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关于青春期

直播六零生存记 274 作者一川苇草 全文字数 4457字
城城昂了昂下巴:“谁说宿舍都是人挤人,吵闹不堪的?我们系上的教授,给我安排了一间单人宿舍……” 不等他得意完,苏漪便打断他:“单人宿舍还有多的没?要不也让老师给我们心心安排一间?” 肖义:“这个想法不错。小苏,你快给法学院的老师打电话,让他们帮忙安排间新宿舍……” 心心躲在门外,听他们说到这儿,小姑娘沉眉推开门:“爸,妈,你们别闹了好不好?当京大是咱们家开的?” “你们说让老师给我安排单人宿舍,人家就会答应?咱们学院好多研究生都没有单人宿舍住呢。” “我一个新入校的本科生,难不成比那些前辈还精贵?学校能给我这个特权?” 心心看肖义似乎有话说,她没给他说话的机会,飞快道:“即便你们能给我弄到单人宿舍的名额,我也不去!” “我就想住大宿舍,和同学们住一起,大家多多交流。你们总不能一直保护我,不让我接触这个社会吧?我总不能永远长不大。” 心心主意已定,苏漪他们说服不了她,反而被她说服,给她收拾了一堆行李,开车把她送进宿舍。 他们离京大近,去的时候,宿舍还没有其他学生入住。 苏漪让肖义给女儿铺床,同心心说:“你平时住校,周末跟我一起回家吃住。” “行。” “妈当年在山里教书,也住过宿舍,虽然没有和其他人合住,但我也知道女生宿舍是非多。” “常言道:三个女人一台戏,你们宿舍要住十二个人,平时肯定少不了口角。你年纪最小,从小被我们宠着,脾气绵软。” “如果有人占你的便宜,或者欺负你,你就打电话到我办公室,妈一定第一时间赶过来给你做主。” 苏漪现在是京大文学院的副教授,和另外三个老师一间办公室,她自己掏钱在办公室装了个电话,以便和家人联系。 肖义抖抖棉被,叮咛女儿:“你妈妈年纪也不小,身子骨不比从前,文弱得很,她吵架或许厉害。可论实战,还是不行。” 自从心心闹着要住校,肖义就找人打听了不少京大宿舍的情况,听宿管阿姨说,女生宿舍比男生宿舍闹腾多了。经常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吵的不可开交。 有时闹剧升级,有的人甚至会动手,扭打在一起。 苏漪听肖义这么说,剜了他几眼。 这个人,真是太小瞧她了!怎么说她当年也是阴差阳错抽倒过好几个拐子的女英雄。 纵使身手不比从前,对付几个身娇体软的女学生,应该不成问题。 “如果你真和别人起了冲突,受委屈了,第一时间给爸爸或者城城哥打电话。” 肖义理顺被子,铺好床单,又很贤惠地打水润湿帕子,像只勤劳的工蜂,到处擦擦擦。 心心真心不懂苏漪和肖义的顾虑:“哪里有你们说的那么夸张。大家都是文化人,进学校是为了学习,又不是来争长短、撕架的。” “我们专业课程都排得很满,要学的东西特别多。谁会有闲情逸致在宿舍里闹腾?有那个时间,不如多看本专业书,背几条宪法,充实自己。” 苏漪觉得女儿真是太天真了:“你这么想,别人可不这样想。天下之大,什么样的人都有。” “我们现在和你说这些,你觉得我们危言耸听。等你真遇上,就知道厉害了。” “心心,你一个人在外,凡事多留两个心眼。不要多管闲事,当然,我也不是让你独善其身,谁也不帮。对那些需要帮助而你恰好有那个能力提供帮助的,也不要视而不见……” 心心进入了青春叛逆期,受不了苏漪的啰嗦,说她要出去买温水瓶和其他生活用品, 一溜烟儿闪人。 留下苏漪和肖义面面相觑。 苏漪默默捡起一个帕子,跟肖义一起清整屋子,气呼呼进入直播间,和观众吐槽女儿。 苏漪:‘心心越大越不可爱!以前不管我和她说什么,小姑娘都会认真听,还说妈妈说得对极了,我要听妈妈的话。’ ‘现在呢,她根本不给我进谏忠言的机会。从去年秋天起,每次我想跟她促膝长谈,她就找借口开溜。好气欸!’ 林家妈妈:‘主播看开些。孩子大了,他们思想慢慢成熟,有了自己的天地和看法。你要学会放手,让她独立接触这个世界。你总不能替心心过她的人生。’ ‘小年轻跟我们中老年人有代沟,不爱搭理我们,也正常。我觉得你最近纯属无聊的。不如跟学校请假,抽个五天、七天,跟肖总出去旅游散心。’ 老娘迟早不干了:‘特别能理解主播的心情,最近我两个孩子都处于青春躁动期,叛逆得很,天天惹事生非。心心跟他们比起来,完全是乖宝。她顶多就是不爱听你说话。’ ‘我们家两个惹祸精,平时要么对我爱理不理,要么和我大喉咙吵架,别提多乖戾!昨天我实在受不了他们,把他们打包送去前夫那儿,没了两个熊少年的折磨,我觉得空气都甘美了几分。’ 就爱拍电影:‘孩子的青春期可以说是家长们谈之色变、畏惧如虎的存在。’ ‘作为养育了三个孩子,被他们一个接一个的青春期,搞得发际线高了不少的可怜老父亲,我只想告诉主播,随孩子去!’ ‘只要她不是特别离经叛道,没有干危害社会的事儿,都别管她。你越管,孩子就越和你对着干。这方面我很有经验。据我观察,心心这种情况,完全不需要主播操心。她就是渴望独立,你们成全她就是。’ 苏漪:‘可是我就是放心不下,怕孩子走了弯路,或者被人欺负。’ 青花瓷:‘大大,你这种想法可要不得。作为一个刚结束青春期的过来人,我必须要提醒你:青春期的孩子最不喜欢被过多管束。你这样管的比海平面还宽,别说心心不喜欢,我见了都反感。’ ‘我必须强调一下:心心是一个心智成熟、思想独立的个体,不再是那个牙牙学语、懵懂无知、需要你时时看着护着的小姑娘。’ ‘大大你得学会转变角色,不然,以后心心怕是只会离你越来越远。’
黑粉44号:‘给楼上点赞!这位亲,我们英雄所见略同。主播别老是和我们埋怨心心不理你,你也得反思自身。肯定是你做了心心不喜欢的事儿,她才会疏远你。’ …… 年代迷99号:‘看了许多观众的发言,好像没有人觉得心心这种行为有欠妥当。是不是只要孩子进入青春期,不管她或他因为所谓的叛逆,做出多么叫人无法接受的错事甚至坏事,都能被原谅?’ ‘还有人劝主播只要孩子没闹出大事,就别管她,等她过了这阵青春期就好。呵呵,这种看法,恕在下不能苟同。’ ‘你青春期,父母还更年期呢。凭什么叫父母一味体谅、迎合孩子?为什么孩子不能反过来体谅一下父母,站在父母的立场为他们想想?’ ‘当然,我也不否认,主播有时确实管太多。那些建议主播适当放手的亲,说得也有道理。’ ‘只是,我觉得,心心也该多听听父母的话。主播他们虽然唠叨,可说的都是肺腑之言,是过来人的宝贵经验。她只要认真听了,对她只会有利无害。’ 苏漪给这位句句珠玑的观众秒点赞,他说出了她的心声。知己啊! 被知己观众温暖心扉后,苏漪心情愉悦地跟肖义说:“肖大哥,你们最近忙不忙?不忙的话,咱们一起出去转转?今年我们还没有单独出去旅行过呢。” “现在孩子们都大了,也搬出去住了,不用我们照顾。费老、周教授他们那边,有专门的阿姨和护士照顾他们饮食起居,盯着他们吃药,督促他们锻炼身体,定期给他们体检,不用我们看着也行。咱们完全自由了。趁现在精力好,多出去走走。” 苏漪说到后面,益发兴致盎然。 肖义眉眼一动:“好啊!只是,小苏,你不是还要给学生们上课?学校能让你请假?” “我会找人给我代一周课。倒是你这边,能抽出时间吗?听巧巧说,你们最近生意不错,似乎要扩建厂子……” 肖义想到即将和媳妇甜蜜二人游,将帕子丢一边,抢过苏漪手里的帕子扔开,拉着她往外走:“不弄了,我们走。” “心心总说她已经长大,不想我们管她。这卫生工作,就让她一个人做。她想独立,就先从独力收拾房间开始。” “媳妇,关于你适才的担心,完全没必要!那生意又不是我一个人的。厂子那边,有严二和巧巧看着,还有那么多优秀管理人员,少我一个,厂子也不会运作不下去。” “我们先去你的办公室写假条,找人替你。明天咱们就开车出发,就去……海城。” “安琳和她爱人早就邀请我们去他们家做客,想请我们吃海鲜,带我们吹海风,看海鸥和海豚。咱们还没有一起去海边散过步,携手看日出日落呢。想想都觉得很美。” 苏漪完全被肖义描述的画面吸引,她恨不得现在插两对翅膀飞去海城,“可不是!走快些,早点安排好,早点回家收拾行李。” 心心拎着两个崭新的大红缠枝梅温水瓶上楼,在楼道里碰上一次下三个台阶,也不怕摔倒的父母,有些迷惑:“发生什么事儿了?你们怎么走得这么急?” 肖义洋洋得意:“我和你妈打算去海城玩儿。” “行了,别问了,你再问,我们也不会带你去。省得你整天说我们拿你当长不大的孩子看,去哪儿都想把你栓腰上带着。” 心心:……“不是,爸,妈,你们怎么突然要去海城?不用上班啦?不如等我妈休假时再去……” 这样,她也能跟着一起沾沾光嘛。 苏漪冲女儿挥挥手:“你别站中间挡路。我们这要出远门,需要收拾的东西多着呢。时间宝贵,你让让。” 心心气得成了嘟嘟脸:“你们怎么这样啊!” 之前一直拿她当宝,现在突然把她当草,也不缓冲一下,给人适应的时间。 “这不是你希望的吗?以后我和你妈一定给你最大的自由。你高兴了?”肖义忍住心酸、苦涩和不舍,故意这么说。 心心叫他堵得一股邪火往头顶冲,重重冷哼一声,从他和苏漪中间穿过去,走了。 心心想:这个爸,变心太快,很不行! 还有她妈,居然任由她爸说她,也不帮她说两句。完全变坏了! 苏漪看心心负气离开,有些担忧地问肖义:“我看女儿刚才都要哭了,她没事儿吧?你也是,干嘛故意气她?和个小姑娘置气,你幼稚不幼稚!” “这算什么气!她就是被我们娇惯坏了,一点重话都听不得。我转念想想,觉得她搬进宿舍住也好。我们狠不下心教她生活的不易,她慢慢都会经历……” 苏漪忍俊不禁:“瞧你说的!好像宿舍是龙潭虎穴。” 肖义高深莫测地笑:“虽不中,亦不远矣。” “小苏,你想嘛,那么多来自各地、性情和生活习惯都不同的女同志,住一间屋里,哪儿能没有是非!心心在这种环境下历练过,才会知道从前她有多幸福,珍惜我们给她提供的生活。” 苏漪晃晃头:“这可不一定。我们女儿是遇强则强,遇弱则弱的性子。假如她的宿舍生活真如我们预料的那般不顺,她肯定不会搬回家,一定会在那里住下去,直到把宿舍变成她想要的样子。” “到时,她就算没毕业,也不会搬回去。因为宿舍已经成了她想要的样子,她住着也舒适。省得搬来搬去的麻烦。” “哼!╭╮她不搬回来也好,咱们俩单独住一个偏院,更自在。” 苏漪笑肖义口是心非,肖义被她瞧得耳朵发热,拉着她快步下楼,去办正事。 因为自费弄了个造福全办公室的电话,以及平时经常送肉罐头给同事,苏漪的人缘很好,她一说想找人帮忙代一周课,办公室里其他三个同事都抢着要替她,还为此争了起来。 难得有一次报答苏漪的机会,大家都不想错过。 肖义感叹媳妇的好人缘,他也不管最后哪位老师抢到代课机会,先行谢过他们,拉着苏漪去院长办公室交假条。 然后两人风风火火回来,收拾行李。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