疚而又感激地说道:“谢谢师哥的关心,前几年我拆卖星马泰企业和向你借贷的钱手里还有一些,缅东方面倒是不太缺钱。不过缅甸政府的财政状况却很糟糕,经历了瘟疫和风灾,现在国库里加起来也没有一亿美元,还要应付灾后重建工作,资金捉襟见肘啊!如果你能够慷慨解囊,贷上一笔解燃眉之急,那真是求之不得啊!” 司徒远点了点头,随即说出了一个让康宁目瞪口呆的请求。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