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七章 间桐樱(型月篇)

召唤之游戏 407 作者暗夜十二乐章 全文字数 3362字
身份:规格外英灵;职介:cacter;御主:间桐樱 宿主所在世界与campione世界的时间流逝比例为313:1 注意事项:若间桐樱死去,你将被强制驱逐出这个世界,如果过于深入干涉第四次圣杯战争的发展,无论结果如何,宿主必须保证第五次圣杯战争的开启与结束,以及圣杯战争解体才能离开本世界 视网膜前漂浮的三行信息让叶王美丽绝伦地脸庞上充满冷意,收敛起来的感知立刻向四面八方蔓延而去,果然在那些恶心虫子里发现了一个小小的无助身影,他面无表情一步步向那个被虫群淹没的身影走去,权能‘森罗万象的衰亡’无声无息发动。 源于地狱大君沙利叶的死亡力量转瞬间笼罩整个地下空间,无情剥夺掉这些虫子的生命,残骸又被大神礼装上释放的炽白火焰彻底净化干净。 入目数之不尽的虫子连逃跑都做不到,在短短几秒钟里全部灰飞烟灭。 他半蹲下来把地上躺着的小女孩抱起,她那一头漂亮的紫色及肩短发就像风中柳絮一样轻轻摇曳,经过数年的世界旅行,叶王的身体一直成长到16岁时才永远固化下来,一米七的身高可能在同龄男生里并不算出众,却也能让他将间桐樱轻易搂在怀里抱住。 似乎感觉到了有人碰触了自己,间桐樱没有神采的紫色瞳孔里泛起一点点波澜。 瞧了眼间桐樱手背上仿佛羽翼一样的鲜红令咒,叶王冷声道:“你还要躲到什么时候,肮脏的虫子。” “....没想到这孩子居然会被意外选中,不知名的强大英灵啊,我乃她的....等等,你、你在干什么!给我住手啊啊啊啊啊!”过了一会,不知从哪儿传来一道腐朽阴暗的老人声音回荡在虫室。他怀着惊讶与欣喜说道,却立即变成了惨烈地哀嚎声。 “你的声音让我觉得恶心,还有别以为躲在别人身体里就能平安无事。”叶王手掌摁在小女孩平坦光滑的胸部上,亮起点点冷寂美丽的辉月光芒,把藏在她心脏深处的老人灵魂封印住并转移出来。 间桐脏砚,一个活了数百年的魔术师和虫使,参与过制造圣杯的人之一,他为了续命追求长生不死,在很久以前就抛弃了人类的躯体,将本体转移到了饲养的脑虫中。通过不断侵占他人身体来续命,并且只要脑虫没事,他的灵魂就可以转换无数个身体。 若是把人类的躯体比作杯子,人类灵魂就是承载在里面的水,他用虫子作为媒介就可以把水换到任何一个杯子里。 这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永生,可惜间桐脏砚也小瞧了时间对人类灵魂的侵蚀,时间的流逝能让世间一切事物变得腐朽脆弱,甚至化作尘埃。 而间桐脏砚这种只要坏掉一具躯体,灵魂就能转换到另一具躯体上继续战斗的不死身。对别人来说或许是个无法解决的大麻烦,但叶王不一样,他篡夺了沙利叶的权能,那位号称灵魂复仇者的月之天使。对灵魂的了解与掌控可不是区区人类魔术师所能理解的。 他很轻易就把躲在间桐樱心脏里的虫使给抓住了。 厌恶望着手上那颗晦暗污秽的灵魂光球,叶王没有收藏的,直接扔进了无名指上戴着的‘冥府支配者’中,这件维多利亚赠予的神性武装连通冥府。任何灵魂进入里面都会转化为被仇恨、嗜血、痛苦、绝望等情绪永远折磨的怨魂。 在艾斯大陆上,不少学过死灵法术的法师都喜欢把敌人变成怨魂来折磨他们。 “....你是?”他怀里的间桐樱终于从那种仪式过后的麻木与痛苦中清醒过来,仰起那张精致可爱的面孔。空洞无神的紫色瞳孔呆滞注视着他,呐呐道。 叶王没有说话,轻轻抱住她,权能‘治愈者的光辉’发动,星星点点白银般的光辉落在她身上,祛除净化间桐樱身体里残留的刻印虫,治愈一年来因为刻印虫改造带来的创伤和破损,可惜权能只能治愈一切伤痛,却不能逆转间桐樱被改造影响过的身体。 这头紫发和紫眸可能没办法恢复了。 好温暖的感觉,是妈妈吗,小女孩怔怔望向近在咫尺的美丽面庞,那个似乎被遗忘的身影再次浮现在心里,自被送进间桐宅那天开始,已经很久没有哭泣过的她,感觉眼眶有些发涩。 “不是妈妈,是哥哥。”叶王拭去小女孩眼角的泪珠,温柔微笑道,他没有拯救世上所有人的高洁想法,但面前的小女孩不应该受到那种折磨啊。
“但是呢,你的愿望哥哥会帮你实现,樱只需要再忍耐一段时间。” 他用有些昂扬地语气说道。 我的愿望吗?间桐樱在叶王怀里沉沉睡去前有点惶恐,有点不安,有点憧憬的想到。 为小女孩轻柔披上一件衣服,叶王抱着她没有惊动任何人离开了间桐宅,也没有烧掉这间宅邸的想法,他还不想引起冬木市里远坂家和魔术协会,甚至教会的注意,既然选择杀死间桐脏砚,救下了间桐樱那就代表他在接下来的圣杯战争里无法置身事外。 况且叶王还有几个想救下来的人,浅神藤乃现在差不多改姓浅上了,言峰绮礼四岁的女儿卡莲应该正被神父收养着。 幸运的是他有足够的时间,十年时间对于弑神者世界那边来说也才十天左右。 深夜时分,冬木市的街道上没有什么行人,叶王收回身上华丽的大神礼装,换回长靴马裤和苏格兰格子衬衣,配上青涩秀美的面容让人惊艳,他抱起间桐樱找了一间高档酒店,在催眠魔术的影响下前台轻易就为两人安排了房间。 把间桐樱放在柔软的床上,叶王拂起她额前的 头发,在上面吻了吻,轻声道:“晚安。” 身影悄然消失在房间里。 直到半个小时后少年才回来,他刚才出去打探情报了,就和猜想的一样,今年是1995年,距离记忆里的第四次圣杯战争开始还有一个月时间。 现在这种情况下叶王不可能把间桐樱送回他父亲身边,以远坂时臣的性格和对圣杯的渴望,知道他是间桐樱的英灵后,指不定怎么利用与压榨他的价值。 樱的母亲远坂葵也不行,她是个真正的好妻子,却不是个好母亲。 尽管她对两个女儿的爱毋庸置疑。 “看来要暂时买套房子了。”叶王看了眼床上甜甜睡去的间桐樱自言自语道,等远坂时臣按本来的轨迹被言峰绮礼背叛捅死,他再救下远坂葵,相信这位母亲应该能把爱全部放在两个女儿身上,说实话他对远坂时臣实在生不出什么好感,或许他将樱过继给间桐家的做法在魔术师看来并没错。 但作为一个父亲无疑是严重失职。 型月世界的魔术传承十分残酷,每个家族只有一个人能继承魔术刻印(用来记录家族先辈研究和魔术的刻印,类似可以记录法术与节省施法时间的法术书),如果家族里优秀的后辈只有一个还好说,若是出现两三个同样资质良好的继承者,骨肉相残是很常见的事情。 这代的远坂家就同时出现了两个资质极为优越的后代,所以在得知后代人才凋零的间桐家有意把魔术刻印传给外人后,远坂时臣毫不犹豫把小女儿远坂樱过继给了间桐家。 他认为这对女儿来说是最完美的未来,要知道间桐家和远坂家可是同为当初制造圣杯的三家之一,其魔术刻印的珍贵程度可想而知,却不知道间桐脏砚是为了利用远坂樱的身体作为跳板来达到长生不死的目的,才向他提出过继要求的。 亦是一切悲剧的开始,总之,都是时臣的错。 早上,晨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房间。 睫毛轻颤,间桐樱慢慢睁开眼睛,陌生的天花板和环境让她有些迷茫,接着看见趴在床沿上睡着的叶王,关于昨晚的记忆涌上心头,她努力翘起小小可爱的嘴唇,想要露出一个安心的笑颜,可似乎是因为许久没有笑过,看起来更像正在嘟起嘴生气的小女孩。 她轻轻乖巧的下了床,瞧了眼一身单薄衬衣的漂亮哥哥,想了想吃力抱起那床被褥,摇摇晃晃来到叶王身边,用力踮起脚尖想要把被子盖在他身上。 叶王马上醒了过来,又怜又爱的从她怀里接过了被子。 事实上他已经不需要靠睡眠来补充精力,只是一种单纯的习惯而已,就像不少人坚持每天晨跑,一连几十年下来都没放弃,这就是习惯。 “....哥哥,早上好。”间桐樱乖巧又无措地呐呐道。 如果说姐姐远坂凛继承了母亲的美丽外表,那她就可以说是完美继承了母亲远坂葵温柔懂得为人着想的性格,典型的完美人妻,尽管她还不到七岁。 “早上好,樱。”他先是亲昵揉了揉小女孩的头,才像家人一样回道。(未完待续。。) ps:(ps:请注意,型月篇我是按日站那边整理的年表来算的,国内流传甚广的那几份型月年表混乱的让我头疼,另外我家小人妻樱最可爱了。) ... ...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