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八章 终焉(一)

诅咒之主 498.1 作者羊子陈 全文字数 3270字
齐蒙再度冲向阿斯提怒瓦,此刻他身周笼罩的一层无形的波动,让落入他身周的一切出现不同形状扭曲,光线也不例外,甚至依稀光丝刚刚落在他身上便消失了,片刻后一些白色晶屑在他身体周围出现又迅速消失。 法则的波动。此刻齐蒙将神格收纳的法则统统释放,在身周编织出一个奇异的领域,这个领域里,他如同在米勒迦列位面一般,是唯一的真王! 不过,要在一位位面体系中,塞进不同位面的位面法则,必然会遭到排斥,一些他不能抵抗的位面法则已经融入他的领域之中,缠绕上他的神格,那早已伤痕累累的神格上,又多了几道裂纹。 阿斯提诺瓦黛眉微微蹙着,哼了一声,她脚下光阶突然消失,手中的光之裁决,慢慢变成淡蓝色,圆枪慢慢失去了实体,慢慢变成一道轰隆的雷电,除了阿斯提诺瓦手握之处,雷霆之枪的枪尖和末端,延伸的雷电已然在天空之中编织出巨大的雷网。 她举矛掷出,所有雷电又消失了,只剩一道雷光而已,没入齐蒙身周那法则编织的短暂领域之中,一声巨鸣传来,齐蒙半面身躯和他的领域崩塌,消失的地方呈现为一片虚无状态,显然那些尚不完美的法则还不能约束阿斯提诺瓦的力量。 但此刻齐蒙还有退路吗?。 他正要再度冲向前方的阿斯提诺娃时,阿斯提诺瓦忽然转身,光之裁决再次回到她手中,一刺之下,背后的空间大片崩溃,黑暗的空间裂缝之中,贝斯罗慢慢凝出身形,死死盯着眼前的阿斯提诺瓦,眸中的杀意已然翻涌。 阿斯提诺瓦见到这张久违的面孔,眼中略过几丝复杂的情绪波动,道:“你果然还活着,过去狂热无比的你,现在又信仰谁呢,黑暗之主吗?” 残留在贝斯罗意识深处,那曾有过的倾慕,曾有过的狂热与誓言,此刻统统化作怒火,他手中慢慢吐出灰芒,他早已吸收米勒迦列神力,已经具备创造物质的基本能力,此刻灰芒慢慢褪去,露出一柄黑色长枪。 阿斯提诺瓦的目光忽然又转向了天空的另一侧,似乎躲在这片天地之中的任何强者都逃不出她的眼睛,巴尔和玛莲徐徐从天空之中显现。 十二圣骑与阿斯提诺瓦王相遇,只是不再是过去那王与十二圣骑的光明传说。 只是,贝斯罗在瞬移至阿斯提诺瓦面前时,宛如江流般的能量风暴冲刷在他身上,他一枪尚未刺出,先被这股能量风暴冲击到了远方。 老教皇目中白芒尚未褪去,佝偻清瘦的身躯,却闪现在贝斯罗面前,他干枯的手掌微微伸出,似有无穷的力量随着他的手延伸向贝斯罗,后者狂啸一声全身涌起的大片灰芒,却被那无形之力撕开一道裂口,教皇眼中光芒更盛了几分,伸手抓向贝斯罗的枪尖,速度慢得看不到一丝杀意,但贝斯罗在他面前更慢得几乎于静止! 阿斯提诺瓦看了教皇一眼,再度将目光投向了齐蒙,道:“将光明之主的晶像给我,小家伙,你如果不想走向毁灭,最好不要顶撞我的威严。” “您的威严?”只剩半面身躯的混混忽然笑道,笑容越发狰狞。 “您的威严即要在我面前一文不值了。”他狞笑着,体内残留的那些阿斯提诺瓦的繁复能量忽然被一股法则波动冲散。 齐蒙消失的一半身躯慢慢在灰雾中凝聚,不过灰雾散去时,他身上多了许多裂痕,从几乎濒临破裂的神格内挤出的神力,让他的力量更强大了一些。 运用神格的创造神力是十分危险的,尤其这里还并未米勒迦列位面,要让更多的位面法则融入神格,才能够创造神力,而此刻他神格还能存在多久,齐蒙也不知道,但总是值得的。 拥有神力之后,他对亚蓝位面法则会有一定程度的掌控权,虽然时间短暂,但有甚于无。 他手中慢慢凝出了一柄虚幻无实的光刃,阿斯提诺瓦冷笑了一声,瞬移到齐蒙面前,光之裁决高高举起,刺下之时,地动天摇,即便飘在远方圣域们,也能感觉到空气的颤动,相比之下,齐蒙的攻击就那么平平无奇了,阿斯提诺瓦长枪将他头颅彻底击碎,大片白芒,他的身躯也在一点点粉碎,他手中虚幻无实的光刃刺入阿斯提诺瓦额头,却没有留下任何伤口,光刃虽然没入了她的脑袋,却像没有任何效果发生。 “原来你想要这个。”阿斯提诺瓦冷笑道,在齐蒙身躯完全消失之际,光之裁决微微低吟,刺入灰芒之中,一团白芒瞬息间注入灰芒之中,立刻能听到灰芒之中齐蒙的阵阵痛嚎。
她额头的光刃慢慢被一些奇异的光芒填满,慢慢从她额头脱离。 他抢下的灰芒猛然扩张,小心翼翼裹住了这一团绚丽的光团,并从阿斯提努瓦王枪尖脱离,她与追上前时,数以千计的元素能量凝成各色火焰、风暴、雷电、岩石,向她砸来,一些法则的波动也汹涌而至。 灰芒逃到了千米之外,不断扩散的白芒已经无法压制,齐蒙再创造一副身躯,灰色晶躯内已有大片白芒在肆虐,他惊喜若狂地看着手中这一团绚烂光芒,伊娜体内的神格,也是她所藏身之处,虽然神格已经被腐蚀大半,几乎没有什么作用了,但还能勉强承载她的存在。 混混轻轻捧着光团在嘴边吻过,眼中狂喜慢慢褪去,他望了一眼四下,明处刺眼夺目,暗处虚无黑暗,阿斯提诺瓦急着要阿斯提诺瓦的晶像,只因现在她离开天界,不再是这位面之主,失去庇护的亚蓝,已然成为黑暗之主的猎物,她想要再这个位面继续存在,只能让真正的光明之主重回天界。 他已经清晰地感应到地狱位面的法则开始向亚蓝渗透,缺少光明之主的力量,就像一个国度少了国王,亚蓝法则缺少秩序和调控已经不足以抵抗。 掠夺开始了,位面法则的掠夺盛宴。 最开始崩溃的,是光明! 齐蒙柔和地望了手心的光团,记忆汹涌如潮,却在淹没思绪之后,又戛然而止,时间是不多的,能如此刻捧着伊娜在手心,追忆一刻,他已经满足了。 齐蒙面前浮现一个灰色空间通道,光团慢慢飘进了这通道之中。 只是光团刚刚消失在通道,他还来不及平复心绪,背后一股巨力打碎了他半个肩头。 巴尔淡淡看着他,嘴角带着一丝冷笑,此前他未必能和齐蒙对抗,只是现在么,他和阿斯提诺瓦的一番纠缠,几次被重创,巴尔未必就没有机会,自然要抓住时机出手。 “我还没找上你呢,尊敬的巴尔先生,你倒是先急不可耐了。” 齐蒙眯眼笑道,眼中杀意越发浓重。 巴尔没有多说什么,看了一眼不远处,正与阿斯提诺瓦纠缠的墨斯和玛莲,他虽有些担心玛莲和墨斯待在一起旧情复燃,但当下还是解决了齐蒙要紧,他很清楚齐蒙一旦恢复力量,必定会找上他的,届时他未必还有机会,现在就是除掉他的最好时机。不可否认,从一条狗,爬到他不得不害怕份上,他是小看了这个混混,但再高大的狗,不也还是狗吗? 巴尔手中一柄光锤凝成,燃烧着一层炽热火焰,落下之时,轻易挣脱了齐蒙的物质干预,将混混胸口砸开一片裂痕,巴尔对齐蒙的存在形式最有研究,深知只有摧毁他的**之后,才会逼他露出本貌,之后才能予以致命一击,因此这一锤之中的能量并无多少变化,只是追求纯粹的破坏力。 齐蒙全身沿着胸口的裂痕一点点崩裂,他手中喷出的火焰又慢慢落在身上,凝出一副火红的铠甲,巴尔举锤再度砸来时,虽将红甲敲碎,但这一件盔甲的碎片在空中发光,喷出炽热无比的火焰,一颗巨大无比的火球将巴尔吞没,齐蒙退到远方,看着火球中央那肥胖的身影略显狼狈地逃了出来。 他眉头一蹙,伸手虚抓向前,下方的神圣之城中岩石拱破地面,一张由无数岩石组成的百米巨大石手抓向巴尔。 巴尔哼了一声,他很清楚齐蒙为什么不敢再利用法则波动来与他对抗,举锤将整个巨石手掌击碎,大片掉落的岩石中,他浑身环绕着一层风暴,落石无数却没有一块能够砸在他身上,刚刚落入风暴之中便被彻底搅碎。 巴尔对力量运用十分巧妙,虽然复杂和深奥上远不及诸神,但胜在合理,他几乎不会浪费一丝能量做多余的事情。 不过,这放在二十三级这个等级内,他对力量的理解是顶级的,但放在他现在力量所对应的二十八级,简直就像一个吝啬的国王,在偌大金库里扣扣索索才抖落了一两个金币出来,当然,也并非巴尔不想用过多的力量,而是他的力量增长来源自引爆多个神格,力量的驳杂不堪让加上得到熟悉掌握这些力量的时间过短,胡乱使用反而会带来一些危险。(未完待续。)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