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一章 六翼

诅咒之主 491 作者羊子陈 全文字数 3242字
北国,本就人烟稀少,几经血洗之后更只剩数百万人口而已,冰原早已融化,此刻刚刚冰封一些,又因高温再度融化,无数的地狱生物彼此挨着彼此,又向南而行。 在布罗夫山脉以南,半年时间里筑起的高墙从彼罗萨东境一直到克顿帝国西面,已有无数诗人歌颂过这宏伟的杰作,半年时间在魔法师和武者,加上无数民众的共同努力下建成的长城,将南方诸国护在中心,每过五百米,便能看到一个小小瞭望塔,足有二十之高的城墙,已能抵挡大部分地狱生物了。 数百万守军在此,大多是普通的人,他们甚至没有一套齐全的骑士套装,武器也显得十分粗糙,但对付一些低级的地狱生物还是有用武之地的。 长城以北的天空灰暗如野,长城以南阳光明媚,它正好那一条交割线。 齐蒙刚刚从弥勒迦列无尽的记忆之海中回过神,面前已经多了一张笑吟吟,又肥油満砌的脸,巴尔身旁的玛莲依旧风姿卓然,他稍显阴险猥琐的目光与齐蒙的目光相遇时,两人之间的空间忽然扭曲撕裂,两股力量在空间之中纠缠了片刻,猛然散开将地面撕裂开一道道裂痕,齐蒙面色微微一变,凝视着巴尔,巴尔比起当初的神圣巨龙只强不弱了。 齐蒙详细探索着巴尔的斗气,发现这些斗气融合的属性不但复杂,还有一丝神力的踪影,其中炙热之感更为熟悉。 来自奥古斯丁。 他面色阴沉了片刻,又露出笑容来,哈哈一笑,道:“巴尔先生,好久不见了。” 巴尔凝视了齐蒙片刻,没有说话,径直离开了房间,脸色略有些阴沉。 新万兽之城中央,贝斯罗的大殿内,他猛然睁开了双眼,凝视着殿外走来的玛莲和巴尔,道:“巴尔.罗特,玛莲.西斯.......” 两人同时向贝斯罗鞠躬行礼,道:“尊敬的保利。” 贝斯罗即未反驳,也未答应,目光淡淡从两人身上扫过,他们的力量在他目光下无所遁形,片刻后,冷冷地道:“你们到我面前,是为了忏悔还是为什么?” 巴尔道:“我发誓,当初墨斯调离十二圣骑,除了卡莎尼娃知道,其他人都不知情。” 贝斯罗慢慢闭上了双眼,道:“废话太多了,你已经不是当年的巴尔,对我而言,我也早已不是保利公爵,就直说你来这里是为什么吧。” 巴尔笑了笑,道:“你我都知道谁在这大地上恶名狼藉,你和我,都应该是躲在这名字背后的黑暗,我.....只想蹂躏那个女人罢了。” 说到此,巴尔的肥油之下的双目里翻滚着疯狂和狰狞,这疯狂经历百年时光,有一丝沉重和沧桑,却还鲜活而炽热。 贝斯罗默然着,没有开口。 神圣之城,圣山曾因为诸神之血和齐蒙的袭扰毁了大半绿色,如今又恢复了生机,郁郁葱葱的古树掩映下,教皇宫依旧魏然,教皇宫顶部一座小小露台,露台下方是碧绿的古树树冠,前方开阔的视野足以眺望整座神圣之城,从此聆听,四面的祈祷声在此处如此清晰。 娜塔莉立在玉砌栏杆旁,眺望着愿望,谁有知道她此刻的寂寞。 当寂寞开始,信仰和祈祷也不足以让它消失。 即便祈祷,又该为谁呢?说到底她还只是一个凡人罢了,有着凡人的苦恼,哪怕信仰再坚定呢? 她背后忽然多了一个女子,她一身暗金色的盔甲上,还有一些鲜血,甲缝之中还有一些洁白的羽毛,那些血液粗看是红色,但细看又会发现它其实是金色的,一股令娜塔莉脊背生寒的气息,她立刻扭过头,看着眼前的女子,道:“是教皇让你这么做得?” 这女子不是伊娜,但在很久之前就加入了教会,赛琳。 只要与齐蒙敌对的,都可以是她的朋友,而且光明教会是最有机会杀死这个恶魔的。 此刻她的力量阴冷而黑暗,但黑暗之中又有一丝神圣,此刻湛蓝的双眸之中闪烁着银色光芒,道:“让哈克鲁玛出来见我。” 她话音刚刚落下,娜塔莉的身躯开始颤抖,背后猛然生出的六翼将外衣撕得粉碎,她傲立在金色风暴中,毫无遮掩身躯的意思,眼眸睁开时,那深邃而无尽的威严随之显现,露台震动了片刻,哈克鲁玛凝视着眼前已经杀死不知多少天使的女人,道:“我不知道教皇的用意是什么,但.....”
他话刚刚说到一半,赛琳双眸之中黑光闪烁,她微微颤抖着,强大无比的黑暗能量从体内喷发而出,这些由斗气结成的黑暗能量在哈克鲁玛的金色风暴前迅速被吹散了,赛琳痛苦地低吟一声,背后的盔甲忽然发出破裂之声,一堆黑色翅膀从她背后怒伸而出,黑血四溅,羽毛上还挂着一些血珠。 哈克鲁玛眉毛微微一跳,道:“堕落天使.......也可以从人而来吗?” 虽然他身为炽天使,但执掌的并非智慧与奥秘,而是司职于战斗,在世界奥秘上,教皇这个老人似乎比他知道得更多。 赛琳双眸已成漆黑,她黑瞳之中倒映得哈克鲁玛不过是一团炽热而刺眼的光影罢了。她妩媚的唇角忽然微微扬起,手中已然多了一并虚幻的长刃,那幻刃出现的刹那,哈克鲁玛灵魂一痛,他目光落在这柄幻刃上,心神离开有一丝被它吸走的迹象。 灵魂之刃! 哈克鲁玛心底隐隐有了不好的预感,六翅猛然张开,炽热刺目的光芒立刻亮起,他与赛琳之间的空间呈现平滑的切割状,不断分裂,形成一片片光影的断裂,看上去两人的身躯和四面的景致同事断开了一般。 赛琳面对这些空间断裂丝毫不惧,举起灵魂之刃默念了几个音符,哈克鲁玛深知灵魂之刃是光明之主赐予教皇分离信仰之灵和灵魂的强大神器,其他功用连他这个炽天使也不知道,此刻哪里敢小觑,当即在身周布下一层金色的圣光,以赛琳的力量,绝不可能打破这一层圣光庇护。 不过,哈克鲁玛下一刻便发现自己胸口多了一并虚幻无数的匕首,而圣光结界上没有任何缺口,好似凭空出现一般。 他意识之中立刻出现一个巨大的旋涡,将他吞噬了进去。 圣光溃尽,赛琳慢慢走到哈克鲁玛面前,淡淡看着一动不动的哈克鲁玛,她慢慢伸出手来,掌中有一个黑色旋涡,哈克鲁玛身上不断涌出金色光芒,从这黑色旋涡注入赛琳体内,他全身颤抖着,一道道金色裂纹立刻浮现在肌肤上,他双翅黑芒大放,将整个露台笼罩在黑暗之中。 哈克鲁玛的力量留在了娜塔莉体内,但他的意识却因为被灵魂之刃剥离,失去依托之后,只能再度回归天界,黑暗的之中,娜塔莉清醒过来,尖叫道:“你干了什么!你想占据哈克鲁玛大人的力量吗?” 知道黑暗从露台消失,赛琳慢慢露出身形,她全身的盔甲和内衫早已无影无踪,赤身**地立在黑暗风暴之中,肌肤上的裂口下,金色光芒正在一点点暗淡,背后已经多了两对黑色翅膀,如果没有事前吞噬大量的天使之血,他绝不可能承受得了哈克鲁玛的力量。 此刻她不仅承受了,还将这些力量全部吸收了! 她全身上下的伤口在金芒完全消失之后慢慢愈合,不过,赛琳发现指尖已经有一丝消失的迹象,粉尘正在飘散,她紧紧握了握拳头,这一丝消失又被遏制住了。 她仍是一个脆弱的人类,魔族的修炼方式总会对她的身体造成负担,吞噬了大量天使之血后,又融合了哈克鲁玛的力量,这幅**还能撑到几时呢? 赛琳不在意她何时可能会消失,只因此刻,她终于又有了资格立于齐蒙面前,哪怕是死亡呢? 娜塔莉愣愣看着赛琳离开,软坐在地,她咬住了唇,竭力不让那一丝脆弱蔓延,眼中水雾弥漫了片刻,又慢慢露出坚决的光芒。 慢慢从地上坐起,径直走向了教皇的冥想室。 齐蒙坐在一座黑暗神殿内,兽人被俘获之后,整个兽人帝国修建的黑暗神殿数不胜数,这里距离新万兽之城有一段距离,少了地狱生物的存在,这里才能抱有一片山林景色,山顶的黑暗神殿下,数百个暗界使者半跪在地,一动不动,似是沉睡。 神殿内,充斥着空间风暴,不同的能量夹杂在这空间风暴之中,殿内的齐蒙已经完全变成一副晶像,但体内的灰芒不见踪影,此刻的混混,正在其他位面遨游。 这或许是米勒迦列的神格所带的最大好处了,他如果不想利用自身的力量做什么,他完全可以化身另一种形式,存在于十二位面之中,他现在存在的依靠的是这个神格,而非法则,用脱离于法则之外形容也不为过。(未完待续。)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