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九章 终焉(二)

诅咒之主 499.2 作者羊子陈 全文字数 3095字
齐蒙和巴尔越升越高,前者慢慢放弃了对体内伤势遏制,专注地和巴尔展开攻防,两人此时在力量上没有太多差距,但巴尔心中总有一丝不详之感,甚至在取得一定优势的时候,这一丝不详之感也没有消失。 他手中由光芒凝成的巨大光锤再度砸在齐蒙胸口,齐蒙全身当即破碎开,所有的晶屑散落在空中,巴尔刚欲举锤扫下,但挥锤而起时,空中的散落的无数碎片忽然喷出大片灰雾,雾中齐蒙冷笑道:“巴尔,你还认为你是那个立于强者之巅的人吗?过去你有狂妄的资本,但现在,你在这战场之上算得了什么?” 灰雾慢慢消失了,取而代之是一诡异的波动在天地之间回荡,初时它波动得极为缓慢,巴尔轻易躲开了这一道诡异波动,但它在天幕之上回弹,弹回之时已然成了两道,速度亦变快了不少,逐渐,无数的波动开始在巴尔身周千米之内的区域内不断来回,直至变成整个空间的颤动。 巴尔全身出现一些眼中的石化现象,石化的部分呈现为透明的灰色晶状,他发现那每一道波动都在掠夺他体内的生机之时,猛然联想到了阿斯提诺王当初被黑暗吞噬了刹那,之后便变成了一具景象。 虽然方式不同,但巴尔肯定两者是一样的,都是一种诅咒! 他奋力激发斗气,试图抵抗着一股波动,远方齐蒙露出身形,光已经腐蚀他大半身躯,除却头颅和四肢,身躯已经完全变成白色,闪烁的白光还在蔓延,他眼中炽热的光芒难以掩饰,前方那肥胖的身影,他早已在梦中残杀千百次,这一刻终将成为现实。 猛喝一声,举锤向前凭空砸出,但他发现整个封闭的空间,这些波动不仅再掠夺他的生命力,还让整个空间变得无比坚固,他甚至不能撕开一道空间裂魂从中逃离。而他所在的这片的封锁空间,不仅那些波动在原来越剧烈频繁,整个空间也在一点点缩小! 永恒禁锢的诅咒并不复杂,但要达到完美的永恒以齐蒙的力量还不足以,但一个漫长有限的时间,和永恒比较起来,也相去不远了,一百万年! 不过,他并不想以此做为巴尔最后的酷刑。 齐蒙深吸了口气,闪现在那慢慢缩小的封闭空间边缘,巴尔立在空间中心,整个空间和内里的无数波动都是诅咒的诅咒一部分,因此他逃到哪儿,这片空间依然锁定着他,他仍然在这片空间中心,就如一个随身的铁笼一般。 他逃了一阵渐渐放弃,体表已有过半的地方晶化,看着齐蒙慢慢飞进他所在的这片空间,似已无反抗的想法了。 齐蒙徐徐飞到巴尔面前手中已然多了一团蠕动灰雾,它不断蠕动着,扭曲着,似已鲜活,又从灰雾之中吹出阵阵阴风,即便身躯早已经因为生命力流逝了,巴尔仍能感应到那灰雾传出的阵阵阴寒。 但齐蒙在一个诅咒术内释放另一个诅咒术,其结果不出巴尔所预料,整个封闭空间内的无数的密集波动出现了一丝混乱和不协调,此前那他无从反抗的密集波动偶尔会出现一刹那的间歇。 他怎会放过这些机会,齐蒙手中的灰雾慢慢向他扩张时,大喝一声,鼓起全身的力量向前冲去,他全身燃烧的火红的火焰,这一次极速的冲刺整个空间终于没有再跟随他移动,他冲出着片封闭空间之时,手中立刻又凝出了一柄燃烧着血焰的光锤,举锤挥来,强大的能量将空间撕裂,也将齐蒙的永恒禁锢诅咒形成的封闭空间完全撕开。 混混慢慢从空间裂缝中走了出来,他目光更炽热了几分,手中那不断的蠕动的舞团并未停止,巴尔看着全身晶化的部分,身躯不由颤抖了片刻,再望向齐蒙时,他手中的灰雾跟他心头莫名一颤。 他在胆怯? 巴尔忽然发怒,举锤而来,要他承认一条狗让他恐惧了,这是对他何等的羞辱?巴尔素来蔑视一切,道德,廉耻,法律,乃至光明,他离恐惧已经有多么遥远,而此刻让他再次恐惧,却是那本该是他掌中的玩物,殿下的贱狗! 他锤上的血红火焰越来也炽热,甚至他的身上有一丝冒烟的迹象,无法想象的温度开始融化了整个空间,以至远远看出,只是一团黑暗在撞向齐蒙,不过黑暗之中的火光又越来越亮。
光锤完全染成了红色,齐蒙脸上挂着蔑笑,不断激怒着眼前的胖子,却对他的一锤不躲不闪,巴尔是不具备真正毁灭他的力量,他对能量和法则的理解还停留在十二圣骑阶段,与自身的力量严重不符,他又有何惧? 带着巴尔无穷愤怒的一锤,将齐蒙的身躯再度敲碎,但那一团灰雾并没有消失,在齐蒙的身躯崩溃之时,忽然钻过巴尔锤上燃烧的血焰,没入了他手心。 冰凉的异物钻进体内,天空散落的无数碎片就此消失,巴尔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的手臂,那灰雾不断游窜,已然到了他体内,又在慢慢扩展延伸,除了他大脑部分,全身各处皆被着灰雾充斥着,灰雾慢慢地,又在慢慢融入他四肢百骸! 巴尔悚然发现自己已经失去对身体的掌控能力了,体表结晶的地方正在慢慢扩散,完全变成一片晶石! 他体内无端多出了一些炽热狂暴无比的白芒,即便他全身已经晶化,仍能感受到这白芒在体内肆虐带来的剧痛,这股痛觉来自齐蒙! “巴尔,现在该让你偿还一点东西了。”齐蒙的声音响起,但开口的却是他自己! 随后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一点点伸手将晶化的盔甲敲碎,将晶化的长裤敲出一个裂口,再将那晶化的,他重要之物,一把捏成粉末! 巴尔想痛嚎,已无控制身躯的权利,他慢慢穿过了层层风暴向玛莲举锤狠狠砸去! 正与墨斯共同对抗阿斯提诺瓦的玛莲,对巴尔的背后袭击毫无防备,她的长袍被光锤粉碎,那骨骼碎裂的触感从锤间清晰传到巴尔灵魂深处,玛莲如弹丸一般掉落了下去,魔法师被近身击中,还是全无防备的状态下,存活的可能会有多低? 巴尔脸上挂着狞笑,不,是齐蒙的狞笑。 他慢慢给了巴尔一点操控他的脸,和他胸肺的权利,以此来享受那愤怒和痛苦地怒嚎。 墨斯第一时间放弃了眼前阿斯提诺瓦,向玛莲落下之处瞬移而去,阿斯提诺瓦的目光落在巴尔身上,她金色的双眸如有洞穿一切的力量,几个简短的音符之后,巴尔的身体好似受到强烈冲击,向后到了数十米,背后猛然飘出大片的灰芒。 完全的晶化的身体慢慢又恢复了半晶化半**,巴尔怒不可遏,聚出而至,向那灰芒砸去,但阿斯提诺瓦手中的光之裁决,就如雷点一般,从他背后出现,从他左侧心房之处贯穿! “不!”天空下方传来尖叫,来自玛莲。 巴尔目瞪口呆地看着胸口的光之裁决,此刻光芒慢慢褪去,金枪周围的伤口处血涌如泉,他眼中的世界在迅速发暗,不论他多么强大,仍然还是一个亚蓝生命罢了,心脏被洞穿,阿斯提诺瓦的力量残留在破碎的心脏上,遏制了一切愈合的可能,他也会死亡。 此刻好像已经很近了,不知为何,巴尔震惊了片刻,心情却平静了下来,忽然转身举锤,全力砸下。 如果不能蹂躏她,至少要让她留下一点伤疤! 他这一生,狂妄已经追随他一路走来,即便就要走向生命的尽头,这份狂妄,可让他感觉自己的存在如此真实,血液在那瞬间的炽热与滚烫,便是他巴尔曾效忠的主上,又弃他而去的阿斯提诺瓦王,最好的回礼! 只是,这一锤终究没有落到阿斯提诺瓦头顶,一道灰色光芒略过天际,巴尔的头颅在下落,锤落至一半,身躯已在倾斜,掉落。 齐蒙抬手向巴尔的残躯抓去,一团光影就此飞向他掌心,不过,阿斯提诺瓦默念了一个音符,束缚着巴尔灵魂的诅咒之力被剥离,巴尔的灵魂又飘向了阿斯提诺瓦,齐蒙神色一变,立刻瞬移到阿斯提诺瓦面前,但他终究还是慢了一步,巴尔的灵魂已经被法则送入另一位面。 如果此前,齐蒙必定大怒,如果不能折磨巴尔的灵魂,就如此轻易让他死了,又如何平息他的愤怒? 但此时,他自己就要步上巴尔的后尘了,心情反倒平静了下来。 或许,他也不会再有明天。(未完待续。)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