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契约

诅咒之主 6 作者羊子陈 全文字数 3177字
关于契约,准备签订契约的双方须向教会申请契约的等级,就像巴尔和厄尔雷申请的契约是属于极为高级的契约,一旦签订契约,契约协定的内容就受教会的保护,不容双方任何一方违约,而至于协商签订契约的方式倒没有规定,大概因为所为契约,就是两个人之间约定,一个人订的契约,倒是极少出现的。 这根本就不是契约!可是因为多了‘莱城特使普丽茜斯’几个字和一滴厄尔雷的鲜血,偏偏就成了一份契约,至于这滴厄尔雷的血,是昨夜在‘检查’这位贵族小姐的身体时,从她口袋的一个精致晶管里发现的,当然齐蒙不会求证这些血液是否出自厄尔雷,他只想签好契约早日离开这个地方,契约的真与假应该巴尔应该关心的问题。 普丽茜斯狠狠盯着齐蒙,道“你认为你能带这契约出城,能离开这儿?你认为那种契约能受到教会的保护吗?” 齐蒙将契约藏进怀里,用眼神猥亵了普丽茜斯chiluo的身躯一眼,道“如果契约没成,我是出不去的,也不知道我踩了什么****,就是这么走运,偏偏就成功了。” 说完,门外走进五六个骑士,将本来守在门外的普丽茜斯的两个随行骑士五花大绑地按在地上,普丽茜斯不明白这些骑士从何而来,随后想了想齐蒙来时一个骑士也不曾带来,心想难道是这个阴险的歌林人有意叫他们隐藏起来,到了关键时候再护主出逃? 结果是齐蒙也不知道有这些骑士跟随,但昨夜从普丽茜斯身上得到厄尔雷的契约和鲜血时,他们出现了,至于为什么,齐蒙细细一想,并不惊喜,反而觉得毛骨悚然。 这六个骑士来的目的就是为了监视他,如果他没有成功得到有关保利公爵古墓的契约,这六个人可以确保他永远回不到歌林。齐蒙一旦成功了,这五六个骑士则化身正义的骑士,挺身而出,保护齐蒙和契约回到歌林,日后也好让齐蒙对他巴尔感恩戴德,死心塌地。 本来齐蒙以为巴尔只是让他来送死,以此报复曼其一事,可如今一想,巴尔早已想到他有可能将契约一事办妥,这六名骑士就是最好的证据,如此一想,这位胖子伯爵让混混不寒而栗。 普丽茜斯扫了一眼三个骑士胸前,竟全是高级骑士的徽章,惊讶一刻,一言不发地穿上长裙,走前盯着齐蒙冷冷咬牙道“你一定会死得很难看,比前面三个更惨。” 普丽茜斯以她高雅的步姿走了出去,旁人根本看不出这步姿中隐藏了一夜的痛苦和屈辱,这便是贵族的尊严了,齐蒙在心底发出了一声冷笑。 齐蒙同六位高级骑士刚出酒店,被十数个骑马骑士骑士围住,其中身穿银色盔甲的,正是城主厄尔雷,这套银色盔甲正是教会骑士的象征,厄尔雷神情平静,面肉时不时抽动,冷声地道“怎么,齐蒙特使不满意我的招待,打算回去了?” 厄尔雷身后的普丽茜斯脸有些红肿,看来厄尔雷的怒火稍在她的脸上宣泄,齐蒙看众人气势汹汹,笑脸一迎,道“多谢城主大人施恩歌林,多谢城主夫人昨夜的‘体恤’,我这回去是要将厄尔雷大人的恩德带回歌林,让歌林那帮穷鬼对您感恩戴德。” 厄尔雷怒目一瞪,咬牙之际心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转怒为笑,道“宝藏?你说保利公爵的古墓?契约既然已经形成,那我也不能违约,既然特使如此想带回保利公爵的宝藏,那好,来人,送特使大人去卡蒂拉法山脉。” 十几个高级骑士应下马,围上前来,齐蒙身周的六个高级骑士拔剑一喝,浑身盔甲被斗气震得咯咯直响,不过同样是高级骑士,双拳难敌四脚,六人抵抗了片刻纷纷被擒,齐蒙的笑容苍白,冷汗如雨,道“既然如此,那我也替巴尔城主谢谢厄尔雷大人了。” 说完齐蒙向厄尔雷行礼,转身爬上马背,又道“厄尔雷大人,这几个人能否让我也带去?” 厄尔雷挥了挥手,十数个骑士放下利剑,六人才得以人堆里走出来,个个向齐蒙感激一眼,他们清楚如果齐**自离去,他们的下场大概会和前几个特使一样。 齐蒙向厄尔雷又行了行礼,道“大人,不介意再借我六匹马吧?”厄尔雷随手一抬,几名骑士牵过马来,六人一上马就和齐蒙策马奔向莱城外,谁知才走远百米,一个火球呼轰一声砸在了齐蒙头上,慌乱的混混急忙取下水壶浇灭了头上燃烧的头发,狼狈地模样引得厄尔雷背后的骑士一阵发笑。
“厄雷,你为什么不直接杀了他,那个该死的混蛋。”普丽茜斯却吼道。 厄尔雷冷冷看了她一眼,道“你还想怎么样?难道要我堂堂莫伽长子,亲自抢一个贱民?况且契约已经签订,抢过来又有什么用?”他说完带着骑士们回去了,只留普丽茜斯望着齐蒙离去的方向咬牙切齿。 齐蒙几个人刚到莱城门口,厄尔雷指派的骑士就追了上来,名义上是护送他去保利公爵古墓,其实是为防他半路给跑了,共有三名高级骑士,一名大骑士,十几个下级骑士。 大骑士虽然不足以对抗六名高级骑士,但加上另外的三名高级骑士,足以威慑,路上齐蒙根本没有仍何逃命的想法,即便在最暗的深夜。 保利公爵的古墓在莱城和歌林交接的山脉之上,这片本算不上山脉的山体因其诡异而为人注目,得名‘佛罗门山脉’,没有仍何矿产,物产,偶尔还有魔兽出没的山脉。 一年前厄尔雷就指派了大量的骑士和奴隶到这里,到现在绿树萌阴的山上已全被掘出了大量黑色岩石和泥土,一个个新掘的山洞几乎快将山体蛀空。本来半年前就已经找到古墓所在,但因为某些原因,迟迟不得进入。 齐蒙一到这里,立刻就被严密监视起来,一路‘护送’齐蒙的大骑士与山上的另一名大骑士说了有关齐蒙的身份和此行的目的,使得齐蒙几个人不得不和奴隶住在一起,并要在明天清晨齐蒙几人打头阵进入古墓。 奴隶的帐篷搭箭在古墓入口的洞里,阴冷的风常常从洞中吹出,稍稍体弱的奴隶一经风吹立刻打起冷战,此刻站在众人当中的老奴隶收了齐蒙一些好处,冷风吹来,硬是撑着瘦弱的身子骨,向齐蒙和几个骑士及周边奴隶讲道“我记得我小的时候,我爷爷对我说,他还是骑士的时候,效忠于保利公爵的猎暗骑士团,亚蓝还没有分裂,只有阿斯提诺瓦一个帝国,保利公爵是当时最伟大公爵,他带领的猎暗骑士团,打败了地狱的恶魔,我爷爷对我说,如果不是保利公爵英年早逝,或许都成为能亲王,阿斯提诺瓦也许就不会分裂……” 正当老奴隶说得兴起,齐蒙不耐烦道“别给老子扯什么保利的光辉事迹,快说这古墓。” 周围的奴隶更好奇保利的事,而不是这座墓,可齐蒙身边毕竟有六个高级骑士,一个个只好眼露期盼地看着老奴隶,希望他说下去,叙事人看了一眼齐蒙脸色,清了清嗓,道“还是说古墓吧,反正咱们以后有的是时间。” “保利公爵死后猎暗骑士团也就解散,其中最为强大的十二圣骑更不知所踪,传说就留下保利公爵的宝藏被十二圣骑带进了他的墓葬,就是这里了,半年前,就在我们打开古墓的石门时,五六个人被吸了进去,然后石门又关了起来,不一会儿,我们就看见血从里面留了出来。没过几天,骑士也被吸进去了六七个,没能再出来,从此就没人敢去了。” 齐蒙道“你们不会把石门砸碎再进去么?” 老奴隶摇了摇头道“试过了,大骑士大人也没能弄碎那石门,可以推开,却弄不碎。” 奴隶里不少新来的,听了这番话,回头向洞里一望,心惊肉跳之余心想:日后再不敢去那洞里撒尿,指不准哪天就被吸了进去。齐蒙吞口吐沫,也一脸冷汗,心想“骑士进去都有去无回,这要是我去了,那怕是尸骨无存了……” 思索之际,一骑士道“齐蒙大人,不如我们趁夜出逃,只要回了歌林,厄尔雷也不能把我们怎么样。” 齐蒙摇了摇道“不行,这山上有两个大骑士,十多个高级骑士,不可能逃出去,厄尔雷要逼着我们到这儿来送死,如果我们永远回不到歌林,那这份契约自然也就不存在了。” “那该怎么办?现在我们听你的。”又一骑士道。 齐蒙答话,这六人他可不是真不打算带他们回歌林,之前莱城他救他们,只是不想让这几个人死在厄尔雷手上,救过他们,不代表不能在他们身上宣泄他对巴尔的怨恨。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