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异墓

诅咒之主 8 作者羊子陈 全文字数 5666字
齐蒙吃了一惊,自行数了一遍,是少了一具,少的那具尸体已不知所踪,地上仍有一滩血迹,却没有仍何托行过的痕迹,齐蒙毛骨悚然,向古墓四面一望,一片茫茫黑暗,即便魔法晶石的亮光也无法照亮太远,一直未来得及观望,此刻一瞥,才发现自己仍是身处的黑暗当中,魔法晶的光亮也只是堪堪着凉脚下十数米之!此刻他有些后悔了,他只看到了杀死六位骑士的机会,却忘了自己仍然身处黑暗之中,显然那六个骑士活着,比死了更有利用价值,可惜,悔时已晚。 佛罗门山体绝对不可能容纳这么大的一片空间,齐蒙高举魔法晶,试图看得更远,深邃的黑暗将这古墓凸显的无边无际,深思了一阵,齐蒙认定这古墓绝对不是佛罗门山体内,而在佛罗门山的只是墓门,墓本身处在某个的空间之中,过去他就听基尔说过某些强大武者喜欢将自己的墓地拓展为一个异域空间,这样除非知道墓门位置,也就是空间入口,就不可能再有方式进墓。 不过一般强者拓展异域空间的广度绝不是现在这样的宽广,十个十四级武者或许能拓展一座城主府大小的异域空间,由此可见这保利公爵不愧是当时权势仅次于阿斯提诺瓦王的贵族。 “那人不会还活着吧?”小孩抬头看着齐蒙。 齐蒙摇了摇头没有回答,拿出一块新的魔法晶点亮,向黑暗之中慢慢走去,小孩儿跟了上去,异域空间的地面十分平整,百年过去也没有一点垢尘,这便是异域空间的绝佳优势,与外界几乎完全的隔绝,没有仍何的风雨侵蚀,能完美的防止尸体腐烂。当然空气仍然是有的,因为一百多年前人们认为空气最能贴近神明的物质,对其有着崇高信仰,大概或许因为那时代魔法盛行的缘故,而魔法元素就在空气中。 齐蒙带着这小孩儿在异域空间里走了半个小时,仍然是一片茫茫黑暗,他不禁想起几岁时老捷特曾再三告诫他不要打贵族古墓的主意,不少骑士就是这样不听前辈的谏言而葬身贵族墓中。 这极有可能只是个空墓!唯一用途就是用来埋葬那些心存歹念的盗墓者! 齐蒙加快了步伐,小孩儿甚至需要小跑才能跟上他,在黑暗之中,似藏着无边的危险和恐惧,两人硬是在黑暗里走了几个钟头也没见到仍何有关保利公爵东西。 “妈的,难道老子要这里死了?”齐蒙咬牙恨恨道。 又不知走了多久,小孩已有些走不动了,齐蒙也觉得双腿发软,两人停了下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齐蒙叫骂道“死肥猪的巴尔,绿帽子厄尔雷,贱****普丽茜斯,老子要死死在了这鬼地方一定不会当过你们,我要诅咒你们!” “神啊,冰雪女神啊,求求你拯救您虔诚的信徒吧,我每天都在为您供奉我最热情的信仰。”齐蒙热泪盈眶又道,是啊,多少夜晚的多少子孙后代,都是在齐蒙幻想着冰雪女神时,死在了他自己手上,这绝对是‘**裸’的信仰,现在冰雪女神能听见齐蒙的这一番无耻之词,恐怕早就出来一把掐死了这个该死的淫棍。 小孩看齐蒙一副哭天腔地的呼喊,慢慢跪在地上,双手交叉贴在胸口,嘴里念诵着有关光明神的信仰誓词,齐蒙本不在意,片刻过去,小孩身上便慢慢蒙上了一层神圣的光芒,并不十分明亮,却让齐蒙跳了起来,惊讶的盯着小孩极久。 “你叫什么名字?”良久问道。 小孩慢慢睁开眼,低头低语道“我不知道,他们叫我‘****的杂种’。” 齐蒙走到小孩身边,深深呼吸了口气,道“这股神圣的气息……真是光明神也想不到,他真正虔诚的信徒竟然是个小奴隶,还会杀人。” “这样,从此你就叫夜蒙了,做我兄弟怎么样?”齐蒙一脸真诚热情,小奴隶盯着齐蒙的脸,眼里露出一丝期望,道“如果你不打我,能给我吃到饱食物,暖和的衣服,我就答应你。” 齐蒙一拍胸口,豪气万丈道“那是必须的,再怎么齐蒙也是歌林城有头有脸的人物,对兄弟从来真诚!”齐蒙又在心里补了一句:基尔是个例外,我只是在他死后小小的丰富了他的个性。 小孩身上的神圣光辉没有淡去,齐蒙在他身旁,觉得胸口曼其的诅咒之痛也减轻了些,更觉惊喜,抱起夜蒙哈哈大笑道“幸运神真是眷顾老子,啊哈哈。” “咳嗯,不对,现在这状况高兴有个屁用。”齐蒙放下夜蒙,看着上方黑暗,再度皱起眉头,若这儿真是空墓,除非齐蒙有能打破异域空间的能力,又或是会使用高等的空间传送魔法,否则没有其他办法离开,不用十天他们两个都得饿死在这黑暗之中。 “你看前面!”夜蒙指着前方道。 前方黑暗之中有些不同,有几头猛兽若隐若现,蛰伏在黑暗之中,似随时可能扑来,齐蒙一惊之余,想到这是古墓,怎么可能会有猛兽活过百年,于是放心大胆走近过去,原来是一个个巨大石像,雕刻得极为生动,每一头都形貌特异,身躯庞魁。 十二座雕像围住一方供台,供台石上全是刻着一些图案,到这里看不详细,夜蒙想走近些,脚步刚抬,被齐蒙一把拽了回来,到这里,齐蒙不敢再随意冒进,道“先看看情况,指不准前面有什么陷阱。” 供台及石像所处的地面上全是些图案和图形,齐蒙虽然平民出身,但毕竟和贵族有极多的接触,见过的魔法师自然也有不少,认得这不是普通的图案,而是魔法阵,他过去见过的魔法阵也不过一两米的直径,这个魔法阵的仅仅半径也有十数米就算百年过去魔力耗去,剩下的那一星半点要他和夜蒙的小命也绰绰有余。 “如果这真是保利公爵的墓,他一定不会伤害我,他是最虔诚的光明信徒,而我的信仰会保护我,我承受所有的苦难都需要光的救赎。”夜蒙道。 齐蒙没想到一个不过十岁的奴隶能说出这番话来,慢慢放下夜蒙,任由他走向供台,瘦弱的夜蒙一入石像堆里,每一座石像都似活了,石像的眼镜慢慢转动,盯着夜蒙,夜蒙身周的空气骤然凝固,他的呼吸变得艰难,如果不是常年的奴隶生活,他恐怕早已在这压力之中动弹不得。 “这小鬼不同寻常,看来不仅是天生的虔诚……”齐蒙心中暗自惊喜,他有这么一个小弟,日后要是他有机会进了教会,那还不得给他这大哥弄个什么子爵之类的当当?这是齐蒙想到的重点。 这时魔法晶的光芒和黑暗形成的阴影下,慢慢伸出了一张的黑暗之手,向着夜蒙伸了过去,落在夜蒙身上的白色光辉上,那黑暗的手臂瞬息间变成了一把长剑,并狠狠刺穿了夜蒙,他却像没有感觉到任何的痛苦,双眼慢慢垂了下来,神情如入美梦般的安详,在长剑慢慢化作的光芒中,夜蒙身上长年累月受到的疤痕在剥落,露出了光洁的肌肤。 这一幕看得齐蒙目瞪口呆,审判的结果是……夜蒙得到了光的救赎,应该说是洗礼。 光芒慢慢暗淡,夜蒙慢慢落回地上,他一步步跪上阶梯,到了供台之上,齐蒙冲他喊道“兄弟你看见了什么?” 夜蒙眼前有一座紫色晶棺,棺上没有仍何雕琢的痕迹,他向齐蒙如实说了一遍,继续跪着靠向晶棺。 齐蒙听到棺材两字,立刻两眼放光,好像看见了无数财宝的盗贼,浑然忘了魔法阵这回事儿,几步迈进石像之中,正欢天喜地打算走上供台,十二座石像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吼声,齐蒙吓得双腿一抖,从阶梯上摔下来,无数的光剑从魔法阵里射了出来,齐齐朝向齐蒙,以他一级武者的反应能力,根本没有机会闪躲,那些光剑已经将齐蒙的胸口洞穿,带着血肉飞了过去。
齐蒙仰天痛叫一声,本以为自己是必死无疑,却是叫了半天也没发现自己断气,低头一看,胸口的皮肉都消失了,只剩了一团极浓的黑烟团集在胸口,黑烟有一处不停跳动,恐怕,那就是他的心脏。 反观那些光剑,在穿透齐蒙过后,逐一被黑烟腐蚀,最后化作一缕缕黑烟飘散,正当齐蒙心惊未定时,周围石像忽然动了,逐一跳跃开来将齐蒙包围,冲其龇牙咧嘴,发出阵阵低沉的吼声。定是这魔法阵的魔法元素融入了石像之中,齐蒙心里非常肯定。 十二头石像包围着齐蒙没有立刻扑上前来,左右挪动身子,欲扑又退,齐蒙缓过神来,鼓足了一生之勇,破口大骂道“畜牲,老子怕你们就不是个男人!” 说完也不知他哪里来的胆气,鼓起一身微不足道的斗气朝石像挥拳而去,不过齐蒙从没有和普通人以外的任何人打斗过,出拳全无章法,和撒泼的泼妇一模一样,自顾乱打一通,到底是连石像的边也没擦着,自己却累得气喘吁吁。幸好石像似乎被他那副泼皮无赖的气势摄住了,又退了些许,也不敢靠近。 眼看这一身斗气再要乱挥几拳就得见底,齐蒙心急之余,冷静了些,求救道“我亲爱的兄弟诶,你快来救救我啊,少了我,你出去了说不准还得被他们捉去当奴隶啊,只要哥哥我活着……” 齐蒙话没说完,一头虎形石像按耐不住,扑了上来,齐蒙迎其当头就是的一拳,打得结结实实,斗气蹦出微光,这一拳本该惊喜万分,齐蒙却感觉拳头一阵挫骨断筋的疼,破口就骂道“这他妈什么鸟玩意儿,硬得可以疼死老子了!” 说完,下一刻就抱着右手在地上呜呼起来,但石虎并不放过,一跃而起,利爪之上圣光汇集,随之一抓下来,一片气浪向周遭掀开,这一爪怕是有了断金之力,齐蒙身子一弹,连在地上滚了几转,才勉强躲开,谁知另外几尊石像受了鼓舞似的,都扑了过来,它们巨大的身影将混混彻底埋没,已已经看不见齐蒙了,一阵凶虐的撕咬声过后,供台上的夜蒙也以为齐蒙被分尸了,空气沉静了片刻,石像包围中飘出了大片的黑烟,那些石像转眼被黑烟笼罩起来,每一尊石像好似受到了重创,全身圣光转眼即黯,晶莹平滑的石身开始腐蚀,形成斑斑蚀痕,慢慢染上黑色,直至每尊石像倒地不动,黑烟方才慢慢消散。 齐蒙艰难地推开已经蚀坏的石像起身,仔细再三地看了一遍身体,好手好脚,至少没成个残废,不过令他称奇的是刚才被光剑戳烂的胸部,此刻黑烟已散,露出了肌肤,也不再是前些天的一片黑色,极为正常,不过,又出现了一个黑色图案,类似魔法阵但又不是魔法阵。一定是曼其的诅咒因为刚才的神圣之光发生的变化,是好是坏齐蒙暂且还不得而知。 一番折腾,齐蒙总算踏上阶梯,到夜蒙身侧,这具晶棺可能还有什么陷阱,齐蒙不敢轻易打开,伸手几次到半途都立刻收了回来,几经试探,才鼓起勇气推开晶棺。谁知晶棺打开刹那,一阵澎湃的斗气冲出,供台上周围的空间全被近乎粘稠的斗气笼罩,齐蒙大吃一惊,还以为棺中藏着什么绝世武者,定睛一看,棺中剩下的不过一副骸骨。 不过,骸骨已经范着晶光,形同晶石,斗气源源不绝从晶骨之中透出,死后留下的骸骨也能有这般强大的斗气,这应该就是保利公爵了。 “你不能亵渎他。”夜蒙在一旁警告道。 夜蒙是光明神的信徒,而这保利就是光明神的圣子,一样被教徒信奉,齐蒙虽然嘴上答应,眼睛却丝毫没有恭敬的意思,肆无忌惮地在晶棺里搜刮,找寻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混混的格言是:信神不如信钱,钱能给我带来女人和物质,神唯一能带来的东西就是信神,没有然后了,只有信神。 骸骨左右手骨下各放在一个银色盒子,齐蒙暗喜不已,又不好在夜蒙面前流露,这便脸色一变,正经道“我伟大的保利公爵,您的恩泽将带给歌林城人民富足,我会宣扬您的功绩,希望您能原谅我的打扰和冒昧。” 说完就迫不及待地伸手拿出两个银盒,正当他打算打开来瞧个仔细,耳边响起一窜震耳欲聋的轰鸣,齐蒙脑袋一晕,整个人飞出去,落地滚了数米才停住。 夜蒙看见发出突袭那人,张口尖叫道“恶魔,别过来,光明神会惩罚你,公爵的英魂会让你下地狱!” 来人是普曼多,他不可能还活着!齐蒙清醒过来,捂着脸爬起来,死死盯着夜蒙身旁的普曼多,他身上全部仍是一片焦烂,伤口上半凝结的血液随着普曼多的步子上下蠕动,齐蒙急了,眼看刚才被打飞时落下的银盒要落到普曼多手上,也不顾脸上的疼痛,掏出腰间的匕首冲向前去。 普曼多的模样狰狞恐怖,可齐蒙可不管他是不是恶魔,此时只要敢抢他的肉,是恶魔也得咬上一口,几步便到了普曼多身后,挥起匕首狠狠刺进普曼多的后脑勺,刀子抽出来那刻齐蒙本来以为已经结束了,普曼多却再度张牙舞爪地扑来,一旁夜蒙大叫道“他不是人,他是恶魔,是寄宿在这墓里的恶魔!” “去你妈的!”齐蒙大骂一声,将一身那点微不足道的斗气全用在脚上,踢在普曼多的身上,他却一动不动,齐蒙左脚震得发麻,自普曼多身上震出的黑雾聚成触手纠缠在齐蒙腿上,转眼间,这条腿就变成了灰色并慢慢干枯。 齐蒙挣扎了数次无法挣脱,惊恐之下,毅然挥起匕首要来个取舍,千钧一发之际,夜蒙拿起保利公爵的腿骨,狠狠抡在普曼多头上,黑气从普曼多口鼻里喷涌出来,腿骨上泛起紫色晶光,将黑气悉数消解。 心惊未定的齐蒙愣愣看着普曼多倒地,腿上一阵巨疼,这才惊觉自己手中匕首已经戳到了自己的骨头,当场倒在地上打滚呜呼。夜蒙愣了片刻,抱着保利公爵的腿跪地低泣,道“我亵渎了公爵,亵渎了光明,求光明神原谅,刚才的恶魔,只能借公爵遗骨的神力才能驱散,恳求神的宽恕。”接连磕了几次头,小心翼翼捧着保利公爵的腿骨放回棺中。 齐蒙捡起地上掉下的两个银盒,正打算打开,脚下传来震动,供台轰然塌陷,完全和地面齐平,以供台为中心的魔法阵逐渐崩裂,地面裂开的裂口之中涌出一阵阵黑雾,开始有黑色的骸骨和腐烂的肉尸从中爬出,其中包括还包括刚死不久的几名骑士。 “难道说……”齐蒙盯着眼前一幕,心惊不已,他揣测这古墓所处的空间异域一定处在亚蓝大陆和地狱两个空间的交界,供台和魔法阵更多的用途是稳定空间异域,防止两个庞然大物挤碎了这片古墓空间,刚才他毁了石像,夜蒙用了保利公爵晶骨内的力量,恐怕异域空间不能再独立于两个空间的缝隙之中。 此刻眼前的地狱生物就是最好的证明,越来越多的骷髅从裂缝中爬上地面,或匍匐,或直立,向供台过来,夜蒙慢慢跪在地上,神情平静了下来,道“这如果这是光明神对我的惩罚,那我愿将身躯奉献光明。” “奉献个屁,你听谁说光明神的惩罚这么一副模样,不应该是个什么圣光焚身,灵魂涅磐之类的么?”齐蒙骂了一句,此刻得到银盒,当然要溜之大吉,剩下的烂摊子自然有某某强者来收拾,这就一手抱着银盒,一手抱起齐蒙,昂首阔步,这就要大步突围,忽然想起一事,脚下一滞,齐蒙脸上神情瞬间绝望,整个人跌坐在地,苦笑道“出口都不知道在哪儿,往哪儿跑?”
隐藏
尊宝娱乐